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无忧无虑

  仿佛是察觉到有生灵窥视,这方坑洞立马便断了与那太阳精华的联系,只瞬间,但见红光逸散,刚才的异象不多时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这才显出了本来面貌。

  再次朝那方坑洞看去,只见里面杂乱无章,没有一点规则的形状,完全是天然生成。不过,在这坑洞的正中央,却是静静地躺着一面古朴无华的石镜。

  白旭凑上前来,小心的将这面石镜捧在手中,细细观察。只见这面石镜似圆不圆,似方不方,形状极是不规则。石镜的表面则是暗淡无光,用手轻抚,还能感到些粗糙的感觉。

  镜面更是极不平整,有些地方甚至是坑坑洼洼的,只能隐隐约约的照出一个很是扭曲的模糊人影,根本算不上是一面镜子。若不是它能够吸收太阳精华,即使是随手丢在路边,别人也只会认为它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拿在手中把玩了许久,白旭终于是失望地叹了口气,“连个最简单的花纹,符号都没有,恐怕是天地生成吧!只可惜如此形态,纵然是天地生成,也只是初具灵气罢了。或许养个上千年,此镜也能够显出一些妙用吧!可惜了……”白旭又是摇了摇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白旭所猜不错,此石镜正是天生地养之物。昔日天地开辟之初,阴阳之气尚未完全分开,阴气在下,阳气在上,两相吸引,互生摩擦。原本这也是极为稀松平常之事,洪荒大地,到处可见。

  不过,恰好在这阴阳交界之处,耸立着一块大石。那大石本身乃是平凡之物,如何经得起阴阳二气的侵蚀,是以只一接触,大石立时便化为了齑粉。

  然而,在这阴阳二气的交界之处,却是存在有一道一指多厚的空隙。这面石镜当时所处之地,正是那块大石位于这道空隙的地方。是以这部分的石头不曾毁灭,只被那阴阳之气一抹,便成了一面石镜的模样。

  也正是因为被那阴阳之气一抹,这面石镜反倒沾染了一丝灵气。以至于后来天地成型,阴阳大定,四相安宁,这面石镜落于了此地,能够日日夜夜,不停地吸收着天地灵气,日夜精华。

  “哎”白旭又是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将神念透入其中,探查这面石镜的功效。不过,他已经是不报有任何的希望了,只不过是聊尽人事罢了。

  像这类东西,只是偶然而生,产生的条件极为苛刻,而且并不一定有多大的用处,勉勉强强倒也算是一件先天宝物。

  不过,白旭不知,只要是先天宝物,便有其神妙之处,像后世阐教金仙赤精.子所持之法宝阴阳镜便源自于此。

  那阴阳镜的形成与此石镜的形成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后来被阐教圣人、玉清教主原始天尊炼制了一番,方才成就了一照之间便能主人生灭的阴阳镜。

  “嗯!”神念刚刚进入其中,白旭的脸上却是猛然一惊,继而转化为大喜之状,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宝贝,好宝贝!”白旭忽然大笑起来,表情甚为夸张。

  接着,就看见白旭将这石镜往前一推,也不知掐了一个怎样的法诀。只见一团炽热的火焰“嘭”的一声自这镜面之上涌出。顿时,周围仿佛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温度开始迅速上升,不多时,连空间都被烧得变了形状,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白旭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一团火焰,那眼神,仿佛是看见了世间最为珍贵的异宝,丝毫不肯移开。

  良久良久,白旭始才回过神来,好像丢了魂一般,嘴中只是喃喃地说着四个字:“太阳真火……”

  昔日,混沌未分,鸿蒙未辟,世间万般尽属一片虚无,无踪无际。纵有生灵若干,也只是浑浑噩噩,不知天时地利、日月春秋,更逞论大道运转、造化玄通。

  未几,有神盘古氏秉承大道而生,手持神斧一把,只轻轻一划,便于这茫茫无际的混沌中辟出了一方天地。其后,盘古显化,万物遂生,是以上有九霄神明,直透三十三天,下有洪荒大陆,贯穿四极穹宇。

  天地立,乾坤成,便有无极衍生太极。太极也生两仪,两仪更生四相,四相遂衍五行八卦九宫。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金在西,主杀伐之气;木在东,主生机轮回;水则在北,主至阴寒柔;火却在南,主暴虐天灾;唯有土者,居于正中,握以天地之变化,孕以厚德以载物。此五行者,相伴相通,相生相克。

  然五行虽为天地之基石,却也显化于外物。一如这火,便有“南冥离火”、“太阳真火”、“三昧真火”、“天火”、“地火”、“人火”等等诸多火焰之分。

  若论品阶,“南冥离火”与“太阳真火”无疑是诸多火种之中最为顶级的存在,其温度之高,甚至于比太上老君八卦炉里的“三昧真火”还要强上三分。

  只不过,两种火焰虽好,但存世量却极为稀少。“南冥离火”只现于祖巫祝融的手中。而这“太阳真火”,普天之下,除却金乌一族,再无人能够掌握,纵使是那证了虚空不死不灭的混元圣人,也只能“望洋兴叹”。

  “太阳真火”――那是盘古大神右眼所化之太阳星中产生的火焰,后世甚至有传闻说这是盘古的怒火,所过之处,轻轻松松便能泯灭天下间一切污秽。此火性属至阳炽烈,纵使是大罗神仙沾上了一丝也不好过。

  看着眼前的这团火焰,白旭心中的激动根本无法用语言所能表达。白旭去过太阳星,是以他能够轻松地辨别出这便是“太阳真火”,虽然不纯,但贵在品阶极高。

  “没想到,没想到啊!这样一面不起眼的石镜竟然可以吞吐太阳真火!”白旭心中一动,已经将这团火焰收入了这面石镜之中。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凹凸不平的镜面,心中感慨万千。

  “既然能够吞吐太阳真火,那岂不是说这面镜子能够吞吐天下间所有的火焰?”白旭心中越想越惊,渐渐的嘴巴都有些合拢不起来了。

  “我应北方壬癸之水而生,天性乃属阴寒,有此宝镜,却是正好水火相济、阴阳相容,相信不久以后,我浑身的法力道行定能够再上一个台阶。”白旭眼中闪动着精光,似乎是已经触摸到了虚空之上大道的轨迹。

  不过,片刻之后,白旭好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不由脸上喜色尽去,抚摸着这块石镜,开始低头沉思起来。

  “只是可惜这火多有杂质,本身并不纯净,对我而言虽有好处,但毕竟有限,终究还是可惜了些。”白旭叹了一口气。

  “罢了,还是带在身边多多温养些时日吧!相信以我之能力,凝练个上千年,此火终究会祛除杂质,趋于精粹,到时,焚山煮海怕也是只在一念之间!”白旭复又恢复了些信心。

  “只是……千百年后,我还能用得到此境吗?”白旭想了想,脸色上不免显得有些落寞。

  空旷的不周山脉之中,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有一阵阵的山风带着阵阵呼啸,奔走循环。身后,一阵阵的山风袭来,吹起了他那飘落的发丝,一动一动,仿佛是带起了三千愁思一般……

  道之一字,变化无常,今日是如此这般,明日便说不定变成了如此那般。俗话说:“大道无常,往复循环。”冥冥之中,又有谁能够抓的住那一丝天机?

  现实尚不能完全把握,更逞论千百年后!况且,千百年后,又有谁能够知道这洪荒大陆之上会是怎样的一份光景!

  白旭感叹了一番,终究是不在言语,将身一纵,便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那北方之地疾驰而去,他的目标到底还是在北方的,又岂会是其他的事情所耽搁。

  昔日,盘古以斧破混沌,以身化万物,阴阳相分化,四相定乾坤,洪荒大陆便以那不周山为正中心,衍化万千。普天之下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南瞻部洲,曰西牛贺洲,曰北俱芦洲。

  北俱芦洲,多有凶兽异宝、天生灵物,往往有大气运者能于此处觅得机缘。况且,北方属水,却是正应了白旭的出身,冥冥之中,这一份灵宝缘法却也多了些考究。

  一路向北,飞过茫茫大陆,白旭倒也是看见,在这苍茫大地之上多了些生灵活动的气息,一时,心中不由得少了些寂寞。

  “盘古开天,距今已是数万年之久,万物生灵却是真个该欣欣向荣!”白旭站立在云端,看着下方一片的繁荣之景,心中不无感慨地说道。

  “只是可惜年华恒流逝,岁月易蹉跎,万千年后,不知这洪荒大陆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万物生灵是否还能若这般无忧无虑,无畏无争!”白旭只是摇了摇头,抛开了诸多想法,便继续开始赶路。

  这北俱芦洲极大,土地宽广,可谓无穷无量。纵是白旭这一身逆天的修为,也足足飞了一个时辰方才触着边际。

  只见过了这北俱芦洲,乃是茫茫一片的汪洋大海,正是北海。一眼望去,这北海无边无际,与天相连,似乎是延伸到了天地的尽头,单论范围,比之这北俱芦洲还要大上许多,在那海水之中更是充斥了许多神秘,纵使是证了虚空的混元教主也不能尽知。

  “好一个北海!比那东海还要壮阔许多,他日等诸事完毕,我定要在此立一岛屿,也好扬我道法!”白旭心中默默想道,脸上不由露出了一副向往逍遥的神彩。

  “多日掐算,那灵宝出世之地必然距此不远,只可惜天机未明,尚不知其具体位置,只有耐心等待些时日了。”白旭又行了许久,看着下方的滔滔海水,自言自语地说道。

  正自沉思之时,忽见一道人脚踏一朵祥云,自南边作歌而来。歌曰:

  鸿蒙初判道已成,

  身存深山茂林中。

  不理天地玄黄道,

  只与混沌同庚龄。

  “好大口气!”白旭眉头微皱,心中想道。要知此处位于北海之北,地处偏僻,长年累月也难得会见到一个人影。此时此刻,能来此地的,除了是为了寻找那能够产生“虚空生太极”的异宝之外,白旭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只不过,这未出世的法宝当与白旭有缘,白旭是势在必得。是以,没由来的,未见那道人的面目,白旭心中便先多了副恶感。

  不多时,那道人好像是看见了白旭,忙按落云头飞了过来。

  “道友,贫道稽首了!”那道人远远的便已出声,堪堪上前朝白旭打了一个稽首。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白旭心中虽有恶感,却是架不住这道人的善意。只见他忙将身子朝右侧了半步以示友善,施施然还了一礼。及至抬头之时,方才窥见这道人的全貌。

  这一看不当紧,白旭只觉心中猛然一惊,暗道:“好一个道人!”

  你看他怎生打扮:

  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瓴叠鬓边。两手空空无兵器,只将玉拂手中拈。

  整个人浑浑然然,无一丝不当之处,好似是那隐于世凡的仙家大圣,风度之盛,仿佛早已与道融为了一体,只能令人仰望。一时,白旭心中的恶感不由消了许多,再也不敢有半点轻视之意。

  这也无怪于他,别说是白旭,天下间任何一个生灵,无论仙巫妖邪,只要见到这个道人,都肯定会被他的风度所折服。

  “道兄何来?”白旭面带微笑,出言问道,语气之中甚是和善。

  “呵呵……只因贫道于我那观中正自默运元神,忽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知此地将有异宝出世,故此前来。”

  “果然……”白旭心中暗道,不过转念一想,又自多了一丝震惊。

  须知,白旭能够算出此处有异宝,乃是因为他当时刚好道行大进,元神得以依托虚空,于冥冥之中窥见未来天机,这才有了这份机缘,而这道人却只是心血来潮,自己算出来的。道行之高下,明眼人一听便知。

  倘若是论起法力,白旭混沌之体新晋,肉身大成,已经脱去了天地的桎梏。洪荒之大,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以外,白旭自信再无敌手。不过,常言道:“闻道分先后,术业有专攻。”若是论起道行,白旭却是只能算做一般。

8.无忧无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