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6.被抢了

  “临天地”银江道人仿佛已经疯魔,又是一声大吼,使出了“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的又一大杀招。

  顿时,只见那剑猛然飞起,当空起舞,瞬间便缩小成了一枚一指多长的银针。却是银江道人妄图以点破全,集中所有的力量,猛攻一处,破除护住镇元大仙的那层黄色光膜。

  可是,那地书是怎样的宝贝,又如何能够让他如愿!

  果不其然,“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所化的那根银针攻击在黄色的光膜之上,只不过是荡起了一阵极其轻微的涟漪,根本不可察觉,远远未能达到突破进去的标准。

  “啊……”银江道人一声凄厉的惨叫,元气浮动,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点点殷红,散落四周。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锋利无比,杀神灭魔,无往而不利,为什么今天连一层薄薄的光膜都突破不了?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嘭……”一声爆响,却是银江道人用来束发的簪子猛然炸裂,一头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面目,蓬乱无比,显得十分凄惨。

  “再接我一招,大破灭!”银江道人一声怒吼,竟然身化流光,瞬间便与那“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结合在了一起,实乃是人剑合一之法。

  此法教人以身合剑,以自身精血推动剑光,威力所至,无不是以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为基础。这分明是不死不休,以命换命的打法。

  “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虽然神妙非常,剑身锋利无比,但它终究是杀戮之物,血腥之气太重。此刻银江道人身受内伤,元气大损,又加之沾染了此剑的杀戮之气,自然是神志不能清醒,言语已然疯魔,这才做出了这般疯狂的举动。

  况且,银江道人处处被镇元大仙压制,火气已盛,潜意识里,当然是要做那拼命一搏。

  “银江道友,何必如此!贫道与你也并无那深仇大恨,只不过是劝你离去罢了,尔缘何还要如此执着,做这无谓的争执。”

  这句话是镇元大仙运足了元气方才喊出的,其中蕴涵了清心普善的奥妙,大仙妄图借此点醒银江道人。

  只可惜银江道人已然疯魔,双眼都是通红,神智早已不存,就好像是受了重大的刺激一般,清心普善的奥妙也是不能将之唤醒。

  “大破灭!”银江道人面无表情,依旧是这么一句。此刻他已与剑相融,剑即是人,人即是剑,再也不分彼此。

  只见人剑合一之后,“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的光芒忽然大盛,剑芒拓宽了十几丈不止,形成了一柄巨大的光剑,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着一种炽热的光芒。

  镇元大仙知道,这所燃烧的东西,正是银江道人的生命力,也只有是生命力才能催动这样的一把大剑。

  这柄巨大的光剑立在空中,就好像是另外的一个太阳,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光芒,闪耀世人。“嗡……”巨剑腾飞,立刻便带起了空间的悸动,连周围的景物都是一阵的模糊,使人看不真切。

  巨剑光辉,一时无二,携带着无上的威势,好似要生生的劈了大仙一般。

  镇元大仙一声叹息,面目之上露出了不忍的神色,他是在可怜银江道人。至于大仙自己,似乎是有着绝对的信心,根本不惧怕这剑光,竟然丝毫没有在乎自身的安危。

  “银江道友,贫道终究是忍受不下你这样的人才就此衰亡,不得不搭救你一番了!”

  说罢,只见镇元大仙将右手伸出,猛的一怔,自那右手的掌心之中忽然涌出了黑白二气。黑白二气升空,相互缠绕,不多时竟也形成了阴阳木鱼的图案,仔细看去,正是一座大阵。

  这大阵耸立空中,不偏不倚,正好将银江道人连人带剑一起罩在了其中。

  银江道人双目通红,人剑合一,威势无二,怎奈他左突右突就是无法突破这个大阵,只能像一直没头苍蝇那般乱撞,头破血流也不自知。

  他已经是彻彻底底的疯魔了,每一次的冲撞都代表着又有几百几千年的生命力被燃烧殆尽。似他这般疯狂,不出一时片刻,定然会生命力耗竭而亡。

  镇元大仙见状,一指点出,化作一道青光,直直的点在了银江道人与“玄天荡宇四极无量神剑”的连接之处。

  “咔……”一声碎裂,银江道人惨叫一声,口吐鲜血,立刻便脱离出了人剑合一的状态,生命力顿时停止了消耗,眼神也开始渐渐的恢复清明。

  “银江道友,此阵乃是贫道观看那两颗珠子形成的四十九道壁障,有感而悟,唤作‘阴阳封魔阵’。此番将你困如阵中,贫道并无加害之意。”

  镇元大仙朗声说道,也不管银江道人听不听得进去。

  “此阵虽是困你,却也是护你。其一,道友身处阵中,外人皆不可扰,安全至极。;其二,道友可在阵中安心恢复元气,不能扰了贫道。也免得贫道在此手脚忙乱,可专心协助白旭道友得宝。”镇元大仙笑着说道。

  “道友法力略逊于我,自然不能破了此阵,安心在此便是,待贫道助白旭道兄得了灵宝,自然将你放出。其后,贫道还可与你共赴三祖山,亲自为道友与那大朝道人解释怨隙。”

  大仙言语,从容淡定,不失风度,这“略逊”二字,自然是谦虚之词。

  “一步输,步步输。道兄既然将我擒下,自然是任凭处置。”银江道人渐渐恢复了些元气,开口答道。

  镇元大仙已经将话说到了这般份儿上,他自然是不会不知好歹。

  “如此甚好!”

  镇元大仙还待再说,忽然听到了极不寻常的一声“咔嚓”,仿佛是一件东西彻底的碎到了最后,发出了一声羸弱不堪的哀鸣。

  放眼看去,果不其然。只见白旭道人所化的巨人终于挥出了最后的一拳,完全的打破了所有的四十九道壁障,直通大蚌深处的两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再无任何阻拦。

  “哈哈哈……”诸般付出终于有了回报,白旭心中甚慰,一声长笑,瞬间便恢复了八尺真身,伸手便朝着那两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抓了去。

  可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白旭刚把手伸过去,这两颗珠子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猛然冲天而起。白旭眼疾手快,一把便抓住了那颗黑色的珠子。

  怎奈那颗白色的珠子却是太过灵动,加之白旭为夺黑珠缓了一下,终于是失之交臂,让它升腾而起,一飞冲天。

  白旭还待再追,忽然只听脚底之下的海水猛然爆炸开来,竟也从其中飞出了一支流光似的暗箭,势如破竹,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个精心准备的偷袭。

  白旭不敢大意,奈何他刚刚破开四十九道壁障,元气过度消耗,神衰体弱,四肢乏力,现在却又恰逢这暗箭袭来,实在是内忧外患。

  “哼,果然是好算计。此刻我旧力已老,新力未生,如果一味的去追逐那颗白色的珠子,必然为这支暗箭所射中。但是如果我转而对付这支暗箭,必然会失去那颗白色的珠子。敌人精心准备,这暗箭必有蹊跷,如果为了宝贝而损了自身,得不偿失!”

  白旭脑中高速运转,权衡利弊,只是顷刻间便下定了主意,他毕竟不是那迂腐之人,如何会为了一件法宝而伤了自身。

  迫不得已,他只得回身,握掌成拳,以硬碰硬,一拳边打在了那箭尖之上。

  “嘭……”许是白旭太过用力,这支暗箭竟然一下子便炸成了粉末。

  “不好!”白旭心中大呼上当,这根本就是一只普通的暗箭,不存在任何的诡计,分明是敌人运用了自己的疑心,这根本就是在赤裸裸的践踏白旭的智商,在嘲笑白旭。

  再去追那颗白色的珠子,已经是晚了。

  怒,一股从来就没有过的怒气产生在了白旭的心中。他被别人耍了,他堂堂一个大罗金仙后期巅峰的强者,生在天地开辟之前的人物竟然被别人耍了,传出去,绝对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

  “好,很好。我白旭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过人敢抢夺,是我的,终究会是我的,任你有天大的神通也是不能夺走!”白旭心中大怒,恶狠狠地想道,已经是起了杀机。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根本就容不得人有丝毫的思考时间。见那颗白色的珠子冲天而起,镇元大仙也是一惊。慌忙取出地书,妄图以大地之力镇压住那颗白色的珠子。

  可是就在这时,只见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葫芦。葫芦口张开,猛的传出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间便把那颗白色的珠子吸入到了其中。

  那金色的葫芦吸入了白色的珠子,立刻便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不多时便化作了正常葫芦的大小,在虚空中一个闪烁,再出现时,已经矗立在了另外一个道人的手上。

  白旭和镇元大仙都是一惊,瞬间便朝着这道人看去,尤其是白旭,脸色寒冷,直似要杀人一般。

  这一看不当紧,二位大仙心中惊讶却是更胜。你道这道人是如何模样,有诗为证,诗曰:

  混沌初开阴阳长,

  造化天地理玄黄。

  只因生来不得意,

  恰似黑白并无常。

  那道人分明就是就是一张阴阳脸,尤其是他的那一身的穿着,以正中间为基线,左边是全黑,右边是全白,再配上他的面容,分明就是把地府中的黑白无常各取了一半对在了一起,正是那个神秘无比的阴阳老祖。

  白旭的面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并未因为这道人的奇特形象而产生喜感。这道人如此打扮,定然是深谙阴阳二道,这两颗珠子乃是应阴阳而生,说不得就与他也有机缘。

  而且,这一份机缘,说不定比白旭的机缘还要大,这叫白旭怎么能够安心。

  机缘,说白了就是一个资格。只有拥有了机缘才会拥有夺取灵宝的资格,当两个人都在一件灵宝上有了机缘的时候,拼的便是自身的气运与实力了。

  白旭心中惴惴,终究是不得安宁,急忙捏指掐算。却是此刻灵宝得出,已然被人所得,是以天机便不再混淆,渐渐趋于明朗。白旭微一掐算,立刻便知晓了这个道人的名号。

  “原来是阴阳道人,你为何算计贫道,夺我灵宝?”白旭抢先开口,气势汹汹,立刻便是兴师问罪。

  “白旭道友说笑了,这灵宝乃是应阴阳而出,恰好应了我的名号,自然是我的机缘,当是为我所得,如何成了道友的东西。我看道友还是速速把另外一颗珠子还给贫道,也免得坏了面皮。”阴阳道人不甘示弱,出言回击,他的道行不低,自然是能够知晓白旭的名号。

  “油腔滑调!适才我受尽辛苦方才破除了四十九道壁障,你不过是手段卑鄙,暗中偷袭,妄图得那渔翁之利,却焉敢在此大言不惭!”白旭心中暗暗想道,眼中寒光露出,真真正正的起了杀机。

  “阴阳道人,我也不与你做那口舌之争。你今日算计贫道,施以卑略的手段,定然要做好准备承受贫道的怒火。”

  “哈哈哈……”阴阳道人大笑,面露鄙夷,看着白旭的目光就好似是在看一个傻瓜。

  “你的怒火,你算什么东西?白旭道人,贫道是看你也是大罗金仙后期的人物,有心招揽,这才与你细声细语,不想给了你三分颜色,你倒是要开染坊了,简直是给脸不要脸!”

  “你……”白旭气极,一时语塞,不知言语。他怎么也没有料到,阴阳道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狂妄的话语。

  “你什么你,白旭道人,老祖我乃是应阴阳而生,天生便有大气运,上有苍天眷顾,下受万灵朝拜,是注定要成就大道的人物。到时统帅诸天,遍及寰宇,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你不过一小小的大罗金仙后期人物,也敢抢夺老祖的法宝,速速把另外一颗珠子双手奉出,不然老祖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阴阳道人言语疯狂,蔑视天地,连自我的称呼都改了,不再是“贫道”,而是“老祖”。

  “哈哈哈……”白旭怒极反笑,他已经知道,这阴阳道人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物,你与他讲道理,也不过是鸡对鸭讲,根本毫无意义。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阴阳道人,你不过一井底之蛙,也敢妄言称霸诸天,统治寰宇,简直是春秋大梦,痴心妄想!”

26.被抢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