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简琳的算盘

  “小祀,怎么了?”车站外,苏瑾有些担忧的盯着满脸急切的李祀。

  “路上说”李祀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跟师傅说了声机场才跟苏瑾说起原因。

  而就在两人的出租驶离火车站门口后,张三匆匆从火车站内跑出来。

  他此时又恢复了他原本的装束,急切的环顾四周。

  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他立刻在人群之中穿梭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来回寻找着。

  与一人穿体而过,那人打了个激灵,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凉,在这大太阳之下尤为怪异。

  连忙紧了紧身子,立刻离开。

  张三来回跑了好几条街,终究还是一无所获,又回到火车站门口,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久久驻足。

  火车已经发车半个小时了,此时简琳站在厕所门口一脸的尴尬,不停向着那些要用厕所的人解释着。

  “各位,非常抱歉,我爸爸吃坏肚子了,麻烦你们换个车厢好吗,谢谢大家”

  若不是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估计很多人当场就发飙了,不过还是有人不打算忍让,在,出口咄咄逼人。

  简琳心中那个气啊,要不是不能对这些普通人不能出手,怕被道盟盯上的话,她真想弄死这些傻帽。

  “怎么回事”这时刚刚那个给张三开门的乘务员过来,看着很多人都堵在厕所这儿,便询问原因。

  这小孩堵着厕所不让我们用,说什么她爸爸在里面,可是叫半天又没人应,而且上面也没显示正在使用。

  “小妹妹,你爸爸呢?叫他回个话,不是出什么事了吧?”乘务员有些担忧的问到。

  简琳一下就噎着说不出话来,不知如何是好,急的直跳脚。

  她把手藏在背后,想把张三的衣服藏上面去,到时候只要说自己刚刚走神不知道张三什么出来就行了。

  就当她的手刚刚伸进去的时候门被拉开了,张三满脸低落的走了出来,一言不发。

  “可以啊兄弟,我们还以为你虚脱在里面了呢”周围有人打趣到,引得周围一群人哄堂大笑。

  张三低落至极,没有回应他们,直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而简琳也松了口气,跟着走了回去。

  看着张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着窗外默默不语,简琳得意一笑。

  “怎么样?是哪个?快感激我,刚刚我已经帮你把一切都打听清楚了”她满脸得意的朝着张三问到。

  张三这才转过来看着她“下面该怎么找?”说着打开自己的包袱,将原本挂在他身上的那件法器拿出来看着愣愣出神。

  “这是什么?”简琳答非所问。

  “丧魂钟”张三说着将小钟递给简琳,简琳伸手一抓又立刻松开,看着自己被烙红的手掌,称奇不已。

  张三见她无法拿便将钟放在桌子之上,简琳这才仔细观察起来。

  黑色的钟上之红色的神秘符文纵横交错,不过着钟也太小了吧?

  简琳不敢想象这玩意要是有个人来使用那得是多大的威力,光光一个死物都能给她灼伤,若是又人使用,岂不是威力剧增?

  吞了吞口水,“你从哪搞的这宝贝,转手一买咱们就翻身做地主了”简琳说到。

  “这是她的,从我失去记忆便一直跟着我”张三答道。

  简琳讪讪的笑了笑。

  “是不是刚刚那个善良的小姐姐?”她暧昧的笑着问。

  “哪个?”张三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就是那个扎着头发的那个”

  这次张三没有再回话,简琳知道她猜对了。

  不过她又有些想笑。

  “三儿,你知道她叫什么吗?”她强忍着笑意问到。

  “...”

  “李祀啊...哈哈...笑死我了,你们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张三李四吗?”简琳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要胡说,哪有一个女孩子会叫李四的”张三拍了她头一下,有些不满。

  “李祀,祭祀的祀”简琳学着李祀的说法解释了下,又有些忍不住想笑,不过看到张三寒着的脸后,连忙止住笑意,说起正事来。

  “对了,我刚刚已经帮你打听清楚了,她们也是去杭山的,咱们只要去那边找到李安志,让他帮我们查一查就知道了”

  “李安志?”张三不解的问到。

  简琳尴尬的笑了笑,把李安志的事说给了张三听,她知道李安志既然身为道盟的长老,绝对是有权利调查监控的。

  李祀两人那么急忙肯定是坐飞机赶回去了,到时候只要去一查杭山机场的监控录像就知道了。

  听到简琳的解释张三松了口气,轻轻道了声谢谢。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简琳又问了张三一遍。

  “谢谢!”张三郑重其事的说了声。

  “唉!小事,别搞的这么严肃,怪吓人的”简琳大方摆手。

  见张三无言以对,简琳也不再搭理他,拿起手机看起小说来了。

  张三时不时的瞟向她的手机,对张三来说手机这玩意还是挺新奇的,初到这尘世,一切都冲击着张三,不论是点灯,电视,汽车,火车还是飞机给他的冲击都挺大。

  不过相对而言手机才是对他冲击最大的。

  经过两个月的不断适应,他还是对现代化简体字懂个七七八八,看着看着他就忍不住插嘴。

  “你怎么能看这种淫秽不堪的东西,有辱斯文”

  他这一句倒是提醒了简琳,她抬头把张三打量了一下,郑重其事的说到。

  “三儿,做好备胎的准备了吗?”

  张三被她问的不明所以。

  也难怪简琳会这么问。

  在现代化社会,李祀这十几岁的年纪有个小男朋友也没什么奇怪的,张三又关于李祀的记忆,可是李祀可不知道他张三是谁。

  而且刚刚简琳只是在看一本普通的爱情小说,男女主正常接个吻在张三眼里就有辱斯文了。

  简琳算是想到了,张三和李祀是有代沟,而且这条沟有海那么宽。

  万一...张三去做了个接盘侠?一代豪杰张三先生死得可悲,原因竟是原谅帽在顶?

  不,不会的,小姐姐人辣么好,绝逼是个好姑凉。

  “人和灵又不能生育,备胎干什么?”张三又给简琳普及了下知识。

  简琳瞪了他一眼。

  “那你找到她的意义在于什么?”简琳问了句。

  张三一愣,你找她的意义在于什么?

  在于什么?

  张三不知道。

  是悔?

  是爱?

  又或是想弥补什么?

  既然人和灵并不能在一起,那自己找到她之后又有什么意义。

  万一她已初为人妇?

  万一她早已与别人私定终身?

  张三不敢往下想,也不愿再往下想,低着头神色黯然。

  “嘿,放心吧,现在跟你那时候不一样的,人妇是不可能人妇的,终身也是不可能终身的”简琳见到张三这表情,大概的是知道了他的想法。

  “这份记忆你苦苦追寻了两千年,赵渊曾说你三百多年未离开过那里了吧,是不是原本打算放弃了?我也曾寻找一个人寻找了好几百年,曾经也曾绝望过,游走与生死的边缘,我说的是二次死亡,不过当再遇到那个人时。我发现,当初所以的坚持都是值得的”

  “短短几十年也好,陪在她身边,实在不行就弄死她,让她一直陪着你”简琳开导着。

  是啊,短短几十年也好,毕竟我欠下的,哪怕用我这百万年的光阴去守护她,几生,几世。

  张三突然明白了当初一位好友的选择了,只是不知现在他身在何方?

  “不过还有个问题”见张三似乎有些释然,简琳又开始了。

  “我们到杭山之后怎么维持生活啊?你以前干什么的?我不管,反正你得养我,我这辈子是不打工的”说了半天简琳最后才想起至关重要的问题来。

  “我以前是教书先生”张三答到,话虽这么说,不过几千年前的事跟现在半毛钱干系都没有。

  “没用,还会点啥?”

  张三又给他一一举例,毕竟他活的久了,漫长的岁月中接触的东西还是很多的,琴棋书画,五音七律,舞刀弄枪,砍瓜切菜几乎样样精通。

  人才啊,简琳不得不佩服,想自己几百年了总是在偷鸡摸狗,骗吃混喝的,顿时有点小尴尬。

  不过她倒是对张三该去干嘛有了个大致的想法。

  而且又不用休息,两班倒,做兼职,美滋滋。

  两人现在身上只剩下简琳近百年来的存款,一百都不到了,想想以后还得帮张三把妹,租房,水电。

  想到这简琳顿时就一阵来气,本来高高兴兴,以为认个野爹就可以跟着他去大城市享福了。

  谁知这货脑子有包,看似眉清目秀,实则睿智一个,享福是指望不上了,搞不好以后还得沦为保姆。

  想着想着就打了张三一拳。

  “你做什么?”张三不解的问到。

  “没什么,不高兴”简琳哼了一声,低着头继续玩手机,不再搭理张三。

  两天三夜之后。

  “先生,杭山市到了”乘务员不友善的声音打断了正在发呆的张三,和靠在张三身上呼呼大睡的简琳。

  乘务员看着简琳的样子,不由的苦叹一声,从身上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张三。

  张三和简琳两人一脸懵逼。

  “下车带孩子买点东西吃去吧,再怎么也不能饿着孩子啊,毕竟还在长身体呢”她说着揉了揉简琳的头,苦叹着离去。

  着三天来,她做为这节车厢的乘务员可是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简琳这三天就只是吃了原本李祀给她的一些小零食和那瓶饮料而已。

  而张三直接是滴水未进,在她看来着两父女就这么在车上活活饿了三天。

  不过在心底已经认定了张三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着年纪不大,却有这么大个女儿,肯定是以前太小不懂事酿成的后果。

  张三和简琳互看一眼,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过在下车前张三还是顺手将钱塞回了乘务员身上,说了声谢谢。

  两人走出火车站,便看到了前来迎接两人的伏和安。

  此时的他依旧是那套蓝白相间的校服,看起来有些疲惫。

  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上面赫然几个大字。

  “在路上外卖”

  这便是道盟在俗世间的名字。

第四章:简琳的算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