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话 绝望早了

  第六十一轮至第八十九轮,牛头怪的刷新速度变为了夸张的每秒钟一头,全部是持斧牛头怪,移动速度加快百分之五十只是打底,可怕的是,所有牛头怪都获得了奔跑技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奔跑起来,极容易打乱团队的输出节奏。

  丁八也已经无法分心去照看别人了,必须全神贯注输出,而也正是他的专注态度,使得半妖之弓上附带的蛛网箭和妖蛛毒矢这两个技能纷纷解析成功,变成了如同寒冰箭和扇形箭一样的,可以被随意复制的技能。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完全没有任何输出任务的中原暴徒和违心才真正感受到了丁八的实力,只能用深不见底来形容了,他们被丁八经常飚出来的二百五十六支箭给惊得不要不要的。

  而丁八也不太用控制箭矢方向了,因为他的面前总是保持一群牛头怪冲过来的状态,只要上前射,就一定会保证大部分都命中。

  丁八现在的输出效率,至少也比得上上百名的普通射手的输出效率之和了,这是一项相当了不起的成就,但伴随着的,则是隐藏体力值的飞速下滑。

  六人小队,唯有丁八,现在是大口喘着粗气,并且满头大汗,每隔几秒钟就要抹一把眼睛,否则大量汗水就会渗进眼睛里,让他难受异常,甚至影响到他发动复制之眼。

  他已经很累了,但丁八是很认真地在做一件事情,所以他的倔强劲就被激发了起来,身体上的累他可以承受,甚至可以无视,只要达到心中预期的目标就好!

  毫无疑问,除了复制之眼这个核心天赋之外,扇形箭绝对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一次性射出八箭去,配合着丁八可以顺手拈来的五次、六次复制能力,终于抗过了第九十轮的怪物抢宝。

  每个人获得了九十点技能点,相当于额外升了九十级的巨大收获!

  但毫无疑问,现在没人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大家都被最新的牛头怪刷新方式给惊住了。

  每一秒钟,刷新两头持斧牛头怪,而这两头牛头怪,不是刷新在同一个区域了,而是出现在了众人守护的宝藏的前后两个方向上。

  也就是说,从即刻开始,众人必须要面对腹背受敌的高压状况。

  违心神色郁闷道:

  “咱们终于算是走到头了。”

  中原暴徒亦是叹了口气,看着丁八道:

  “天羽兄弟,现在这情况,我们确实是无能为力的,你肯定能够抗住一路,这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剩下的人,即便是再多一条命,集合起来跑去另一路,也是很快被干翻的结局。”

  赵大定则是完全没有在乎别人在讨论什么,也没有功夫抬头看看局势怎么样了,他始终待在丁八让他站桩的位置,等到丁八一箭吸引了新刷出来的牛头怪的仇恨后,他就立即在怪物背后吭哧吭哧地输出着,真就是个孜孜不倦的老黄牛的形象。

  而王大乃这个高智商的家伙当然是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主,他知道前后两路同步刷新牛头怪对当前这个摇摇欲坠的团队来说意味着什么。

  但他却第一时间从丁八眼神当中看到了熟悉的淡定,还有一丝不容易被觉察到的……兴奋?

  王大乃不知道那一闪而逝的特殊光芒该不该用兴奋来形容,但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当前这个看似要让整个团队崩溃的局面,丁八依然能够掌控!

  所以在看到违心和中原暴徒的悲观态度之后,王大乃莫名一笑道:

  “你们两个啊,还真就绝望早了。”然后便缄口不言了。

  “什么?”违心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却是唯一的女队员暮色旋律美眸涌动着异色,她轻轻笑了起来:

  “中原暴徒、违心,你们这两个消极的家伙,会不会为你们刚刚说出的话而感到羞耻呢?”

  中原暴徒和违心彼此对视了一眼,还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违心忍不住问道:

  “你们两个就别再一唱一和地打哑谜了好不好啊!怪物都快要攻过来了,到底应该怎么打,咱们还得等羽哥拿主意呢!谁还有功夫在乎什么可笑不可笑?”

  “你也知道是问天羽拿主意啊!”暮色旋律毫不客气地讽刺着:

  “自始至终,都是问天羽在拿主意,并且从一开始,咱们就是在沾人家的光,如果没有问天羽在的话,咱们几个人加起来能够顶得了几轮?三轮?还是五轮?”

  中原暴徒面皮变红了,因为他终于明白了王大乃和暮色旋律那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也终于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

  违心显然是仍旧没弄懂的,他原本的脾气非常硬,傲气十足,但他绝对不会无理取闹,而且他很欣赏暮色旋律作为一个牧师的综合能力,更何况暮色旋律说出来的话都是大实话了,所以他没有直接跟暮色旋律急眼,而是脸上露出十分无奈的神色道:

  “我叫你叫姑奶奶行不?你就别卖关子了好吧?谁不知道咱们之所以能进这个本,都是羽哥的提携,进本后也多亏了羽哥才让我们走到现在的,但姑奶奶你说那话,怎么就跟我做错啥事一样呢?”

  “我们是做错了事。”

  中原暴徒面色沉稳,目光坚定道:

  “准确来说,是我们说错了话。”

  “说错了话?”违心瞪大了眼睛。

  “没错,有容和旋律其实都是在好心提醒我们,从进副本开始,到现在,自始至终,压力基本全在天羽兄弟身上,我们的贡献度跟他比起来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

  中原暴徒道歉的态度非常认真道:

  “已经打了多少轮,能不能打下去,还能打多少轮,从一开始就是天羽兄弟说了算的,也只有他能够对此作出决定,没人比他更有发言权……”

  “我明白了。”

  违心终于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他立即走到问天羽身边,认真道歉道:

  “羽哥,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话,我根本没资格那样说,我也更加没资格来动摇大家的军心。”

兔子的猜想说
书友们注意,本书没有停更,也不会太监,只是最近作者君时间不够充裕,只能几天一更,过段时间就好了,喜欢本书,请投出推荐票,请在书评区发言,让作者君看到,更新就会加快

第六十话 绝望早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