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被困阵中

  阴山老魔收摄了地煞阴火,面目狰狞,两眼高傲的看着众人,只是不停的“啧啧”直笑,显得极为蔑视,令人心中发寒。

  这却并非是阴山老魔心中发了慈悲,开恩放了众人。实乃是形势所逼,迫不得已。像阴山老魔这样的大魔头,入魔已深,手段残忍,心肠狠辣,过犹不及。杀人灭道犹如砍瓜切菜,行事根本无所顾忌,哪里会生出慈悲。

  只不过,运转这地煞阴火灭人性命却是极为耗费法力,非是那大能者不能支撑。阴山老魔虽然是威势逞尽,凶焰滔天,但终究是借助于法宝之利,本身倒是并没有多大道行。

  却是未修成那五气朝元、三花聚顶的金仙无敌之境。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将元神凝练如真人一般大小的太乙真仙。

  所谓道家修行,境界分明,从低到高依次是“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返虚”、“练虚合道”。及至这“练虚合道”之境,便可称之为仙。不过这合道之境却也有三六九等之分、高低上下之别。

  像那些刚刚度过九大天劫,采五精之气,将元神凝练如赤子一般的修士,只能称之为仙人。

  所谓赤子,指的便是那刚刚出生的孩童,纯洁无垢,不沾尘凡。

  凝练元神如赤子,指的便是将自身元神凝练的如刚刚出生的孩童一般。虽然也可飞天遁地,出入虚无,但终究是力有不逮,一旦是那肉身被毁,元神便也如婴儿似的那般脆弱。虽不说是立时而甍,但却也是不能长久存活,终究会化成元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是以,“仙人,仙人”,虽然可以称仙,但终究是脱不去人的束缚,一旦肉身被毁,纵有万千手段,也只作那虚无。

  仙人之上,便是真仙,所谓真仙,便是将赤子一般的元神进一步凝练,直至如那真人一般大小,面貌身材俱是不差,元神便是肉身,肉身便是元神。此境界却也是一个修士真正脱凡的境界,玄之又玄,不可揣度。

  修炼到这个境界的人,便是那真正的仙,纵然是肉身被毁了去,元神依旧能够遁出,代替肉身,逍遥自在,遍及寰宇,称王做祖,震慑一方。

  只不过,修道之人多是学的太乙玄门之法,所以这真仙之境却也是有太乙真仙的称呼。

  真仙再往上,那便是修成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金仙无敌之境。

  之所以说是无敌,原因无他,主要是修士修炼到这个境界,已然是达到了巅峰,法力进无可进,只能转而精修道行,成就大罗金仙,用以道行上的感悟来突破天地的桎梏,成就无灾无劫之身,脱了与天地之间的因果。

  如此方能有机会窥见自己的道,真正的达到超脱,证那不死不灭的混元虚空教主。

  只可惜,金仙难成,证那大罗金仙的业位更是难上加难。这不仅是需要生来天资聪慧,后天勤奋努力,奇遇连连,更是需要去度那三灾五难之劫。其中艰险,外人难知。可以说只要稍不留神,立时便是粉身碎骨,神念不存。

  纵然是真正成了,侥幸度过了三灾五难之劫,往往也会是元气大伤,神魂受损,把那千百年的时间用上都不能够恢复。单论法力而言,是远远比不上在金仙时的巅峰状态。

  是以,这金仙也便多了这一个无敌的称呼,称作“无敌金仙之境”。

  而纵观那阴山老魔,虽然是魔焰滔天,凶威逞尽,但终究是不能够聚敛胸中五气,凝结出顶上三花,凭的也不过是手中的一把“白骨骷髅杖”而已。

  但饶是如此,便已经是不能小觑。白骨骷髅杖是能够喷射出地煞阴火的,这可是连金仙无敌之境的强者都极为惧怕的火焰。单此一点,阴山老魔就已经具备了与金仙强者分庭抗礼的本钱。

  老魔收摄了地煞阴火,气息似是有些微喘,实乃是运转法力过量所致。

  刚才众人齐心运转法宝,灭杀老魔,足足有那三四千人之多。这些修士的法宝聚在一起,齐齐破空而至,犹如异彩流光,星雨夜袭,势不可挡。

  阴山老魔刚才虽是大发凶威,灭了足足有上千余人,但充其量也不过是三分之一的数字,远远没有达到“杀敌勿尽”的目标。

  不过老魔来这北海之上的本意也是争夺那未出世的灵宝,如何会为了一时的杀念而误了大事,这才使得那剩下的两三千人能够得以生还,实乃是不幸中的万幸。

  正在阴山老魔“桀桀”直笑,考虑再杀几个人之时。突然,自那北海之北,玄之又玄之处,猛的传来了一阵威严的声响。

  “阴山老魔,休要猖狂,看我五行道人前来会你!”

  接着,只见天边猛然亮起青、白、赤、黑、黄五道光彩,幻烂夺目,瞬息而至,顷刻间便化成了五个道人。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五个道人降下之时,却是分别落在了东西南北中五个不同的方位,移行变换,成金木水火土之势,正合五行。

  仔细看去,只见这五人形态各异,服装也是各异,成青、白、赤、黑、黄之色,那五色光华却是由这五人的服装发射而出。

  众人都是一惊,需知此刻阴山老魔凶焰滔天,气势正盛,自己这些人只要稍不留神,立刻便是粉身碎骨。而这五人却是在此刻强行出头,声色俱厉,迎难而上。一时,不由得使众人心中升腾起了高深莫测的感觉。

  “尔等何人,焉敢大言不惭!”阴山老魔双眼一寒,冷声问道。

  “哈哈哈……”却是中间那个身着黄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放声大笑。

  “你这老魔也休要猖狂,你且听好了,贫道乃是五色山上土行道人是也,此四人乃吾弟金行道人、木行道人、水行道人、火行道人!”土行道人夸夸其谈,行动自若,一一向人介绍,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之感。

  “小小道人,只不过粗懂些天地之道,却也敢妄称五行,藐视老祖,真是贻笑大方,不自量力,老祖我说不得要送你们一程!”阴山老魔怒声说道,却是忍受不下这般无视,真正的发怒了。

  说着,只见老魔怒目狰狞,一把举起了手中的白骨骷髅杖,地煞阴火大盛,跳动不止,似要马上跳出,灭杀那五行道人。

  “哗……”众人一见这火,立刻哗然,面色发黄,浑身上下俱都颤抖不止,寒蝉若襟,但是却又不敢稍稍移动半步,生怕成了阴山老魔的活靶,尸骨无存。

  一时间,北海之上的气氛可谓是紧张到了极点,一触即发。恰好似千斤重物压在了一根头发丝之上,危险至极。

  “众位道友莫慌,我五兄弟既然在此,哪里还会轮得到阴山老魔逞狂!”

  “布阵!”土行道人一声大吼,威严无比,直透苍穹。

  瞬间,只见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突然有五道光华冲天而起,成青、白、赤、黑、黄五彩之色,这五道光华一直冲到半空之中,却又是猛的一折,竟然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五色光球。

  “嘭……”一声巨大的声响,却是这五色光球猛然爆炸,转而在空中幻化成了一层方圆近百丈的五色光幕,瞬间便笼罩了下来,将众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不好!这是哪里,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怎么会凭空出现一片迷雾,人呢?”

  “这是个什么样的阵法,我被困在了哪里,为什么周围的人都消失了!”

  “为什么我走不出去,为什么我走了半天周围还是一成不变,人呢,都到哪里去了?”

  “我这是在那里……”

  “……”

  一时间,只听乱糟糟的一片哀号,慌乱无比,却是众人都被困在了阵中,失了方向,迷了自身,心中震动不已,不知所以何。

  “众位道友莫慌!”土行道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丝丝入微,慑人心肺,仿佛是蕴含着一股特殊的魔力,使人心神安定,众修士立刻便安静了许多。

  “众位道友尚请宽心,此阵乃是我五兄弟所创立之‘五行弑仙灭魔神阵’,只为灭杀那阴山老魔,对众位道友并无威胁,大家还请放心!”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倒是真正的安静了下来。

  “原来如此!”一修士心中想道。

  正想着,忽然,只见周围空间一阵涌动,五色之气颤抖非常,不多时就见那浓密的雾气开始渐渐变薄,显露出了乾坤朗朗,众修士这才缓缓现出了身形,彼此相望,脸色之上无不带着一丝抹不去的惊讶。

  话说众人从迷雾之中现出了身形,脸色之上无不惊讶。原因无他,明明是近在咫尺的道友,刚才在迷雾之中却是丝毫感应不到,神识之中更是一片苍茫,朦朦无物,不知所以。

  “不想这‘五行弑仙灭魔神阵’竟是如此厉害,连那近在咫尺的道友,我都不能感应到丝毫。枉我也是也是修炼千年,成就太乙真仙,不想却是白白浪费这千百年的岁月,把这一身道行都修到了狗身上去了。”一名白衣修士一脸悲切地说道。

  “道友切莫悲伤,需知各人都有各人的缘法,我等今日遭劫,被那阴山老魔屠戮,想必也是昔日造下的恶果所致。不过我等既为金木水火土五位道友所救,想必也是劫运到头,福缘将至啊!”一名身着青衫的修士安慰道。

  “不错,必定是天可怜见,不忍我等陨落在阴山老魔之手,便特地降下了五行道人,相助我等逃脱劫数。”

  “是啊!我观这‘五行弑仙灭魔神阵’神秘无比,厉害非常。阴山老魔被困其中是必定不能够善终的,我等虽不能手刃此魔头,但终究也是能够出口恶气的。”

  “是啊!”

  “不错!”

  “我也这样认为!”

  “……”

  一时间,众人纷纷附和,言语之中无不透露这对于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的好感。

  不过,也并非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这样的乐观。

  “话虽是如此说,但那阴山老魔也并非是池中之物,手段法宝俱都是不缺,尤其是他手中的白骨骷髅杖,邪恶无比,我怕这‘五行弑仙灭魔神阵’虽然能够困得住他一时,但是不能够困得住他一世。要说灭杀于他,恐怕更是难上加难,我等还是需要早做打算的好啊!”

  “诶,道友此言差矣。”

  “道友此言分明是长了阴山老魔的志气,灭了我们自己的威风。想那阴山老魔虽是手段通玄,但这‘五行弑仙灭魔神阵’威力也是不弱。道友若是不信,大可看一看我们的四周。”

  “嗯?”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放眼看去,只见那迷雾虽然已是散去,但四周依然是有五色光华涌动,连绵不断,生生不息,仿佛是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将众人俱都包裹在了其中,上不能透视顶上天空,下不能看见脚下海水,玄之又玄,神妙无比。

  “咦,我的神识竟然不能够寻找到这五色光华的边际,这怎么可能,我已经修成了仙人的业位,神识覆盖之下,百里之内都是一清二楚,怎么会连这五色光华的边际都触及不到,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只见一名身着青衫的修士地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却是他刚才妄图以神念透过四周的五色光华,窥见外面的大千世界。不曾想,这五色光华形成的一层壁障看似是近在咫尺,真正的寻去却是连边都找不到。

  闻言,众人不敢相信,纷纷放出神念。不过,终究也是无功而返,脸色之上无不带着那抹不去的惊讶,却也是连边都没有寻找到。

  “我们怕是还在阵中,这分明是须弥芥子的手段!”

  “不错,想必是五行造化,自成阴阳,空间存阵,阵存空间,往复循环,绵延无限,玄之又玄,已非是我等所能揣度了!”一麻衣修士感慨地说道。

  “哈哈……众位道友过谦了!”

  就在这时,土行道人爽朗的笑声从大阵的深处传递了出来。

  “贫道几人也不过是仰仗法宝之利罢了,能入众位道友的法眼,已是万分的荣幸,哪里会敢奇货而居,傲于人前!”

  话虽是这样的说,但土行道人言语中的傲然之色是任谁都能够听得出来的。当然了,这也是人之常情,有了凌厉通天的法宝,自然是要千方百计的拿出来炫耀一番。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虽是修成了仙道,成就了万年不灭之躯,但终究是不免要落入俗套。

15.被困阵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