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3.趟浑水

  “哈哈哈……”黑鹰道人大笑起来,却是在这关键的时刻,竟然让他突破了道家修行极为高明的金仙无敌之境。从今以后,天上地下,再也难逢敌手,宏图霸业,尽可完全施展!

  “咦”,另一旁,白旭见此也是不由得轻咦了一声。

  “没想到这黑鹰道人也是天纵之资,竟然让他在这个极其危险的境地求得了突破,修成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金仙之境,实在是难得!”言语中,白旭毫不掩饰的透露出了自己的赞叹。

  “不过可惜了。”白旭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纵然是他修成了如此的境界,依旧是难逃劫数,脱不去那厄运。免不得要化成齑粉,一身修为尽皆成为画饼。”

  果不其然,好似是在回应白旭这句话一般,那壁障中的阴阳二气猛然大盛,纷纷结合,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幅幅巴掌大小的太极图案。

  这些图案一旦形成,立刻便如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嘭……嘭……嘭……”的印在了黑鹰道人的身上,好似要把他封住一般,根本不能有所施为。

  “啊……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刚刚修成了金仙无敌之境,立刻便能称王做祖,霸绝一方,大好前途只在眼前。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让我遭受到这样的劫数,我不甘,我不甘心啊……”

  黑鹰道人惨叫连连,怒诉天道不公,完全忘记了今天他这番境地,实乃是他自己贪心所致。

  至于其他的修士,对于这惨叫之声只是充耳不闻,仿佛一个个早就看遍了生死,直变的冷漠无情。

  放眼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可怜黑鹰道人,以至于他的惨叫都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

  不过,这看似无情的场面,实际上却是透露出了一种迫不得已。很多修士此刻已然是自顾不暇,更别说兼顾他人了,纵然有意扶持,也只是有心无力。不得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鹰道人惨烈而亡,尸骨不存。

  可怜黑鹰道人一生都在追求金仙无敌的境界,结果到头来,当这个境界真正的来临的时候,他的寿命却也走到了尽头。这就叫做“有命成,没命享”,悲惨至极。

  “壮志雄心,黄粱美梦;王图霸业,毕竟成空。”

  白旭感叹一声,终究不再言语。只见他缓缓将身站起,看了看那黑白闪烁的四十九道壁障,眼中放射出了无穷无尽的精光,直似迫不及待,跃跃欲试。

  “镇元道兄,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劳烦你了。”白旭打了一个稽首,镇定自若地说道。

  “那是自然,白旭道兄大可放心,只去取那宝贝便是。”镇元大仙也是起身,施施然还了一礼,自信满满。

  “如此,贫道便去了。”说罢,白旭将身一纵,当空变幻,立刻便现了万丈高下的混沌之体。

  顿时,一股苍老、古朴、沉重、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直惊得众人摇摇晃晃,哪里还能够站稳跟脚!

  一时间,天地之中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个身高万丈,肌筋虬结的巨人,其它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乎其微。

  众修士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惊的神情呆滞,不能言语。也亏得他们是修成了仙道,如若不然,肯定是会被这巨大的威势骇破胆子。

  “这……这真的是我老师么?老师……老师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神通!”另一旁,白灵早就不能淡定了,只见她双眼失神,口中喃喃,连声音中都充斥着颤抖,惊讶之情可想而知。

  “吼……”白旭化身的巨人仰天便是一声怒吼,声音直透苍穹,震撼诸天,仿佛连日月都失去了光辉,星辰都不再闪烁。

  “噗……”一些修为低下的修士忍耐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倒头便栽入了脚下怒号激荡的海水之中,再也没有出来。这分明是被白旭一吼之下破了道基,生死难料。

  只见白旭握掌成拳,去势凶猛,连手臂都粗了三分不止,仿佛用尽了全力,一拳便轰击到了那四十九道壁障之上。

  “嘭……”巨大的爆裂声传来,直震得人精神恍惚,好像灵魂都要破碎了一样。立刻,好多修士纷纷抱头尖叫了起来,声音惨烈无比,却是一时不防被这爆裂声伤了神魂,神智都不能清醒。

  至于剩下来的修士,虽然并未受到多大的伤害,可个个也是脸色苍白,面若金纸。也只有极少数的修士因为道法高深,抑或是借助法宝强悍,这才能够信步闲庭,不受音波的伤害。

  这一拳,可以说已经是震慑万古,空前绝后了。自然的,它也起到了非同同寻常的作用。

  “咔嚓……咔嚓……”只见那一层层的壁障好似也是承受不了这般伟岸的力量,一阵摇晃,竟然一连破了十三层之多。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他们用尽了法宝,灌注了全部的法力,可是却丝毫不能动摇哪怕是一层的壁障。可是,白旭道人这简简单单的一拳却是一连轰破了十三层。这个结果太过骇人,根本就无法让人接受。

  “这就是大罗金仙的力量么!”所有的人都这样想着。

  不过随即他们便想起了黑鹰道人,那个刚刚成就了金仙业位便被阴阳壁障灭杀的人。

  按理说,黑鹰道人已经修成了金仙无敌之境,量变引起质变,法力陡然提升,应该是可以媲美大罗金仙前期甚至中期的强者的,可为什么那么轻易便被灭绝了?所有的人都想不明白。

  这却是他们不懂。单不说白旭已经是大罗金仙境界中巅峰的存在,也不论他的混沌之体真正圆满之后是多么的厉害。

  就只说黑鹰道人,他虽然是证了金仙的业位,但终究只是初成,力量尚不熟悉,况且他运气太差,来这里抢夺那本就不属于他的法宝。奈何他根本就没有度过劫数的大.法力,还空把因果揽上自身,死了也是活该。

  至于证得了金仙的道果,也不过是帮他延迟了一下死亡的时间罢了。

  “吼……”白旭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十分的不满意,又是一声怒吼,集中力量再次一拳轰出……

  “咔嚓……咔嚓……”壁障羸弱,不堪重负,又被破去了十层。

  看到这样的情况,所有人都仿佛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结果,纷纷从先前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不过随即又一想,心中却是大喜。

  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四十九道壁障必然会被尽数破去,而一旦那两颗拳头大小的珠子飞出来,自己这些人也未必没有机会坐收渔利。

  可是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只见镇元大仙面目从容,缓步走来,只将手中的拂尘一换,随即便作诗一首,诗曰:

  鸿蒙初辟阴阳分,

  三十三天炼精神。

  容阔洪荒万般物,

  两袖空空有乾坤。

  吟罢,镇元大仙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

  接着,只见他很是随意的将大袖一挥,袖口张开。顿时,自那袖口中猛的传出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仔细看去,那袖口里漆黑黑的一片,就好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妄图吞噬世间万物。

  “啊!这……这哪来的风啊?怎么这么强劲,我的身体都定不住了……”

  “不可能的,我修成仙道,身形变化万千,可重可轻,轻时可如鸿毛,重时能比大山,可是到了如今怎么就把持不住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我的身体飞起来了。”

  “……”

  一时间,北海之上乱糟糟的一片,呼喝叫骂之声不绝于耳。不过,镇元大仙乃是道德之仙,心胸开阔,气度不凡,自然是不会把这些污言秽语放在心上。

  只见那一个个的修士就好像成了一件件的货物,身形缩小,法力无用,就连那法宝也不能起到丝毫的神妙,连人带物,被镇元大仙一一收到了袖中。

  此时此刻,大仙威势之盛,无人能及,就连正在全心全意轰击阴阳壁障的白旭,也是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心中赞叹非常。

  这个袖里乾坤的神通,白旭却是不会。这乃是将虚空之道领悟到了一个极其高明的境界,然后才能使出来的神通。

  而且,这个袖里乾坤之术经镇元大仙的使出,威力更大,可以说是顶级中的顶级,恐怕纵然是证了虚空的混元教主也不能与之相比。

  良久良久,尘埃落定,光华散去,一切嘈杂尽皆归于虚无。放眼看去,却出现了让人吃惊的一幕,竟然还有两个修士在苦苦抵挡,并未被镇元大仙的袖里乾坤术收摄入其中!

  镇元大仙也是一惊,不过随即就释然了。

  只见这两个人胸中五气涌动,头顶顶着三朵盛开的莲花,正是道家修行之最高境界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只不过,其中的一个修士顶上的三花有些虚妄,不真实,而另一个的却是凝实无比,灿烂盛开。

  三花乃是元气凝聚,代表一个人的精、气、神,立于头顶可万邪不侵。

  也正是有了这顶上三花,两人才能扛得住镇元大仙的袖里乾坤之术。不过饶是如此,两人也只不过是在苦苦支撑罢了,一旦法力不足,立刻就会像其他人一样被收入袖中。

  看着这两个修士,镇元大仙心中不由生出了意思,随即便撤去了袖里乾坤的神通。

  那两人经此一缓,立刻便恢复了身形,赶忙运起了法宝做抵御的状态,连顶上三花都不敢散去,不过内心中却已经是惊讶不已。

  需知这两人的修为,已经修成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自思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却没想到镇元大仙仅仅是简单的一挥袖口,二人立刻便把持不住,这如何能让他们不震惊。

  “一个金仙巅峰,一个即将把大罗金仙的境界修炼到中期,都是不世之才,却为何要来趟这趟浑水呢?尤其是你……”

  说着,镇元大仙手指一指,正好指向了那个顶上三花极为凝实的人,也就是大仙口中所说即将把大罗金仙的境界修炼到中期的修士。

  其实,大罗金仙和金仙凝聚元气所形成的顶上三花并无多大差距,不过倘若细细观察,还是有那么一丝细微的差别。

  金仙所凝聚的顶上三花并不真实,虽然能辟万邪,但是却虚虚无无,一看就是元气所凝聚。而大罗金仙的强者就不同,他们所凝聚的顶上三花,那是确确实实的莲花,无论你怎么看,无论你怎么摸,他就是真实的耸立在那里。

  这实乃是道行高低不同,以至于他们掌控天地元气的熟练程度不同所致。

  “你也是修成了大罗金仙境界的强者,道行高深,已能从虚空之中窥见天机,当知这法宝与你无缘,却为何是千里迢迢来此,做那不可为之事。”镇元大仙眉头微皱,堪堪说道。

  “哼,什么有缘无缘的,我只知道天生灵宝,能者得之。只要力量强横,怎么都能行,管他有什么虚空天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话的并不是那个大罗金仙,而是他旁边站着的那个,金仙巅峰境界的强者。

  “嗯!”闻言,镇元大仙眉头更皱,就好像是一个高雅清幽的修士忽然听到了粗鄙不堪的言语,脸色十分的不悦。

  “你是什么人?”镇元大仙开口问道。

  “呵呵……好说,贫道乃是乃是砀邙山红石道人,这位乃是福清山的银江道人。”

  “银江道人已经修到了大罗金仙前期境界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能成为大罗金仙中期的强者,真正拼斗起来,纵然是后期的强者也不好受!况且,还有我这个金仙巅峰境界的强者在一旁站着。”

  没了,红石道人又慌忙补上了这么一句。他仿佛知道自己的言语并不得当,已经触怒了镇元大仙,怕大仙暴起伤人,于是乎忙扯上了银江道人这面大旗。

  可是他哪里又知道,镇元大仙乃是风度之仙,根本就不可能做这龌龊下流之事。

  大仙要出手,必然是先通知那个将要被他伤害的人,定下某时某刻将要把那人如何如何,然后等到了时刻,无论那个人怎么跑,跑到哪,镇元大仙只要一作法,立刻便把那人整的如他先前说的那般如何如何。

23.趟浑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