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罢战

  此刻,祖龙正自踌躇满志、意志高昂,立于虚空之中哈哈大笑,哪里会注意到这支水箭。而当他注意到不妥的时候,这支水箭早已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避无可避,甚至是连张着的嘴都没有来的急合上。是以,终究是躲闪不及,把整支箭都灌入了喉咙之中。

  “咳……咳……”这下祖龙算是遭了大罪了。水入喉中,况且这水还是一元重水,那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只咳的祖龙浑身乱颤,不能自持,险些腾不得云而跌下云头,一时间可谓丑态百出。

  “嘭”一声巨响,却是白旭自那东海之中钻了出来,看到祖龙这副窘态,心中却是快意了许多,连左脸颊上的那道伤痕都仿佛又淡了许多。

  好一会儿,祖龙才腾出了手硬是将这一元重水从体内逼了出来,一时间倒也恢复如常,除了先前有些失态,却也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也是,祖龙乃是盘古血亲,肉身之强悍,天地之间少有能及,区区一元重水如何能伤。

  不过,白旭的本意就是为了让祖龙出丑,也好使自己找回些脸面。伤与不伤,倒还在其次。

  “兀那道人,你却是好没理性。亏得本王先前还曾留手,不想你却是干些暗箭伤人的勾当,若是传将出去,你还怎生立足!”祖龙怒声说道,面色之上却是极为的不好看。

  “哈哈哈……”闻言,白旭只是长笑一声,语气之中似乎是舒畅了许多。“学艺不精便是学艺不精,难不成别人要打你,在事先还要给你打个招呼不成?祖龙,你我俱是大罗金仙,修成五气朝元,三花聚顶,若是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悟不透,还修什么道法,学什么道德呢!”

  “你……”祖龙被这一番抢白不由怒气更胜,张开嘴想要反驳,但终究是不善言辞,加上他懒散惯了,却也懒得再想,是以,最终也没能说出些什么。

  “好好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道人,却也敢跟本王谈道德,本王倒是看走了眼。既然你如此自信,可敢与本王赌斗一场?”

  “如何斗法?”白旭问道。

  “很简单,你我不凭法宝,不用神通,但只凭借肉身斗上一场。你若赢了,本王立刻给你磕三个响头赔礼道歉,倘若是本王侥幸胜了,你也要给我磕上三个响头认错。不知你意下如何?”祖龙颇带些阴谋的味道说道。

  “你的算盘倒是打的很响!想你堂堂祖龙,盘古血亲,又兼之天生九爪,肉身已是强悍如斯,少有人敌。不想你却是要和我这无名小辈比斗肉身,当真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尔。”白旭语带嘲讽,安然说道。

  祖龙一见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已被白旭识破,顿时,脸上不由得有些挂不住,不过,却是依旧是强自镇定,说道:“怎么,莫非你是不敢了?也好,只要你与本王认个错,本王便可饶你罪过,既往不咎!”

  “哈哈哈……你倒是大度的很啊!”白旭笑着说道。“不过,莫以为贫道就怕了你。你有盘古遗泽,贫道也有混沌之体。今番正好领教领教!”说着,白旭猛然将身一顿,使了个天地法相的神通,身形立时便拔高到万丈有余,与祖龙的神龙之体可谓不相上下。

  只见白旭所化这万丈巨人浑身上下肌筋虬结,皮肤黑黝黝的就如同抹了一层油一般,在日光的映衬下明晃晃的,遮蔽了好大一片天地。尤其是那面容,早已不是白旭那副人畜无害的道者模样,反倒是变得有些不清不楚、虚虚实实,就如同那混沌一般,威严而又苍凉。

  同时,一阵阵古老的气息不断地从这巨人身上散发出来。那眼神、那目光,就好像是遍阅了世道轮回、沧海桑田,再也容不下任何的情感了。

  “什么!盘古?”祖龙双眼大睁,失声叫道。在这万丈巨人的身上,祖龙分明感受到了只有盘古方才拥有的古老而又沧桑的气息。虽然这气息要浅显了许多,但是,祖龙却是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

  祖龙乃是盘古体内一条贯穿全身的大动脉所化,对于盘古的气息可谓再熟悉不过。此刻,一个不知是何来历的道人竟然能够幻化出盘古的气息,这叫他如何能不震惊。

  “看来本王到底还是小看你了,有此天地法相,确可与本王一斗。”祖龙双眼微合,沉声说道。继而,遂又问道:“但不知你这道人是何名讳,可否告知是在何处修得这一身神通?”这语气却是客气了许多。

  “哈哈哈……”闻言,白旭只是仰天大笑,接连三声不止。

  “祖龙,你且听好了。”说罢,只见白旭将身一正,神色一收,随即便作诗一首,诗曰:

  天地未开吾已生,

  鸿蒙初辟大道成。

  曾观盘古化万物,

  混沌老祖号白旭。

  “哈哈哈……”作罢,白旭又是一阵大笑,似乎是宣泄出了自己内心压抑已久的激情。

  “原来是混沌老祖白旭道人,失敬,失敬!”祖龙却是微微拱手,显然“混沌老祖”这个名号把他给唬住了,尤其是白旭的这一首诗,作的太过霸气,任谁听了都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些许敬畏。

  “客气,客气!”白旭也是微微颔首,算是还了一礼。要说“混沌老祖”这个名号,却是白旭临时想出来的。原因无它,只为拉风唬人,结果还真的把人给唬住了。不过,白旭不知,正是今日这个他胡诌出来的名号,日后却是传遍了洪荒大地,成为了一个传说般的存在。

  “昔日天地未开之时,我曾于混沌之中窥见盘古之肉身,其后更是参悟万年,方才悟出一套练体之法,名曰:‘混沌练体术’。初成此法之时,缺陷颇多,吾遂潜心三千年将之趋于完善。后又八万年,吾才将此术修练至大圆满境界,遂成混沌之体。肉身之强,自思普天之下除却盘古便再无敌手,不想今日竟与祖龙相遇,却是贫道之大幸!”

  “正要比过!本王也很想知道,到底你这混沌之体有何奇妙之处,竟然也敢与盘古相提并论。”祖龙一听白旭这番大吹特吹的言论,立时便生了怒气,争胜之心陡起。

  “如此,你我何需废话。且吃我一拳……”说罢,也不待祖龙回应,白旭却是一拳打出,直袭祖龙面门。祖龙自是不甘示弱,把那九爪一伸,也是迎了上去,瞬间便纠缠在了一起。

  两者一个祖龙,一个白旭,俱是修成了五气朝元、三花聚顶。都曾见那太极两仪生四象,混沌阴阳化五行。只知天地玄黄理,不闻四御与三清。两者相交,只是拳脚相加,单单只凭一副肉身,直打的天昏地暗,土裂山崩,飞沙走石,见者动容,把那天地都变了颜色。

  两人你来我往,且打且行。只知那金乌西坠、玉兔当空,循环往复,把这时间都作了虚无。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也不知打了多久,亦不知行了多远。只知初时只是斗于东海之上,此刻却已是立身于苍茫大地之中。

  “晦气,晦气!”也不知又打了多久,祖龙心中却是暗暗叫苦。想他堂堂祖龙,虽为天地之极致,掌四方之水族,但本性却是耽于玩乐。不然,也不会戏水于东海之上,哪里还会生出这么多的因果。

  彼时,天地开辟未久,正是游玩享乐之时。祖龙虽有争强好胜之心,奈何却哪里经得起时间的消磨。彼此之间争斗了这么久,祖龙早就厌了,白旭也是如此,心中总希望早点结束。是以便越打越急,越急越打。

  但两者彼此之间都是嘴硬如铁之辈,哪里肯先开口罢战!以至于到这最后竟成了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怕是再照这样打下去,两者非如那盘古真人一般力竭而亡!

  这一日,两者且打且行,不知不觉间竟纠缠到了“天柱”脚下。要说着“天柱”,乃是盘古显化万物之后,由其脊椎所化,代替自己支撑天地,其名曰:不周山。乃是万山之源头,三界之龙脉,孕育出了无穷无尽的法宝,端是苍桑非常,古朴至极。

  “祖龙……你,认输吧!”白旭一边打,一边说道。不过这音调却是忽高忽低,声音中充满了喘息,似乎是疲累到了极点,好像是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挂掉。

  “本王……本王如何……如何会输!三千年的时间都过了,在这最后的时刻,本王……本王怎么会输,怎么……能输!”祖龙很是费劲的回答道,嘴中还在不断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息,身上那金黄色的鳞甲都仿佛黯淡了许多。

  两人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斗了三千多年,三千年的不眠不休,凭借肉身一味蛮打,彼此都累到了极致,就好像是盘古开天到了最后,马上就要化万物而去,这胜负只怕是就在这三两日。

  三两日一过,总有一方要力竭而亡,甚至是双方俱都脱力而死。真真正正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不过,即使是到了现在,双方终究还是放不下面子率先开口认个输。

  “两位道友俱都是道德之士,法力通玄,如何此等不知珍惜,做这不死不休的争斗?”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青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瞬间便将两者从缠斗之中分了开来,却是未伤及一丝一毫,单单这手便已是不凡。

  白旭经这么一缓,脱了战局,瞬间便收了天地法相的神通,依旧还原了身高八尺的模样,不过脸色却是苍白了许多,如同那大病初愈,连脚下的步伐都显的有些轻飘,明显是脱力而致。

  与此同时,祖龙也是一阵吟叫,就在这吟叫之中,祖龙的神龙之体瞬间缩小,片刻竟然化身成了一副龙首人身的模样,与白旭一般八尺高低,只不过却是穿着一件金黄色的长袍,在那胸口处绣着一条九爪金龙,如同那人间帝王一般,尊贵无比,在那气势上要高过白旭数倍。

  “不只是何方道友与我二人解隙,感激不尽。可否现身一见,我二者也好当面谢过。”

  话音未落,只见自那不周山山脚的一块巨石后面突然闪出一个道人。只见这道人身长八尺有余,青衫青裤,着一双青色布鞋,手持三尺青锋,十分威武。细细看去,这道者面若一中年儒士,一双丹凤眼大而有神,头上则挽了一个道髻,插着一把木簪,古朴非常,下巴处,三缕黑须时时迎风飘动,就似那画中神人一般,飘渺无际。

  一眼望去,就如同那久经沙场的将军,浴血而出,煞气冲天;仔细观之,却又好像是在笔墨文章中浸淫了多年的大儒,浑身上下无不充斥着一股书香之气。这一文一武,两股各达极致却又彼此相对的气息,却同时出现在了一个道人的身上,着实奇怪,不过在冥冥之中却又是暗合了天道至理,神奇非常。

  “道兄有礼!”祖龙和白旭俱是打了一个稽首,心中之感激却是说之不尽。

  “二位道友客气了。”那道人也是施施然还了一礼,面色和善至极,使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二位道友俱是道德之士,缘何做这不死不休的争执,着实不该!”

  “说来惭愧,我二者只因义气之争,相互赌斗,意欲分个胜负。不想我等心中傲气太盛,妄动了嗔念,才落得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却是多亏道兄即时施以援手,方才挽回我二者性命。道兄大德,却是感激不尽!”说罢,白旭与祖龙又双双再拜。

  “客气,客气!想你我三人俱都是修行之士,理应相互扶持。”

  “不知道兄高姓大名,还望不吝告之,也好令贫道有个念想,日夜加以感谢。”白旭再拜,沉声问道。

  “哈哈哈……”闻言,那道人只是大笑几声,其后,方才说道:“道友,你我早混沌之中也是有过一面之缘,你却是忘记了。”

  “你我曾经见过?”白旭先是一惊,继而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需知白旭自混沌中转生至今,并未见过多少面孔,思来想去,也不足一掌之数,哪里会与这陌生道人有过一面之缘!况且,这道人只是说在混沌中与白旭有过一面之缘,可是在茫茫混沌之中,除了盘古,白旭并未见过其他人。

  “盘古!”白旭刚想到此处,心中却是猛然一动,再细细观这持剑道人的模样,略微思索,不由大惊,“莫非道兄是那……”

  “哈哈哈……”那道人又是一声大笑,打断了白旭的言语。

5.罢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