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宝物

  “我只得运起元神,耗费精气催动自身的天赋神通,妄图于冥冥之中窥见大道的一丝运转。这一次,我倒是得偿所愿,能够一窥究竟。只可惜,那宝贝虽然产于北海,却是应阴阳而生,与我水族之人俱是无缘。”

  “那它与谁有缘?”敖烈问道。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地之大,与此宝有缘者只有两人。一个叫做‘混沌老祖’,一个叫做‘阴阳老祖’。”

  “混沌老祖,阴阳老祖?”敖广眉头微皱,一时也不知道这两人的来历。

  “不错,这混沌老祖又名白旭道人,乃是先天一点北方壬癸水之精所化,生来便与五行相通,更与那阴阳相亲,是以与灵宝有缘。”烛龙沉声说道,这些都是他从大道的运转之中窥见的天机。

  要说“混沌老祖”这个名号,乃是白旭与祖龙打斗之时信口胡诌而来。只不过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是言出法随,不说一言一行,但只是心生一念,大道立时便会生出感应,显化出种种的天机变数。

  “那他的修为如何?”敖广问道,这点才是他最关心的。

  “要说他的修为,此人乃是先天地而生,本就与这洪荒大地不存因果,是以早早便是大罗金仙的修为。而且,此等先天之灵,必有其恐怖之处,一身法力修为,怕是早已经是大罗金仙之中的巅峰,纵然是我也难是其对手!”烛龙感慨一声,自嘲般地说道。

  “嘶……”闻言,周围的三十六条神龙是齐声声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烛龙大人,您这是在开玩笑吧!”敖广怯生生地问道,他可是深知烛龙的厉害。可是此刻烛龙却说自己的法力修为不如混沌老祖,这就好像是一个信仰的破灭,让年轻气盛的敖广如何能够接受的了。

  “呵呵……”烛龙只是笑了笑,连连摆手。

  “尔等可知祖龙因何闭关?”烛龙一脸严肃地问道。

  一时间,下面三十六天神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们确实是不知道祖龙因何闭关。

  “我等不知,莫不成与那混沌老祖有关!”其中一条神龙猜测道。

  “不错,几千年前,祖龙曾与一道人拼斗,从东海之上一直打到不周山脚下,三千年未能分出胜负,以至于后来只得罢手言和,而那道人正是混沌老祖。自从那次拼斗归来之后,祖龙便自放下了手中事物,专心闭关,至今仍未得出!”烛龙唏嘘道。

  “原来如此,不想这世上还能有人与祖龙斗的旗鼓相当!”众神龙也是一阵唏嘘,心中却是充满了震惊。

  “那这阴阳老祖又是什么来历?莫不成也如那混沌老祖一般厉害?”敖广突然问道。

  闻言,烛龙只是干笑两声,良久方才说道:“这阴阳老祖也是一名异人,法力道行俱然已是通玄,大罗金仙之中也属巅峰的存在。只可惜我正欲窥见其出身来历,尔等却是在此吵吵闹闹,扰了我的元神。一时间,本座也是迫不得已退出了那种玄妙的境界,其后,再想一窥究竟却是难上加难了!”

  烛龙感慨道,言语之中充满了惋惜。

  “吾等有罪!”听此,诸神龙纷纷下拜,意若惶恐,诚然不敢多言。

  “罢了,罢了。都起来吧!”烛龙摆了摆手,面目之中也是多了一丝感叹。

  “阴阳老祖此人,神秘非常,大抵是连那虚无飘渺的大道也不愿显露出他的身份,是以才降下这无妄之灾,扰乱我的元神,以使天机不显,让我等俗世之人看不真切。哎……怕是那天道于冥冥之中早有定数,非是我等人力所能违也!”

  烛龙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说道。也不知是在感慨大道的变幻无常,亦或是在感叹自己自天地开辟之初,修行无数元会,道行通玄,一身本领洞彻天地,不过到头来终究是脱不去那大道的意志!

  “天生一念,偌大的洪荒大地便会衍生出无穷的变数与之相应,然我等又非那虚无飘渺的大道,如何能将世间万事了然于心中。出些纰漏,诚然是再所难免,大人也无需心伤。”一旁,一身火红色战甲的敖烈慌忙安慰道。

  “哈哈……”烛龙只是干笑了两声。

  “尔等也无需安慰我了,此等道理我又岂会不知!只不过那阴阳老祖既然敢称阴阳,必定是与那阴阳两种事物拥有莫大的关联,滋与那未出世的灵宝有缘倒也不足为奇!”烛龙缓缓说道。

  “只可惜祖龙闭关至今仍未得出,如若不然,那灵宝或许也会与我龙族沾上一丝缘分吧!”烛龙心中暗暗想道。

  “好了,尔等即已知晓前因后果,还是速速散去吧!”烛龙挥了挥衣袖,似乎也是累极。

  “尔等也须勤修自我,恪守己身,切不可妄自尊大,自作主张,把那不必要的因果揽上自身,徒增烦恼,一切皆须待祖龙出关以后再作定夺。”

  “领法旨……”三十六条神龙纷纷下拜,不多时便依次退出了祖龙殿。

  北海之上,一片苍茫之中,镇元大仙正怔怔地看着这冲天而起,直入三十三重天的宝光异象。

  “阴阳之气,当属二八,一十六日之后,那宝物方才会显现出来,灵威显耀世人。看来道兄与我还是需多坐些时日啊!”镇元大仙只是大笑着说道,神态之中充满着从容与镇定。

  “善。”白旭也是面露微笑,微微点头示意,随即便又不再言语,也自闭目养神去了。

  白旭清楚地知道,一十六日之后,一番恶斗必不可免,此时养精蓄锐倒也极为重要。

  同一时间,洪荒大地,到处已经都是风起云涌。一个个有道之士也都是受到此等异象的吸引,纷纷朝着北海赶来。

  这些赶来修者之中,有太乙真仙,有金仙,也有大罗金仙。当然,更有为数不少的普通仙人,这些人不过是刚刚窥见了仙人的业位,根气尚且不全,不过一个个却也好似飞蛾扑火,妄图于苍茫大潮之中求取一些好处。

  一时间,北海之上风云涌动,大气磅礴,气息牵引之间,瞬息便可万变。放眼看去,远处是黑压压的一片,到处都是人头攒动。这些人或腾云,或御剑,或借助于法宝,甚至于也有不少修士借五行遁术而来。

  不多时,便已然先有一些修士来到了这片海域,后面则更是一群又接着一群的修士不断地在朝这里急速赶来,火急火燎,好似生怕错过了些许宝物一般。

  “哈哈哈……果然是有重宝!”看着那海水倒灌形成的巨大漩涡,以及那逸散在空间中的五形之气,一个御剑率先而来的白衣道人被生生的震撼了。

  “好,好,好!”这道人眼冒精光,已然是不能自持,言语之间是早已乱了方寸,仿佛是看到了天大的诱惑,哪里还能自知。

  “此宝理应归我啊!哈哈哈……”说着,这白衣道人的速度不减反增,如同划过天际的流星,一往无前,瞬间朝那漩涡的深处冲去。

  “道友不可……”白旭见状,慌忙出声阻止。

  可惜,那白衣道人一心只为法宝,神智都有些乱了,哪里还会把别人的言语听的进去。此刻,只怕他心中早已把白旭当作了要抢夺他先机的人,哪里会肯停下来。

  “啊……”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只见那白衣道人只不过是刚刚触及到那漩涡的上空,瞬间便被一阵飘绕而过的阴阳之气侵袭入了体内,只顷刻间便化成了一阵齑粉,随风而逝,融入了天地阴阳之中,再也寻不到半点的踪迹。

  “嘶……”周围众多急速赶来的修士见此,是慌忙止住了脚步。彼此之间,都是齐齐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光芒。大家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停在了半空之中,一步也不敢上前移动。

  “哎,可惜了。”白旭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亲眼看见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死的不明不白,白旭心中不免是有些惋惜。

  “人各由命,早由天定,非是我等人力所能阻止,道兄也无需叹息。”镇元大仙只是沉声说道。仿佛是早已经习以为常,把那生死都看透了。

  “人各有命,早由天定?哈哈哈……天道诚然是不可违逆也,不可违逆也!”白旭仿佛是突然生出了什么感触,只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施施然地说道,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两位道兄,贫道有礼了!”正在这时,忽然只见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年轻道人踏云腾空而来,施施然行了一礼。这年轻道人面容俊朗,身材端正,行走之间更是风云相拥,灵气相随,一时间可谓潇洒无极,端的羡煞旁人。

  却说是这年轻道人眼力极尖,一眼便看见了在此端坐的白旭和镇元子。却也是白旭和镇元子两人太过从容淡定,不由使那年轻道人认定此二人必定是在此守候灵宝已久,是以特来上前一探究竟。

  “道友过谦了。”白旭和镇元子两人面露微笑,并未曾起身,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还了一礼。

  “这两人太过托大。”年轻道人暗暗想道,心中不由微有一丝不快,不过他却是并未表现出来,脸上依旧是一副热心的样子。

  “呵呵……”这年轻道人笑了笑,接着道:“贫道自号苍松子,还未请教两位道兄法号,在哪座仙山修行!”

  闻言,白旭强自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本不想理这苍松道人,要知道这些人莫不是来与他夺那未出世的法宝的。不过白旭天生心性敦厚,却也是不好伸手去打笑脸人,是以只得强作笑意。

  “贫道自号白旭道人,至于这位乃是万寿山五庄观的镇元道兄。”白旭笑了笑说道,言语之中却是有意的抬高了镇元子的形象。

  这并非是白旭溜须拍马,自甘放低身份,诚然乃是一门说话的艺术。

  今日我在人前捧了你,你心中必然高兴,他日定然也会在人前捧我,就这样你捧我来我捧你,大家相互吹捧,面子自然是能够有了,名声也是能够打得响,此一举可以说是得两得,何乐而不为!

  “原来是白旭道兄和镇元道兄,贫道失敬了!”苍松道人又是打了一个稽首说道。瞧这姿态,感情是要把这礼貌做足了,方才好向二人打听那宝贝的事情。

  果不其然,只见他接着问道:“我观二位道兄在此稳坐如磐石,似有旬月未曾挪移,莫不是两位道兄早已在此等待那未出世的宝贝?”

  闻言,白旭和镇元大仙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眼,相互之间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流露出来的一丝讥讽嘲笑之意。

  “倒也不瞒苍松道友,我二人确实是在此守候那宝物已久。”白旭依旧是面露微笑地说道,语气之中颇有些不咸不淡地感觉。

  这苍松道人的面皮也是极厚,似乎是并未听出白旭言语中的不耐,只是依旧喋喋不休,瞧那架势是非要从白旭口中问出些实质性的问题。

  “白旭道兄,那宝物……”

  “苍松道友毋需多言。”白旭伸出右手,阻止了苍松子继续说下去。

  “道友之心意我已知晓,无非是为了多知道些那灵宝的消息。即然如此,道友直接问我便可,何须如此拐弯抹角,顾左右而言他,端的是个不实在之人!”白旭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白旭本就是个实在人,他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这些话中有话之人。明明就是两句话的事,可这些人非要扯上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话中套话,甚至于有时候把一些典故寓言都给用上。

  而说话的人呢,却是摆出一副高深莫测不同于俗的模样,把那些听的人搞的是晕头转向、迷茫不知。

  闻言,苍松道人不由得面皮一红,却也是不好当场发作,只得尴尬地站在那里等待白旭的下文。

  “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稍有些道行的人都能够推算出来,别说告诉道友一人,纵然是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又有何妨!”

  说着,白旭面色之上微微地露出了一丝冷笑,也不待多言,却是猛的站起身来……

  “众位道友且听我一言。”白旭朗声说道。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楚地传递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11.宝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