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1.大方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未持久,也只不过是片刻,灵蛇仙子好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脸色瞬间变的灰暗。

  “我本以为,既然得成了仙道,定然是能够逍遥自在,遍及寰宇。每日里寻道访友,调坎龙虎,造化阴阳,岁可同天地,寿能比日月,无忧无虑,无争无斗。”灵蛇仙子眼放异彩,似乎是在勾画一个美好的蓝图。

  “可是……”灵蛇仙子话锋一转,继而说道:

  “哪知仙道修行,比之猛禽杀戮更甚。一言不合便能当场杀人,往往为的一件小小的灵宝便能燃起刀兵,人人都争的头破血流,生死不知。夺宝是如此,修行更是如此。”

  “妖道是杀戮,人道是杀戮,魔道是杀戮,仙道也是杀戮,这天下本就是为杀戮而生,那天道也不过是一台杀戮的机器罢了!”

  闻言,白旭似乎也是十分的感慨,不由叹息着说道。

  灵蛇仙子顿了顿,她并不知道白旭口中所说的机器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白旭是有怎样的经历,不过,这却并不影响她叙说自己的故事。

  “可怜我势单力薄,形单影只,法力低微,无耐只得隐于深山老林而不得出,但饶是如此,终究还是不得安全。小女子实在是无耐,为求自保,不得已只能低声下气,以色相引诱众人,周旋于众多修士之间,使之甘当护花使者。”

  好像是回忆起了自己的痛楚,灵蛇仙子双眼一红,竟然是要再次落泪。

  “现在想来,我虽左右逢源,不失身体,但此等行径,与出卖皮肉又有何异!”说着,灵蛇仙子竟然嚎啕大哭起来,仿佛是宣泄出了自己内心的屈辱,再也止不住了。

  白旭本就是性情中人,虽然成就了大罗金仙的业位,但终究是不能做到无欲无为,无求无情。现在看着灵蛇仙子她那可怜楚楚,泪如雨下的样子,自然是心中不忍。

  “天下之人,都是可怜之人,贫道虽非什么慈悲贤者,不能罔顾苍生,但扶顾一个两个,贫道还是能够做到的。”

  “先生的意思是……”闻言,灵蛇仙子赶忙抬起了头,虽然依旧杏目通红,泪珠连连,但是却掩盖不住那一丝的喜悦。

  “你的话……打动我了!”白旭面露微笑,很是慈祥地说道。

  “从今天起,你便归于我门下做一个记名弟子吧!贫道暂时虽不能传你道法,但却能够护你周全。”

  “弟子拜见老师!”灵蛇仙子激动的浑身颤抖,慌忙下跪,三叩九首,连称呼都改了。她本就是精明之人,如何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从今天起,她就再也不用左右逢源了,再也不用看人脸色了,生命再也不会受到别人的威胁!因为她有了一个老师,一个修成大罗金仙的老师,一个可以一招灭杀阴山老魔的老师。

  可是,当这一切突然来临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却只有一片空白,除了激动便再没有其它了。她本以为自己会非常喜悦的,可是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却全部都是失落。

  泪光又再次充盈了她的双眼,拜着拜着便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及至抬头之时,便只剩下了那两道深深的泪痕。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哭了,是刚才未流完的泪水?还是现在喜悦激动的泪水?抑或是其它的什么泪水……

  “或许是我太激动了吧!”灵蛇仙子心中猜测到,她终究还是无法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泪水……

  “你既归入我门下,理应知晓为师名号。”白旭并不知晓灵蛇仙子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只是依旧自顾地说着……

  “为师自号白旭道人,又号混沌祖师,乃是先天一点壬癸水之精所化。是以,我门下之道便多与这水有关。你今拜我为师,当自勤加修行,多行义举,它日机缘到时,也不无机会修习我之道术。”

  “谢过老师!”灵蛇仙子再拜。

  “嗯。”白旭点了点头,面色如常。

  “我观你筋骨奇佳,意志也是颇为坚定,为师便再赐你一个诨名,与为师一般姓氏,唤作‘白灵’如何?”

  这“姓氏”二字乃是人族三皇定订伦常时方才提出,此刻却是尚未出现,灵蛇仙子自然是不得其意。

  不过,常言道:“长者赐,不可辞。”白旭此刻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师父,灵蛇仙子自然是不敢推辞,当场便接受了。

  白旭点了点头,左手一摊,竟然在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宝剑。只见这剑剑身锋利,寒光闪闪,看起来十分的耀眼。

  “此剑乃天地初开之时,为师在极西之地采金精玄铁所炼,剑光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及至用时,只需将此剑悬于空中,手发掌心雷,剑光所至,自然能够诛怪降魔,使之无所遁形。为师留之无用,便赐予你防身吧!”

  白旭侃侃而谈,却是在送拜师礼,这可是绝对不能少的东西,不然就显得自己小气了。

  “老师,先前不是已经赐下了一件法宝,如何还要再赐。”灵蛇仙子很是天真的问道。

  “哈哈……你却不是那贪婪之人,为师倒是不曾看错!”白旭笑了笑,老怀宽慰。

  “不过,先前那面太阳灭魔元仙镜是你未拜师时,我送与你的,算不得数。”说着,白旭也不管灵蛇仙子推辞不推辞,直接就把这柄宝剑送到了她的手里。

  “那便谢过老师了!但不知这宝剑可有什么名号?”灵蛇仙子也就是白灵拜了拜,抬头问道。

  “名号么……不若就叫做‘荡魔玄光剑’吧!”白白旭微一沉思,朗声说道。同时,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镇元大仙。

  “镇元道兄,你觉得这个名字如何!”白旭微笑着问道。

  “呵呵……”镇元大仙也是干笑两声。

  “荡魔,荡尽天下之魔;玄光,剑光之玄,玄之又玄。荡魔玄光剑,那自然是好名字。”镇元大仙一番评论,继而便朝灵蛇仙子招了招手。

  “白灵,你且过来,贫道这里倒也有一件小玩意儿要送给你。”

  说着,只见镇元大仙轻轻换过拂尘,另一只手则是划过拂尘的玉柄,顺势往上一捋,及至收手之时,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却夹着一根白色的稔毛,正是从那拂尘上断下来的。

  接着,镇元大仙将两指间的白色稔毛往空中一抛,手诀连掐,口中念念有词,忽的吹了一口仙气。

  顿时,只见那根白色的稔毛经此一激,忽然化作一道极细的流光,瞬间便缠绕在了白灵右手的大拇指之上,光华一闪便隐没于虚无,仿佛从来就未出现过一般。

  “这是……”白灵眉头皱起,完全不知所以然。

  “痴儿,还不快谢过镇元大仙!”白旭一声轻呵,唤醒了还沉默在疑惑中的白灵,面色竟也十分的欢喜,比之白灵的不知所以然,完全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谢过镇元大仙!”白灵赶忙行礼,可是终究还是不明白那根稔毛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不用了,你师父既然那般大方,我自是不能小气。那稔毛乃是我拂尘之上所出,这拂尘跟在我身侧已有无数的年月,早就沾染了灵气,拥有诸多之妙用,那一根稔毛也是如此。”

  镇元大仙笑着说道,仿佛在夸耀自己的灵宝。

  “适才我已经用元气加持,它虽是缠绕在你的手上,平常并无用处,但是关键时刻却能够唤我分身,帮你抵挡诸般劫数!”

  说着,镇元大仙神色傲然,目光炯炯,仿佛天下间那一切的劫数都不曾被他放在眼中。

  闻言,白灵大喜,不自觉的便摸了摸自己右手的大拇指,眼中直冒小星星。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宝贝啊!比之刀枪棍棒戟那些个身外之物可要强多了。

  有了这根稔毛,就相当于自己凭空多了一条命。以后,纵然是到了必死的境地,凭借这根稔毛,那也绝对是能够来去自如,轻松逃命。

  “也无怪老师是那样的欢喜,镇元大仙原来是这般的大方!”白灵心中暗暗想道,险些高兴的笑出声来。

  “白旭道兄,我看这北海之上战事已毕,再无纷乱,我等还是要安坐调养,静待那灵宝出世才是正途!”镇元大仙微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白旭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便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二人谦虚一番,终究是不再多言,双双坐落云头,闭目养神去了。白灵则是站立在了白旭道人的身后,一动也不动,好像是在安心等待,又好似是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场面冷冷清清的,只剩下了北海之上那些未走的修士还在嘈杂。他们虽然能够看到白旭道人这边又是跪,又是赐灵宝的,但是终究却听不到声音,原因无他,却是白旭不想让他们听到,所以便施了法。

  然而,那些个有心的人还是能够猜出一些端疑的。不过,他们也没有去深究,这本就与他们无关,他们留下来的目的,终究只会是那未出世的灵宝。

  就这样,天风飘摇,浪花迭起,一十六日转瞬即过。

  这一日,天清气朗,阳光普照,海面之上波光粼粼,倒映出来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影,层峦叠嶂,隐有遮天蔽日之势。

  这一天,正好是镇元大仙恰算中灵宝将要出世的一天,所有的人都是蠢蠢欲动,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直转。瞧那架势,直似想立刻就上去把灵宝夺了一般。

  只可惜,灵宝未出,想夺也是没有地方去夺。

  而反观那北海之上,因为海底百万丈之下泉眼喷发而行成漩涡已经是越来越小,越来越细了,就连周围逸散出来的阴阳二气也开始变的稀薄起来。瞧着行势,距离那法宝出现也只不过是片刻的时间了。

  至于那些留下来的修士,多是深感自己的实力不足,于是,你一帮我一伙,竟然拉帮结派起来,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团体。

  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个人的头上竟然都不自觉的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一滴滴的汗水落下,黏在了眼睑之上,使人十分的难受。

  青木道人慌忙用衣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双眼死死地盯着那正在消失的漩涡,连眨都不眨一下,生怕会错过了什么东西。

  “黑鹰道友,你说这到底会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宝。未出世之时便能够弄出‘虚空生太极’的异象,及至这异象消散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些零零星星的虚幻之景,我等还是不能靠近。这要天地生出了怎样的造化,才能孕育出这样的一件神奇的灵宝!”

  闻言,黑鹰道人擦了擦沾在眼睑上的汗水,眼睛依旧盯着那即将消逝的漩涡,却是并未回头。

  “青木道人,至于究竟是何灵宝,我也不得而知。不过既然能够造化出这样大的奇特景观,想必也绝对不会是平凡之物。”

  “不,应该说是至宝,至宝中的至宝,怕是已经与盘古大神的开天斧也相差不多了!”黑鹰道人想了想,慌忙又补了这么一句。

  “什么!竟然能够与盘古大神的开天斧媲美!”青木道人大惊,连脸色都变了。

  “不错,但是这也只是我自己的猜测。不过,这件法宝纵然是不能够与盘古大神的开天斧媲美,但也绝对是相差不远!”黑鹰道人思考了一阵,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样么……”青木道人浑身僵硬,目光呆滞,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黑鹰道友,你是我们这些人中道行最高的,同时法力也是最强,只差一步便能够聚敛胸中五气,凝练顶上三花,达到纵横无敌的金仙之境。若是道友能够得到这件法宝,定然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弟兄啊!”

  一群人很是巴结地说道,他们这些人是一个小团体,都是以黑鹰道人为首领。

  “那是自然!”黑鹰道人一脸傲然的神色,这些话他还是很受用的。

  “我已经达到了真仙境界的顶峰,虽然仍旧不敌金仙,但是所差的也只不过是一个锲机。只要机缘一到,我立刻便能成为金仙之境的无敌强者。到时,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

  黑鹰道人神彩倨傲,一脸的憧憬,仿佛大好的前途已经摆在了眼前,就连周围的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这样的感染,个个信心满怀,好似那未出世的法宝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囊中之物。

21.大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