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心情不好拿你出出气

  一大早苏宰喻店里就来了一个顾客,准确来说不算是顾客,而是金英达。

  “上来说吧。”

  经过金泫雅的知会,苏宰喻下楼看到杵在店里的金英达招呼一声,转身上楼。

  金英达跟着他上楼进了工作间,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尤其那幅引人注目的画。

  “画的怎么样?”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金英达一愣,随即颔首,“看不懂好坏但我觉得很不错。”

  “哈哈。”苏宰喻爽朗一笑,指了指沙发,“坐。”

  两人在沙发坐定,金英达将手上装着咖啡的口袋放在桌面朝他手边一推,轻声说道:“苏宰喻Xi,你要的咖啡暂时找不到,先试试这种。”

  “牙买加?”苏宰喻看了眼包装后点了点头,“这咖啡口感细腻。”

  金英达微微一笑递给他一个文件袋,“我觉得味道如何是其次,口感最重要。”

  苏宰喻接过文件袋拿在手上没打开,转而看着他阴鸷的面容,言语平淡:“金英达xi对咖啡也有自己见解。”

  金英达心中一动,深吸了口气,面容肃然:“即便喝不到也不妨去了解一番。”

  “对。”

  苏宰喻展颜一笑转过头缓缓拆开文件袋。

  文件袋打开,是一叠纸张和几张照片,苏宰喻拿起照片,微微凝目。

  几张照片都是同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双脚离地手被吊起捆在一个铁钩上,从脸上依稀可以看出是房平章。

  “你远比我想的大胆。”

  听到他略带惊讶的话语,金英达嘴角一弯,森然笑道,“呵呵,那杯茶余味如何?”

  苏宰喻丢下照片,叼起一根烟后递给他一根,手指敲打在桌面上,淡淡说出一个字,“甜。”

  金英达笑意更甚,拿出火机双手给他点上,微微起身拿过桌子那头的烟灰缸摆在他面前再给自己点上。

  “你不怕?”

  苏宰喻瞥了一眼他的动作。

  “怕。”金英达深吸一口烟,微微眯眼,“但他们应该更怕不是吗?嘿嘿。”

  “不用连名带姓了。”苏宰喻拍拍他的肩膀,问道:“行事的身份是什么。”

  “江海帮。”金英达凝住心神,肃言道。

  “嗯。”苏宰喻朝烟灰缸轻抖烟灰,看到他抽烟的姿势,蹙眉道:“不该碰的东西别碰。”

  闻言,金英达一怔,看向自己三指紧收用拇指和食指拿烟的姿势,不好意思笑了笑,“已经没碰过了,只是以前习惯了。”

  “先回去休息吧。”苏宰喻点了点头,笑着指了指他肿胀的眼袋,“后面你有得忙。”

  “是。”金英达赶紧灭掉剩余的香烟,起身低头躬身,“那我先告辞了,老板。”

  苏宰喻微微颔首,待金英达离去后拿起桌上的纸张,细细查看,上面尽是房成勋和房明勋利用职务之便牟取利益的信息,但上面的信息两人处理的很是聪明即使暴露出来也能有推托之词,更不用说两人还掌控新闻的喉舌。

  “Starts娱乐公司?”

  苏宰喻注意到这个公司专门给予两人提供情Se服务的信息的时候,轻抿嘴唇,随后拿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

  “承言叔,没打扰你吧。”

  “没有,有事吗?”

  “江海帮是我的人,最近可能有些麻烦需要您帮衬一下。”

  苏宰喻倚在沙发背椅淡淡说道。

  “江海帮?”景承言话语有些不满,“你怎么会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哦,只是想要有个跑腿的人罢了。”

  “跑腿的人?”景承言沉声道,“没有其他事了吧?”

  “没有。”

  “嗯,我习惯吃完早饭后休息一会。”景承言意有所指,“毕竟老了不像你还年轻,每天一大早就去开门了。”

  每天一大早就开门?挂断电话后,苏宰喻脸如寒霜将垃圾桶拿过,用火机烧掉金英达送来的照片和资料,看着摇曳的星星火烛,拿着手机发出一条让金英达放手做的信息,随即怔怔一笑,“承言叔就看你为江海帮做到什么程度吧。”

  苏宰喻需要试出景承言的底线,这样对金英达很残忍,但这也是想要制作他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咖啡所带风险,大家彼此心知肚明。

  闻着房间令人难受的味道,苏宰喻打开窗户,穿上外套准备出门走走。

  ...

  苏宰喻下意识避开了吵杂的干道,走进巷道,拉了拉衣领,深吸一口沁入心扉的冷气,再重重吐出。

  说是巷道,但在南韩中心地区这里的巷道是指住宅区的街道,比起干道而言少几条车道只有单行车道和较为僻静外没多大区别。

  苏宰喻愁眉不展迈着步子走向路旁的小公园,找了个公共座椅坐下,无意间看到对面一栋楼的时候舒缓了眉毛,露出笑意,自己已经快走到西卡家了么?

  那是?苏宰喻扫视的目光注意到了身后的一个熟悉吉他盒,转过身子察看,一个吉他盒斜立在木椅靠背上,旁边是一个少女低头垂发。

  苏宰喻起身目光注视着女孩走去,绕到女孩前面微微俯身,心头一动,“是你?”

  女孩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随后眉梢开始微动,表情变得愤然,“是你!”

  “对。”苏宰喻直起身子,露出笑容,“很巧啊。”

  “今天运气真不好。”女孩把手中的笔和纸还有身旁的杂物塞进包包里,嘀咕一声,背起吉他盒作势要走。

  “我都已经道歉了,没必要这样吧。”苏宰喻看了一眼她塞进包里的泡菜和水瓶挑了挑眉。

  “道歉?”女孩站起身怒视他,冷声道:“谁要你的道歉了,混蛋让开。”

  苏宰喻再次双眉紧锁,心情本来就不好的他被女孩这通话一顶,怒火升起,冷着脸让开身子。

  女孩怔住了,看到他的眼神有些害怕,前两次的表现来看眼前这人可不是有怜悯之心的人。

  苏宰喻有些疑惑看着眼前这个怔怔看着自己的女孩,淡淡说道:“不走吗?”

  “内。”女孩猛地一惊,慌张的低下头迈着步子往外走。

  “喂,你的包。”苏宰喻看了一眼椅子上绿色的包包。

  女孩却步,低头匆匆回来,拿起包包,像受惊的小兔子小声怯怯然说道:“谢谢。”随即踩着小碎步离去。

  谢谢?苏宰喻哑然失笑,玩心一起,朝她背影大声一吼:“站住!”

  女孩身体一颤,止住了步子。

  “回来!”

  女孩下意识抬起脚随后连忙放下,双手紧握,咬着嘴唇。

  “我数三个数,给我回来。”苏宰喻歪了歪嘴角,想到几次遇到女孩的场景,“清凉里和这里总有一天能抓到你吧。”

  “一...”

  女孩眼眶变红,有液体浮现摇摇欲坠。

  “二...”

  女孩抽了抽鼻子,转过身,战战兢兢轻抬腿朝他走去。

  “哭了?”苏宰喻讶异的看着低着头抽泣的女孩。

  “放过我好不好。”女孩垂发吸着鼻子,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说道:“我...还要...帮奶奶照...顾弟弟。”

  “擦擦吧。”苏宰喻有些尴尬的从口袋里拿出钱包纸递给她,“那个...我只是开个玩笑。”

  女孩顿时停下抽泣,半响后抬起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就在后面。”

  苏宰喻顿时错愕,转头看去。

  “王八蛋!”

  女孩抬起脚用尽毕生力气,一脚踹到他小腿上,她发誓她从来没这么爽过,灵魂瞬间感受到了升华,飘飘欲仙。

  苏宰喻转过头看到空无一人的树林顿时感觉不妙,随即一股难以忍受的疼痛感从小腿骨传来,回头看到女孩充满快意的笑脸,紧紧咬牙蹲下身子捂着小腿。

  “哈哈...”女孩看着他蹲下身子大笑,“吓唬我啊,来啊、你来啊!”

  “原本...是...开玩笑,现在...你记住。”苏宰喻忍痛咬牙闷声说出,感觉背后一层冷汗。

  闻言,女孩随即一呆,他好像说的对,怎么办,想到自己的家人,女孩脸色仓惶,片刻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松下吉他盒背带。

  “喂!你要干嘛!”苏宰喻看到她的动作顿时慌了,也不管小腿的疼痛,立马起身单脚往后一跳,一脸肃然。

  和他想的不同,女孩而是拿出吉他,流泪颤着嘴唇,饮泣吞声道:“这...是我最值钱的东西了赔给你,对不起。”说完躬下身子,“你也可以打我,但请不要打太严重,我还要照顾弟弟。”

  苏宰喻看到女孩这副姿态后神情默然,抿了抿嘴唇,一瘸一拐上前拿过吉他,他发现自己拿过吉他后女孩双手不甘的死死攥拳。

  “如果想要回吉他的话。”苏宰喻眉梢微挑,轻声说道:“陪我吃个早餐吧。”

  “内?”

  女孩咻地挺起身子,涕泪乱淌的脸蛋尽是愕然。

阿月生说
抱歉,今天稍晚,在赶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心情不好拿你出出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