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我打算进入深沉模式

  二月乍暖还寒时候,苏宰喻手上拿着一份报纸,上面头版写着‘体育鲜朝代表,房成勋涉嫌权财交易被带走调查。’,随手丢进垃圾桶,神情淡然。

  “小知恩可以弹出来没问题的。”

  苏宰喻看到李知恩在沙发上一脸认真看着小本本,抱着吉他手不断的挥动就是不拨弦有些好笑。

  李知恩脸一红,连忙摇摇头说道:“不是...我只是熟悉一下。”

  “弹出吧。”苏宰喻轻笑一声,抬抬下巴示意,“我也好奇你吉他弹的怎么样。”

  “那我...弹一小段。”李知恩结结巴巴的说道,定了定心神,左手手指轻按,右手一扫,随即左手开始爬格子。

  听到李知恩随手扫出多和弦,苏宰喻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这小姑娘水平不低,随即嘴角含笑闭眼听着她弹出的曲子。

  片刻,苏宰喻睁开眼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说道:“你还真的弹一小段?”

  “内。”李知恩脖子微缩,怯生生的回道。

  苏宰喻被挑起了手瘾,起身走到沙发前,笑说道:“把吉他给我。”

  李知恩把吉他抱的紧了一点,嘴唇微微嘟起。

  “我不抢你的。”苏宰喻看到她这幅表情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来是弹。”

  “那你小心点......”李知恩把吉他递给他,不情愿的小声说道。

  苏宰喻坐在沙发上,拿起吉他扫了几个弦,点了点头,他想弹那首很久没听的歌,自己的乐器启蒙专辑里最爱的一首也是自己亲手做的第一首Remix,沉淀情绪扫出弦。

  “Hey now,all you sinners

   Put your lights on, put your lights on

   Hey now,all you lovers

   Put your lights on,put your lights on。”

  和弦响起李知恩就开始讶异,几小节和弦后,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微微沙哑的声音像是在耳边叙述一篇让你忍不住去聆听的故事。

  “Hey now,all you killers

   Put your lights on,put your lights on

   Hey now,all you children

   Leave your lights on,you better leave your lights on

   Cause there′s a monster living under my bed

   Whispering in my ear。”

  沙哑低沉的一词一句呢喃钻进李知恩的耳朵,心里有一种麻麻的感觉,她眼睛定定的看着微微低头扫弦轻唱的苏宰喻。

  一段完结,苏宰喻停下弹动,看向怔怔望着他的李知恩,得意一笑,“弹的怎么样。”

  “厉害。”李知恩没说谎,不管是手法还是曲调自己都还做不到如此游刃有余,一脸赞叹的问道:“你练吉他多久了?”

  “多久?”苏宰喻思索片刻,摇了摇头说道:“记不清了,也许两年吧。”

  “唱歌呢?”李知恩急忙追问,那种耳边挠的感觉让她印象深刻。

  “忘了。”苏宰喻把吉他交回给她,漫不经心的回了两个字。

  李知恩郁闷的点了点头,知道苏宰喻在敷衍她,语气沮丧回道:“哦。”

  “晚上来我家。”

  “啊?”

  李知恩猛地一惊满脸骇然,愕然一呼。

  “哦,我是说我家里有一把吉他。”苏宰喻意识到自己的语误,尴尬笑笑指着吉他说道:“你这把音色不好,晚上你不是才下课吗,我家里那把不怎么弹了你先拿去用。”

  “不用了...不用了。”李知恩急忙摆摆手,眼神中尽是慌乱,心跳加速。

  “想什么呢,我对你这种胖小妹没兴趣。”苏宰喻撇了撇嘴,说道:“你在公寓门口等我就行。”

  胖小妹?李知恩一阵怒火嘭地升起,暗暗咬着牙根,脸上冁然而笑说道:“真的不用了。”

  “好吧,你想练习的话就弹出,我不介意的。”苏宰喻耸了耸肩膀,起身准备坐回办公桌。

  “狗嘴吐不出象牙。”

  声若蚊蝇的声音传来,苏宰喻却步转头,疑惑的问道:“什么?”

  “啊?”李知恩死死盯着自己的小本本,“哦,我在念歌词。”

  看着他的背影,李知恩松了一口气,嘴角微弯得意一笑,“哼!”

  “知恩啊,头发不要挽到耳后,毕竟你脸不小。”

  “咔擦!”

  李知恩紧捂胸口,脸色发白一脸虚弱的看向他,后者昂头挑了挑眉。

  ...

  古色生香的包间内,一老一少席地而坐。

  “这两天我们得罪不少人啊。”余炳彦拿起茶杯微微一笑。

  “不知道哪些没规矩的人,让我查出来一定让他们好看。”景自贤不忿的说道,想到这几天莫名其妙打着自己旗号的人惹是生非心里就是一阵气。

  “不用查也不要查,是苏宰喻。”余炳彦淡淡说道,微微一叹:“现在的年轻人也这么会算计了吗?”

  “他?”景自贤愕然,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他哪来的人手?”

  “我也好奇啊。”余炳彦微微眯眼,旋即将手中茶杯重重一放,说道:“但,不能查。”

  “为什么?”景自贤心存疑虑,蹙眉问道。

  “他这种做法就证明他需要我们。”余炳彦眸中幽深,语气森然说道:“我余某大方让他多用一阵,我倒是要看看他的目的是不是仅仅试探我那么简单。”顿了顿,“这事你不用管,你盯紧那边。”

  景自贤默然点头应允。

  ...

  工作间内,苏宰喻对金泫雅晒然一笑。

  “圣水洞离这里不过只是隔着一条汉江,你可以随时过来玩啊。”

  “Oppa......”金泫雅有些梗咽,这次她是前来道别的,对方已经告诉她公司已经申报了,她需要去恢复练习生的生活了。

  “别这样。”苏宰喻起身走到她身前拍拍她的头,温言道:“又不是以后不见面了,你公司离这里很近,随时可以过来。”

  “我不习惯......”金泫雅梗咽一声,抹了抹眼角,“而且以后就没人给你买咖啡了。”

  苏宰喻哑然失笑这说的什么话,理解她少女心情,摇了摇头,“照顾好自己,胃病不要再犯了。”

  “内。”金泫雅小声应道随即猛地抬起汪然欲涕的小脸蛋,扁着嘴说道:“会不会我走以后,Oppa和我就变陌生了。”

  “怎么会。”苏宰喻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你想成了大明星后不搭理我了?”

  “我才不会。”金泫雅反驳一声,委屈地说道:“我跟之前的几个姐姐关系好好,可是后面就变得陌生了,现在都没有联系了。”

  苏宰喻轻叹一声,眉间闪过恻隐之情,笃定说道:“不会的。”顿了顿调侃道,“你还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叫我Oppa的,为了多听这个称呼怎么也要多找你。”

  金泫雅破涕为笑,吸了吸鼻子,说道:“是因为Oppa你太讨厌了,知恩和水晶都跟我说你好讨厌的。”

  “什么?”苏宰喻愕然,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她们说我什么?”

  “讨厌!说Oppa讨厌。”金泫雅笑逐颜开。

  “哎。”苏宰喻郁闷的叹了口气,撇了撇嘴,“两个没心没肺的丫头。”

  “还是泫雅乖。”

  “可是我也觉得Oppa讨厌。”

  苏宰喻伸手按住自己胸膛,定定的看着一脸认真的金泫雅,半响后挥了挥手语气黯然:“你走吧。”

  金泫雅知道他是故意作出这些样子逗自己开心,微微低头浅笑,轻声说道:“谢谢Oppa。”

  苏宰喻不复刚才模样,轻轻摇头说道:“不用谢我什么。”

  “Oppa,再见。”

  “内,再见。”

  苏宰喻推开窗,看着楼下的金泫雅上了一辆车,心情有些低落,习惯了每天看见的脸就这么走了,感觉心里的怊怅若失深深叹了口气。

  “谁啊!才几点!要死啊!”

  “西卡。”

  “内......”

  “打扰到你睡觉了吗?”

  “没有...我早就起来了,只是电话震动打到我了。”

  苏宰喻扑哧一笑,内心的惘然若失荡然无存,笑吟吟的说道:“严重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废话那么多,有什么事!”郑秀妍闭着眼不满的喊道。

  “没有,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哦......”

  “很困吗?”

  “呀!我都说了我已经起来了!”郑秀妍恼怒叫道。

  苏宰喻怔怔望着窗外微微发出绿芽的树枝,轻声说道:“西卡,早上好。”

  郑秀妍猛地睁开眼,语气慌张的问道:“你生病了吗?”

  “......”

  苏宰喻一时语塞,我已经准备好进入装13了状态了你这话。捋了捋有些堵塞的气息,说道:“没有,你听我声音像吗。”

  “哦......”郑秀妍再次闭上眼,嘟噜道:“那你干嘛啊,一大早神经兮兮的。”

  “你睡吧。”

  苏宰喻撇了撇嘴,挂掉电话。

  “喂?“

  郑秀妍睁开眼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愣了愣,柳眉倒竖愤然怒吼:“苏宰喻,你是不是活腻了!”

  ...

   PS:赶上了,推倒重写后十万字出头了,满是感慨。每天没存稿二更自我感觉也算勤奋了。心累,明明可以靠样貌偏偏选择了勤奋。快把票票丢给我。

第三十三章我打算进入深沉模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