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新考核

  对于苏家的这批炎方丹订单,张昆其实还留了一手,他通过尹海辉卖给苏家的全是下品的炎方丹,而偶尔炼出的中品丹药则自己留了下来。

  其中材料的消耗,本来是会被苏家看出来的,偏偏张昆能够分丹,一份相同的材料他可以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所以中品丹药便被张昆留了下来。

  张昆这边在药铺里接连不断地炼制炎方丹,那边族学之中张旭山则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对张昆的调查,然而让他大感意外的是,张昆似乎从苏家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任何苏家人有什么来往了。

  甚至他今天都没有来族学修炼,他派人一打听,才知道张昆这几天都埋头在佑嘉药铺打工,在旁人看来,张昆砸佑嘉药铺就是打杂的,当个抓药的小伙计罢了。

  “难道这个张昆已经放弃武道修炼了吗?”族学里不少人生出了这样的怀疑。

  这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不惜用黑幕让自己通过族内的大比考核,然后竟然不再出现在族学之中,反而去药铺打工?

  在药铺当一个小伙计能赚几个钱?古武修炼才是正道!这事让族学里很多人感觉是个笑话,毕竟努力提升自己才是正路,张昆这样把注意力反而着重留在打工上,那还不如干脆退出族学,加入族中生意算了。

  张旭山见张昆这般自甘堕落的样子,便不以为然地停止了调查,既然他喜欢打工就让累死在药铺好了,等自己修炼大成,突破古武阶段,成为练气士的时候,那张昆自然会变成一只哈巴狗摇尾乞怜!

  在宵朔帝国之中,练气士的地位高高在上,甚至可以无视某些帝国律法,击杀平民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我看那个张昆已经没救了,”午间时候族学中的弟子聚集在一块用餐,张旭山趁机高声说道:“族长能让他呆在族学里,他本来应该千恩万谢的,结果他竟然明着不来上学。”

  “反倒去什么药铺打工?这不是浪费族学的名额是什么?”张旭山趁机蛊惑着周围的人,张旭山在族内算是很有势力,他此言一出,便有很多人转过头看向他。

  马雷连声应道:“就是就是,张昆已经玩物丧志了,难不成在他看来修炼一道不如抓药打杂吗?”

  “哈哈哈!”众人皆是笑了起来,这是张旭山则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给了马雷一个责怪的眼神道:“马雷你怎么这么说呢,有些人没有天赋修炼,也没有办法是不是?”

  众人笑道更加激烈了,对张昆他们是万分鄙夷嗤笑的,人就是这样的,能踩一脚曾经站在他们头上的人的时候,没有人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哼!”金才唐也搭话道:“就他这水平,怎么通过考核的?黑幕,肯定是黑幕!”

  张旭山的那帮小弟顿时应声附和,咬定张昆用了什么手段才通过了考核,应该禀报长老核实他的资格,然后把他踢出族学!

  有些族学的成员原本还同情张昆的遭遇,一听到他们这么说,也都纷纷信了几分,一听到张昆这个名字便是一番厌恶之色。

  在张旭山的造势之下,顿时族学之内无人再去相信张昆了,加上张昆几日都没有出现,他们已经当做这个人不存在了。

  然而沉浸在炼丹之中的张昆,对这些就一无所知了,当然他也不关心这些,对他来说多炼制成功一枚炎方丹就多了一叠金票。

  这还只是自己和苏家的第一次合作,日后自己丹术精进之后,自己的前途根本无法想象!而且对张昆来说炼丹的过程也是修炼。

  每次炼丹内力被完全抽空之际,张昆便坐下调息恢复,几次循环之后张昆便越发感觉自己的内力变得精纯凝练了,虽然内力的总量上赶不上那些族学中的精英,但是质量上则是张昆更胜一筹!

  就这样在忙碌和族学人的嘲笑和无视之中,张昆度过了充实的三个月。苏家那边的订单已经完成了,张昆现在囊中充实,不说千两黄金,五百两黄金他是拿得出来的。

  何况他手中还有一批中品丹药还没有出手!只是这中品丹药转卖起来有些麻烦,自己需要隐藏一下身份,并且不宜再卖给苏家。

  夜晚匆匆降临,一片月色之下,张昆拿出破碎的古镜碎片,映着月光,张昆能看到上面的复杂纹饰好像蕴含着无数的玄奥,却是怎么也参不透。

  张昆估摸着这铜镜的等阶十分得高,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它甚至能拘禁公孙阳炎的神魂,可想而知它有多么强大了。

  只可惜现在张昆还没完全掌控它,甚至不能和镜域之中那个神秘的声音对话,否则的话,张昆都难以想象这铜镜还会给自己带来怎么样的惊喜。

  闭上双眼,张昆再次进入到镜域之中,这一次他将迎来下一个生死考核。

  看着这漫天闪烁着五颜六色秩序符号的天空,张昆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进入这里的场景,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一个平凡的少年,而现在的自己已经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了。

  “时限已至,掌控权已收回。”冷漠的声音在镜域空间响起,张昆发觉自己已经无法感应这片镜域世界了,正如那声音说的那样,自己已经暂时失去了控制权。

  “时限已至,新任务已经指派,在十天之内突破到二级丹徒境界,任务完成奖励任意二级丹药十颗,任务失败惩罚,抹杀。”

  没有了对镜域的控制权,张昆不能像过去那样直接把自己送往丹殿里了,只能徒步前行,走上星河之梯,穿越被朦胧的白色雾霭笼罩着的烟波浩渺之地,张昆推开了丹殿的大门。

  庆幸的是公孙阳炎还在那里,只不过他不再是一如既往地那样懒散地躺在椅子上了,显然他也受到了神秘声音传来的信息。

  “公孙师傅。”张昆向他行了一礼,两人此刻都显得有些凝重,因为二级丹徒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正常来说一个一级丹徒得有一两年的炼丹经验才有可能往上进阶。

  而且还得考虑到天赋和机缘,而张昆从成为一级丹徒到现在,也只不过是三个月罢了。

  二级丹徒,从辨识药材,到称量药物,到提纯,到炼制手法,难度十倍于一级丹徒,十天完成考核,连公孙阳炎都感觉有难度,但是镜域的任务已经指派下来了。

  这霸道的任务一旦不通过就会被抹杀,有前车之鉴后,无论公孙阳炎还是张昆都不敢把镜域的考核看成玩笑,只能全力以赴,搏得一线生机了。

  这时丹殿之外传送阵闪过一丝光芒,光芒消失之后,又是一个少年出现在了张昆他们的面前。

  少年捂着脑袋晃晃悠悠地走出传送阵,传送的眩晕感让他还有些不适应,他睁开眼睛后发现置身古怪的异界之中,然后明显一愣,似乎也是听到了神秘的身影。

  少年狐疑地看了一眼张昆和公孙阳炎,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他试探着问道:“这是哪里,我可以离开吗?”

  “恐怕不行,”张昆向他解释道:“只有完成那个声音布置的任务,才能活下去。”

  周西林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猛掐了自己一下,确认痛感之后才慢慢接受现实,听到张昆这么说他的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开始吧。”公孙阳炎出声道,带着两位少年走到丹鼎旁边。

第二十八章 新考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