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法不可轻传

  也是,白旭乃是先天壬癸水之精,生就不怕火焰,纵然是在太阳星上都能够行走自如,更何况是这区区两团细小的地煞阴火,那还不是触之即灭么!

  “灭了……灭了……地煞阴火灭了!地煞阴火灭了!”一个修士突然癫狂了起来,手舞足蹈,肆意大笑。

  这笑声仿佛充满了感染,顷刻间,北海之上所有的修士都疯狂的笑了起来,一个比一个夸张,一个比一个癫狂,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仿佛这已经不是在笑,而是在疯狂地倾泻.出自己内心中压抑已久的屈辱……

  “阴山老魔完了!”几乎是所有人的心中都蹦出了这样一个想法。是的,阴山老魔这次碰到了白旭道人,算是真正的踢到了铁板,如果说还能够保住性命,那绝对是万幸中的万幸。

  另一旁,阴山老魔早就呆住了,他根本就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好像一切都处在梦幻之中,虚虚实实,无法辨别。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置信,不可相信,不能理解!

  想那阴山老魔自出道以来,作孽多端,强横无比,霸绝一方,荼毒四域,一言不合便是刀革相向,刨心挖腹。杀人灭道那真如砍瓜切菜一般,根本就毫无道理可言。他不但祸害了许许多多的洪荒女修士,更是灭绝了数以万计的无辜生灵,手段之残忍,简直是罄竹难书。

  不过,阴山老魔虽然是造下了这么多惨绝人寰的杀孽,可是他却依旧活得好好的,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安全,愿因无它,就是因为他法宝众多,而且件件都是强横无比。

  尤其是白骨骷髅杖,阴毒无比,杀人灭道,尸骨不留,从来都是他用来逞威的至宝,以至于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来找他的麻烦或者来复仇。

  可是今天,这一刻,白骨骷髅杖最为强大的两项功能,污秽之气和地煞阴火,竟然全部被毁了!

  这是他自出道以来,从来就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以至于他连惨叫和吐血都忘记了,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愣一愣的,仿佛忘记着一切。

  阴山老魔就好比一只威势凶猛的老虎,而白骨骷髅杖中的污秽之气和地煞阴火就是他的爪牙。一只老虎,如果连爪牙都没有了,那它也只能算作是一只大点儿的猫。

  “嘭”一声爆炸,众人这才回过神儿来。仔细看去,却是阴山老魔手中的白骨骷髅杖发生了异状。

  只见在那白骨骷髅杖顶端,原先还狰狞无比的骷髅头,此刻却炸裂开来,片片破碎,只剩下手中一个把儿。

  阴山老魔毫无意识,好像还处在呆滞之中。他看了看手中的剩下的一根把儿,又看了看面带微笑,气度从容的白旭道人。忽然,他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一声尖叫,喷出了一口鲜血。

  “你,你,你……我,我,我……不,不,不可能,不可能……啊……”阴山老魔浑身颤抖,口齿哆嗦,牙关打寒,言语不清。两根手指直直的指着白旭道人,晃动不止,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

  “不要指了。”白旭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阴山老魔,你今劫数已到,大限将至!贫道念在你也算是一代枭雄,给你一个体面,你……自尽吧!”

  “自尽吧……自尽吧……自尽吧……”这个声音,仿佛就是一个招魂的使者,不断地荡漾在阴山老魔的脑海中。

  一时间,不知怎的,前尘往事猛的就涌上了心头。以前是那么的自在,那么的逍遥,那么的无拘无束,那么的惬意自得!可是,以后就不会有了,永远都不会有了。

  阴山老魔双眼微红,血丝密布,没由来的,就落下了两滴清凉的眼泪。

  原来,凶恶之人到了穷途末路之时也是会幡然悔悟的。

  “道友,哦不,道兄,先生,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饶我一命,你饶我一命啊!贫道对天发誓,我这就改过自新,再不行恶。我……我从今天开始隐居深山老林,有生之年再不踏入世间半步,还请道兄饶我一命啊!”阴山老魔情绪十分的激动,开口求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阴山老魔,你作恶多端,理应受到天谴。纵然贫道有心放你,可是那些被你杀戮过的人能够放过你么?你还是速速上路吧,也免得误了时辰。”

  “不,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阴山老魔精神恍惚,边说边退。

  “我乃天之骄子,我还有大业未曾完成,我还要修成大罗金仙,掌握宇宙奥妙,称王做祖,霸绝四方。天上地下,所有生灵都要朝服于我!哈哈……我怎么会死,我不能死的!死的是你……”

  说着,阴山老魔的双眼猛的变成了红色,面目狰狞无比,披头散发,却也不知又从哪里弄来了一把刀,飞也似的朝白旭冲了过去,场面显的十分的凄惨。

  阴山老魔确乎是疯了,彻彻底底的疯了,再也没有半点的神智。

  “可怜之人终归是有可恨之处!”白旭一声叹息,摇了摇头,只将大手轻轻一挥,顿时,一团巨大的云光升腾而起,瞬间便幻化成了一只擎天巨掌,一掌便印在了阴山老魔的身上。

  霎时,只见老魔手中的宝刀寸寸断裂,衣衫破败,连惨叫都未曾发出一声,就被这个手掌打的无影无踪,瞬间便化作了一颗流星,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

  众人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们知道,在这一掌之下,阴山老魔已经是没有了丝毫生存的可能!

  “多谢道兄为我等出头,感激不尽!”其中,一个修士走了过来,极为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随着他这番动作,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走了过来朝白旭表示谢意。

  “道兄大德,我等无以为报,他日道兄若有用得着的地方,我等定不推辞!”

  “不错,道兄之恩德,已然宏如大海。我等虽然法力低微,却好在胜于人多,将来道兄或可有用到之处,我等必是随叫随到。”

  “感谢道友为我等报仇……”

  “谢谢道友……”

  “……”

  一时间,北海之上乱糟糟的,尽是些道谢的言语。

  白旭却也不好一一应答,只得将身一正,朗声说道:“众位道友客气了,也是那阴山老魔作恶多端,合该有此一劫,上天也不过是假借贫道之手送了他一程罢了,众位毋需言谢。”

  “白旭道兄实乃大德之仙!道兄来此恐怕也是为了那未出世的灵宝,我等些许微末道行自然是不能相争。贫道等这就回山,修身养性,勤练道德,他日若有功成之时,再来报答道兄恩德!”说着,这道人竟也不再想那未出世的灵宝,将身一转,头也不回的走了。

  经他这么一带动,北海之上人群立即骚动,言语纷乱。有近一半的修士纷纷走出了人群,向白旭道别。也学先前那道人一般,架了祥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再不去管什么灵宝。

  不过,却是依旧有一半多的修士留了下来。在他们心中,恩德与法宝,那自然是法宝重要。有了法宝,生命便有了保障,法宝越好,这保障便越高。尤其是见识了阴山老魔的厉害之后,他们心中便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况且,阴山老魔已经灭亡,白旭道人又是如此的和善,自己的性命已经无虞,如何不能留下来碰一碰运气呢!

  常言道:“天生大.法力之人必有大.法力之人克之。”白旭道人虽然是修成了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大罗金仙,脱了于天地之间的因果。可是谁又能料到这里没有别的金仙或者大罗金仙能够与白旭斗的旗鼓相当!

  此时此刻,说不定就有一些无敌强者躲在暗处窥探,只待灵宝出世便出手抢夺。到时场面混乱,自己这些人虽然法力低微,道行微末,但或可坐收渔翁之利也不得而知。

  很多人都是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才留了下来。

  白旭看了看这些留下来的修士,终究是将头一转,不再理会。

  另一边,灵蛇仙子不知在何时已经走到了白旭的跟前,只见她目光坚定,脸色毅然,仿佛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双腿一弯,“扑通”一声便跪在了白旭跟前,动作之快,连白旭都不曾来得及拦住。

  “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说话。”白旭动作有些慌乱,慌忙双手去扶,他最见不得的就是这般。

  “先生,小女子有一不情之请,还请先生应允。”灵蛇仙子并未起身,依旧是脸色坚毅地说道。

  “何事不能起身再说,非要如此这般,岂不折我寿命!”白旭半开玩笑地说道。

  “先生,小女子恳请先生收我为徒!”说完这句话,灵蛇仙子仿佛是卸下了一个重担,全身都放松了许多。一时,不由得偷偷将眼光瞥向了白旭,看他是如何的反应。

  闻言,白旭不由得眉头一皱,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

  “你先起来吧!”白旭眉头微皱,面无表情地说道。

  “先生答应了!”灵蛇仙子欢呼雀跃,言语兴奋,立刻便站起了身来。

  “你我并无师徒之缘分,恕贫道不能收你为徒。”灵蛇仙子正自欢喜,可是却也恰在此时,一盆冷水却是无情的泼了下来,直使她从头凉到脚。

  灵蛇仙子脸色苍白,杏目微红,只似要掉下眼泪。

  “为什么?”灵蛇仙子浑身颤抖着问道,十分的可怜楚楚,惹人怜爱。

  “你的心不诚,非是承我道法之人。你妄图拜师于我,无非是为了找一座大靠山,以使安危无忧,而并非是执着贫道的道法。贫道所言,是也不是?”白旭仿佛是看透了灵蛇仙子的想法,一脸严肃的问道。

  看着白旭那严肃的眼神,灵蛇仙子的脸色阴晴不定,不过最终还是低下了头。白旭所言,正是她心中所想。

  白旭先后发威,一掌便灭杀了不可一世的阴山老魔,法力高强暂且不说,人更是大方无比,轻易便送出了一件至宝――太阳灭魔元仙镜。这些都深深的吸引着灵蛇仙子,这才使她萌生出了拜师的想法。

  可是,她却是不知,那些道法高强的人之所以开坛讲道,辟山授徒,为的无非就是传承道统,将自己的道法发扬光大,也好世世代代受人朝拜,享受香火,流芳万古,历万万年而不朽,过无量劫而不衰,藉以与天地长存。

  而灵蛇仙子此举却无疑是亵渎了白旭的道,白旭又如何能够传道于她!

  “道有千余,只传有缘。若是无缘,纵然是近在咫尺,也是不能相授。贫道虽救你一命,但也是本着慈悲之心所为。尔虽牵扯与我,但并无那缘法承我之道术。”白旭侃侃而谈,关于这道法之上的问题,他却是不做丝毫的让步。

  “况且,道不可轻传。若那世人都是如你一般,一跪之下便能得传我道,如是贫道之传承岂非贱卖,让那后世之人又如何会崇仰贫道?”

  “先生,小女子唐突了!”灵蛇仙子声音中充满了歉意,及至抬头之时,脸色更是一阵苍白。

  “我自出生之时,灵智未开,行动蛮猛,存身山涧溪水之畔,粗饮血食,细啄甘泉,每日浑浑噩噩,不知天道运转,不知生机轮回,不晓春秋岁月,不闻洪荒万千。如此这般,年月变化,竟也不知几何。”

  灵蛇仙子开口缓缓说道,声音中有一种颤抖,似乎在叙说着一个故事,又好像是阐述自己的生平。

  “忽有一日,或许是天可怜见,竟然使我误食了一棵仙草。如此这般,我才算是真正的见心明性,开了智慧。我虽生而为蛇,却终不甘为猛禽所屠戮,于是我便潜心修行,知大义,晓日月,闻纲常伦理,明大道无常。其后千年,竟也让我度过了九大天劫,结成元窍,更是蜕去了蛇体,化作人身。”

  灵蛇仙子言语激动,双目渐渐充满了神彩,脸色也开始变的红润起来,仿佛这般奋斗的经历是她一生之中最大的骄傲。

20.法不可轻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