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站高看远

  PS:有朋友说上一章强行拉仇恨,其实可以看看那个叫李成秀的还有之前那个来店里说合作的,我在挖一个大坑很大的坑,这个坑会跟现实重大事件挂钩也有我虚写的一部分,文笔不够,让大家感官跟我想的有些差距,我会努力提升的。

  ...

  南韩距离第一个平民执政人卸任时间越接越近,高层人士开始欢呼准备开始再次品尝甜美的蛋糕,而苏宰喻两耳不闻窗外事,万年不变的待在工作间。

  “近期有很多人在打听您的消息,如果有什么琐事需要解决请吩咐。”

  苏宰喻想起昨天收到的信息,微微一笑,这金英达有点意思。抬头看着除了脸部一丝没动其他已经完成大部分的画作,满意的点了点头。

  “Oppa。”金泫雅轻敲了几下门后进来,“咖啡。”

  金泫雅将咖啡递到他跟前,好奇的看了看油画板上的画,画中穿着一袭白裙直到脚腕的少女在黑夜中站立,背着黑色吉他包、齐刘海长发微微飞舞,双手互握摆在胸前。

  “谢谢。”苏宰喻朝她一笑,接过咖啡,顿时想到,“你肠胃好些了吗?”

  “内。”金泫雅转过头,揉着肚子憨声道:“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肚子痛过了。”

  “哈哈。”苏宰喻看到她这副模样大声一笑,随后收敛笑意,“那么要准备起航了?”

  “啊?”金泫雅一呆。

  苏宰喻拍了拍她的脑袋:“那天晚上说的事。”

  “哦。”金泫雅想起那天晚上有些恍惚,“还没,应该三月份左右吧。”

  苏宰喻抿了口咖啡,好奇的问道:“到底什么事?”

  金泫雅踌躇片刻,吞吞吐吐道:“我...之前是个idol。”

  “因为身体的原因所以退出了组合。”

  “然后原来公司的社长最近一直在联系我,说是重新成立一个公司,让我加入。”

  “像少女时代那种组合?”苏宰喻惊讶的看着她。

  “内。”金泫雅小声应道,“就是你朋友那种,叫Wonder Girls。”

  因为郑秀妍的缘故苏宰喻略微了解过这些偶像组合,Wonder Girls是南韩三大娱乐公司JYP推出的女团,去年有一位成员因病退队,组合虽然出道时间不久已经跃于一线女团稳压少女时代。

  “看不出来啊。”苏宰喻看着她稚嫩的脸蛋,“去年的你才几岁已经获得那么大的成就了。”

  “跟我没关系。”金泫雅失落的摇了摇头,“我已经不是Wonder Girls的一员。”

  这时苏宰喻才知道之前金泫雅承受多大的打击,一个十六岁少女莅临一线却被直接打回原型,捏了她的脸蛋,“你努力留下来的痕迹是抹不掉的,泫雅一定会站在比原来高的位置。”

  “内,谢谢Oppa。”金泫雅露出笑颜,随即一惊,“对了,刚才有个男的拿了个文件袋说交给你,我放在收银台忘了。”说完匆匆跑下去。

  苏宰喻接过她气喘跑回来的文件袋,道了声谢,拿着文件袋坐回办公桌处,取出文件袋里的纸张。

  房平章,父亲:房明勋,鲜朝体育报副社长,叔叔:方成勋,鲜朝体育报代表,家族背靠大国家党,掌控国内主要媒体喉舌,鲜朝体育报同属鲜朝日报集团,在国内第一个注重演艺圈报道,拥有第一批专业狗仔。

  苏宰喻看了个大概便把纸张丢到一边,拿起手机播出一个号码。

  “金英达xi,资料我拿到了。”

  “内,苏宰喻xi有什么疑问吗?”

  “房平章这个人...我不想看到他。”

  “这个...苏宰喻xi。”金英达苦笑一声,“如果说在之前的话,虽然难但未必不能,并且可能还有人掺一手。”

  “但接下来执政的那位就是大国家党的。”

  “房氏家族是那位的心腹,而且那位很强势!”

  苏宰喻手指轻敲桌面,轻声说道:“我有个朋友,不想被他打扰。”

  “少女时代的成员吗?”

  “你知道?”苏宰喻蹙眉,微微坐起。

  “内,自贤跟我说过。”

  “嗯。”

  “关于这个您不必担心。”金英达轻笑一声,“S&M对于艺人保护是出了名的,S&M背景很复杂据我所知基本四大党派都有伸手,不然也没资格和SK、CJ两大财阀分别占据歌谣、娱乐文化进出口、影视,如果说只是房平章的话,苏宰喻xi大可不必担心。”

  苏宰喻微微颔首,“内,我知道了,这次麻烦你了。”

  “相比苏宰喻xi做的,这点事不足挂齿。”

  挂断电话,苏宰喻揉了揉额头,看来自己得认真了解一下南韩了。虽然金英达说了那些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再次播出一个电话,等到那边应允后,出门。

  出租车停在汝矣岛一座大厦下,苏宰喻抬头望了望眼前的高楼,心里有些好笑,自己来南韩那么久还没到自家集团来看过。

  走进大厦大门,一个身穿西装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上前迎来,“您是苏宰喻xi吧?我是景社长的秘书金泰和。”

  苏宰喻看着金泰和伸出手,“你好,我是苏宰喻。”

  “内。”金泰和微微躬身伸出手,“请跟我来。”

  金泰和领着苏宰喻刷卡过门,乘坐电梯前往十九层后在社长办公室门口轻敲,“社长,苏宰喻xi来了。”

  “进。”

  金泰和打开门,伸手示意,苏宰喻微微颔首,走进社长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装修奢华,酒柜吧台甚至还有厨房,依稀可以看到虚掩着门的休息室里面面积也不小。

  “小喻,坐。”

  办公椅上的景承言起身,朝沙发示意。

  两人在沙发坐定,景承言笑着问道,“喝点什么?”

  苏宰喻摇了摇头,直入正题,“承言叔,这次我是有事而来。”

  “猜到了。”景承言轻笑一声,拿起桌上的茶具准备砌茶,“你这小子回来那么久就没过来一趟。”

  苏宰喻不好意思笑了笑,沉吟片刻:“承言叔,你知道房明勋吗?”他没提房平章,等级不够。

  “房明勋?”景承言思索片刻,摇了摇头,“姓房的话,我倒知道有个国会议员和相关的几个议员。”

  几个国会议员?苏宰喻挑了挑眉,想到金英达说的那些话。

  “是鲜朝体育报的副社长。”

  “哦,鲜朝体育报。”景承言了然,“就是跟那些国会议员一家的。”

  “怎么?”

  “我跟他儿子有些冲突。”

  “冲突?”景承言将茶叶倒入,“他不敢找你麻烦。”

  “我想找他麻烦。”

  景承言手一抖,茶叶微微洒在桌面,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到什么程度。”

  “副社长的位置,算了吧。”苏宰喻看向茶几上刺眼的淡绿茶末,眼神微凝。

  “小喻,要换届了。”景承言微微坐起身子,温言道:“可以打痛,但打死就不好收场了,氏族很麻烦。”

  两人谈话终止,进入沉默。

  “就是因为是氏族。”片刻,苏宰喻从茶几抬头看着他,眉间掠过寒意,“所以要打死。”

  闻言,景承言一怔,抬头看着他片刻哑然失笑,“哈哈哈,你很像你爸。”

  “那位上台后,我们会获利很多。”景承言倒出茶水,递给他一杯,“这样做大家都不好看,不过你如果想的话,我尽力。”

  “劳烦承言叔了。”苏宰喻拿起眼前的杯子轻嗅冒着热气的茶水,“很香。”

  “这是华国藏品如果不是你来了,我可舍不得泡。”景承言哈哈一笑,“如果喜欢带点走。”

  “不用了。”苏宰喻抿了一口,在舌尖打转咽下,“我可不能抢承言叔的茶,毕竟我年纪小胃口大只有一点可不够,到时候你可要跟我爸告状了。”

  “放心拿。”景承言眉梢微抬,再次往壶里掺水“我的好茶可不止这一样,不会向你爸告状。”

  “承言叔,我就不打扰你了。”一口饮尽,苏宰喻笑了笑起身,走到门口却步,转头说道:“承言叔,这茶二三泡挺好喝,但我觉得第三泡应该就没那种韵味了。”

  “有没有,尝过才知道。”

  没理会身后的声音,苏宰喻关门往电梯走,眼神渐冷,尽力?身为南韩财阀第一阶梯的名宿会顾忌几个国会议员?看来不管再好的茶叶总会冲淡,轻笑一声,姓苏的已经太久没在这里了。

  ...

  “李先生。”

  “景社长。”

  “今晚我在离北斋设宴,还请李先生大驾光临。”

  “必定前去,感谢景社长之前一臂之力。”

  挂断电话,景承言背手而立,对着落地窗俯视南韩经济中心汝矣岛,轻声呢喃:“习惯站得高了,自然也学会了俯视。”叹了口气,“因为平视和仰视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

第二十三章站高看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