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请吃晚饭

  PS:状态有些不好,脑袋有点重。

  “小水晶,能把桌上的排笔递给我吗?”

  苏宰喻脱下外套,穿着一件长袖T恤蹲在地上,在调色盘上用水混着丙烯颜料,对着身后的郑秀晶喊道。

  郑秀晶看了看墙壁上勾勒的线条,再看看苏宰喻脚边图纸上的图案,兴冲冲的拿过排笔递给苏宰喻。

  苏宰喻拿着毛边纸,稍微沾了一下笔上多余的颜料,起身在墙上开画。

  “会跟纸上一样吗?”郑秀晶兴致勃勃的看着他在墙上填充颜色。

  “或许吧。”

  苏宰喻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看了一眼脚下乱七八糟的笔,说道:“小水晶,帮我把这些马克笔收一下好吗?”

  “内。”

  郑秀晶连忙应道,跑过去蹲下身子捡起一支支笔。

  苏宰喻有些奇怪的看着她殷勤的样子,轻声问道:“那个...小水晶你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啊!”郑秀晶抬起头露出笑脸,催促道:“快点画啊。”

  见状,苏宰喻满腹狐疑,没吃药?,摇了摇头,沾了沾颜料继续画。

  “NO black

   NO white

   Just Walking down

   the yellow brick road...”

  “小...”还没等苏宰喻说出,郑秀晶急匆匆到桌旁拿起手机,然后屁颠颠的跑回来,将手机递给他。

  看着郑秀晶手里的手机,苏宰喻一时说不出话,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帮我接通吧,手上有染料。”

  郑秀晶点点头,按下拨通键,微微踮起脚将手机贴在他耳边。见状,苏宰喻躬下了身子。

  “谁?”

  “我。”电话那头是郑秀妍的声音。

  苏宰喻挑了挑眉,跟郑秀晶说道:“你姐,你帮我接吧。”,说完立起身子,准备继续画。

  郑秀晶犹豫的将手机贴在耳边,轻声说道:“欧尼?”

  “二毛?!!”

  一声刺耳的高音传出。

  苏宰喻幸灾乐祸的看了郑秀晶一眼,手机没在自己耳边都觉得刺耳,更别说手机就贴在耳边的郑秀晶。

  果不其然,郑秀晶倒吸一口冷气,吃痛的揉了揉耳朵。

  “欧尼,你声音太大了。”

  郑秀晶闷闷的说道。

  “店里。”

  “内...

  ......”

  几句交谈后,电话挂断。

  “说了些什么?”苏宰喻看着揉着耳朵的郑秀晶,问道。

  “欧尼就在店门口,问为什么没开门。”郑秀晶感觉耳朵的刺痛,郁郁的说道:“我去给她开门。”说完,放下手机离开工作间,下楼。

  不一会,门口传来谈话声,苏宰喻瞥了一眼,随即怔怔看着走进来的人,这是少女时代来齐了?

  “苏宰喻xi,打扰了。”

  八个女孩子微微躬身打着招呼。

  “你们好,随意一点,那边有沙发。”苏宰喻对她们笑着说道,举了举手中的调色盘,“现在不方便招呼你们,不好意思。”

  众女摆摆手,示意不在意。

  郑秀妍走过来问道:“苏宰喻,二毛怎么会在这。”

  苏宰喻笑了笑,暗自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郑秀晶,说道:“这里离S.M那么近,一来二往就熟了,很奇怪吗?”

  郑秀妍狐疑的打量他一番,随后昂首冷哼一声。

  “今天怎么过来了?还那么大阵仗。”苏宰喻看了一眼沙发上一群东张西望的女孩子,问道。

  “今天正好我们行程都跑完了,想到之前你送的礼物,请你吃个饭。”郑秀妍摸了摸头发,歪着脑袋,“我还不是欠你一顿饭吗,省得你说我没请你吃。”

  闻言,苏宰喻点了点头,随即错愕的看着她,惊讶的说道:“你是说你欠我的一顿饭,然后跟你队友一起请?”

  “有问题吗?”郑秀妍昂昂小脑袋。

  苏宰喻没好气的对她说了声:“厉害。”

  郑秀妍得意的笑了一声,迈着八字步走向沙发。

  “小水晶,把冰箱的甜点拿出来放在茶几上。”苏宰喻对郑秀晶招呼一声。

  “内。”郑秀晶起身,将冰箱里的甜品拿出来放在茶几上,“欧尼们,快尝尝,这些甜点很好吃的。”说完,自己先拿起一个芒果布丁。

  “苏宰喻xi是在做手绘墙吗?”

  闻言,苏宰喻回头一看,他看了少女时代的出道视频,认出她是少女时代的队长金泰妍。

  “算是吧,后面还有些自喷漆的程序。”苏宰喻笑着回道。

  “是什么图案呢?”金泰妍看着墙上勾勒的线条有些疑惑。

  “你看这。”苏宰喻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地上。

  金泰妍看向他示意的地方,丙烯颜料桶压在一张四开纸上,上面的图案色彩鲜明,却又有点复杂,不太能看清具体画的什么。

  “可以拿起来看看吗?”金泰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可以。”

  苏宰喻点了点头,他这部分还没上完,暂时可以不用图纸。

  “谢谢。”金泰妍欣喜的说道,提起染料桶,蹲下身子拿起图纸。

  金泰妍细细的看着图纸,画上是一圈含苞待放的樱粉花朵围绕着中间两只手,一只是紫色瘦骨嶙嶙带着尖锐的指甲、一只是淡黄色珠圆玉润的手、两只手掌心相对手指外张,上方写着‘alive’,两只手的手腕处被一条黑色链子绑住。

  “苏宰喻xi可以告诉我这幅画是什么意思吗?“金泰妍看着图总感觉自己明白什么却又很模糊,这种感觉让她很难受。

  “很简单啊。”苏宰喻轻笑一声,说道:“一只是罪恶的手,一只是正直的手,两两想要分开却被一条链子绑住,上方写着‘活着’,外围的花朵是罂su表示绝望和希望的矛盾,大体意思是生活是对立存在的。”

  听着苏宰喻的讲解,金泰妍看着手中的这幅图想到自己成为队长后的生活,眼神越发深邃。

  “这幅画的作者是谁?”金泰妍眼神无法从画中离开,喃喃问道。

  “我。”

  “哦莫!?”

  金泰妍抬起头,目光熠熠的看着苏宰喻。

  苏宰喻看着她灼灼的目光,笑着问道:“很意外吗?”

  “没有、没有。”金泰妍连连摇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是有点意外,苏宰喻xi才十七岁,就能画出这种图案,而且画的那么好。”说着手指轻点画中手指的指纹,划过一节节骨节滑落掌纹停在的黑色链子上。

  “很喜欢吗?”

  苏宰喻看到她这副神情有些意外,一个女孩喜欢这种图。

  “啊?”金泰妍显然有些走神,急忙说道:“内,很喜欢。”

  “等等。”

  苏宰喻放下调色盘,走到办公桌拿过手机,然后从她手里拿过图纸,放在地上,用手机拍下,随即看看照片,点了点头,再拿起图纸递给金泰妍说道:“送你了。”

  “不用。”金泰妍连忙摇头。

  “拿着吧,我只是拿来参照,用完以后也会收起来。”苏宰喻扬扬手机上的照片,“这个一样的。”

  金泰妍眼含期待,牙关轻咬舌尖,踌躇片刻,伸出手接过图纸,轻声说道:“谢谢苏宰喻xi。”

  “女孩子一般不喜欢这种画吧。”苏宰喻见她一脸喜悦,笑着问道。

  “内。”金泰妍拿着画小声说道:“觉得很投缘。”

  投缘?苏宰喻有些讶异,随即想想眼前的女孩不是一般在学校里成长的孩子,心思有些复杂也是应然,旋即点了点头,问道:“金泰妍xi,平时看哲学书吗?”

  金泰妍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别说哲学书,课本她都懒得看。

  “存在先于本质。”苏宰喻微微一笑,顿了顿说道:“不要把框架下的对立面看得太重,其实有时候更多的看你主观意识选择,就像罂su能救人也能害人。”

  金泰妍似懂非懂地呆呆点头。

  “去跟你朋友一起聊会天吧。”

  苏宰喻拿起调色盘,嘴角含笑看着她身后沙发上的众女。

  金泰妍看了一眼沙发上打闹笑的前仰后合的众女,微微吐了一下舌头,冁然而笑:“内,苏宰喻xi再次感谢。”,后者颔首示意。

  “泰妍姐,你手上拿的什么?”

  徐贤看着坐在身旁金泰妍手上的一幅图画,问道。

  “苏宰喻xi送的画。”

  金泰妍笑着展开画给她看。

  “画得好好。”

  徐贤虽然不太喜欢图画风格有些深沉,但看到上面细致的纹络和鲜明的颜色,还是发出赞叹。

  “内,我也觉得。”

  一旁的Sunny脑袋凑过来,嘴巴叼着吃甜点的小勺子。

  众女好奇的凑过来看着金泰妍手中的话,七嘴八舌的发出意见,只有郑秀晶一脸闷闷用勺子戳着布丁,瞪了眼在墙上挥洒颜色的苏宰喻,明明这幅画是自己想要的。

  “你们看那些是什么东西。”

  众女将头凑到一起,权侑莉指了指对面墙角落的一些机器。

  “缝纫机啊!”

  金孝渊一眼就看出了。

  “我知道啊,我是说缝纫机旁边的那些机器,笨蛋。”

  权侑莉白了她一眼说道。

  “都是缝纫机哦,只是种类不一样。”

  来了多次工作间的郑秀晶自然知道。

  “缝纫机还有那么多类型吗?”

  崔秀英看着最常见的平车缝纫机旁边的几台机器惊讶的说道,众女也一脸稀奇。

  “内。另一个工作台是改鞋子的。”

  郑秀晶指了指几台缝纫机旁的桌子,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一台带着齿轮的机器。

  “哦莫,改鞋子?”

  林允儿诧异的说道。

  “对啊,他说看到喜欢的鞋子版型但颜色和材质不喜欢的时候就会自己改。”

  郑秀晶点了点头。

  闻言,Tiffany双掌拖着下巴,眯着眼看着在调色盘倒水的苏宰喻,赞叹道:“苏宰喻xi好厉害啊。”

  “二毛,谁让你不用敬语的,你们很熟吗?”郑秀妍注意到了郑秀晶的说话字眼,冷着脸说道。

  郑秀晶鼓了鼓脸颊,没说话。

  “苏宰喻,你要画多久,快九点了。”

  郑秀妍朝苏宰喻喊道,茶几的甜品对十个女孩子来说塞牙缝都不够,反而越吃越饿。

  “我去洗个手就走。”

  苏宰喻放下画笔,盖好料桶,走进厕所。

第十一章请吃晚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