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7.原来如此

  “是不是痴心妄想,不是你能够说了算的。白旭道人,速速把那颗黑色的珠子交出来,不然休怪老祖不讲颜面!”

  “狂妄,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想我白旭生于混沌之中,曾见盘古以斧破天,历开天辟地而不陨,早早便修成神通,无量无极,岂是你一个小小的阴阳道人所能够威胁!”

  白旭大怒,怒火中烧,直气得七窍生烟,目露寒光。他最受不得的就是被别人威胁,以前实力弱的时候,身不由己,别人威胁了也就威胁了,自己不能有丝毫的反抗,只能做缩头乌龟。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白旭已经修成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乃是大罗金仙后期巅峰的强者,领悟了自己的道。

  况且,白旭于混沌之中观看盘古开天辟地,领悟出了混沌练体术,与祖龙一战之后更是将此术推衍至大圆满,修炼至大圆满。道行高深不说,法力更是强横,尤以这肉身最是突出。自思天下之大,已经少有人及。不想此刻却还有人敢来威胁自己,这不是找死么!

  “我是大罗金仙不错,你不是也未超越大罗金仙么。我是后期,你也是后期。我就不明白了,究竟是怎样的实力才让你拥有了这样大的狂妄,贫道说不得也要请教一番!”

  白旭冷言相向,浑身精气一收,立刻便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老祖给你机会你不接着,那就休怪老祖无情了!今天老祖就让你知道,同样都是大罗金仙后期,依旧会有千差万里之别。我这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阴阳道人厉声喝道,面目严肃。仿佛真就如他所说的一般,自己已经是无敌般的存在,根本就没有把白旭放在眼中。

  “好,很好!”白旭一声怒喝,震慑诸天,好似是在压着一股子冲天的怒气,随时都要爆发出来,撕裂苍穹。

  “镇元道兄,你不要动手。贫道倒要看看,这道人究竟是有怎样的神通才敢如此的妄言!”白旭道人一挥手,对这镇元大仙说道。

  “好,白旭道兄大可放心,贫道定然不会出手,我倒也很想看看,这阴阳道人到底是怎样的厉害,竟然敢蔑视苍天,说出了连贫道都不敢说出的话。”言下之意,镇元大仙对这阴阳道人也是非常不满。

  也是,镇元大仙乃是和白旭同一时期的人物,甚至还要更早。早早便成就了大罗金仙,神通无量,法宝层出不穷,手段更是无穷无尽。但饶是如此,大仙也不敢妄称统治诸天,霸绝四极寰宇。

  阴阳道人如此言论,不得不让人觉得他十分狂妄。

  “阴阳颠倒。”阴阳道人一声低吼,双手一搓,率先出手,瞬间便打出一掌。只见掌力所过之处,阴阳二气纷纷颠倒,混乱不堪,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分分和和,乱七八糟,早已失去了应有的轨迹。

  原是盘古开天辟地,阴阳分离,四方十极,循规蹈矩,稳定统筹,维系天地之平衡,达成日月之消长。不过此刻这里却是阴阳混乱,地风水火肆虐,五行之气涌动,空间都不能稳定,摇摇欲坠,直似崩塌,要把白旭吞噬到其中。

  “此乃小道尔,能耐我何!”见状,白旭一声大吼,一指点出,化作一道青光,直直的点在了这即将崩塌的空间之上。

  “贫道一指青光长,化得五行聚阴阳。”顿时,只见空间之中混乱的气息一遇这道青光,都是纷纷安定下来,地风水火不再肆虐,阴阳二气也是不能浮动,不多时便归于了平静。

  “阴阳化形。”阴阳道人心有不甘,又是一招使出。顿时,只见空中狂风肆虐,阴阳二气凝聚成形,一左一右,纷纷聚在了阴阳道人的手心之中,化成了一龙一虎的模样。

  云从龙,风从虎,风云变幻,龙虎奔腾。一龙一虎,张牙舞爪,狰狞肆虐,威势淋淋,直冲白旭而去,似这般威势,吞天噬地,不在话下。

  白旭一眼看去,微微一笑,似是未把这般景象放在心上,当空一指,又是一道青光点出。

  “道友聚灵徒辛苦,二指降龙能伏虎。”说罢,只见空中的那道青光一分为二,一道点在了龙的额头,一道点在了虎的眉心。

  顿时,那阴阳二气所化的龙虎如遭重击,身形挣扎不止,“嘭”的一声复又化作了元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阴阳切割。”阴阳道人又是一招,空中元气聚集,化作一把利剑。但见这剑是怎生模样,后世有诗为证,诗曰:

  阴阳二气为剑刃,

  五行之气做剑身,

  天地元气化剑柄,

  不是精铁却似金。

  这剑是虚空之剑,产生于虚无之中,然威力比之金铁之物却是更甚。

  “阴阳道人,你这剑却如何能伤得了我!”白旭面色从容,哈哈大笑。

  只见他也并未有何动作,只是往头顶的虚空之处轻轻一拍,顿时便现出了一片云光,云光之中又包裹着三朵盛开的黑色莲花,莲花之上复又托着一杆黑色的大旗,正是先天五行至宝――北方黑色癸水旗。

  道家修行,及至那极为高深的境界,可将自身的精气神凝练如实,聚于头顶,形成三朵莲花,可万邪不侵,这样的境界便叫做三花聚顶。

  不过,寻常修士所凝练的三花乃是一金花,一玉花,一九花,正好对应一个人的精气神。

  然而,白旭却是不同,他乃是先天一点壬癸水之精所化,天生便沾染了一丝北方黑色的气息,是以这顶上三花显化出来也是黑色,非常奇妙,与其他修士皆是不同。

  “叮……”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却是虚空之剑砍在了莲花之上,真如那刀枪碰撞一般,“乒乒乓乓”直响,险些擦出火星,十分的神奇。

  不过,虚空之剑经此一缓,却是被白旭顶上的三朵莲花托住,再也不能深入分毫。此剑无功,不能再返,最终只是“嘭”的一声复又化作了元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顶上三花能托剑,道友本无灵宝缘。”说罢,白旭哈哈大笑,一连破了阴阳道人三招,内心终于出了口恶气,竟也十分的舒缓。

  “白旭道人,你不要嚣张,老祖我的手段无穷无尽,你没见识过的还多着呢!”阴阳道人大吼一声,怒气冲冲。

  “哼,阴阳道人,我看你的手段也就止于此了,哪里还有什么无穷无尽。你这道人,可恨非常,空口只说白话,别的本领一律没有,倒是把吹牛皮的功夫练到了家。”

  白旭出言讥讽,丝毫不留情面。他倒是奇怪了,阴阳道人若是只有这般的手段,那他先前是哪里来的自信能够那般的狂妄。

  “胡说八道!白旭道人,你简直是一派胡言!”阴阳道人好似是被揭了短,被说到了痛处,面目不由一阵通红,慌忙出声反驳。

  “哼,阴阳道人,贫道到底是不是胡言乱语,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我看你的手段也已经是用完了,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贫道这里却也准备了几个招式,正好要讨教讨教。”

  说着,只见白旭将身一正,单手朝头顶虚空处的云光一指。顿时,那杆大旗――北方黑色癸水旗只是轻轻一动,便从莲花之上飘了下来,落入了白旭的手中。

  白旭手握旗杆,当空一展,立刻便有了遮蔽天地的气势。

  “癸水箭。”白旭一声大吼,将那黑色癸水旗的旗尖朝着阴阳道人一指,顿时,只见一支完全由水元力构成的透明箭支瞬间便凝聚而成,直直的朝着阴阳道人射去。

  这却是白旭施展出了自己所领悟的癸水之道,与先前阴阳道人施展出的阴阳之道,镇元大仙施展出的虚空之道都属于是天赋神通。

  所谓天赋神通,指的是一个修士修炼到大罗金仙后期,溯逆大道,于冥冥之中领悟出来的一种独特的规则,这种规则只能属于自己,别人根本就难以学至大成。可以说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此刻二人身处北海之上,水元力极其浓重,况且,白旭手中的这杆黑色癸水旗乃是五行至宝,专门用来操控天下之水,与他的天赋神通配合起来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一时间,竟也使得那支“癸水箭”的威力成倍的增长。

  这实在是白旭起了心思,妄图以牙还牙。

  先前,阴阳道人曾用一根箭支偷袭白旭,致使白旭与那颗白色的珠子失之交臂。此刻,白旭便以这水元力化作一根箭支,光明正大的去射阴阳道人,实乃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阴阳道人自是不敢小觑这支“癸水箭”,慌忙从手中抛出一物,仔细看出,正是一枚金色的葫芦。

  这葫芦迎风而涨,不多时便变化成了一只一人高下的巨大金葫芦。只见葫芦口张开,喷吐出了一阵云光,瞬间便将那支“癸水箭”给包围了起来,及至云光消失之时,“癸水箭”也是顺着云光被吸入到了葫芦之中。

  “好宝贝!”白旭一声赞叹,却是实实在在的发自内心。他认得这葫芦,这分明就是在先前把那颗白色的珠子给吸走的大葫芦。

  “那自然是好宝贝!”阴阳道人一脸的傲然,极其得意,神情趾高气昂,飘飘然不知所以。

  “这葫芦乃是天地初开之时,老祖我游历天下,及至西昆仑山时,见那一处山脚之下长着一缕仙藤,那藤上便结着这么一个葫芦。老祖我见猎心喜,这便采摘了它。不曾想,这葫芦受过阴阳二气的侵袭,内有乾坤。任你是大罗神仙,神通无量,但凡有那法宝,都能悉数收之。”

  阴阳老祖侃侃而谈,只知炫耀灵宝,三言两语便尽数的把这葫芦的出身、来历、功能都给透露了出来,当真是傻瓜一般。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白旭道人大笑,镇元大仙在一旁也是大笑,直笑的阴阳道人如丈二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

  “你们笑什么?”阴阳道人怒极,脸面通红,到现在还是不知道镇元大仙和白旭是在笑些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良久,白旭方才算是止住了笑。到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这阴阳老祖根本就是个傻蛋,井底之蛙,夜郎自大,自信心极度膨胀,真就像是一个空有蛮力,没头没脑的大汉一样。

  “既然你这宝贝是如此的厉害,贫道便不与你比法宝了,我们比一比法力,比一比肉身。”白旭依旧是笑着说道。

  “法力又如何,肉身又如何,老祖我……”说到这里,阴阳道人猛的停了下来,脸色忽然大窘。他终于还是反应了过来,终于明白了白旭和镇元大仙为何发笑,这分明是在嘲笑自己笨么!

  这实在是他的坏毛病惹的祸!阴阳老祖此人,最好面子,总以为自己便是天下第一,总以为自己已经是天下无敌,从来都没有把别人放在过眼中。得了灵宝之后更是极尽手段去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

  “白旭道人,你……你竟敢嘲笑老祖,简直是作死,天上地下,再也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了。”

  “哈哈哈……”白旭大笑,仿佛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笑话。

  “我作死?阴阳道人,我看你才是作死!就你的这种作风,没有贯彻天地的大.法力,却是有蔑视天地的大狂妄,迟早是要遭到劫数的。纵然是今天贫道不能灭杀了你,他日你也会被别人灭杀。”

  “混账,老祖做事,岂是你能够妄加评论的。再接我一招,阴阳崩灭!”阴阳道人怒气正盛,也不再多言,收摄了葫芦法宝,反手便是一招“阴阳崩灭”。

  这一招威势极强,携带者无上的压力,所过之处,阴阳翻转,连虚空都出现了爆炸,地风水火更是混乱不堪,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塌陷,破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口子。自那口子之中,甚至可以看到有混沌气流在肆虐。

  这招“阴阳崩灭”分明就是“阴阳颠倒”的升级版,不过威力却是要比“阴阳颠倒”强上无数倍。

  白旭不敢小觑,慌忙运转顶上三花抵住压力,只见他右手抓住黑色癸水旗,左手手诀连掐,嘴里念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

  “疾”白旭一声大叫,左手双指并起,激射出一道青光,朝着那旗面之上一点,顿时,只见自那黑色癸水旗的旗面之上,猛的挤出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

27.原来如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