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8.痴心妄想

  这滴水珠圆溜溜的,非常的微小,不过在阳光的映衬下却是散发出了夺目的光辉,犹如一颗钻石一般,闪耀无比,灵动无比。

  “癸水精气!”镇元大仙大惊,一眼便认出了这滴水珠的本来面目。这分明是白旭借助黑色癸水旗将自身精气凝结,成就了这么一滴水珠,实乃是在消耗本命精气,一滴便是损耗千年的道行。

  不过,白旭生于混沌之中,本就修行了无数个元会,损耗个千年道行,那是九牛一毛一般,还真是没有放在心上。

  这滴水珠出现之后,周围空间的压力陡然减小,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压迫感,仿佛连阴阳道人施展出来的那招“阴阳崩灭”也已经不再具有威胁。

  水珠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猛然之间化作了一道流光直冲阴阳道人。

  “嘭”,却是这滴水珠与阴阳道人的“阴阳崩灭”相撞,“阴阳崩灭”立刻便被抵消,不过这滴水珠的威势却是丝毫不减,依旧袭向阴阳道人。

  阴阳道人大惊,他本来是对自己的一招“阴阳崩灭”信心满满,以为没有东西能够在这样的一招之下存活下来,可是没想到,那看似不起眼的一滴小小的水珠却是破了自己的招式,而且还是余威不减。

  阴阳道人慌了,他本就没有防备,此刻运转法宝护身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得依靠身法,强行躲避。

  不过,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嘭”,水滴势如流光,一下便击打在了阴阳道人的肩头。

  阴阳道人如遭重击,面如金纸,“噗”的一声便喷出了一口鲜血……

  “哈哈哈……”白旭一击得中,不由大笑起来。

  “阴阳道人,你的劫数到了!速速把那颗白色的珠子交出来,贫道本着慈悲之心或可饶你一命!”白旭大声说道,一招得势,乘胜逼迫,颇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阴阳道人面目狰狞,脸色苍白,嘴角依然有点点殷红,未曾尽去。

  只见他红着眼,双眼血丝已然密布,头顶上那黑白相间的头发也有点散乱,早已没了先前那种役使天下,霸绝四方的气势,甚至于使人看起来还会产生一种悲惨的感觉。

  “白旭道人,你不要以为就吃定老祖了。”阴阳道人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面目寒冷,凶光毕露。

  “能把老祖我逼到这样的地步,你真的很能耐,确实是一个不能小觑的对手。不过……”阴阳道人话锋一转,身上的道袍无风自动,真气鼓鼓,浑圆润滑,仿佛要涨破一般。

  “老祖我还有绝世手段尚未使出,白旭道人,你以为你就这么打败老祖了?你错了,老祖我的手掌心,任谁都休想逃的出去!”阴阳道人浑身一震,立刻便恢复了精气神,一扫先前的萎靡之势,整个人好似脱胎换骨了一般。

  “阴阳金葫芦,吞天噬地术!”阴阳道人一声大吼,将手中的金葫芦往空中一抛,威势真如那天神一般,震撼诸天,俯瞰众生,统摄四极寰宇,荡平八方九州。

  阴阳金葫芦抛至半空,浑身上下猛然放射出了数万道的金光,顷刻间便照亮了整个天地,就好似是一个太阳,散发光芒,普照万物,寻常人根本就不能对这他睁开眼睛。仿佛这天底下的万物生灵,俱都沾染上了这么一层淡淡的金光,威势可以说是一时无二。

  白旭眉头皱起,终究还是不能知道这阴阳道人在耍什么花招。

  未几,金光散去,阴阳金葫芦已经是变的有数丈高下,巨大无比,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好似这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这么一个葫芦,真能吞天噬地一般。

  不多时,葫芦口张开,只见自那口中忽然喷出了一黑一白两道气息,正是阴阳二气,实乃是这葫芦的法宝精气。

  阴阳二气升空,竟也缠绕到了一起,聚在一起相互追逐、凝实。不多时,竟然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副真实的太极图。太极图分黑白木鱼,黑白木鱼上又有阴阳眼,实乃是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阴阳阳,本就不分彼此。

  不过此刻,这副太极图的阴阳眼上,却是分别坐着两个婴儿,或者说是圣婴。仔细看去,这两个圣婴一个是全黑,一个是全白,面目之上,棱角分明,分明是和阴阳道人一般的模样。

  这两个圣婴双眼闭起,手中捏成手诀,口中更是阵阵有词,念着谁也听不懂的言语,仿佛是在配合着一起,正在施展着一个无上的仙术。

  白旭正自疑惑,心里想着要不要抢先出手将之打断。

  可是忽然,两个圣婴好像做完了准备,双眼猛然睁开,放射出两道无可睥睨的精光,甚至连空间都引起了一阵悸动。

  “吞天”,“噬地”。

  两个不带有丝毫情感的声音吐露而出,带着一种寒冷,带着一种不可置疑,仿佛这两个圣婴说的话就是天理,就是真实,任何人都不能够产生丝毫的疑问。

  猛然间,两个圣婴动了,只见他们竟然是齐齐的点出了一指,立刻,自那指尖之处便产生了一黑一白的两道亮光,一如荧烛星火,竟也十分的灿烂。

  外人看来,就好像是这两个圣婴用手指伸到了颜料盒中,分别蘸取了一黑一白的两种颜料,正准备画些涂鸦之作。

  果不其然,只见这两个圣婴将手指当空举起,一左一右,朝虚空中一指,随意一挥,不多时便画了一座“门框”。不过,这“门框”并不是只有线条简单造就的一个平面型“门框”,而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立体型“门框”。

  说起来,这“门框”更像是一个巨大的盒子,或者说是一间巨大的房子,正好将白旭圈在其中。

  白旭并不是痴傻之人,也不是那仗着艺高人胆大便为所欲为的莽汉。只不过,这“门框”乃是以阴阳为画笔,以虚空为画布,画在了虚空之上。

  白旭有心躲避,但在这“门框”的笼罩之下,根本就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无论他跑到哪里,都是能够将他圈在其中。不得已,白旭只得静观其变。

  “吞噬”。

  又是一个不带有丝毫感情的声音。立刻,只见整个空间都是猛然一震,再回过眼来看去,惊奇的一幕出现了,被“门框”所圈住的那片虚空,竟然……竟然凭空消失了,连带着,白旭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吞噬……吞噬,真的被吞噬了?连虚空都被吞噬了!这……这究竟是怎样的神通……”一旁,被困在“阴阳封魔阵”中的银江道人已经是彻彻底底的震惊了,即使是到了现在,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发生的一幕。

  “啊,不……不……老师,老师你在哪里?阴阳道人,你把我老师弄到哪里去了!快说,快说……不然我杀了你!”

  另一旁,白灵大惊失色,她本是站在后方,兴致勃勃的看着白旭和阴阳道人斗法,不曾想,阴阳道人一个“阴阳吞噬”的大招,竟然把她的老师给弄没了。

  这可是刚刚历尽千辛万苦,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拜的一个便宜老师,是自己以后安身立命的依仗。可是就这一会的功夫,说没就没了,这叫白灵如何能够不着急。

  不过,另一旁,守在一边的镇元大仙却是并未着急,依旧面含微笑,气度从容。大仙乃是深谙虚空之道的强者,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奥妙。

  这“阴阳吞噬”,说是吞噬,其实,用大挪移来形容才更为恰当。

  试想,这普天之下,有什么东西能够吞噬虚空?除了混沌,镇元大仙想不到其他的东西。白旭道人说是被吞噬了,其实只不过是被混沌所吞没,或者说是被挪移到了混沌之中。

  这要是换做了平常的仙人,自然是有死无生,纵然是能够侥幸的存活下来,恐怕也会迷失在混沌之中,不得而出。

  不过,白旭本就是诞生于混沌之中的强者,而且领悟出了“混沌练体术”这样的绝世法门,并且已将此术修行至大圆满,肉身之强悍,已经脱去了天地的桎梏。连天地都不能奈何的了他,更何况是那混沌。

  “阴阳吞噬”虽然是给白旭造成了比较大的麻烦,但终究还是不能伤了他,所需要的,只不过是耗费一些时间罢了。只要时间一过,白旭肯定是能够安安全全地返回这里。

  “哈哈哈……”阴阳道人一脸的奸笑,老怀宽慰,仿佛把那憋在胸中的怒气统统的给发泄了出来,快意无比。

  “哼,小姑娘,你那老师道行不够,神通太小,已经遭了劫数,被老祖我给送走了。我看你也是遇人不淑,这才遭遇到了这样弱小的老师。不若你就另投名师,改拜在老祖我的门下如何!哈哈哈哈……”

  说着,阴阳道人又是“哈哈”大笑起来,仿佛他从来就没有这么畅快过。

  “混账,阴阳道人,我老师乃是修成了大罗金仙的人物,无量无极,无灾无劫,如何会遭了劫数?分明是你使用卑鄙的手段,暗中算计我老师。我老师光明正大,不曾防备,这才遭了你的偷袭。快快把我老师放出,不然有你好看……”

  白灵小脸鼓起,怒气冲冲,义正言辞。不过,言语之中终究是掩盖不住那一丝的焦急。

  “大胆,竟然敢污蔑老祖,是谁给你的胆子!快快过来跪下,拜老祖为师,不然让你尸骨无存!”阴阳道人脸色一寒,怒声说道,同时将阴阳金葫芦一收,竟然是要再次出手。

  “呸,阴阳道人,你是痴心妄想。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白灵就是再无耻,也不会投到你这个道人的门下,想羞辱我老师,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白灵厉声喝道,她算是看出来了,阴阳道人让她改拜到自己的门下,根本就是为了羞辱白旭,没安好心。

  “找死!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祖给你机会你都不接着,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

  阴阳道人大怒,突然出手。一掌打出,在空中幻化成了一只遮天巨手,携带者无上的威势,遮天蔽日,黑压压的一片,直似要把白灵一掌灭绝。

  “阴阳道人,你也是修成了大罗金仙的人物,称道做祖。没想到却出手偷袭一个晚辈,传将出去,你还要脸不要脸!”

  镇元大仙眉头皱起,脸色寒冷,大声说道,却是真真正正的怒了。

  说着,只见大仙将手中的拂尘一甩,立刻便有一道青光激射而出,抵消了那只巨掌。

  似大仙这般好脾气,能让他都发怒,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无尽的虚空深处,那是只有混沌存在的地方。这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人,没有日月星辰,没有四极寰宇,有的只是荒凉、沧桑、古朴。

  这里是一切事物诞生的源泉,这里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未曾达到过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那么的安静。

  不过此刻,这个本应寂寥无人,沧桑荒古的地方却是在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面目清秀,手中拿着一杆黑色的大旗,头顶上那凝聚着的三朵黑色莲花也还依然未曾散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阴阳道人用一招“吞天噬地术”吞噬到混沌之中的白旭。

  “这里……这里竟然是混沌!”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切,白旭先是一惊,继而不由得就在心中升腾起来一种感慨,一种亲切。

  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他生活了无数年月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那般,没有丝毫的变化。没由来的,白旭心中就生出了一种怀念。

  不过这一刻,还远没有到那应该怀念的时候。白旭心里清楚,此时此刻,阴阳道人必然是在北海之上嚣张无比,役使天下。自己需要马上回去以雷霆的手段将之镇压,不然,那颗白色的珠子就不归自己了。

  自己来到那北海之上,枯坐十六日,其后又更是耗费自身精气一连破开了四十九道壁障,这其中的好处,自然是不能让别人得了去。

  “阴阳金葫芦,吞天噬地术。竟然是连我所在的一片虚空,都一同吞噬到了这混沌之中,果然是大手笔,果然是大.法力,果然是大神通!”

  白旭一连说出了三个“果然”,三个“大”,言语之中,丝毫不掩饰对于阴阳道人的赞叹。

28.痴心妄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