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求生求死

  “道友却是想起来了,只因贫道与道友还有大缘分,因果未尽,知道友有殒身之险,故特来扶上一把。今诸事已毕,贫道当去矣……”说罢,不待祖龙与白旭相挽,那道人一个遁光便飘然而去,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道人真个大德之仙!”看着那消失的流光,祖龙心中感叹道。

  “白旭道友,不知那位道兄是何名讳?好似与你相识一般,还请告之,也好多份感激。”祖龙打了个稽首问道。

  “祖龙道友客气了,但不知可曾听说过那盘古元神?”

  “盘古元神!莫非……”

  “不错,如若我没猜错,那位道兄正是盘古元神所化之通天真人。”白旭沉声说道,面色显的极为凝重。

  “果然,果然!本王还道是谁能有如此之法力,却是通天道人!”祖龙双眼微合,似乎也是早早猜到了结果。“枉本王自恃盘古血亲,纵横四海,无量无极,然今日一见,终究是比不上通天道兄,可叹,可叹啊!”

  “祖龙道友过谦了,我观通天道兄也不过是以巧破力,法力、道行虽高,但与你我怕是也不过在伯仲之间,道友毋需妄自菲薄。”

  “道友所言甚是,只可惜未能与之一战,终难知深浅。他日若有机会,总要讨教几招。”祖龙不无遗憾地说道。

  “呵呵……”闻言,白旭只是苦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过转念一想,白旭又道:“祖龙道友,这不周山乃是宝地,天下之奇尽出于此,你我既然来了便是有缘。不若深入此山,也好各凭机缘寻些法宝,免得入得宝山空手而归,却是不美。”

  “道友执着了,所谓‘天下灵宝,只待有缘。’若是无缘,纵然苦苦追寻亦不可得,平白的浪费光阴岁月,况本王坐拥四海,灵宝珍奇,样样不缺。道友不若与本王同回东海,琼浆美食、姿意玩乐,岂不更美?且本王那里多有灵宝,道友若有中意,或可送几件于道友。”

  “祖龙之美意贫道心领,只不过贫道之意已决,只欲在这不周山上修习些时日。此地灵气浓厚,况你我胜负未分,总归要寻个日子讨教讨教,贫道如不发奋些,怕是跑不掉那三个响头了……”祖龙自嘲般地说道。

  “哈哈哈……道友说笑,道友说笑了!想那荒唐的赌约只不过是一时意气之争,作不得真,作不得真呢!”祖龙面色微露羞愧,笑着说道。

  “想你我兄弟乃是一见如故之辈,可谓不打不相识。不过白旭道友之意既已决,本王也不便勉强,他日如若有闲暇之时,定要却我那东海坐上一坐,饮上几杯水酒,盘桓几天,届时,本王定自扫榻相迎。”

  “祖龙盛邀,贫道岂敢不受。他日若有机会,贫道定然会去叨扰些时日。”白旭谢了一礼说道。

  “如此甚好,本王便先行一步,在那水晶宫中随时恭候大驾,道友暂且保重,本王去矣!”说罢,也不待白旭还礼,只见祖龙猛的将身一跃,离地七八丈,伴着一声清脆的龙吟,依旧还原了九爪金龙的神体,瞬间便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看着祖龙已经消失的背影,白旭的脸色开始渐渐的变的凝重起来。

  就在通天道人动手分开自己与祖龙的那一刻,白旭清晰地感受到了差距,不错,就是差距,自己与通天道人之间的差距。就好像是一条永远也无法逾越的沟壑一般,横在了自己的心间。

  他的话,每一句无不是在安慰祖龙,可是却又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

  “通天道人太强大了!”白旭心中默默说道。那种强大,不仅仅是在气势精神上的强大,更实在法力修为上的强大。如果说白旭是大罗金仙之中强大的存在,那么通天道人就是大罗金仙中最为顶级的存在,任何一个大罗金仙都无法超越。即使是白旭自己拥有了几乎是万劫不磨的混沌之体,也很难与之相媲美。

  不过,话说回来,法力修为强弱,终究还只是天赋与后天努力多少的关系,只要勤奋修炼,终有一天是会补上来的,然而最让白旭想不明白的,却是通天道人为什么会救自己,难道是真如他说的一般——有缘?

  白旭不信。在那茫茫混沌之中,白旭和盘古根本不曾有半点的缘分,要硬说有,也只会是孽缘。

  白旭曾经在天地初开之时,意图夺了那后天第一功德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塔。这塔本应是盘古元神所化之太上老君所得,白旭即使是夺了,也只是会与太上老君产生因果,与通天道人却是牵连不大,何况白旭也未曾夺得!

  想了许久,白旭终究是没有想明白,只得叹息一声,“天意所至,终非人力所能考究,我却是执着了。”

  “与其在此思前顾后,揣测天意,浪费光阴,终不如努力修炼来的实在。”白旭心中想道。

  与祖龙前前后后共斗了三千余年,白旭可以说是获益良多,不仅仅与祖龙相互印证了道法,更是检验了自己多年的所学,可谓共同受益。很多以前感觉不懂或者生涩的地方,经此一役,却也变的豁然开朗。白旭现在只需要一个时间去领悟,去慢慢消化。

  “终于完成了!”看着眼前这个忙活了大半天方才开辟出来的“洞府”,白旭心中充满着丝丝的满足。

  说是洞府,其实也不过是把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内外整修了一番,多了几丝修真了道的气息罢了。若论精细,比之后世的洞府却是大大的不如。

  不过,要知这洞府是位于不周山底。纵观洪荒大陆,若论灵气之浓厚,不周山可谓天下之最,纵使是在山底,灵气也是浓郁非常。如此算来,这洞府倒也算的上是一处洞天福地。

  步入洞府,给人最大的感觉只有一个——简单。是的,非常简单,整个洞府也只有两三间房屋那么大,内里非常空旷,除了一张石制的云床,一副粗糙的桌椅板凳之外再无其它。

  白旭只是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四周,随手在洞口布了一个禁法,便径直坐于云床,陷入了深深的入定之中。他确实是太累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白旭依旧只是陷入在深深的入定之中,未曾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不知又何时,白旭身上已落满了厚厚的灰尘,连那一人多高的洞口也被密密麻麻的植物所遮蔽住了,透不进半缕的阳光,整个洞府显得阴暗无比,仿佛是那遗忘万年的古迹一般,没有半点的生机。

  不过,这一切白旭都混若未觉,因为此时,入定中的白旭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丝毫打扰不得。

  脑海中,自己与祖龙以肉身相搏的场面,正在不断地回放,一遍又一遍,精细无比,以至于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突出显眼,不被放过,以至于白旭全副的身心都投入到了其中,熟悉着每一式。

  白旭这是在完善自己于混沌之中悟出来的“混沌练体术”。曾经,他花了一万的时间创出了在这套“混沌练体术”,其后更是用了三千年的时间将之完善。

  他以为,这已经是最完美的了,直到与祖龙大战之后,白旭才猛然发现自己错了,错的是如此的离谱。

  他创造出来的这套“混沌练体术”是很强,以至于修炼至大成,成就“混沌之体”的白旭能够与祖龙相搏而不落下风,甚至还要强上一丝。可是,这强大的战斗力并不能只归于“混沌练体术”。

  要知道,白旭乃是混沌之中土生土养的神袛,先天便是肉身强悍无比之辈,后来又硬撼了开天的余波,肉身更是进一步得到了凝练,可谓先天充足,是以练就了这套“混沌练体术”之后,肉身能够再进一步,可以与盘古血亲拼斗。

  可是这也就导致了,这番成就也只能限于先天而足的白旭。若是换了别人修炼,或是以后传于门人弟子,纵使是修炼到死,也远远不能成就白旭与祖龙的这般强悍的肉身。

  忽然,整个空间都颤动了起来,不断地传来一阵阵的波动。肉眼看去,只见一条条浓厚的灵气流汇成如水流一般的长河,有如实质,从四面八方疯狂地涌向这里。

  “啊……”只听一声响彻天地的长啸,仿佛是带着极大的痛苦,只见白旭如同一支脱了弓的长箭,猛地挣破了洞府,冲天而起,完全浸入到了那条灵气长河之中。

  只见那些灵气不断地压缩、液化,变成了一条条微不可见的灵气小蛇,通过白旭身上那微乎可微的四亿八千万毛孔,不停地钻入他的肌筋血肉之中。

  “啊……啊……”一声声惨叫清晰可闻,白旭好像在忍受着极大地痛苦,身体在极度地扭曲着,就好像是一条翻江倒海的水龙,在不断地翻滚挣扎。不过,这一声声痛苦的哀叫中却又好像是带着许多说不清楚的兴奋,场面十分诡异,让人捉摸不透。

  此时此刻,那种求死求生却又不死不生的感觉只有白旭自己才能体会。一条条灵气小蛇就如同一根根尖锐的针尖,顺着白旭周身上下的毛孔,不断地刺激着他的血肉神经。

  一根两根也就罢了,可是这却是千千万万根针尖,一波一波,不断地冲进他的身体,撕裂他的肌筋血肉。不过,在撕裂白旭浑身血肉的同时,这些灵气却转而发挥出了自己的特性,渗入了那些个已经被撕裂的血肉之中,不停地温养修复,使之恢复如初。

  就这样,撕裂恢复,恢复撕裂,一遍接一遍,一次挨一次,循环往复,也不知过了多久,那条灵气河流开始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最后整个都消失不见,一切都归于虚无之中。

  “哈哈哈……”白旭猛的睁开双眼,顿时,两道精光自眼中放射而出,冲破云霄,直射斗府。整个人就如同一只从沉睡中醒来的怒狮,威势不放自出,连天地都为之变了颜色。

  “这才是真正的混沌之体!”白旭感受着自己充满力量的筋肌,浑身上下有说不出来的爽快,仿佛是换了一副身板一般,比之以前要强上三分不止。若是此刻再与祖龙拼斗,定会是有赢无输,绝对不会像上次那般僵持三千年而不分强弱。

  “轰隆隆……”一阵阵沉闷的雷声响起,只见不知何时,这片天地开始变的阴暗起来。

  “嗯?怎么回事!”白旭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一团团的乌云在不断地凝聚、变大,瞬间便遮蔽了这不周山脚下的一片天地。无形的威压散发在这片空间之中,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天空中,乌云还在不断地凝结,越聚越厚,呈现出一片墨玉之色。在那乌云的正中心,气流环绕,两相交叉,竟然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漩涡。

  漩涡之中,阵阵的风雷在不断地涌动,其中更是夹杂天火、阴风、煞气,几种事物掺杂在一起,相互之间缠绕渗透,竟也不分彼此,只藏在那乌云深处,威势隐而不发,连空间都震得有些模糊,让人看不真切。

  白旭眉头微皱,赶忙运起先天算数,连连推算起来。此先天算数乃是天地初开之时,白旭感万物之兴衰得失,溯衍大道,偶然得悟。其中种种神妙之处端是繁多非常,怕是三天三夜也说之不尽,纵使是强悍之如白旭,也未能将之全全通透。

  只见白旭左手连掐,不多时,紧皱的眉头便舒展开来,不过与此同时,一丝凝重却是爬上了白旭的心头。

  “原来如此!”白旭嘴中喃喃地说道,却是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朵遮天避地的乌云并不是寻常的云彩,而是一朵劫云,是由那些游离于天地之间的负面能量凝结而成,专门用来惩罚那些偷天窃命之辈。

  所谓天命天命,指的便是只有上天才能掌控万物生灵的命运人生。常言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造化从来都只是由天而定,一切偷天窃命、夺取造化的行为只会受到天地的惩罚。

  是以,修道之人每每修炼至功参造化之时,上苍便会降下雷劫,躲得过,便可逍遥自在,躲不过,立时便会灰飞烟灭,真灵不存。

6.求生求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