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手滑手

  “抱歉,没办法和你们一起吃饭了。”

  接完电话,苏宰喻丢下一句话匆匆拿起外套往外赶。

  “哎一古。”郑秀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低声一叹,不满的说道:“把钱留下啊。”

  宋茜用力一拍她的脑袋,掐着她的脸蛋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哪怕关系再好的朋友也不可以。”

  “呀!你干嘛!”郑秀晶一把挣脱她的手,愤然喊道:“想造反是不是。”说完一把扑过去。

  “该死!”苏宰喻脸色难看地坐在出租车用拳头往坐垫用力一锤,引得司机频频注目,没在意司机奇怪的眼神,他此刻脑海里全是电话里的内容。

  车一停下,苏宰喻随手拿一把钱递给司机,不理会他的呼喊声,急忙朝一家饭店走去。

  “老板。”一直在等候的金英达连忙上来迎接。

  “怎么回事。”苏宰喻脸色阴沉脚步匆忙。

  “有人伸手抢房氏丢下的资源,我们查到了幕后的人就是这家饭店......”

  在金英达讲述下苏宰喻步入饭店,此时饭店已经没有任何客人,站满了身着黑色西装的人,有三个头破血流的人跪在地上。

  苏宰喻没在其他人多加关注,一眼就扫到了一张桌子上面色发白一脸惊恐的几人,快步上前。

  “没事吧,西卡。”苏宰喻过去双手捧住郑秀妍面露恐惧的小脸,担忧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郑秀妍身体一抖,反手扣住他的手腕,催促说道:“快走。”

  苏宰喻松开她的脸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温言道:“没事了,我会解决的。”随即转头对众女说道:“你们没事吧?”

  众女摇了摇头而一旁金永洙看到他来了心底松了一口气放开紧紧攒住的手机。

  苏宰喻按捺怒气转而朝金英达沉着声音,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英达肃容上前低头说道:“我们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才发现她们也在。”顿了顿,“因为她们是您的朋友,所以我想您亲自过来一趟比较妥当。”

  “处理事情?”苏宰喻扫视一圈周围,破碎的玻璃、翻倒的桌子椅子,地上显眼的血渍。

  “啪!”一道响亮的耳光声,让在场的人心里猛地一跳。

  苏宰喻一巴掌把金英达打了一个踉跄后退几步,指着跪在地上的三人怒道:“金英达!是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处理事情的?!”

  金英达脸上火辣辣的刺痛让眼睛通红,舔舐着嘴巴里的铁锈味,死死抿着嘴唇再次上前低着头,沉声说道:“老板,对不起!”

  苏宰喻眼里尽是失望,这些事情他知道本来就该做的,但现在是什么时间?大白天!这是在哪?人流量密集的街道,难道金英达真的以为肆无忌惮挑衅完房氏后逍遥自在就可以在南韩所向睥睨了?

  苏宰喻深吸一口气,强行露出笑颜转而对着众女说道:“你们先走吧。”

  此时众女眼光看向他变得无比陌生,金永洙立马起身恭声道:“这次劳烦苏宰喻xi了。”说完带着众女穿过围着一群群黑西装壮汉的走道。

  劳烦?苏宰喻看着众人背影,再想到众女的目光自嘲一叹。

  苏宰喻缓了一口气,抬了抬下巴示意道:“把门关了。”

  有人立即上前关闭大门,店里变成一片阴暗。

  一行人走出店,坐进车里后个个都松了一口气。

  “苏宰喻xi是黑se会吗?”徐贤一句话打破安静。

  “不知道。”崔秀英瞥了一眼低着头的郑秀妍,偷偷擦了一下手心的汗,应道。

  想到那三人惨景和凶神恶煞残忍的黑西装人群,徐贤小心翼翼的问道:“要不要报个警?”

  “别。”

  在驾驶位上的金永洙开口打断,他可比这群小女生懂得多,每个表面风光正直的高层背后都有一些需要处理事情的暗手,报警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多请一顿饭,何必徒惹麻烦反正自己人安然无事就可以了。

  “以后我们跟他还是少接触吧。”权侑莉踌躇片刻,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可是我觉得苏宰喻xi不像那种人。”金泰妍抿了抿嘴唇,看着脸色发白望着手发呆的郑秀妍,有些心疼的握住了她的手。

  “我觉得也不像...可是...”Sunny话说一半,意有所指。

  “那个...”Tiffany寻隙插了一句话,怯怯然小声问道:“黑se会那么赚钱吗?他那个手表。”

  闻言,众女一时语塞。

  突然,林允儿怒气冲冲一喊:“他就是个坏人。”随即一副委屈扁着嘴说道:“我的钱包。”

  看到她这副模样,众女心里一乐,有些沉重的气氛微微散开。

  “我了解他。”郑秀妍突然抬起头丢出一句话,定定望着车窗外喃喃道:“他不是那种人。”

  金泰妍握着她的手微微收紧。

  “哐当...”

  苏宰喻气喘的丢下一根棒球棒,随手拿起一张餐巾擦拭一下头上的汗后再擦擦手。

  一旁的金英达赶紧拿着椅子递到他身后,待他坐下后递烟点火。

  “你让我很失望。”

  一道冷冷的声音让金英达身体一紧,急忙躬身低头轻声说道:“对不起。”

  “你看。”

  苏宰喻举着烟缓缓晃动,淡淡烟雾袅袅上升,随即重重吸一口吐出浓烈的烟雾,再次晃动着烟。

  “我吐出的烟雾浓烈,但很快便看不到了。”苏宰喻冷着脸凝目在烟蒂处袅袅上升的丝丝烟雾,语气悠悠道:“而这缓缓烧着的淡淡烟雾却蝉联往复。”

  金英达躬身低头听着他说话,默不作声。

  苏宰喻随手丢下烟头,起身重重一踩,灭掉最后一丝烟雾,生冷说道:“就这一次。”说完转身离去,沿途所有黑色西装壮汉纷纷低头。

  金英达看着踩灭的烟头,眼神闪烁,看了一眼三个腿骨歪曲的人,眉间透露着狠辣,沉声道:“把这里处理干净。”

  “内!社长!”

  苏宰喻从阴暗的店里出来,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选到郑秀妍的号码,但手指仿佛有人拉扯微微颤抖按不下拨号键,片刻低声一叹选择放弃,把手机重新放进口袋里。

  “救经引足!”

  苏宰喻想到驱使金英达的初衷,摇头自嘲一声,脑海里是那抹不去的陌生目光,手插进口袋,微微低头往前走,道路一片寥寂。

  ...

  鲜朝日报副社长办公司内,房明勋和房成勋两人再次相谈,两人面色凝重。

  “哥,还是没办法约出景承言吗?”房成勋脸色难看问道。

  房明勋脸色凝肃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让议员们都发出邀约,但景承言全部推了。”

  “都推了?疯了吗?”房成勋鼻翼扩张气息渐粗,想到有一股潮水即将把自己沉浸,忍不住低吼一声:“小辈之间的琐碎小事至于到这种地步吗!”

  “成勋,冷静点。”房明勋也有些慌乱,想到今天早上得到检察厅已经对自己弟弟启动调查的消息和那几个议员的含糊其辞,心里一狠,咬了咬牙说道:“成勋如果、我说如果,你真的被查出问题,为了房氏,保持缄默!”

  房成勋一呆,怔怔看着自己哥哥,半响后苦涩的笑了笑,“我明白的。”

  “成勋,你放心只要房氏还在,那就还有机会。”房明勋看着他颓废的脸庞,按捺心中愧疚,拍了拍他的肩膀。

  房成勋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浅笑一声,“我先回去把一些尾巴处理干净吧。”,说完起身走人,房明勋的意思就是牺牲自己来浇灭寰宇控股太子爷的怒火。

  房成勋走出办公室门脸上表情一片狰狞,就算我死也要咬掉你身上的一块肉!狠劲上头,拿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冷冷道:“我需要一个手脚干净的人,现在!”说完挂断电话。

  ...

  苏宰喻从新堂走到自己公寓,走了接近两个小时,吸吸因为冷风通红流鼻水的鼻子,输密码进门,把自己甩在沙发上,点根烟,眼神有些落寞。

  电话铃声将苏宰喻打过神来,拿过电话看到来电人,心里有些忐忑按下接听键。

  “西卡?”

  “嗯。”

  一阵沉默......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只是今天那个人叫你老板...我...。”

  “今天冷吗?”

  “内?”

  苏宰喻嘴角含笑,温言道:“今天你穿的衣服太单薄了。”

  “不冷。”郑秀妍柔声说道:“最近都不怎么冷了。”

  “你的手很滑。”

  “内?”

  “我握的时候差点滑开了,像泥鳅。”苏宰喻扑哧一笑。

  “呀!苏宰喻你要死啊,什么像泥鳅好恶心。”

  郑秀妍气恼的喊道,眉间展露喜悦之色。

  “肯定还没帮我洗裤子才这样。”

  郑秀妍扁着嘴,不服的说道:“怎么会!都晾着了。”

  “都几天了,还晾着。”

  苏宰喻直接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

  “关你屁事。”郑秀妍不屑的哼一声,“本小姐给你洗裤子已经是你的荣幸。”

  “是是,郑大小姐。”苏宰喻心里一乐,笑吟吟说道:“通告跑完就休息吧。”

  “哼,挂了!”

  苏宰喻随手把手机一丢,心中怅然荡然无存。

  “叮...”

  短信声传来,苏宰喻拿过手机挑眉一看,心里顿时更加乐呵。

  “西卡刚才在厕所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发件人:金泰妍。

阿月生说
就没人发现我如此耿直,一点都不水剧情吗?水的只有标题。2333

第三十一章手滑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