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我父亲的伤

  “不必送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婉拒了苏访梦要派人送张昆回去的好意,张昆便离开了苏家,虽然被委以重任,但毕竟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准备。

  张昆倒也不急,自己才刚突破到二级丹徒,丹道上还有很多进步和提升的空间,与其忙着升到三级丹徒,不如探索一番二级丹徒的可能性。

  刚才和苏炀从张家出来,张家刑殿中的那些长老乱成了一锅粥,不仅如此,族长张博雄也是一头的雾水,而且张昆也有诸多疑惑。

  张旭山和张寒云究竟是为什么这么针对自己,乃至毛头直指张家族长张博雄?其中必然有着什么隐情,张昆想要去找族长问个清楚。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自己代表苏家和赵家比试丹术是明着的,但这张旭山父子则是暗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威胁到自己。

  如今张昆手中的资源已经今非昔比了,但却还没有转化为自己的实力,接下来的日子要抓紧修炼了。

  来到张家宅邸,张昆直接从正门走了进去,门口的守卫没有拦他,似乎张昆是丹徒的消息已经散播开了,张寒云主持的公审也很快成了一个笑话。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张昆的身份,以及他的背后,便是张家的族长,因此也没什么人敢阻拦他长驱直入。

  张昆大摇大摆地走进张家,一路上不少人看到他都不由停下来,窃窃私语,但这一次却不再是嘲笑和讥讽了。

  他们的眼神之中竟然还微微带着几分畏惧之意!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让他们感到畏惧,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事实上便是如此,十四岁的二级丹徒,随手就能拿出五瓶增气丹。

  被族老拘在刑殿里,却先后引来了族长和苏家之人为他开释,并且证明了他丹徒的身份,这几件事情加起来,怎么不让他们震惊?

  而那些张家族老也没有办法,只得作罢,张寒云铁青着了脸离开了刑殿,但他也无可奈何,这次公审本来就破绽百出,被苏家的人闯入点破,他自然脸上无光。

  张昆还没有去找张博雄,张博雄便派人找到了他:“张昆,族长找你,请到池边凉亭一叙。”

  张昆点了点头,池边凉亭乃是一片幽静之地,平日里少有人来往,乃是秘密会见的好去处。

  只是不知道张博雄秘密召见自己,所谓何事了。

  枣红的亭尖,墨绿的古老亭柱,灰白的石桌椅,组成一副美丽的图画。亭旁绿树掩映,确实是一个清幽之地。

  张昆走进凉亭,还未坐下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之声,连忙起身行礼道:“族长。”

  张博雄点对点头,示意他不必多礼,随后两人便对坐在凉亭之中,张博雄感到有些新鲜,他当族长这些年了,还是第一次秘密召见一个小辈,和他谈话呢!

  “张昆,苏家之人匆匆找你过去,没出什么事情吧?”张博雄开口说道,他浑厚有力的声音,一下子就拉近了交谈者的距离。

  张昆点了点头道:“回族长,只是苏家找弟子有事罢了。”

  张博雄见张昆语气之中尽是小心,不由严肃道:“张昆,我这次叫你来,你不必太过拘泥,我们平辈而谈便好。”

  张昆笑道:“哈哈,是我太拘谨了,苏家找我也是因为这炼丹师的身份,族长我有一事想问你。”

  “但说无妨!”张博雄见张昆的语气放松了下来不由点了点头。

  “关于我父亲的伤!”张昆目光瞟了瞟四周,确实没发现什么别人在,仍然轻声地问道。

  张博雄目光一凝,看向张昆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赞赏,不由反问道:“哦?你察觉到了什么。”

  “不瞒族长说,为了给父亲治病,我一直立志成为一名炼丹师,在药铺学习丹术的过程中,我发现父亲的病有些古怪!”张昆继续说道。

  张博雄听后默然了一阵,随后叹了口气道:“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既然你已经察觉了的话,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你知道。”

  “不错,你的猜想是对的!”张博雄寒声道:“你父亲张朝,对家族恭喜颇多,是我张家核心成员一,但如今他倒在病榻之上无法动弹。”

  “家族里只说他是在外探险受了重伤,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听到张博雄说出这个重大的机密,张昆不由睁大了眼睛!

  张昆感到喉咙头有些干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等待着张博雄诉说下去。

  张博雄道:“你父亲是被人陷害,被下了阴毒,而我怀疑,这背后有张寒云的影子!”

  “什么!张旭山的父亲,张寒云,竟然真的是他!”张昆虽然猜到了这种可能性,但是听到族长真的说出来,还是感到尤为的惊骇!

  “没错,很可能就是他!”张博雄的眼神之中也露出一丝凶光,“现在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在我张家之中,并不是铁板一块,族中派别林立,几年前,族长选举的时候,那张寒云出声并非嫡系,但实力却得到了多数族老的认可,

  本来是有希望成为下任族长的继承人。”张博雄慢慢地道出了数年前的过往。

  “然而因为我的存在,他的上位受到的打压,为此他不惜动用非常手段铲除异己,而你的父亲张朝,也被他看做是我手下的人,而痛下杀手!”张博雄冰冷的话语中透露着杀气!

  张昆同样紧握着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张寒云给拨了,但他还是沉着脸听张博雄说下去。

  “但最后,我仍然以微弱的优势当上了族长,不过显然张寒云没有放弃他的野心!”

  “最近他又开始了活动,就连他的儿子张旭山也日渐跋扈了起来,现在竟然开始染指现任族长之位,意图设计逼我下台!”张博雄不怒自威,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烈。

  “而且从现在的形式来看,已经有不少族老已经站在了他们一边,”张博雄突然陷入了沉思:“虽然我知道他早就垂涎族长之位,但是为何最近突然变得如此不加掩饰,其中必定有些什么古怪!”

  张昆听后也是不解,自己的事在他们的计划中,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由头罢了,而张旭山对自己的针对让他感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和张博雄交谈过后,张昆便匆匆回到了家,一路上他都在琢磨着整件事情,张寒云和父亲的伤有关无疑,但现在还不是张昆报仇的时候。

  族长张博雄和张寒云分别属于两个派别之中,族长的清算早晚都会来临,到时候张昆也会去找张旭山父子找回公道,而现在他要做的便是尽快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不仅是为了父亲报仇,最近张昆深深地感觉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成为二级丹徒之后,自己的武学境界却还困在黄级!

  现在张昆炼丹最大的阻力,就是武学等级太低,内力稀薄,无法支撑他长时间炼丹,甚至一些贵重的丹药,因为内力不能支撑,所以无法炼制。

  他要帮苏访梦在三月后的炼丹比试中取得胜利,第一要务就是提升修为。回到家中自己的房间,确认附近无人监视之后,张昆才闭上眼睛,意识缥缈,进入镜域世界。

  有了上一次在考核中和镜域沟通的经验,张昆开始试着对着镜域的天空喊话,结果有时候还真的能得到回应!

  如今张昆了解到镜域乃是一件等级超乎他想象的神器,而那个神秘的声音,自称乃是镜域之主!

第四十六章 我父亲的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