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失去镜域的影响

  这边的事情已了,苏赵两家之人便先回去了,他们族中还有很多事情等待处理,就不在张昆这里久留了,显然张昆自己就可以处理他们了。

  今天的事情,无论是欧家还是苏赵两家都没有大张旗鼓地伸张此事,整个长阳城中都少有人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只有最高层的那几个人听说过这件事,一时间城中消息灵通的势力都开始了暗地里的活动。

  最后张寒云在毒瘴丹的折磨下,极为痛苦地死去了,临死之前他瞪大的眼球都快要突出到眼眶之外,全身躁动不安,继而抽搐、项背痉挛强直、腰背反折、头项和下肢后弯而躯干向前如角弓状,至呼吸肌痉挛引起发绀、窒息、心力衰竭而死亡时,他的身体已经严重变形!

  最后仿佛是一条蛆虫一般失去了,看着死相无比凄惨的张寒云,张昆却丝毫没有一点同情之意,他也懒得给他料理后事,叫来了张博雄,让他全权负责。并且把今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族长交代了一遍。

  张博雄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自己想给张昆历练的机会,却被张寒云利用刺杀张昆,幸好最后张昆安然无恙,最后还吞并了欧家。

  张博雄都打趣地称呼张昆为张族长了,虽然他对没有把欧家拉入张家而感到有些遗憾,但是毕竟现在张昆还没有从张家独立出去,欧家名义上也是属于张家门下的。

  “还需要族长派人帮忙料理管理一段时日,我对这方面是一窍不通的。对欧家之人也不能完全放心。”张昆摆了摆手说道,虽然他如今也是一大家族的族长了,但他显然打算做一个甩手掌柜,他可没时间处理那些琐事。

  张博雄点了点头,而后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我斗不败掉的张寒云,竟然栽倒在了你的手里!”张博雄无不感慨地拍了拍张昆的肩膀说道:“本该按族规奖励你一番的,但现在看来,你比我富啊,我都有些拿不出手了!”

  “哈哈哈,张族长说笑了,奖励什么的,我可不嫌多。”张昆连忙谦逊地说道,他又不傻,这种好事自然是能多一桩就多一桩,自己是不会去拒绝的。

  张博雄略作思索道:“这一趟你也受惊了,张家绝地的事情还是暂时延后,我张家的材料库正式对你开放,你可以随意取用,炼制丹药,无需再付出任何代价!”

  “不怕我吃空你啊?”张昆故作狡黠地笑了笑,作为一个炼丹师,最渴望的还是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药材了,有张博雄的支持,他可以好好地炼制一趟丹药了。

  张博雄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不会真的这么白眼狼吧?”

  “真的,我不会跟您客气的!”张昆认真地说道,随即哭丧着脸道:“我手下还有欧家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在呢,可烧钱了!”

  “算你狠!”张博雄笑骂道,便差人带着张寒云和张旭山的尸首离开了张昆家。

  就在张昆打算休息一下,研究一下现在的镜域的状况的时候,门外便来了一位使者此人身材不高,却努力挺着个胸膛,仿佛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一般。

  他上来便拍打着张昆的房门,大声嚷嚷道:“哪个是叫张昆的,我家主人有事找你!”

  “聒噪!”张昆一骨碌从盘腿坐着的床上跳了下去,一把打开门,揪过来人的衣领冷峻地说道:“请你给我安静一点。”

  “给我送开!”来人顿时火冒三丈,气愤地吼道:“你当你是谁啊,打狗还得看主人,你知道我家主人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

  “我不管你家主人是谁,我现在要坐的就是赶走你这条狗!”张昆一个甩手,玄级巅峰的肉体之力就爆发出来,直接将他甩开五六米远!

  那人踉踉跄跄地站起丢下一份书信样的东西,逃命似的跑开了,临走时还骂骂咧咧地说道:“这都什么人啊,郡侯大人怎么会邀请他,一定是那几个贫民的名额!”

  “哼,要不是我郡侯大人宽宏大量,每年都会给出几个照顾贫民的名额来,哪里轮得到这个人参加,还摆出这样的态度,真是可气!”来人暗中腹诽道。

  张昆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家伙,没有太当回事,任凭他仓皇逃窜,他走上前去捡起他留下的书信,打开一看,却发现简陋的信封之下躺着一张华美富丽烫着金边的邀请函!

  “尊敬的张昆阁下,谨代表长阳城郡侯大人秦良杰,向你发出诚挚的邀请,欢迎您来参加五年一度的长阳城珍宝展。”落款是郡侯府管事,楼志新,下面还有一个短小的附件上面写着具体的时间和地点。

  张昆看了一眼这种装饰华美的邀请函,不由心生疑惑,这样正式的邀请函怎么只有这么简陋的一个信封装起来,还要那个趾高气昂的使者送过来。

  张昆虽然不解,却丝毫没有怀疑这张邀请函的真实性,因为他看得出来在这张邀请函之上附着的丝丝元气,正是出自秦良杰本人之手,而且上面的徽章印记也是郡侯府上独出一家的。

  收下了邀请函之后,张昆看了一下时间是三天之后,便收起邀请函回答家中了。

  那使者拿着这个信封去寻找张昆,不料看到张昆所住的地方是那么的简陋破旧,顿时就心生了轻视之意,再加上信封也那么普通,他自然以为这是郡侯大人布施恩泽,邀请那些贫民子弟一同参加了。

  这也是郡侯府拉拢人心的一种手段,至于在执行的过程中遇到什么,这也就不是秦良杰可以料想得到的了,这一次的珍宝展事实上张昆本来并不在受邀之列的。

  因为本来这个活动主要面对的还是各家家主,公子和小姐等人,一来他们有参展的能力,二来也有购买的能力和鉴赏的水平。

  但是因为上次的炼丹盛会上,秦良杰对张昆的表现十分地在意,再考虑到他是一名炼丹师,炼丹师对材料的需求可是很大的,张昆未来的潜力也在上次的盛会上可见一斑,郡侯府自然是要拉拢张昆的。

  虽然被这位使者恶心了一下,张昆还是不介意给郡侯秦良杰一个面子,前往参加这个珍宝展览。不过当下他还需要观察一下镜域的状况!

  镜域可以说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大底牌,没有了镜域的支持,张昆空余人阶五品天赋,虽然能在长阳城里展露头角,但放在整个帝国,就不算什么了。

  而且没有了镜域的支持,精神力明显下降了一截,反应在炼丹上,都是让张昆炼制三级丹药的时候屡屡出错,而且没有了镜域传来的星辰之力,张昆也无法动用承影剑的真正力量!

  一代名剑,在他的手里只能当做寻常利器使用。不得不说这一次的爆发,张昆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幸好的是武学修为没有倒退,只是这一个月之间他不再有地级的战斗能力了,凭借这副身体,他对付玄级武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罢了,趁着这个机会,磨练一下精神和身体也好!”张昆撇了撇嘴巴,乐观地笑道。镜域和他的联系是彻底切断了,他能做的只有把修炼出来的元气输送进去,这一件事罢了。

  这让张昆多少是有些遗憾的,但事实上早就习惯了完全依靠自己的生活了。

  靠自己打工上族学,靠族学的津贴养活全家人,这一切都是张昆一个人在做,现在这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

第一百五十章 失去镜域的影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