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算了,”佝偻老者浑浊难听的声音响起,他听出了张昆语气中的急切,既然张昆愿意传授功法,他也懒得再和张昆一个小辈计较:“赶快传授给我吧!”

  “前辈,闭上眼记住口诀!”张昆的目光穿过山林以及迷雾,看到远处的兴腾城以及化作了一片血光,彭立铭正在对兴腾城进行着屠杀,现在他必须要分秒必争了!

  “心贞昆玉志烈冰霜,气作山河光昭日月!”一段晦涩难明的文字从张昆的口中脱口而出,仿若天际传来的吟诵,佝偻老者连忙守住心神,把修炼口诀牢记在心。

  “呼!”一阵突兀的波动从佝偻老者的身体内往外传开,他并没像张昆那样打碎自己的所有内力,从头开始修炼,而是直接运用昆玉华章的功法口诀将自己的内力转化成元气!

  “心贞昆玉志烈冰霜,气作山河光昭日月!”昆玉华章的口诀从佝偻老者的喉头里艰涩地说出。居然形成了滚滚音浪,张昆和庄蕾眼中都闪过一道骇然之色,忍不住运转力量阻挡,周围的山林树木更是直接就破碎开来!

  一道恐怖至极的威势从佝偻老者的身上散发而出,顿时乌云密布,云中仿佛挤满了电光,好像下一个瞬间就要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而这一切都是佝偻老者引发来的。

  终于他睁开了眼睛,短时间的修炼,他体内的内力还没有完全的转化,而且他选择直接转化的元气,也是有时间的限制的,时间过后又会变成普通的内力,但是这已经足够了,他只需要用这些元气抵挡幻阵罢了!

  “前辈!”张昆连忙叫住他低吼道:“彭立铭朝着庄蕊去了,她要是死了的话,这个世界就完了!快去阻止他!”

  “呵呵,这个家伙还真是心急啊!”佝偻老者猛地睁开了双眼,一双浑浊无比的瞳孔却散发着金黄色的火焰,令人心悸无比,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庄蕾后重重地吐出几个字道:“一会再来取你的命!”

  随后佝偻老者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把通体金黄的长剑挥向张昆!就在张昆以为佝偻老者是对自己出手的瞬间,那柄长剑恍若虚影一般没入了张昆的身体。

  “小子,这是承诺给你的东西,赶快拿走滚开!”佝偻老者怒道:“别让我再看到这个东西!”他的语气之中似乎对那把长剑抱有极大的愤怒和厌恶!

  张昆一阵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佝偻老者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冲出山林,他身上有淡金色的元气包裹,所到之处那些迷雾被瞬间碾压殆尽,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阻挡!

  “哈哈哈哈!”佝偻老者忽然疯狂地大笑起来:“我柴阎终于又重见天日了!”他陡然摇身一变,仿佛年轻了几十岁,佝偻的身体也变得挺拔,一头乱七八糟的银发也瞬间变得乌黑!

  他犹如一道金色的闪电一般往兴腾城笔直地冲了过去,仿佛从天而降的劫罚一般,直击那处在血色风暴中心的血色人形彭立铭!

  一瞬间两大高手就激烈地碰撞在了一起,两道光芒同时大放整个天空都被两人释放出来的力量所遮蔽掩盖,仿佛到了灭世的景象,山河破碎,大地都露出了狰狞的裂痕,那是它痛苦的伤口!

  在两人激烈的战斗之中,远处的庄蕊一脸担忧地看着已经化作一片废墟的兴腾城。一道金黄色的大剑仿佛天谴一般顿时从天空中斩落,那是柴阎的手段,他雄浑的内力外放如刀向彭立铭笔直冲去!

  彭立铭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的他比起当时和张昆战斗的时候强大了不止十倍,之间他口中一吐一股浓稠的血色之雾就笼罩了金剑,雾中好似有千万柄匕首和尖牙一般消释着金剑的力量!

  “嗤嗤!”两股力量不断地倾轧着对方,最后被瓦解的金剑轰然掉落在兴腾城的城墙上面,那古老而坚固的城门就这么像豆腐块一般被一刀切成了两段!

  而血雾也没有讨到什么巧处,在金剑的碾压之下消散殆尽,然而它的余波还是讲兴腾城中的建筑摧毁殆尽,犹如天火降世一般!

  “彭立铭,你不知道我最讨厌雾气了吗?”柴阎瘪了瘪嘴看着消散的血雾低声喝道。

  彭立铭虚空而立,他们两人的实力早就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先天之后似乎无法形容他们两个的境界了,若不是有限制存在,他们的实力何止练气之境?甚至能达到筑基境界都有可能!

  “柴阎你这个老鬼竟然从山林中走出来了!”彭立铭目光一凝,他没有想到自己就快要得手的时候,突然冲出一个柴阎来,直接阻挡了他击杀庄蕊的步伐。

  “你不能杀死庄蕊。”柴阎淡淡地说道,语气容不得对方拒绝,然而彭立铭却猛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回头路了,我们不过都是赌博罢了,你有你的选择,我有我的!”

  “既然如此,不必废话了!”柴阎见状不再言语,此刻他身上的气势不断地攀升到了极点,身体涌上来的力量充盈着他的躯体,一道金色长剑的虚影在他的身后缓缓地凝实,而天地之间,四面八方都有淡金色的灵气往他身后涌去!

  金色大剑渐渐宛若实质,周围的锋锐之气甚至把周围的一切都切割出道道沟壑,不知道多少被卷入其中的无辜百姓被剑气斩做了两半,然而柴阎的眉头却连皱都没有皱一下!

  这边的彭立铭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他捏了一个手印,双手疯狂地上下飞舞,身周的血色光芒顿时再度壮大了一倍,并且变得更加的浓厚,血色凝实如墨一般,点点滴落,砸在大地之上,竟然就创造出个个深坑!

  两人交战的区域之中已经没有任何其他活着的生物存在了,一切都两人释放的力量化作了虚无,而难以相信两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到底会导致怎么样的结果!

  远处的人们已经顾不得再看下去了,只顾没命地奔逃,时不时回过头去看两人交战的场面,看得是胆战心惊,那团耀眼的光芒甚至看去都让眼睛有一股刺痛之感!

  “庄蕊夫人,快速速远离!”柴阎突然猛地低吼道,庄蕊见状点了点头带着身边的侍卫向后退避了数里!

  “轰!轰!轰!”这个两人终于动了,同时动了,两股雷霆般的能量撞击到了一块,金色和血色激烈地震荡起来!

  这瞬间天地仿佛失去了颜色一般,整个兴腾城的百姓们都感觉自己的知觉被瞬间剥夺了一般,听不到声音,看不到光,也再闻不到血腥的味道,仿佛一切都迎来了终结!

  ...

  兴腾城外南边五十里,山林之中,张昆和庄蕾有些担忧地看着城中,那里金色和血色的光芒轮流绽放,最后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轰然爆炸以后,陷入了长久的,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张昆看得十分紧张,胸口不断地起伏,突然他转过身去对庄蕾说道:“其实,你就是封印,限制了这个世界的抑制之力的化身对吗?”

  张昆直视着庄蕾的眼睛,仿佛可以把眼前的女子看透一般,他已经慢慢确信了一个答案,庄蕾就是封印抑制之力!

  然而庄蕾缓缓地转过身来,眼中闪耀着复杂的色彩,抬头看向张昆,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