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打起来了

  说罢,只见白旭将身形立于空中,威势隐而不发,只将那右手往头顶轻轻一拍,顿时,只见那头顶之上现一方半亩大小的庆云,庆云之上托着三朵黑色莲花,莲花盛开,微露莲蓬,正是道家修行之最高境界——三花聚顶。

  所谓“三花聚顶”,指的是修道者将自身“精”、“气”、“神”凝练至极致,聚无形为有形,显化莲花之状,立在头顶而成,可万邪不侵。不过,寻常道者所凝聚之三花乃是一玉花,一金花,一九花,正对道家之“精”、“气”、“神”。然而,白旭乃是一点先天壬癸水所孕育,先天便沾染了一丝北方黑色之气,是以所凝聚之顶上三花也显化黑莲之状,天道变化,着实神奇。

  但见那三朵笆斗大的黒莲之上复又托一杆黑色大旗,正是黑色癸水旗,只是须臾间,又自那旗杆尖端之处涌出了一股黑气,这股黑气不断飘动凝结,但只片刻便幻化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势如擎天。比祖龙的神龙之体还要大上一些。

  说来复杂,其实也不过是须臾之事,只见在那大手出现的瞬间,白旭猛的连掐手诀,口中大呼一声“疾!”。顿时,那黑色大手如同吃了仙丹,开了灵窍一般,猛的冲天而起,迎风而涨,硬生生的又拔高了三倍有余,朝着祖龙便抓了上去,所过之处,五行之气涌动,尤其是水行之气犹如癫狂一般,四处乱冲。其间更是夹杂阴风罡雷,声势之大,世所罕见。

  祖龙之于此掌,犹如蚍蜉之于大树,声势威势,俱都不如。不过祖龙何许人也,乃是执一族之牛耳般的存在,天上地下,万兽尽皆朝服,早早便修成了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彼此之间,俱都是大罗金仙。

  祖龙眼看这黑色的大手袭来,却只是浑然不惧,而是哂笑了一声,大声说道:“此乃小道,焉敢迷惑与我,看本王如何破你道法!”嘴上说的这般轻松,可祖龙在行动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见他将九爪一蜷,整个神龙之体猛然弯曲,如同一只拉了满月的弓弩,瞬间将尾部迸射而出。正是:“神龙摆尾,天地无为。”但见自那祖龙摆起的尾部之上忽的射出一道绚目的金光,尊贵之势,尽露无疑。

  那金光初时只有笆斗大小,不过,但只瞬间,便已涨大如山岳,其势若异彩流光,后发先至,只是须臾便撞上了那黑色的大手。顿时,只听轰然一声巨响,直似天塌地陷。片刻,只见那一黑一金两相撞击之处,阴阳五行尽皆颠倒,地风水火混乱不堪。原是盘古开天,混沌衍化万千,不过此刻,这地风水火却是有返本归原,重归混沌之势。两者威势,由此可见一般。

  这一经交手,彼此之间,根底却是多已知晓。祖龙心中不由暗暗惊讶,本以为自己乃是盘古血亲,况且天生便有九爪,引以为天地之极致,诺大一个洪荒世界恐怕是再无敌手。不臆今日这奇怪道人却是能与自己相抗,是以,不由得激起了自己的傲性,好胜之心砰然而动。

  “好,好,好。”祖龙一副傲然于世的表情依旧不变,只是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不知是因为怒意中烧还是真的在夸赞白旭。

  “本王到底还是小看于你了!也罢,今天既然碰上了,好歹也要分出个胜负,来来来,你我且再战上它几个回合……”说罢,也不待白旭回答,只见祖龙将身子一舒,腾空而起,兴云吐雾。把那偌大一个龙头埋在那厚厚的云层之中,时隐时现,更显尊贵之象。

  忽然,天地之间开始起风了,风势之大,直吹的那东海之上波涛翻涌、浪打岩崖。天不知何时开变得昏暗起来,抬头,正空中那一轮红日早不知被哪片云彩遮了去,只留下那黑暗的气息开始弥漫整个大地。

  忽然,天空中猛的划过一道闪电,映在白旭的脸上,好不狰狞。继而,雷声滚滚,惊彻洪荒,仿佛是有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当此之时,祖龙却是将自己那巨大的龙头从厚厚的乌云之中探出,张口便吐出了一股黑色的气息。

  只见这股黑色气息所过之处,遇山山熔,遇金金化,若是遇见了那些生长多年的参天古木,霎时便会变作一根根黑乎乎的焦炭。要问这黑色气息到底是何物什,却是祖龙自诞生之时便拥有的一门先天神通——龙息。不过,这龙息不同其它,却是一门歹毒的神通,纵然是有仙人之体,只要被喷上一息,不出一时三刻便会化为脓水,尸骨无存,端是厉害非常。

  白旭自是不敢小觑,慌忙祭起了自己的伴生灵宝——黑色癸水旗。只见这旗当空一展,瞬间便形成了一道遮天水幕,将那股黑色的气息裹在了其中,不消片刻,便已将这龙息消融殆尽。

  “哈哈哈……”白旭见此不由拊掌大笑,却是沉声说道:“恶龙,贫道已破你道法,你还有何神通,却可尽数使出,也免落败之时再言贫道欺你。”

  这却是白旭取了巧,要知道这龙息本是至阴至寒的腐蚀之物,号称可污秽天下万物,纵使是先天灵宝沾上一丝也要化为飞灰。不过,但凡腐蚀之物,遇水则稀,水越多则越稀,白旭取东海之水释之,自然是能够克制。

  祖龙一见道法被破,又兼之白旭言语挤兑,不由怒气更胜,心中自忖道:“观那杆黑色大旗,水行之气萦绕,却也是仙家至宝,不是凡物。不过这道人仰仗法宝破我神通,着实可恨,难不成是欺我无宝?”

  “呔,巫那道人,莫非是欺本王无宝不成!想本王贵为水中始祖,富拥四海,珍奇灵宝,俱都不缺。别说是这一杆破旗,纵使是你把盘古的开天神斧取了来,本王亦是不惧。也罢,今日却是你这小辈的机缘,且让你见识见识我水族第一至宝的厉害。”

  “水族第一至宝!难不成是那宝贝?”闻言,白旭只是双目一缩,心中不由暗暗猜道。

  “吟……”一声清脆的龙吟之声响起,只见祖龙猛的将长长的金色躯体一盘,犹如长蛇踞体,只作一团,留下的偌大一颗龙头只轻轻一咳,就见一颗碗口大小的珠子自祖龙口中飞出。

  这珠子通体呈现一片紫金之色,细细观之,内有光华流动不息,外围则被一层层浓郁的紫气所包围,这紫气之盛,甚至幻化出了一条条的紫色神龙,不断地围着这珠子盘旋、环绕。

  “龙珠!”白旭失声叫出了口,任是他在混沌中修养了无数元会,但一见此珠,还是禁不住口。其实,自这珠子刚刚出现的一刻,白旭便清晰地感觉到了方圆万里之内俱都充斥了一股浓重的王道气息,直压的自己都喘不过气来。如此独特的气息,普天之下怕是只有龙珠了。

  “咦,”祖龙见白旭竟然识得此宝,语气中不由得有些惊奇,“你这道人倒是见识颇深,既然你识得本王至宝,本王也不消与你多说,且各凭手段以定输赢!”说罢,只见祖龙将胸前九爪一展,抓起龙珠,奋力掷出。那龙珠一如流星袭月,威势浩荡,朝着白旭奔涌而来……

  龙珠尚未到跟前,白旭却是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是以,也不待多想,白旭猛然撤身后退,直退了有百十余里。不过,这龙珠好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白旭往哪里退,它便往哪里追,犹如跗骨之蛆,任是变了千百个方向也躲之不过。

  眼看这龙珠就要追将上来,白旭顾不得其他,慌忙从怀中取出一物。却是一个一尺多长,上细下粗的角。只见这只角通体晶透,圆润无痕,清翠中微带一点儿鲜红的血丝,就如那珍奇美玉,绫罗异宝,但凡见者,无论仙凡,皆会生出一丝怜惜之心。也不知天地造化孕育了怎样的奇兽,方才会拥有一支如此漂亮的角。

  要说此角来历,却是白旭在洪荒上游历之时偶然所得。初时,也是为此角之珍奇华丽所吸引,及入手时,方知此角不凡,有心一试,却是敲山山碎,震石石崩,纵使是打在那生铁之上,也曾留下三寸浅痕。是以,白旭爱惜之心更甚,几欲寻些珍稀材料与之熔炼,也好留此宝于后世,知之一众仙凡,以示造物之奇。

  不过,彼时天地开辟未久,洪荒衍化不长。白旭纵有心寻些宝物,但终究是缺乏时间,是以便也耽搁了下来。不臆此刻龙珠来袭,气势凶猛,未免有失面皮,慌乱之中,白旭只得取出此物前来应对。

  只见白旭右手持角,猛的朝龙珠掷出,却是以硬碰硬之法,以求缓之一缓,自己亦好脱身。不过,这后天所产之物如何比的上那水族第一至宝!

  果不其然,两相交撞之时,只听“咔嚓”一身脆响,那角就如同炸了的玻璃,浑身上下俱是裂纹,只片刻便化为了一场齑粉,随风而逝,一件宝物,未曾出世却是落得如此下场,着实可惜。而那龙珠却是威势不减,以更快的速度朝着白旭的脸面奔袭而来。

  白旭心中一惊,却也顾不上心痛,慌忙手诀连掐,幻化出一朵又一朵的黑莲抵在胸前,以求缓弱龙珠之威势,自己却是一面飞身倒退,一面用黑色癸水旗护住全身。

  不过,这黑莲终究是元气凝结,聚虚为实显化而出,比不了那些先天宝物。却是只能抵挡些后天而成的法宝,如何奈何的了这先天而育的龙珠。终究只是螳臂挡车,蚍蜉撼树罢了。果然,不出片刻,一朵朵的黑莲尽皆被龙珠所撞散,复又归于虚无。

  而那龙珠则是携雷霆万钧之势,一下砸在了白旭的面皮之上,却是实实在在,只砸的白旭眼冒金星,头皮发麻,口中、鼻中俱都呛出了三昧真火。可怜白旭“混沌之中练形体,鸿蒙未辟已成道。”虽有北方癸水之宝护身,终究是免不了今日这一劫,从今以后在祖龙面前怕是再无面皮可言。

  白旭只觉头脑一空,除了这被砸的一段画面,脑中再也想不起其他的东西了。忽然,白旭只感到脚下一滑,身体开始急速下坠。却是他被这龙珠这么一砸,立身不稳,腾不得云、架不得雾,身不由己。只得翻下祥云,落入那茫茫东海之中……

  “哈哈哈……”祖龙仰天长笑,似乎极为兴奋,如同一个得胜了的将军,不断地在标榜自己的战绩。“小辈,本王之法宝如何啊!哈哈……”

  茫茫东海,白旭已不知自己下沉了几百丈,神智虽然早已清醒,但是那种被羞辱的感觉却不断地浮现于脑海之中。“恶龙,你今日如此辱我,贫道定当不与你干休。”白旭心中愤怒地想到。

  只见在他的左脸颊之上,留着一道清晰的红痕,不时的还隐隐作痛。这一珠却是打的实在,若不是有黑色癸水旗这等先天防御灵宝护身,怕是白旭此刻非要重伤不可,不过饶是如此却也是吃了个大亏,可谓颜面不存。

  “恶龙,你欺我太甚!也罢,先前贫道还曾留手,意欲存些情面。不过,现在贫道改主意了,若是不找回些场子,我白旭还如何混迹于这洪荒大地!”这样想着,白旭猛然运转起了玄天水行术。

  此术乃是先天控水之神通,白旭自混沌中转生之时便已被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之中。与其伴生法宝黑色癸水旗可谓相辅相承,同为大道所孕育。况且,白旭曾于混沌中坐了无数个元会的苦关,早已将此术修至大成。此术一旦运起,天下之水可以说都尽数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只见白旭将两手一合顺势一捋,顿时,一支水箭便出现在了他的胸前。但见这支水箭长三尺八分,有一指来粗,浑身上下晶莹剔透,就如同那水晶一般,熠熠生辉,绚丽异常。却是白旭抽取了东海之底沉淀出来的一元重水凝聚而成。

  要说这一元重水,却也神奇非常。众所周知,天下之水繁多,但因其所处之位置不同,重量亦是不同。同样是一滴水,若是处在海面之上,则轻盈之至。当然,莫说是一滴,这样的水纵使有百滴、千滴、万滴,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但是这一元重水却是不同,此水乃是取自于万丈深海之下,只一滴便有百十斤之重,无论仙凡,纵使是拥有天生之神力,可曾能捧起一捧?是以,莫道白旭手中的水箭不起眼,其重怕是已不下十万斤。

  白旭挽了挽袖口,神态颇为自若,仿佛是充满了无穷的自信。接着,只见他将手轻轻一挥,顿时,那支水箭就如同是离了弓一般,飞速的朝着空中的祖龙射去。

4.打起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