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No cross no crown

  “说说吧,怎么回事。”

  店铺工作间内,两人坐在沙发,苏宰喻看着在一旁双手握着热牛奶的郑秀晶问道。

  郑秀晶微微吸了一下鼻子,没说话,低头盯着手中的牛奶。

  “你应该报警或者大声呼救。”

  看到她这副模样,苏宰喻头疼的拍了拍额头,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郑秀晶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家里人和公司会知道的。”

  “在那种情况下,先保证自己的安全。”苏宰喻想到那几人手里还拿着指虎,皱了皱眉,训斥道。

  “他们又不敢做什么的,最多被打一顿。”郑秀晶嘟着嘴,有些委屈的说道。

  “呵,最多被打一顿?”听到她的话,苏宰喻被气笑了,按捺心中的怒火,咬着牙沉声道:“你以为你是安重根吗?慷慨就义?”

  感觉到他的愤怒,郑秀晶身子一颤,放下手中的牛奶,伸出手握住他的小尾指,看着他略微红肿的手背,吸吸鼻子,带着歉意小声说道:“对不起。”

  苏宰喻低头一叹,看着她握着自己尾指的小手,有些无奈说道:“我没事,你总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吧?”

  郑秀晶沉默片刻,紧了紧握着他尾指的手,说道:“不许告诉我姐。”

  “好。”

  得到苏宰喻的应允,郑秀晶咬了咬下嘴唇,缓缓说道:“前几天,我去公司的时候,听到有个SJ女粉丝在公司门口和旁边人骂我姐姐。”顿了顿带着些许快意,“我就去踹了她一脚,然后跑进公司里了。”

  “谁想到她认出我了,还找人在我去公司的路上堵我。”

  听到她最后带有些委屈的话语,苏宰喻有些错愕,没想到是这样子发生的冲突,有些哭笑不得,“你也不能直接动手啊。”挣开手,拍了拍她的脸蛋,“嘴长在别人身上,闲言碎语是控制不住的,做好自己。”

  “嘴长在她们身上又怎样!凭什么这样说我姐姐!”郑秀晶猛地抬头带着哭腔大声质问,“又不是我姐姐的错!”说完泪水从眼眶滑落。

  苏宰喻被郑秀晶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随即默默地伸手抽起茶几上的纸,替她擦眼泪,只是这眼泪越擦越多。

  “好好好,打得好。”苏宰喻连忙应和她,继而说道:“下次叫上我一起踹。”

  “网络上在说、学校里在说,为什么到处都在说我姐姐。”

  郑秀晶呼吸开始有些困难,不断的梗咽,断断续续的说出这句话。

  看着郑秀晶泣不成声的样子,苏宰喻疼惜的反手将她搂住,拍着她的背部,好让她呼吸通畅一些。

  在他怀里,郑秀晶这段时间的委屈全部爆发,双手紧紧扯着苏宰喻的衣服,全身紧绷越哭越大声。

  小水晶都这样了,那西卡呢?苏宰喻轻拍郑秀晶的背部,眼神闪烁。

  ...

  苏宰喻将风衣外套盖在睡过去的郑秀晶身上,衣服下摆到直到他小腿的长风衣轻松把郑秀晶整个身子遮挡,还多出一部分。

  轻轻帮郑秀晶捋了捋凌乱的发丝,苏宰喻看着她肿胀的眼睛和红彤彤的鼻子,叹了一声气。

  “即使发火了也还要笑

  一定要这样想

  ......”

  有些耳熟的铃声从郑秀晶书包里传出,苏宰喻连忙打开书包,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人,挑了挑眉,扫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郑秀晶,接通电话。

  “二毛,你去哪了?舞蹈老师说你没去练习。”

  电话那头是郑秀妍的声音,语气有些急促。

  “是我。”

  苏宰喻迈着步子走到窗边,轻声说道。

  “苏宰喻?二毛呢?”

  郑秀妍惊讶的问道。

  “小水晶在睡觉。”苏宰喻回头看了一眼郑秀晶,顿了顿说道:“在我这里吃完午饭后睡着了,可能是太累了吧。”

  “哦,好吧。”郑秀妍明显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麻烦你了。”

  沉默片刻。

  “西卡。”

  “内?”

  苏宰喻有些迟疑问道:“最近,累吗?”

  “哈,怎么问起这个了。”郑秀妍嬉笑一声,随即开心道:“还好啦,现在已经慢慢开始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了。”

  “那...那就好。”

  听到她欢快的声音,苏宰喻嘴唇抖动一番,还是没问出想问的话,转而笑着说道:“西卡,加油。”

  “内!”郑秀妍娇声应允,然后有些失落的说道:“我马上要开始录制了,先不聊了。”

  挂断电话。

  “No cross no crown,如果你背负过十字架后还不能卫冕。”

  轻声呢喃一声,苏宰喻稍微推了推窗户,一股寒气拍打在他的脸上,点上一根烟,怔怔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吐出一阵烟雾,“那我会亲手为你带上皇冠。”

  ....

  苏宰喻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九点了,停下手中的笔,神了伸懒腰起身走到沙发。

  “起床了。”

  苏宰喻拍拍郑秀晶熟睡的小脸。

  “唔。”

  郑秀晶缓缓睁开眼,伸手揉了揉眼睛。

  “该回家了。”

  “好累啊。”郑秀晶有气无力地发出干涩的声音,随后皱着眉小声说道:“我喉咙好痛。”

  “哭的声嘶力竭,喉咙能不痛吗。”苏宰喻笑了笑,拿起茶几上特意准备的温水递到她面前,“喝了吧。”

  郑秀晶吃力的撑起身子,有些迷茫扫视了四周一眼,接过水杯,抿了一口随后越喝越大口,一会就把一杯水喝光。

  “去洗个脸吧。”苏宰喻拿过空杯子放在茶几上,拍拍她的头。

  郑秀晶这回不敢说话了,乖巧的点了点头,起身往厕所走,等郑秀晶洗完脸出来,苏宰喻过去把风衣袖子绑到她脖子。

  “干嘛。”

  郑秀晶这回不得不出声了,不满的拉了拉头上风衣突出的部分。

  “你刚睡醒,外面太冷会感冒的。”苏宰喻打量一番她的造型,嘴角掩不住笑意,“你太矮只能这样。”

  郑秀晶恼怒的鼓鼓脸颊,伸出脚往他小腿踢了一下。

  “走了。”

  苏宰喻转身去桌上拿起一件绒衣,这时郑秀晶才发现他只穿着一件单衣,用疑惑的表情指了指他手上的绒衣。

  看到她的表情,苏宰喻撇了撇嘴,调侃道:“要看看某人留下的鼻涕和眼泪吗?”

  郑秀晶脸蛋一红,伸手要解脖子上的袖子。

  苏宰喻制止了她的动作,笑道:“没事,我里面穿着保暖衣。”说完拉着风衣袖子,像牵着小狗一样拉着郑秀晶往外走。

  “你的手没事吗?”

  两人走在路上,郑秀晶手轻碰一下苏宰喻之前有些红肿的右手,看了看被手套包裹的手,小声问道。

  “没事。”

  苏宰喻摇了摇头,他感觉除了还有一点微痛外已经没有大碍了,随即想起郑秀妍的那通电话,“你睡着以后西卡给你打电话了,我说你中午在我这吃过饭后睡着了。”

  郑秀晶点了点头,抿了抿嘴唇,眼睛看着地面,轻声说道:“今天谢谢你了。”

  “没事,以后记住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其他都是其次。”苏宰喻哈了哈一口气,继而说道:“应该叫Oppa,不是你。”

  郑秀晶歪了歪小脑袋,不理会他。

  两人一路沉默,郑秀晶更多的是因为喉咙痛,而苏宰喻?因为冷。

  看到郑秀晶进门后,苏宰喻立马缩起身子穿起外套,打了个冷颤。

  在家窗户偷偷看着苏宰喻的郑秀晶看到他这些动作捂嘴偷笑,昂了昂头小声哼道:“哼,让我叫Oppa?”

  苏宰喻站在路边准备打个车,一件风衣显然没办法让他觉得暖和,等了一会看到一辆空车,挥手召停。

  “不好意思,这辆车可以让给我吗?”

  苏宰喻回头一看,一个背着吉他的女人微微朝自己躬身,没理会她,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嗯?

  苏宰喻回头蹙着眉盯着女人的手,他风衣后摆被女人拉住了。

  “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这条路出租车太少了。”女人把身子又躬了几分,恳求道。

  苏宰喻自然知道这是住宅区出租车少,撇了撇嘴指着右边轻声说道:“那里有一辆空车来了。”

  闻言,女人一愣,松开手看向他指的方向,而苏宰喻上车,跟司机报了地址,倏然离去。

  女人一直看着苏宰喻指的方向,却只能看到一条空荡的道路,随即想起这是单行道,那个方向怎么会来车,顿时明白苏宰喻是骗自己,眼睛一红。

  有口罩、耳罩把自己裹得密密严严而自己快冷死,还想自己让车?苏宰喻感受车里的暖气,舒服的松了松因为寒冷而紧绷的肌肉。

阿月生说
感谢大家的推荐票,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第十四章No cross no crown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