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蛟分承影,雁落忘归

  “唉”张昆轻叹一声,不由得摇了摇头,直视着庄蕾的一双美眸说道:“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便能感觉到你身上的特殊。”

  “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和旁人不同,你和周遭人的气息不同,这当然无可厚非,每一个人的气息都和其他不一样。”

  “而你我两人之间,却有着一丝相似之处!”张昆忽然说道,这些时间他其实一直都在观察,现在他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因为他从庄蕾的身上发现了一丝端倪。

  庄蕾咬了咬嘴唇,看向张昆的眼神有些迷离,她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张昆所说的是什么意思。“等等,让我好好想想。”

  “而我们不同于这个世界里的其他人的一点,便是我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然而这却成为了我们的相同点。”张昆认真地说道,声音一沉。

  庄蕾听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她的潜意识里一直给予了她那个概念,就是自己是这个世界的本源意志化身,而她的姐姐庄蕊则是封印限制之力。她们之间几乎完全一样,没有人可以分别,就连她们两个也都无法确认自己的身份。

  当然她们两人的气息还是有微小的不同之处的,那一处便是她们一个由这个世界直接诞生,而另一个却是来自外界,而这种差别同样没法分辨,即使这个世界存在着不少抵达先天之上的强者,他们同样属于这个世界,但他们却都是由父母带入这个世界的。

  和由世界本身直接创造诞生说拥有的气息又是截然不同,因此没有参照物的比对,庄蕾和庄蕊身上的差异就无法归类了!

  直到张昆的出现,他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并且他来自镜域,拥有镜域部分的掌控权,而庄蕾作为封印抑制之力,身上同样有很浓重的镜域气息,只是这样的气息隐藏在灵魂的深处,张昆也是直到这一刻,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张昆把自己的推论和想法全都告诉了庄蕾之后,便后退了几步坐在了一颗大石头上面,他知道庄蕾一时间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她也终究会发现自己和张昆之间的相似之处。

  庄蕾呆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她看向自己又看向张昆,陷入了深思。

  而张昆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体内的元气已经缓慢地在恢复着,昆玉华章不断地运转,勾动着他体内的元气生生不息,甚至山林中的元气也被张昆吸收炼化,纳入自己的体内。

  而他真正在意的一件事却是柴阎放入自己体内的把柄神秘的长剑。

  那剑仿佛鬼魅一般就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仿佛它不是一把剑,而是一缕剑的鬼魂。

  张昆将这柄奇异地剑从体内唤出,透明的剑刃在阳光下却仿佛消失了似的,只留下一段不知材质的剑柄而已。

  “好美啊!”就连张昆都不由地感慨一声,这把肉眼不可见的长剑实在是奇特无比,他忍不住将体内剩下为数不多的元气输入其中,顿时长剑仿佛燃烧起来似的,丝丝淡金色的元气盘绕其上,剑内陡然发出了一声清啸,仿佛回应着张昆似的。

  这把剑精致优雅,轻盈灵动,以张昆现在的玄级初期巅峰的强横元气似乎都不能完全驾驭它!

  张昆的瞳仁中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嗡!”透明的长剑不断地发出凄厉的嗡鸣,如泣如诉般缓缓显出了形状。

  那是一柄长剑,剑身如雪般通透,无数晦涩难懂的铭文刻印其上,锋利的剑刃边缘仿佛可以斩开空间一般,从它显露出真容的时候便散发出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张昆仿佛能感受到自己背上的把柄东岳正在止不住地颤抖,仿佛是臣服朝拜一般。张昆信手挥舞了一下透明长剑,顿时山林便笼罩在了一篇剑光之中,迷蒙般的剑光把此处的山间浓雾忽的驱散!

  张昆目光一凝,这似乎并不是驱散排斥,而是剑气剑光吸收了山间浓雾的力量!张昆连声赞叹道:“好剑啊,好剑!

  此时庄蕾注意到了张昆这边的异动,不由侧目,在看到张昆手中的剑后,她秀口微张轻声道:“蛟分承影,雁落忘归!”

  张昆好奇地问道:“你认识这把剑,它叫什么名字?”

  “其曰承影,味爽之交,日夕昏有之际,北面察之,淡炎焉若有物存,莫有其状。其触物也,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见,这把剑就叫承影!”

  “承影!”张昆用手抚了抚剑身,连声赞叹道:“哈哈哈,好名字。”张昆突然心中充满了豪情,对着把无影之剑爱不释手,他迫不及待地在林间挥舞几下想好好地摸索一下承影的力量。

  然而现在却不是练剑的时候,柴阎和彭立铭的战斗还在继续,现在既然知道了庄蕊和庄蕾彼此的身份,那就必须阻止彭立铭杀死庄蕊!

  同时张昆也不可能让柴阎回来杀死庄蕾,封印解除之后的后果,就代表这个世界将会脱离镜域的掌控,张昆作为这个世界的过客本来无所谓这个世界的归属,但是他此刻还有任务在身!

  他收起剑,走到庄蕾的面前,低声说道:“我们快跑,柴阎应该也已经发现了你的身份,他现在必须保证你姐姐的存活,还在和彭立铭战斗,可是一旦他获胜的话,就会回来杀你!”

  “嗯。”庄蕾失神地点了点头,柴阎临走之前就说了这样的话。柴阎显然也看出了端倪,他作为一个修炼了一辈子的老家伙,都快成精了,在张昆出现之后,自然也看出了两人身上的相同之处,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突然庄蕾痛苦地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在她的心里,撕心裂肺地痛苦,张昆明白她是知晓了自己真实的身份,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张昆,我...”庄蕾断断续续地抽泣起来,她一哭便梨花带雨,惹人怜爱,张昆心头一软也蹲下,抱住了她说道:“我在,我在这里。”

  “可是,”庄蕾感受到了身体被张昆搂住,却更加激动地颤抖了起来,粉妆玉砌的脸蛋儿上掉下一颗泪珠来。

  “张昆你别管我,让我被柴阎杀了吧!”庄蕾突然猛地摇了摇头推开了张昆。

  张昆疑惑不解,稳住身体后,再度走到庄蕾的近前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是封印这个世界的罪人啊,我感觉很对不起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庄蕾抬起头,张昆看到她湿润的眼眶通红了一片,格外地让人心疼。

  “我记起来了,我全都记起来了!”庄蕾又低着头,语无伦次地喃喃低语道:“镜域...封印...轮回...”

  张昆被她所说的话吸引住了,她提到了镜域,张昆连道:“庄蕾,你是镜域封印这个世界的力量,你属于镜域这一方,你得认识到这一点!”张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纠了起来,很疼很疼。

  他是为了自己的任务,生死试炼才进入这个世界,进行异动的调查的,为了解决异动,他必须保证庄蕾的安全,否则自己没有完成试炼也会身死,至于这个世界中的生灵们,他只有放在第二位去考虑了。

  “可是,可是我一直生活在这个世界,”庄蕾断断续续地抽泣道:“我能感受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仿佛和我都是那么的亲近和熟知,张昆你知道吗?”

  张昆沉默了,他只能默默地听着她诉说。

  “我爱着这个世界啊!”

第一百二十章 蛟分承影,雁落忘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