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地煞阴火

  “你……”那男子脸色大变,双眼紧紧地盯着老魔手中自己那跳动的心脏,眼神之中充满着不可置信,只说了这一个字之后便轰然倒下,体内的生机瞬间便流失殆尽,再也不能转醒多说半句言语。

  至死,他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

  “啊……”灵蛇仙子一声尖叫,赶忙以袖掩面,不敢再多看半分。她虽是精怪得道,可却也不曾见得如此血腥的场面,哪里能受得了,如若不是她还有些道行,怕是此刻早已晕倒过去。

  “嘶……”周围的修士是齐齐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却是被这老魔的手段给彻彻底底的震惊了。

  可是这阴山老魔仿佛是觉得自己的手段还不够凶恶,不能慑服众人。

  只见他徐徐地将那跳动的心脏举起,缓缓的放到了自己的嘴边,接着大口一张便肆无亟待的嚼食了起来,旁若无人一般。

  “呕……呕……”这群仙人多是道德修行之士,怎会见过这样恶心的场景,是以多数都转过身去,伏地呕吐不止。就连那镇元大仙和白旭道人也是眉头皱起,面色难堪。

  “这阴山老魔行事太过凶残,肆无亟待,迟早要遭那劫数化为灰灰。”白旭心中暗暗想道,却也是对这老魔厌恶到了极点。

  “诸位道友!”这时,忽见一麻衣道人站立而出,振臂高呼,一时间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此处。

  “诸位道友,想我等也是修道之人,理当慈悲为怀,上合天心,下怜苍生,行事之时虽不能无欲无求,但也要无愧于心,哪里能容得下这阴山老魔这等行径。”说着,麻衣道人一拍大腿,言语激动,似乎是痛心疾首。

  “不错,这大魔头入魔已深,已然是丧心病狂,无可救药了。我等来此虽是为了灵宝,但距那灵宝出世尚还需些时日,列位道兄何不趁此空挡齐心协力灭杀了这老魔,也免得他残害苍生,遗祸万年啊!”

  “是啊!老魔行事凶残,已伤天和,其中罪孽,罄竹难书,我等道友将老魔灭杀于此也是大功德一件!”

  “灭了这魔头……”

  “杀了他……”

  “……”

  一时间,众人群情激奋,同仇敌忾,已然是将阴山老魔的生死给宣判了。

  阴山老魔双眼微微眯起,眼神之中寒光闪闪,就如同那饿狼一般死死地盯住众人,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打算,不过脸上的神情却是开始变的严肃起来。

  老魔的本意是通过自己那穷凶极恶、惨绝人寰的手段,来彰显出自己的凶威,从而引起众人心中的恐惧,建立一个灭世大魔头的形象,使得众人因害怕而不敢对自己出手。

  哪知事与愿违,阴山老魔虽是引起了众人的恐惧之心,但同时却也犯了众怒,坚定了一众修士共同抵御,灭杀自己的决心。

  “阴山老魔,今日这北海之上便是你的葬身之所,受死吧!”

  说着,只见那麻衣修士率先出手,一只金色小剑从他的衣袖之中迸射而出,在空中盘旋了半圈,其后猛然一涨,变成了一柄且近五尺的大剑,瞬间便化作一道金光朝阴山老魔极速斩去。

  一众修士见此也是及时回应,纷纷祭出了自己的得意法宝。或刀,或锤,或剑,或杵,或扇,或斧……

  足足有那数千件之多,焕发出万道霞光,滨彩纷呈,纷纷朝阴山老魔奔袭而去,极具威势,欲以一击功成。

  一时间,北海之上升腾起无数的灵光,那数千件的法宝就如同群星陨落一般,携带着无上的威势,照的天地一片通明。简直是使人无法想象出来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在这威势之下存留。

  “这老魔完了。”众人心中同时想到。

  “阴山老魔,你作恶多端,活该有这样的报应。”灵蛇仙子银牙微紧,怒狠狠地想道,不过在她的眼神之中却是洋溢着痛快的神情。

  就在刚才,灵蛇仙子也曾有出手,虽然是并未祭出自己的伴生法宝“三阴戮神刀”,但是却也是一连打出了十八颗毒钉。

  这毒钉每一枚都淬有剧毒,蚀人元神,不在话下。却也是仙子心中犯狠,欲要那阴山老魔在死前受上一番折磨。

  可是她怎会知道,在这数千件灵宝的威势下,尸骨都要无存,哪里还会有元神留下。

  不过这一刻,就在众人以为老魔必死无疑之时,那阴山老魔却只是神态自若,云淡风轻,脸上未有一丝一毫的慌张,仿佛根本就没有把那数千件的灵宝放在眼中。

  “嗯!”白旭轻嗯一声,眉头皱起。他虽然自恃身份未曾出手,但也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阴山老魔的一举一动。

  “这阴山小魔还有手段不成?”白旭心中自言自语地说道。

  “咦,那是……”

  白旭忽然眼睛一亮,就看见阴山老魔正自嘴角含笑,自顾抚摸着左手手中那白骨手杖顶端的骷髅头。

  “你们有法宝,难不成老祖我手中就没有法宝!”阴山老魔猛然将头抬起,“啧啧”一笑,眼神之中充满着诡异。

  “好宝贝,是时候该你出场了。”

  说着,只见阴山老魔猛然将手一震,只听“嘭”的一声轻响,自那骷髅头空洞的双眼之中猛然燃起了两朵黑色的火焰,极其诡异。

  “地煞阴火!”白旭眉头猛然一皱,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地煞阴火”又称“阴火”,是天地之间最为神奇的火之一,名声仅次于“太阳真火”,与“三昧真火”齐名。只不过,它们是一个属阴一个属阳,属性不同罢了。

  然而,这“地煞阴火”比之“三昧真火”甚至是“太阳真火”都更为难得。

  “三昧真火”,只要是法力足了,道行够了,抑或是天生火灵之身,或多或少都是能够使用出来,虽然那威力大小各有不同,但也毕竟是那“三昧真火”的分支,可以说是十分常见。

  其实,“三昧真火”发展到后世便渐渐的衍变成了一类火的统称。

  但凡是那修士,只要修炼有成,体内产生了可以外放的真火,那都可以称作“三昧真火”。但是要说到正宗,天上地下,唯有那太清天兜率宫至尊无敌混元教主太上老君一家。

  也只有太上道祖八卦炉里的“三昧真火”才可称之为正宗,其他一切皆为伪“三昧真火”。

  至于“太阳真火”,那就更加常见了。偌大一颗太阳星,上面熊熊燃烧永久不熄的火就是“太阳真火”。只不过自太古至今,天地开辟以来,除了那太阳星中诞生的金乌一族,白旭还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掌控“太阳真火”。

  而那“地煞阴火”,之所以称为神奇,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罕见,更在于它的不可掌握,哪怕是仅仅提取一丝,也不是寻常的大罗金仙所能够拥有的手段。

  要说这“地煞阴火”来源,那便是更加神奇了。

  需知生灵修行,本质乃是吞吐天地之灵气,汲取日月之精华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十分漫长,但却又是不可间断的,需那修行之士每日都是如此,捉离虎,坎阴阳,固本培元,凝练金丹。

  久而久之,伴随着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的吸入,修行之士的体内便会不可避免的摄入一些天地中的杂质抑或是负面能量,这些能量极为弱小,沉积下来,不被察觉。

  但量变的结果必定是会引起质变的,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积累过程。

  当那修炼之士修为有成,法力道行俱都上升到一个顶点,也就是修成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金仙之境的时候,这些负面能量也便是累积到了一个极限,随时都可能爆发从而引起一个质的变化。

  这个变化的过程,便是一个修士从金仙蜕变为大罗金仙所要必须经历的“三灾”劫数。

  所谓“三灾”,指的乃是水、火、风三种大劫,都是由修士摄入体内的那种负面能量质变而成。

  其中,这火指的便是这“地煞阴火”。

  地煞阴火,来无影,去无形。初时只是自人脚底的涌泉穴烧起,但那瞬间便可延及五脏六腑,遍布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

  像这种劫数,都是起自人的体内,由内向外而生,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依靠自身的法力强行度过。

  如若是法力不够,不能延而不断、绵而不息,立刻便会被这“地煞阴火”烧成灰烬,尸骨无存,永生永世不得超升,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

  是以,“三灾”之劫,说白了就是锻炼抑或说是考验一个修士的法力,看他是否具有了成为大罗金仙的资格,是否拥有那脱去与天地之因果的潜力。

  也只有如此重要的大劫数才会产生如此厉害的“地煞阴火”。

  试想,此火乃是源自于金仙大劫,燃烧的却是法力,连金仙都能烧,又有何物不能烧呢?

  纵然是那躲过了三灾五难,脱去了与天地之因果的大罗金仙也不过是金仙一般的法力,如何会去招惹那“地煞阴火”!如何敢去招惹那“地煞阴火”!

  况且此火生于无形,来去无踪,纵然是有心收取,却也是无力于行。

  恐怕就算是天时、地利、人和齐聚,要想收取此火也是难上加难!

  此刻,在一个气焰滔天、凶势滔滔的、纵横一方的魔头手中居然出现了这地煞阴火,你教白旭如何能不惊讶!

  “地煞阴火!”镇元子也是一惊,却是感觉到了这火的存在。

  “这阴山老魔竟然能够掌控地煞阴火,却也不是凡胎!”镇元大仙惊讶地说道。

  “呵呵……”白旭哂然一笑,道:

  “没想到这阴山老魔区区一个魔障,竟然也能得到镇元道兄的赞叹,纵然是下一刻便身死道消,却也是不枉此生了!”

  “哈哈……白旭道兄说笑了!”镇元大仙笑了笑说道。

  “想这地煞阴火乃是生于万丈地底之下的熔岩之内,由一丝阴煞火毒之气缠绕而成,后也现于金仙大劫之中,专门燃烧法力,防无可防,避无可避。阴煞老魔有此两团火焰,倒也不是凡人了。”

  “这地煞阴火还有这般的来历!”

  白旭先是一怔,继而不由得不感叹起镇元大仙学识的渊博,连那地煞阴火是怎样生成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端是不可思议。

  不过,镇元大仙的这一番话却是更加突出地强调了地煞阴火的难以获取性。

  需知,那万丈地底远不同于万丈海底。

  在那海洋之中,万般种种尽皆是水,纵然是那万丈海底之下,也只会是海水萦绕,绵延于存。虽有海沟峡谷,却也只似置水于瓶,徒具其形。究其本质,惟水永存。

  而反观那地底,构况却是极为复杂。其上先有土层,继而有水层,其后是矿层、岩层等等数般层次,杂乱至极,不可揣测,及至那最后方为地心熔岩。

  是以,入海底万丈易,入地底万丈难。

  所以说,想要获取那地煞阴火,只怕是比夺取这北海之中未出世的灵宝还要难。

  这一边,白旭和镇元大仙还只是在肆意交谈。那一边,阴山老魔却已经是正在面临着一生中最为危险的时刻。

  眼看那数千件流星一般的灵宝就要冲撞到自己的身上,落得个尸骨无存下场,阴山老魔却是并未慌张。

  只见他一脸的从容淡定,嘴角含笑,似乎是要施展什么奸诈的计策。

  果不其然,只见那阴山老魔脸上的表情猛然一变,狰狞无比,却是将左手中抓着的白骨骷髅杖高高举起,似是欲以此杖抵挡那群星陨落般的数千件灵宝。

  “咦!这阴山老魔莫非是疯了?”白旭心中想道。

  “那骷髅头中虽然是拥有两团地煞阴火,奈何此火专门燃烧法力,对于法宝灵器俱是无用啊!阴山老魔依此杖抵挡那漫天的灵宝,这不是寻死吗!”

  不过下一刻,白旭却是改变了这种想法。

  只见阴山老魔头上穿插发髻的那根木簪猛然炸裂,似乎是承受不了那数千件灵宝所带来的威势与压力,把那一头乱发都披散而下。

  阴山老魔此时的形象甚是狼狈,披头散发,像极了后世那路边乞讨而生的乞丐。

  不过他却丝毫未有在意,只是摇头晃脑,左手之中那高高举起的白骨骷髅杖也是似有摇动。空出的右手则是捏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法诀,立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13.地煞阴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