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硬气

  闻言,白旭却是笑了,仿佛是听到了最为可笑的事情,直笑得浑身上下都在打颤。不过,这笑声中却是充斥着一种疲累,是的,疲累,就好像是阅尽了世间万物,遍识了天地沧桑……

  “你……你笑什么?”一个道人被他笑得有些心虚,连忙出声问道。

  可是,白旭却并没有回答,而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怀中的那五颗灵珠,轻轻地拿在手中,感受着其中的温润。

  “你们以为我想得到这五颗灵珠么?”突然间,白旭开口说话了,声音中好像带着一丝叹息与遗憾。

  “什么意思?”众人齐齐皱眉,感觉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能理解。

  正在这时,忽然只听一阵长长的叹息传出,接着只见一个身着素色道袍,手捏玉拂的中年道士缓缓走了过来,气度十分的不凡,仔细看去,正是镇元大仙。

  “因果起于天地,必然也要归于天地,道兄即已修成大罗,当是通晓天机,明辨祸福,如何把这不必要的因果揽上自身呢!这五颗灵珠虽说是自行认主,但却只怕也在无形之中削弱了道友自身的气运,那未出世的灵宝怕是不能轻易得到了!”

  “镇元道兄。”白旭朝着镇元子点了点头。

  “这些道理我又怎会不懂!怎奈何众生疾苦,不得真谛,为求利益,杀戮不断。我虽不是慈悲无比,但终究还是脱不去一丝怜悯之心,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行杀戮呢?”白旭叹息了一声说道。

  “天道轮回,一饮一啄,皆有其定数,谁又会知道他们今日的恶果是不是由于昔日所造下的罪孽所致!道兄虽然法力通玄,能够救得下千人万人,可是百万人呢,万万人呢?只有跳出寰宇,冷眼旁观宇宙万物,任期兴衰败亡,这才是符合大道发展的趋势,真正的是历万劫不灭的大罗之境!”

  “贫道受教了!”白旭道人施施然地打了一个稽首。

  他们两个在这闲扯淡不要紧,下面的人可是慌了。他们算是听出来了,这两个道人都是大罗金仙,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相比的。

  “不好,那个道人恐怕是大罗金仙,不是我们所能够惹得起的,难不成我们苦苦争夺的宝贝就这样拱手送人不成!”

  “怕什么,双拳难敌四手,大罗金仙也抵不过人多,我们这么多人只要同时出手,大罗金仙也要轰成渣。”只听一个灰衣道人愤愤不平地说道,全然忘记了上一刻他们这些人还在生死相搏。

  “不要再想着打我的主意了,还是顾及一下你们自身吧,仇人都还未曾灭绝,便一门心思地想着夺取五行道人遗留的宝物,亏得你们还是修成了仙道!”

  白旭这一句话,说的众人都是齐齐的红了脸,不过转念一想,不由得纷纷皱起了眉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

  话还未曾说完,忽然只听“喀嚓”一声轻微的响动,只见自不远处的虚空之处猛然裂开了一条漆黑的口子,自那口子中忽的掉落出了一团闪烁无比的金光,仔细看去,正是一座金舟。

  虚空中的口子在迅速地缝合着,那金舟也在慢慢地收朔这自身的光芒。一阵风吹来,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金舟竟然化成了一阵粉末,随风而逝。不过,自那金舟消逝的地方却是出现了一个人影,仔细看去,正是阴山老魔!

  只见这老魔面如金纸,脸色苍白,止不住的不停的咳嗽。却是因为刚才大爆炸之时,阴山老魔借助了一件异宝――九天荡游梭行金舟,这才护住了自身,不致消亡。

  要说这“九天荡游梭行金舟”,实乃是阴山老魔全身上下最大的奇遇,也是他最大的依仗。阴山老魔本意乃是凭借这金舟抵挡今后的诸般劫数,不想这舟却是毁在了与五行道人的斗法之中,着实令他心痛不已。

  “啊――是阴山老魔!”一声尖叫传出。“轰”,众人仿佛是炸了锅一般,一时间,汗如雨下,慌乱无比。

  “哈哈哈……老祖我又回来了!哈哈哈……”看着众人慌乱的样子,阴山老魔一扫心中阴霾,好像变的无比开心!

  “嗯,灵蛇仙子,速速出来做老祖的婢女,每日还可承欢。不然,让你尸骨无存!”说着,阴山老魔一连威胁的挥了挥手中的白骨骷髅杖。却是他目光尖锐,一眼便发现了躲在一旁的灵蛇仙子。

  闻言,灵蛇仙子一惊,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比。只见她银牙紧咬,死死地压着嘴唇,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竟然有泪光闪烁,看起来楚楚动人,十分的惹人怜爱。

  他缓缓的将目光看向了众人,眼神之中充斥着期待,满怀着期望,只是为寻找到一个能够知心的道友为她出头,为她提供保护。

  可是,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他们终究还是慑服于阴山老魔的淫威,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能是装作没有看见。至于那些平日里对灵蛇仙子前呼后拥,充作护花使者的修士,此刻却都是低着头,摆弄着衣襟,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脚下的海水,仿佛那水中有大千世界,有芸芸众生。

  “灵蛇仙子,不要再看了,他们这些人都已经被老祖我的神威所屈服,不会再有人会理你的。你还是乖乖从了老祖吧,也免经得受皮肉之苦!你那细皮嫩肉的小身板儿,老祖我可是舍不得下手啊!哈哈……哈哈……”

  说着,阴山老魔是意气风发,一脸的邪笑,根本就没有了先前颓废的感觉。

  “中”,忽然,只听一声暴喝,却是灵蛇仙子在猛然间变了脸色,一反先前那柔弱无依的小女儿姿态,三道乌光猛然的从手中迸射而出,显得凄厉无比,正是她的本命法宝――三阴戮神刀。

  原来,灵蛇仙子早就料到了,没有人会冒着被阴山老魔灭杀的危险来帮助自己。先前那楚楚可怜的姿态,只不过是用来欺骗阴山老魔放松警惕的。只有这样,自己才会有那么一丝机会发出致命的一击。

  关键时候,凡事都还是需要靠自己解决,别人是永远不能够指望不上的!

  “啊……”阴山老魔一声惨叫,却是被其中的一柄飞刀刺中了手臂,其中所蕴含的毒气便立刻蔓延,只顷刻间,老魔的整条手臂都变了颜色,黑气环绕。

  实在是一个有心偷袭,一个无心防备,不慎中招也是在所难免。阴山老魔也是太过大意,总以为自己的手段能够威慑住所有的人,只剩下了意气风发,哪里还会把灵蛇仙子这个女流之辈放在眼里!

  可是,他却是忘了“狮子搏兔,尚需全力。”这个简单到了极点的道理。大江大浪容易过去,但往往一条极不起眼的小水沟却是能够使人功亏一篑。

  “啊……”阴山老魔面目狰狞,怒目圆睁,在那黑气的衬托之下,犹如一尊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魔神。

  “贱婢,你竟然敢打伤老祖,是谁给你的胆子?是谁给你的胆子!从此以后,天上地下,再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了!”

  “阴山老魔,你不要太嚣张,我虽然法力不如你,但你若再苦苦相逼,我就是拼了死也不让你好受!”灵蛇仙子小脸鼓鼓,不甘示弱地说道。

  “贱婢,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今天老祖定要要将你擒下,当众扒光衣服,让你生生受辱,我看你还能不能硬气!”

  闻言,灵蛇仙子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浑身颤抖不止,她是真的被吓住了。如果真的如阴山老魔所说,被当众扒光衣服,那真是比死还要难受。

  虽然说平常之时,灵蛇仙子的周围总是会簇拥着那么一大帮形形色色的男性修士,但这只不过是灵蛇仙子借以提升实力,维护自身安全的一种措施,也就是说这只是利益上的关系。

  至于灵蛇仙子自身,至今仍是一副纯洁无暇的身体,又哪里会受得了阴山老魔这般轻浮的挑衅。

  “凡事留一线,以后好相见。阴山老魔,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哼,贱婢,胆敢打伤老祖,你今天就死定了。以后都不用相见了,还留什么一线!死吧……”说着,阴山老魔双手一动,立刻便挥动起了手中的白骨骷髅杖。顿时,只见一股浓厚的黑色烟雾猛然激射而出,直直的袭向灵蛇仙子……

  灵蛇仙子见此,是急忙后退,生怕沾上那么一点儿。她可是实实在在地见过这黑烟的厉害,知道这黑烟乃是阴山沼泽、地肺阴煞之中生出的污秽之气,很多修士用命性.交修了千百年的法宝,也不过是仅仅沾上了一丝这样的黑烟,立刻便被抹灭了灵光,变的如同废铁一般。

  这却是阴山老魔起了心思。

  要知道,一个修士修行,未达到那无敌的境界之前,法宝绝对是起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这样说,拥有一件好的法宝,绝对是使人能够抗衡的了比自己强上十倍不止的强者!

  就比方说这阴山老魔,论其法力修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真仙巅峰的强者,是远远不能够抗衡金仙的。

  绝对不要小看一个境界的跨越,那绝对会是天翻地覆的变化,纵然只是一个刚刚跨入金仙之境的强者,也远不是那些真仙巅峰的人所能够比拟的。

  但是如果有了法宝,这个情况就会得到大大的改观。阴山老魔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法宝多,像“白骨骷髅杖”,“九天荡游梭行金舟”,“九子连环阴阳虚空神雷”等等,每一件都是能够成就一方霸主的至宝。

  以至于如果要论起综合实力,阴山老魔绝对是能够抗衡金仙无敌之境的强者。

  阴山老魔此举,就是为了借助这阴山沼泽、地肺阴煞之中生出的污秽之气来沾污灵蛇仙子身上所有的法宝。一旦让他成功,灵蛇仙子立刻便会成为一个待宰的羔羊,再也不能生出半点的反击力量,绝对是任由自己宰割。

  只见灵蛇仙子银牙紧咬,手中紧紧的握着三阴戮神刀,她在等一个机会!只不过,经过刚才那么一刀,阴山老魔此时已经有了防备,哪里还会给她机会。

  况且,这浓稠的黑色烟雾是专门用来污秽法宝的,三阴戮神刀一旦放出,只怕绝对会是有去无回!

  眼看阴山老魔的奸计就要得逞,正在这危险之时,忽然,一道流光闪出,顷刻间便落在了灵蛇仙子的手中,定睛一看,竟然是一面似圆非圆,似方非方,形状十分不规则的古朴“石镜”。正是白旭得自不周山脚下能够吞吐太阳真火的“太阳镜”!

  灵蛇仙子正自慌乱,手脚无措,以至于双手中突然捧了一面石镜也不自知,只不过是下意识的凭着感觉而举起双手去抵挡。

  “嘭……”,一声轻微的裂爆声传来。只见当那黑色粘稠的烟雾马上就要触及到灵蛇仙子之时,自那古朴的镜面之上猛然爆出了一团炽热的火焰。

  这团火焰看似非常的微弱,极不起眼,一闪一闪的,仿佛随时都能灭掉。可就是这样一团微弱的火焰,却烧的周围的空间是一阵悸动,模糊不清。

  “太阳真火!”阴山老魔失声大叫,却也算是一个识货之人,一眼便认出了这火焰。

  要知道,阴山老魔手中的白骨骷髅杖可以说是魔道至宝,其中放射出来的这种粘稠黑烟更是至阴至毒至寒之物,专门污秽法宝,可以说是少有克星。不过,这太阳真火却是正好能够克之。

  普天之下,如果说真能够有什么东西可以代表“至阳”、“至刚”、“至烈”这三个词,那绝对是非太阳真火莫属!

  阴山老魔大惊,连忙掐捏手诀,口中念念有词,妄图把那粘稠的黑烟收摄回来。只可惜,人生之事终究是不可能事事顺心……

  “嘶……”只听一声奇怪的声响传来,就好像是把烧红了的烙铁突然之间放在了冷水之中一般,那粘稠的黑色烟雾立刻便被这团太阳真火灼烧的云飞破散,丝毫不存。

  “啊……”阴山老魔一声惨叫,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却是法宝被破,心神受损,一时间,可谓伤上加伤,脸色复又苍白了许多。

  “是谁,是谁在这里搞鬼,给老祖滚出来!”阴山老魔披头散发,面目狰狞,魔焰滔天,声嘶力竭般地吼道。

  “嗯,怎么回事?”灵蛇仙子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就在刚才,她已经是放弃了所有的希望,只不过是闭着眼睛在等死。可是等了这么久,并没有等来传说中的死亡,等来的,只是阴山老魔那疯狗般的咆哮。

18.硬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