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7.利益二字

  “怎么回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五行道人不是在炼化阴山老魔么,怎么这‘五行弑仙灭魔神阵’会突然发生爆炸?”

  一时间,亲眼目睹了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大爆炸,很多修士那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又狠狠地被刺激了一下。他们在颤栗,在惶恐,在颤抖。不错,他们已然是把持不住自身了,早已不能自已,脑海中,也只剩下了那因为不明事故的缘由而产生的猜疑。

  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这些人都是非常幸运的存在!如若不是因为有“五行弑仙灭魔神阵”阻挡的一下,这里早就被“九子连环阴阳虚空神雷”夷为平地了,到那时,这北海之上虽有修士近万,但能够逃得出三两个便已经是大幸之中的大幸了!

  “难不成……那阴山老魔又施展出了绝世法宝,与金木水火土五位道友同归于烬了?”一个白衣修士眉头紧锁,小声地猜测到。

  “嗯!”闻言,好些个修士都是一怔。不过转念一想,便越来越觉得这个想法十分合乎于情理。

  众人虽然是不知道在大阵深处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亲眼的目睹了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被爆炸所吞噬,切实地感受到了这爆炸所产生的威力。

  试想,那猛烈的爆炸连“五行弑仙灭魔神阵”这样坚固的壁障都能够打破,阴山老魔能够从其中存活下来吗?

  相信很多修士心中早已经是否定的答案!以至于很多的人都把一直压在胸口的石头落了地,有些甚至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惬意无比!

  可是,阴山老魔就真的是死了么……

  “金木水火土五位道友乃是大德之仙,功德无量,不想最后却落得个灰飞烟灭、尸骨无存的下场,实在是可惜啊!”

  只见一个修士掩面啜泣的说道,声音几度哽咽,不能自已,虽然看起来十分的真实,确实是在为五位道人伤心,但是却显得有些做作。

  “哎,五位道友确实是功德之人,不惜损益自身来相助我等灭杀阴山老魔,毫不利己,以身作则,捍卫正道,扶持众生,实乃是我等的楷模!”

  “不错,虽然金木水火土五位道友已然以身殉道,但其精神必将是与我等同在!”

  “是啊!五位道友,终究会与天地长存……”

  “……”

  众人聚在一起,是好大一阵唏嘘。其间,缅怀、哀悼之声更是不绝于耳。良久,良久,众人才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金木水火土五位道友虽然去了,但好在阴山老魔已然伏法,我等再无威胁,可专心侯那宝物出世啊!”

  “青木道友所言不错,来了这么久,不想被这阴山老魔一搅和,我都忘了自己是为了北海之上未出世的法宝而来的!”

  “经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是想起来了,我也是来寻宝的!我看大家还是安心等待,待到那灵宝出世之时还要各凭手段啊!呵呵……”

  “道友所言甚是,我等且安心等待,各凭手段,切不可学阴山老魔那般丧心病狂。”

  “道友怎地这般说!我等乃是道德修行之士,阴山老魔却是邪魔外道,怎可与我等相提并论!”

  “哎呀!是贫道疏忽,贫道疏忽了!呵呵……”

  “……”

  一时间,北海之上倒也其乐融融,仿佛早就把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的死给忘了。也是,他们在乎的只会是阴山老魔和那未出世的灵宝,至于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与自己非亲非故,缅怀一下也就可以了,又有几个人会去深究呢!

  “咦,那是什么?”正在说话间,其中一个修士猛然地轻咦了一声,手臂不由自主的便指了出去,却是因为他目光尖锐,发现了一丝异样!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去,只见自那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陨落之处,也只是须弥之间,猛地冲出了五道毫光,直奔众人而来。

  “不好,难不成又生出了什么异变?”众人心中暗暗想道。

  不过,但也只是在瞬间,众人倒是安下了心来。

  这五道毫光虽然看似犀利,但却并没有伤害众人的意思,而只是收摄锋芒,逐渐的将光华内敛。到最后,竟然幻化成了五颗圆润的珠子,呈青、白、赤、黑、黄之色,圆溜溜的,在空中不停的旋转,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五行道人的法宝?”众修士心中先是一阵惊疑,继而大喜!

  这可是五行道人的法宝啊!虽然五人死相凄惨,尸骨无存,可是这却并不能够打破他们在众人心中所树立下来的威信。

  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的厉害,北海之上可以说人人都是有目共睹的,他们遗留下来的法宝,那自然是不凡之物。况且,刚才的那阵大爆炸,人人都心悸无比,自思绝对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够存留下来,可是这五颗珠子却偏偏在爆炸之中不损丝毫,得到保留,这由不得会引起一些人的觊觎之心!

  “哈哈哈……好宝贝!既然已经是无主之物,不若就归于贫道吧!”说话的,正是刚才被称人为“青木道友”的修士,只见他欢颜笑语,快乐非常,一个箭步便冲了过去,就仿佛那五颗珠子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他只是随手取来罢了!

  可是,他快,还有人比他更快。却也只是在说话之间,一道凌厉的白光猛然掠过众人的视线,瞬间便朝着那五颗灵珠飞了过去,不做丝毫的犹豫与停留。仔细看去,却是一个背负着一把大剑的白衣修士。

  “天剑道人,尔敢……”

  见状,青木道人立时大急,怒目圆睁,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被别人夺走了一般,肉痛无比,不由得连脚步都加快了几分。

  “哈哈哈……灵宝无主,能者得之,不一定非得属于你们两个人,我们也有机缘啊!”说着,一个麻衣道人也是冲天而起,飞快的也朝着那五颗珠子冲了过去。

  本来,许多修士还是的心中还是非常顾及的,毕竟金木水火土五位道人尸骨未寒,自己却去争夺他们的灵宝,传将出去名声不好。

  不过,既然是有了青木道人他们三个人的表率,剩下的修士自然也是不甘寂寞,纷纷冲了上去,放下了自己心中的羞愧,迅速地加入到了争抢的行列。甚至于,一些个修士感觉到争抢无望,竟然悄悄地祭出了自己的法宝!瞧着架势,是非要大打一场不可!

  天剑道人行的迅速,以至于能够抢占到先机,一把便抓住了其中的四颗,只留下了一颗黑色的珠子从指尖划过,被后来赶到的青木道人抓到了手中,饶是如此,却也使得他捶胸顿足了好一番功夫,心中十分的遗憾。

  至于其后来到的修士,更是连毛都没有见到一根,脸色十分的不好看,隐隐有发作之势。

  “天剑道人,你的德行不够,不足以掌控这么重要的灵宝,还是速速交出来吧,也免得遗祸自身,横尸此地!”青木道人黑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言语中充斥着威胁的意味。

  “青木道人,你少来唬我,什么德行不德行的,我德行不够,难道你的德行就够?我只知道,法宝有灵,能者得之,今天既然我能够得到这四颗珠子,那就是我的机缘,想让我吐出来,门儿都没有!”

  天剑道人斩钉截铁地说道,好似是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不过另一边,他却是在暗暗地压制真气,投入到了全副的身心之中,努力地炼化着刚刚得到的四颗珠子。

  “天剑道人,你也是明白人,别的话我也不多说。我只问一句,你是要宝还是要命?”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劲旅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看起来非常的孤傲,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透露出着锋利的光芒。

  “黑鹰道人!”天剑道人是猛的一惊,却是认出了这中年男子的身份。

  要说这黑鹰道人,本体乃是一只得道千年的老鹰,神通强横无比,已经是修炼到了真仙的巅峰境界,只差一步便能够聚敛出胸中五气,凝练成顶上三花,成就纵横四方寰宇的金仙无敌之境!

  “既然是黑鹰道长开口了,我自然是不会不知好歹!只不过,我手里的珠子只有四颗,而诸位道友的人数却是成千上万,如何分配,还是有待考究啊!”

  天剑道人一边在嘴上应付着黑鹰道人,另一边却是在却是在小心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想着一有机会便立即逃走。同时,他的心底却是在暗暗叫苦,原因无他,因为他发现无论怎么努力,手中的四颗灵珠就是无法炼化,哪怕是最简单的初步炼化都不能。

  “这个就不必由你担心了,你只要把四颗珠子留下,我自然是可以保你性命……”“无忧”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忽然只听一声爆喝,只见天剑道人竟然猛的拔剑击倒了一个堵在身旁的修士,身体化作一道流光,一溜儿烟便逃出了众人的包围圈。

  “混账东西,你这是找死!”黑鹰道人恼羞成怒,大声吼道!天剑道人此举却是使他大大的丢了面子。

  其实,不光是他,周围的一群修士是早就急红了眼,那四颗灵珠可是在天剑道人的身上啊!四颗啊!

  也不待别人号召,也不待他人吩咐,成千上万的修士竟然是齐刷刷的都祭出了自己的法宝,纷纷朝着正在逃跑的天剑道人身上招呼。

  一时间,异彩流光,冲天而起。漫天的法宝就好像是倾泻的河水一般,铺天盖地,阻挡了近乎所有的能够用于逃生道路,那威势,那气派,比起众人齐心灭杀阴山老魔的时候要强了至少三分不止!

  “嘭……”没有惨叫,也没有嘶嚎,数千件的法宝落下,天剑道人立刻尸骨无存,化成飞灰,是死的不能再死了!空中,只剩下了四颗精光闪闪的珠子,一跳一跳的,揪动着几乎所有人的心。

  “我的,我的……”

  只见一个身着青衫的道人双眼发红,面若癫狂,仿佛是痴傻了一般,拼了命似的朝着四颗灵珠抓去。可是,尚未到达跟前,却已经被一个同样是身着青衫的道人一掌印在了胸口……

  同样的事还在不停的发生着,人人都好像是疯了一般,眼睛中除了那四颗灵珠,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呔,青木道人,你要往哪里去?速速交出手中的水行灵珠,不然让你尸骨无存!”一些人已经是杀红了眼,纷纷将青木道人给围住了……

  一时间,北海之上,血雨腥风!很多的人,没有死在阴山老魔的手中,没有死在“九子连环阴阳虚空神雷”的爆炸之中,结果却终究是死在了自己同伴的手中。可怜!可叹啊!

  突然,一阵长长的叹息从虚空深处传递了出来。

  “唉,你们都停手吧……”

  白旭终究还是看不下去了,声音中似乎充斥着疲累。只见他又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缓缓地站起了身来,从虚空深处慢慢的走了出来。

  “人生在世,终究是只为了利益二字,前时还在一起生死与共的道友,顷刻间便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天意造化,实在是太过弄人!”

  说话间,天上的四颗灵珠仿佛是寻找到了什么,兴奋地跳动了起来,光芒大盛,复又化作四道流光,只瞬间便钻入到了白旭的怀中,就连青木道人身上的那颗水行灵珠也是如此,挡都挡不住,根本无法阻拦。

  却是因为白旭本身乃是先天壬癸水之精所化,天生便与五行相亲,自然而然的便吸引了这五颗灵珠。一时间,五行灵珠终于齐聚,全部都集中到了白旭的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瞬间,几乎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自己这些人拼了性命来争夺的法宝,竟然自主地跑到了一个凭空出现的道人身上,这叫人如何能够接受!

  “哪里来的小子,我们在此拼死拼活抢夺五颗灵珠,你倒好,直接渔翁得利,一颗都不曾与我们留下,你此举将置我们这些人于何处?”

  “不错,岂不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五颗灵珠不是你能够所拥有的,还是快快交出来吧,也免得惹祸上身,到时悔之晚矣!”

  “我拥有不了,难道你们就能够拥有的了?真是可笑,哈哈哈……”

17.利益二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