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 神乎其技

  张昆惊喜地看着手上缩回成球的白色面团,虽然这面团的来历不明,但是功效已经非常明显了,它是用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和声音的道具。

  咧了咧嘴角,张昆对这个意外之喜感到分外的满意,有了这幅面孔,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自己真正的实力了,要知道以张昆现在的身份,想要刺杀他的人是很多的,同时自己的真正实力又不能暴露。

  否则会招致越来越强的对手来对付自己,就算自己的手段再强大,但至少在这个阶段,还有很多强者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特别是现在这个蛰伏期,自己没有元气和星辰之力,战斗力十分有限,强一点的地级高手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利用丹药雇佣其他强者来保护自己,买凶杀人!

  “很好!”张昆喃喃自语道,收起了白色面团,带上叶滔爷爷的身体准备打道回府。

  叶滔呆呆地看着已经是一具冰凉尸体的爷爷,面无人色,张昆知道这个小家伙还需要时间缓解过来,于是也没有和他再说什么话,把他留在了房间里。

  张昆一走,叶滔就肆无忌惮地哭了起来,一旁的侍女无论如何相劝都无济于事。张昆无奈地摇了摇脑袋,这场惨剧本来不应该发生,但要怪也只能怪王家之人心狠手辣了。

  回到炼丹室,张昆感觉此处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宽敞而又豪华无比的主屋反而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他要开始赶制答应给三位先天高手的丹药。

  破烂药鼎凭空地出现,铜绿锈迹斑斑,药鼎身上更是有许多破洞,让人看了便开始担心它会不会坏掉,然而这破烂药鼎却无时不刻地发出一股温和的波动,张昆在药鼎的近旁就能感受到灵魂有一股被温养的感觉。

  炼丹的时候,会遇到很多困难和纠结的地方,但是在破烂药鼎如水一般的光环笼罩之下,他便能抹平心中泛起的不耐和涟漪!

  甚至这股波动也会作用在丹药本身上面,那些躁动的药液在药鼎之中也会变得乖巧听话,那些难以结合的药液也在药鼎的影响下逐渐变得配合,起先张昆还没有发现破烂药鼎有如此多的作用,但随着他的丹道越发精进,他也逐渐发掘出了药鼎的妙用。

  张昆猜想这尊药鼎的等级一定非常高,同时催动它的消耗却非常少,只有最顶尖的炼器师匠才能打造出如此效率惊人的物件来。

  很快答应给三位先天高手的丹药就已经新鲜出炉了,如今张昆几乎掌握了所有的三级丹药炼制方法,这在旁人看来是完全不可思议的,因为即使是材料都没那么容易收集齐,但是张昆有镜域空间这个宝贝存在,他自然可以在丹殿之中反复地试验,那里几乎有无穷无尽的药材资源!

  而且张昆根本就不用在乎浪费的事情,因为对于镜域来说就算张昆放开手了炼制,消耗的再多也只是沧海一粟,九牛一毛罢了,只有催动镜域之中的秘境开启才会大量消耗镜域的能量。

  张昆炼制完毕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日了,丹药的等级越高所需要花费的精力和时间基本上就越高,在熟练掌握的情况下,炼制三级丹药就已经需要张昆消耗几个时辰的时间了,完成这一整批丹药的炼制更是需要一整天。

  而且以张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他是不会炼制品质低劣的下品丹药的,他所炼制的全都是中品丹药!在掌握了精炼和以丹炼丹这些手法之后,张昆炼丹的新方法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就算是帝国丹道第一人的公孙炎阳在这里,也会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

  就在张昆伸了一个懒腰准备休息片刻的时候,张府外响起了一串马蹄声,一架马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朴素儒雅的青年,他下车之后便让守卫通报,他是来见张昆的。

  “没想到一大早,他就来了,果然是等不及啊!”张昆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随后他略整了整衣冠便迎接了上去,要知道炼丹师大多都是不修边幅的,即使是公孙炎阳也是这样,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满是丹炉冒出来的灰尘。

  至于苏卿尧这样衣冠楚楚的家伙,在炼丹师界也算是异类了。来人正是苏卿尧,张昆答应他今日教授他炼丹的新手法,他那日答应之后,心中却是犹豫万分。

  心中的骄傲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低头,但是张昆那些层出不穷的崭新炼丹手法却更是让他心中猫抓一样痒痒,对于一个炼丹师,一个痴迷于丹道的人来说,新的炼丹手法就仿佛是让他们上瘾的毒药一般,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向往。

  纠结了一夜之后,苏卿尧最后的心情竟然是兴奋和期待,最终他一夜没有睡,他不敢太早去打扰张昆,免得惹得他生气,最后翻脸不认人!

  因此他是怀着极为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张昆的接见,在他看到张昆一脸睡眼惺忪地走出来的时候,他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他涨红了脸正准备开口,就被张昆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

  “苏兄不必多礼了,直接来我的炼丹室吧。”张昆说罢挥袍袖而去,苏卿尧乖乖地更了上去,一切都那么自然顺畅,似乎本就该是如此一般。

  然而在一旁的守卫和侍女眼里就变成了不可思议,他们本来是为欧家效力的下人,多少也听说过苏卿尧的名字,那可是二十三岁晋升五级丹徒的天才级人物,而他们的家主还只是三级丹徒而已,他怎么会一副前辈辐照后辈的样子,领着苏卿尧就过去了。

  而那传闻之中高傲无比的苏卿尧在张昆的面前竟然变得极为听话懂事!似乎就像张昆的徒弟一般,而且他的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不情愿的样子!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五级丹徒要这么对一个三级丹徒言听计从,二十三岁的天才青年要对一个今年才十四岁的少年卑躬屈膝?

  “我把这些手法的原理和方法告诉你,再给你演示一般,再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张昆淡淡地说道,言语之中的随意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辛苦研究出来的手艺传授给他人,而且他的传授手法像极了一个人--公孙炎阳!

  但实际张昆做这个决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他让苏访梦仔细地调查过苏卿尧从小的经历和他在京城游历的几年发生的所有事情,确认了他除了有些傲气之外,本质上并不是一个坏人,并且他对苏家的忠心也无需怀疑,加上他不错的天资,张昆认为可以把这些手法教给他。

  苏卿尧自然不知道张昆曾经对他做过如此细致的调查了,他还沉浸在张昆肯传授炼丹手法的兴奋之中,张昆腾地拿出破烂药鼎,药鼎之中无火自燃,张昆娴熟地投入了一颗玄元丹,苏卿尧一脸惊讶地看着张昆的操作,顿时心中升起了无数的问号。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竟然把一个炼制好的丹药回炉炼开,再接下来的操作更是让他瞠目结舌,张昆竟然利用了玄元丹的力量代替炼丹师本人的内力进行炼制!

  如果说这不过是张昆暂时没有内力的代替手段的话,接下来把一颗丹药的多种药性成分分离出来就算得上是神乎其技了!

  “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苏卿尧在一边看得真真切切,心中的震撼和震惊此起彼伏!

第一百七十二章 神乎其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