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阴毒之兆

  当天夜里。

  一袭华贵紫衣的张旭山敲了敲他父亲张寒云的房门,吱呀之声响起,张寒云打开了房门看到自己的儿子他满意地笑道:“吾儿,进来坐吧。何事找为父,不到十天就要族内大比了,不好好准备准备么?”

  张旭山给父亲请安之后便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开口道:“父亲,我正是为了族内大比的事找你?”

  张旭山一脉在张家算得上不错,张寒云的居所十分地华美精致,一张楠木的小茶桌摆在房内,显得古朴雅致。

  “哦?说来听听。”张寒云狐疑地看了看自己这个孩子,他已经十四岁了多少有些大人的模样了,眉宇之间似乎继承了不少自己的风范,而张寒云正是族学之中的一位授课师傅。

  张旭山也一直没有让他失望,年年族内大比都名列前茅,实力更是到达了黄级圆满之境,马上就要突破到玄级了。

  “父亲还记得那个废物的张昆吗?”张旭山直截了当地说道,说张昆是废物一词非常地自然和习以为常。

  张寒云点了点头道:“不就是那个连续四年垫底的家伙么,提他做什么,今年以后就打发去族内生意干活了吧?”

  “没错,不过这个家伙似乎最近突破了!”张旭山抿了一口茶,突然说道。

  张寒云讪然一笑道:“怎么可能,那个吊车尾四年来就没有一点长进,怎么可能突然突破,难道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

  张旭山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孩儿看到他出手,他已有了黄级实力!”

  “啧,走了什么狗屎运吧。”张寒云捏着自己一撮小胡子尖酸地说道:“这么说,今年的大比他怕是要通过了。”

  张旭山点了点头说道:“很有可能,但父亲你是负责在大比上抽取对手的。”

  “哈哈哈!”张寒云笑着走到张旭山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吾儿甚知我意,到时候我做些手脚,给他安排个强大的对手,输了对决,任他怎么突破也无济于事!”

  “父亲,孩儿愿亲自出手教训教训他!”张旭山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狠厉的恨意,“当年的仇,是时候报了!”

  “喔?你有信心?”张寒云看了看自己这个儿子,倒是颇有自己阴险狡诈的风范。

  “当然了,刚突破黄级又有什么用,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他!”张旭山张狂一笑,自信满满。

  点了点头,张寒云说道:“旭山啊,其实不用你说,为父也会这么做!事实上之前四年他的对手,我都做了手脚!”

  父子俩相视一眼,随后都笑了起来。

  “张昆,这一次,看你怎么办!”黑暗里,张旭山嘴角上翘显得有些诡异!

  佑嘉药铺里。

  “阿嚏!”正在帮忙抓药的张昆连打了两个喷嚏,如今他已经是一名合格的丹徒了,当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继续在佑嘉药铺做着兼职,虽然有了一次成功炼制增气丹的经验,但成功率还很低,炼药的基础辨认药材还可以在药铺中进行提升。

  另外一方面,张昆现在可没有多少钱购买炼丹的药材,只能请求佑嘉药铺的掌柜尹海辉能不能给他一些不需要的药材剩余,做些试验。

  尹海辉也不多想便答应了他,让他到炼丹房去,跟药铺的坐班炼丹师学习学习。当然尹海辉可没指望张昆真能学出什么名堂来,成为炼药师需要的天赋比古武修炼严苛多了。

  整个长阳郡城里丹徒就那么几个,而丹师似乎就只有一位,更是受到了郡侯爷的供养。

  当然他们和张昆的那位公孙阳炎师傅比,就都是渣子了,宵朔帝国最强的炼丹师岂能是浪得虚名?

  而佑嘉药铺的这位炼丹师董汉城则是脾气很大,他已经七八十岁高龄了,因为在修炼路上寸步难进才打算钻研起丹术,如今已经是一位七级丹徒。

  董汉城自视甚高,在佑嘉药铺只白天坐班,晚上想不来就不来了,尹海辉掌柜拿他也没有一点儿办法,谁叫他是炼丹师呢,地位比自己显赫多了!

  那可是他们佑嘉药铺的摇钱树和财神爷,尹海辉哪有能耐让他明天按时上班?

  张昆走进炼丹房,果然董汉城今夜也没有在这里,看了一眼一地的药渣和残料,张昆仔细辨认还能使用的药材进行回收。他已经得到了尹海辉的许可,对这些废料可以随意地使用。

  拿出一张白纸,张昆凭借着在古镜世界之中的记忆,把增气丹的药方写在了纸上,放在了手边,按图索骥地寻找着丹房里能利用的材料。

  张昆想在这里练习一下对材料的提纯,无论是草药还是妖兽的身体部位,甚至是一些矿物,想把他们合成一颗丹药,都要经过萃取和提纯。

  升起了炉火,张昆把寻到的一味白果投入了丹炉...

  “呼,成功了!”张昆点了点头出了一口气,虽然成为了丹徒但他的炼制成功率还很不理想,不过提纯材料这件事他是越做越熟练了。

  一颗纯白色的液滴落在了丹炉之中,张昆仔细观察了一下白色液滴,似乎和那日公孙阳炎弄出来的有些许不同,跟屎一样提纯的精华有着一种难言的活力,可以和其他物质结合地很好,但是张昆这滴就显得有些老气沉沉了。

  “阿昆,出来帮我个忙!”就在张昆陷入苦思的时候他听到了高裴淳在叫自己,似乎外面又忙不过来了。

  张昆便起身离开炼丹房,脑袋里的疑问一直挥之不去,以至于他把增气丹的药房都落在了丹房之中。“来了来了!”

  处理完药铺的事情,为父亲抓好今日要喝的汤药,张昆便兴冲冲地跑回了家中。

  “昆儿,今天一切都顺利吗?”张朝虚弱地问道。

  张昆点了点头打开了带回来的汤药给父亲服下,这碗汤药对父亲伤的治疗效果太有限了,这么多年来父亲也都没有什么起色。

  现在张昆已经成为丹徒了,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可能炼成能救父亲的丹药!

  喂父亲喝完汤药之后,张昆和母亲简单地交谈了几句便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他迫不及待地拿出随身携带着的古镜碎片。

  那古镜碎片虽是神奇,平日却丝毫不散发出一点不凡的气息,外人看来只不过是寻常的镜子碎片罢了。

  而只有张昆知道这是何等强横的宝贝,不一会张昆的意识便进入了古镜的世界。

  他通过了古镜的第一个任务考验,得到的是古镜三个月的使用权,是的,张昆并没有对古镜完全的所有权,只有有时限的使用权罢了。

  踏过星河之桥,推开紧闭的青铜巨门,张昆又一次来到了丹殿里。张昆通过了考验,公孙阳炎也便没有被那个神秘的声音抹杀。

  而是他的部分神魂依然留在了这里,这三个月,张昆依然可以向他请教问题。

  “师傅,我想知道有没有一种丹药可以治我父亲的病!”张昆施了一礼诚挚地问道。

  公孙阳炎吹胡子瞪眼喝道:“小子,要不是这东西古怪,我才不认你这个徒弟!算了,你父亲什么病症说来听听?”

  “腰膝酸软,两腿无力,心烦易怒,眩晕耳鸣、形体消瘦、失眠多梦、颧红潮热、盗汗、咽干,我父亲虚弱地无法下床了!”张昆如实说道,他在药铺当了许多年小伙计,父亲的病症早已倒背如流。

  “这是中了阴毒之兆!”公孙阳炎严肃地说道。

第十章 阴毒之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