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5.开

  红石道人经此一缓,慌忙脱身。

  “补阙檀香木,果然是一件宝贝,可惜被你糟蹋了。”镇元大仙面露微笑,一击不中,竟也不再出手。

  “啊……气煞我也,气煞我也!”红石道人面若癫狂,双目血红,似是受了刺激一般,大喊大叫。

  “补阙檀香木,专门用来修复法宝,无往而不利,我是费了好大的心血才得到这么一截,结果就这样没了么!你赔我法宝……”红石道人怒气冲冲,直冲着镇元大仙,若不是还有些理智,非要扑上去不可。

  “补阙檀香木!”银江道人也是一惊,这种东西,是绝对的可遇不可求。补阙,补阙,顾名思义,这东西连天都能补,还有什么是它不能补的。

  “银江道友,还不出手?莫非我们两个要在这里等死不成。”红石道人脖子通红,直直吼道。却是刚才银江道人不曾出手帮他,引起了他的不满。

  “哼……”银江道人冷哼一声,自知理亏,却也不再多说言语。

  只见他将手伸入怀中,及至再伸出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金色的圆盘。这圆盘有碗口大小,上面刻了许多的铭文,也不知是哪里的文字,根本就让人看不懂。圆盘之下则是一个小小的托柱,支撑着整个圆盘,用手轻轻一拨,立刻旋转不停,金光闪耀。

  “我这法宝,叫做‘金精困仙大转罗盘’,道兄小心了。”说罢,银江道人将手中的罗盘猛然朝空中一抛。

  顿时,这罗盘就如一条蛟龙,升腾而起,金光四溢,猛的一震,扩大到方圆数丈有余。直直的落下一道金光,将镇元大仙完全的包裹在了其中。

  “好!”红石道人见此,心神大悦。

  “银江道兄,杀敌勿尽,速速发动阵法灭了他。”红石道人积极怂恿,蠢蠢欲动。

  不过,银江道人心中似是有那么一分顾及,或者说是一分情份,终究是未能听从红石道人的建议,迟迟不肯下手。

  “道兄,我这‘金精困仙大转罗盘’虽是困人,却也有一杀阵,乃是聚集金精之气化作刀剑利器,尽数灭尽阵中之人。不过,道兄屡次劝我,实乃好意,贫道不能让道兄受那金精之苦。”

  “什么?银江道友,你行事怎是如此懦弱,需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天你不杀了他,明天他就要灭了你!千万不要心软,速速发动杀阵灭了他。”

  闻言,银江道人眉头皱起,却是并未理会红石道人的咄咄逼人。

  “道兄,我也不如何于你,只将你困在阵中,待贫道得了灵宝,自然再来解救道兄。”说罢,银江道人竟然施施然行了一礼。

  红石道人还待再说,可是却忽然听到了镇元大仙的一阵大笑。

  “哈哈哈……道友,你真的就以为能够困住贫道不成!”

  “什么!”银江道人一惊,慌忙看向“金精困仙大转罗盘”之中,只见哪里还有什么镇元大仙的身影,分明成了一片虚无,除却一片金光,便再无其它。

  “哈哈哈……”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只见镇元大仙不知何时已经挪移到了红石道人的身旁。

  “红石道人,你今劫数已到,贫道特来送你一程!”说罢,只见镇元大仙右手发力,食指和中指并拢,一指便点到了红石道人的眉心正中之处。

  “啊……”红石道人一声惨叫,接连退了三步不止,似是晕头转向,神志不清,不住地摇头,不多时便瞳孔涣散,元神破碎,一命呜呼。

  “厉害,道兄的虚空之道已经领悟到了极致,是贫道远不能及。”银江道人收摄了“金精困仙大转罗盘”,双眼眯起,似乎是十分赞叹地说道。

  “银江道友客气了!适才‘金精困仙大转罗盘’所困,实乃是贫道运用虚空镜像制造出来的一个分身,些许小把戏,不想却也是瞒过了道友的目光,实在是出乎意料。哈哈哈……”

  镇元大仙又是大笑,似乎是十分满意这样的结果。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道兄既然灭杀了红石道人,想必也不会再放过贫道。奈何此是我性命攸关的大事,我这块‘鱼肉’总不能任由宰割,终究是要搏上一搏,免不得要做过一场。”

  “如此甚好,银江道友既然有心,贫道定然奉陪。道友有何手段,大可尽皆使出,也免得落败之时再言贫道欺你。”

  “善!”银江道人眉头舒张,仿佛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切,看透了生死,整个人都变的飘渺无比。

  虽然银江道人已知这是必败之局,但终究还是不能安于天命,非要做过一场。这也正好印证了他所说过的那句话,“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或可有一线生机;明知不可为而不为,十死无生矣!”

  “贫道不忍一代英才就此陨落,你先出手吧!”镇元大仙很是从容地说道。

  “道兄客气了,道兄乃是长者,贫道怎敢先行出手,岂不坏了规矩,还是道兄先出手吧。”银江道人侃侃而谈,到了这必死的境地,他反倒是从容了许多。

  “还是你先出手吧,如若是我先出手,你便没了出手的机会。”

  “如此,贫道僭越了!”说着,只见银江道人将身一纵,立在空中,双目闭起,口中连连念读咒语,手诀更是掐捏不停。

  “开!”似是做完了仪式,银江道人猛然睁开双眼,大喝一声。

  顿时,只见自那虚空之上猛然裂开一个口子,自那口子之中却是掉落出来一把寒光闪闪的剑。见状,银江道人纵身上前,一把便抓住了剑柄。

  立刻,从抓住剑柄的那一刻开始,银江道人的气质马上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开始的儒雅顷刻间便转变成了一个孤傲的剑客。

  “此剑乃是我得自不周山下的一个粗胚所炼,混合了无数种的珍惜材料,我更是以自身的精血为引,孕育了百年,这才使它初开锋芒。其后,我又将此剑放置于天际的尽头,使其日日夜夜承受阴阳二气的侵袭,足足有千年之久,这才成就了这把神剑。”

  说着,银江道人用手小心地抚摸着剑身,仿佛是在怜惜一个女子的脸庞,竟是十分的钟情于这把剑。

  “哦!原来还有这般缘法。似这等宝物,定然是威力无穷,也不知此剑的名号是如何?”镇元大仙也是来了兴趣,他见银江道人的这把剑竟然是藏得如此之深,不由得急切地想要见识这剑的威力。

  “此剑名为‘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乃取无穷无量之意,玄天无量数,一剑荡四极,是为无敌,是为不朽。此剑乃是我全身上下最大的仰仗,道兄如若破去,贫道便任由宰割!”

  “看招……”

  银江道人一声大吼,将手中的“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猛的一震,顿时,寒光闪耀,白色的剑芒漫天飞舞,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流光。

  银江道人置身于剑芒的中心,好似一尊耸立的天神,又好像一座不朽的丰碑,在数万道白色剑芒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万剑归宗!”银江道人一招使出,立刻便是必杀的一招。只见以他为正中心,数万道白色的剑芒忽然高速旋转起来,散发着炽热的光芒,化作利器,直直的射向镇元大仙。

  镇元大仙见状,依旧是是神态从容。

  “剑虽锋利,但究其根底,无非是借助于天地元气运行。元气无论怎样凝练变化,也终究只是受制于天地,这反倒是落了下乘。又哪里比得了天赋神通,追溯大道,另辟蹊径,直指本心。”

  天赋神通,那是只有修练到大罗金仙后期的强者,溯逆大道,返本归源,这才于其中领悟出来的一项秘术。

  不过,像白旭、镇元大仙这样的先天神袛,天生便有一项天赋神通,并不需要像其他修士那样,只有修炼到了大罗金仙的后期才能领悟。镇元大仙的天赋神通便是那“虚空之道”,至于白旭道人的天赋神通则是对于水的控制,称之为“癸水之道”。

  “也罢,贫道看你修为不易,一招败之,难免挫你锐气,便只以小道对小道尔。”说罢,镇元大仙微微一笑,将手中的拂尘抛起,一掌打出,竟然于身前形成了一幅巨大的太极图。

  说来复杂,其实也不过是一瞬之间,那万道白色的剑芒已经冲到了镇元大仙的跟前,受阻于这幅巨大的太极图,“嘭……嘭……嘭……”撞在上面,荡起一圈圈的的涟漪,但终究是不能破其丝毫。

  “什么!”银江道人一招不中,顿时大惊。不过,他惊讶的并不是镇元大仙的道术有多么的玄妙,而是大仙身前那幅当空产生的太极图。

  这图分明就与“虚空生太极”的那两颗珠子造化的太极图是一摸一样的。

  只不过,那两颗珠子造化的太极图是形成了四十九道壁障,组合成绝杀大阵,用于自我保护,惩治觊觎之人。而镇元大仙造化的太极图则是相当于一面盾牌,只作防御之用。

  “不可能的,这道人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天资。那两颗珠子造化的太极图只不过刚刚才出现了一会儿,难不成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这道人就已经领悟了其中的玄妙?我不信,我不信……”

  银江道人嘴中喃喃,神色慌张。

  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镇元大仙只是看了一眼便能于自己手中重现造化,成就太极图,那镇元大仙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不,应该说天才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样的资质。这样的资质,是任何华丽的词汇都不能形容出来的。

  “哈哈哈……”镇元大仙一阵大笑,十分爽朗。

  “银江道友倒是看出来了!不错,这正是我刚刚于那大蚌形成的异象中领悟出来的道法。”

  “果然!”银江道人满头大汗,心中震惊不已,这样的手段,已不是他所能够揣度了。

  “星辰殒。”银江道人不敢再藏拙,慌忙使出了更为强势的招式。

  一招使出,“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召唤,隐隐约约中,竟然与漫天的星辰联系在了一起。

  “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不断地吸引星光,萃取自身。不多时,竟然变成了一柄一丈长短的星光剑,星光剑携带者无上的威势,穿梭虚空,一如流星之陨落,拖着星光璀璨的尾巴,砸向镇元大仙的所在地。

  大仙面色凝重,不敢小觑。需知刚才的“万剑归宗”乃是剑芒侵袭,虽然造就了华丽的场面,但却并不实用。而这招“星辰殒”则是不同,虽然只作星光剑的状态,但是在星光剑的正中心却是包裹着“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的本体。

  “起!”镇元大仙一声轻喝,左手两指并拢,朝头顶上的虚空一指。

  顿时,自镇元大仙头顶的虚空之处猛然升腾起了无穷无尽的云光,云光之中又现一方方圆半亩大小的庆云,庆云之上托着三朵盛开的莲花,莲花之上复又托着一本厚实的书本,书本之上书写着两个古朴的大字——地书。

  要说起这地书,乃是天地开辟之初,孕育洪荒大地的一个胎盘,恰似是那婴儿出生之时的胎膜,护佑自身。不知怎地就被镇元大仙得到了手中,凝练成了这般模样,实是天生地养的一件至宝!

  地书一出,威势惊人,立刻便有一股古朴、厚实、稳重的洪荒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自觉的便产生出一种回归母体的感觉。

  只见自那地书之上猛然射出一道黄光,立刻便化作了一道薄膜护住了镇元大仙的全身。

  “嘭……”巨剑及体,却是未能造成丝毫的伤害。星光破碎,依旧露出了“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的本体。不过,有了那层黄色薄膜的护佑,纵然是“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的本体也不能有丝毫的作为……

  “这本书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宝,为何我的‘星辰殒’都不能动其分毫。这不可能,我的‘星辰殒’有打破混沌的威势,纵然是防御类的至宝也难以抵挡,可是为什么偏偏就被这本书散发出来的光芒给抵挡的住了?不可能……不可能……”

  银江道人一脸的不可置信,神智慌乱无比。

25.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