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这不是玩具。

  《原体育鲜朝代表房成勋前日申请保外就医遭检方拒绝,检方称房成勋身体检查结果不足以达成保外就医条件。》

  苏宰喻叼着烟看着手中报纸的报道挑了挑眉,随手丢进垃圾桶,伸了伸懒腰,从嘴中取下烟按灭在烟灰缸,朝看着报表的金英达问道:“那个娱乐公司有什么进展?”

  金英达放下报表,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对方更加谨慎了,我们的人最近毫无所获。”

  苏宰喻无所谓点了点头心里一点也不急,因为自己有时间等对方却不一定,转而问道:“那个叫余炳彦的老头呢?”

  金英达微微肃容,沉吟片刻道:“背景很复杂,而且自贤的外调和他有密切关系。”

  苏宰喻早就猜到这个了,抬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这个人际关系网复杂,可靠的消息是他和一些高层关系密切,其中身份最高的是执政党内败于李先生的朴女士。”

  苏宰喻心里一跳,蹙眉问道:“确定是朴女士?”

  金英达郑重点了点头,沉声道:“确定,他们之间并没什么关联但关系却不一般,时常与她的代言人郑润会碰面。”

  “有意思了,一个小小集团前会长没有任何干系的前提下竟然能和执政竞选人保持关系密切。”苏宰喻微微后仰,口中喃喃自语,整理脑海中的思绪,余炳彦当时的话语所指目的很明确,需要得到名宿的支持反之说明他虽然离开了那个集团但还在他的掌控之中,政治献金?脑海蹦出一个词,咬咬嘴唇没说出来。

  苏宰喻抬手看了看手表,下午两点多,揉着额头懒洋洋问道:“你说的那个人什么时候来?”今天特意过来是金英达告知他有一件事需要他决断。

  “快了。”金英达也看了看时间说道。

  话音一落,传来敲门声,金英达示意进来,门打开西装男子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进来。

  “坐。”

  苏宰喻指了指一旁的单人沙发顺便用眼睛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头上一顶工作帽、身上穿着土到掉渣的黄色外套和长筒裤,除了狭小单眼皮眼睛给人炯炯有神的感觉外整体看起来跟路边一些大叔没区别。

  “鲜朝体育室长李明九?”

  待中年人坐定,苏宰喻朝他微微一笑问道。

  “内。”李明九点头略微瞥了一眼缄默的金英达,从上衣内袋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苏宰喻。

  苏宰喻打量一眼名片后放在桌上,挑了挑眉转而朝他说道:“具体说说你之前所说的事吧。”

  李明九摸了摸下巴的胡子沉吟半响,开口道:“我注意到了贵方跟房氏有所冲突,而我手上有房氏两兄弟的一些资料。”

  “是房氏通过受贿控制集团内部任职升降的资料。”

  “你想要什么。”

  李明九打量了一眼神色淡然的苏宰喻,沉声说道:“保护。”

  苏宰喻眉梢微动,心里有些惊讶随即微微颔首说道:“可以。”

  “我说的不是保护我揭发房氏。”李明九抬眼直视苏宰喻的眼睛,顿了顿缓缓说道:“我想自己成立一个公司贵方要为我保驾护航。”

  “你想太多。”

  苏宰喻眼帘微垂语气漠然,他并不欠缺这么一点资料,资料哪怕再多只要房氏后面的人还在那么房氏地位就不会被动摇多少,这点资料想要换取这种条件,眼前的中年人不是脑子进水就是盲目自大。

  听到他直言拒绝的话语李明九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脸上呈现出信心十足的神情,堆起笑脸说道:“资料只是见面礼,我可以成为你们的喉舌。”

  “凭什么。”苏宰喻淡然一笑,手指在桌上的名片轻敲说道:“一个鲜朝体育的室长?”

  “室长只是因为房氏兄弟的操作!”李明九脸上出现薄怒,定了定心神沉声道:“我在鲜朝体育原本是常任理事,但因为我没有背景,他们为了一个太子爷把我暗降到新成立科室的室长。”冷笑一声继而道,“没想到反而让我发现了新的报道方向,我们科室仅仅成立两个月左右就把鲜朝体育销量递增四成。”

  苏宰喻微微凝目心里一动,作为一个老牌报刊销量递增四成那是一个惊人的成绩,抬了抬下巴兴致满满的问道:“什么报道方向。”

  “演艺圈。”李明九吐出三个字,胡须稀拉的脸上绽放出兴奋之色说道:“不是传统的报道,而是一对一向世人揭露偶像明星的私生活,流量!轻而易举的获得他们本身人气的流量还能产生外溢效应!”

  苏宰喻闻言眉宇间掠过一丝厌恶,不屑说道:“还是那句话,凭什么?这种事情谁都能做。”

  李明九一时语塞,随后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放在桌面上,沉声道:“不凭什么,不管贵方愿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这份礼物送给你们。”顿了顿,“我相信我是做的最好,因为我有专业的职业素养,还请贵方给个机会。”

  “你很聪明。”

  苏宰喻嗤笑一声看了眼U盘,金英达可不是讲仁义的主既然来了不管谈没谈成不留下点东西可走不掉。

  李明九微微低头,帽檐遮盖了他有神的双眼,紧紧贴在腿上微颤的手显示他此刻内心并不平静。

  “半年。”苏宰喻示意金英达拿起U盘,淡淡说道:“半年时间,如果没有达到我心理的预期约定终止。”

  李明九抬头喜形于色,目光炯炯看着面无表情的苏宰喻,颤声道:“谢谢您,给予我这个机会。”

  苏宰喻内心毫无波动,李明九唯一能打动他的话语就是能成为喉舌,他需要自己的班底,既然李明九没有背景能做到鲜朝体育的常任理事,那么姑且信一次。

  “请给我您的电话号码。”李明九迅速拿出手机,激动说道。

  苏宰喻拿过手机拨打自己的号码,随即递回给他。

  “非常感谢。”李明九虽然还不知道苏宰喻的名字却在通讯录打上了几个字,随后起身弯腰恭声朝苏宰喻道:“我马上回去筹备成立公司的事宜,不打扰您了。”,后者点了点头。

  待李明九离去,金英达蹙眉疑惑朝苏宰喻问道:“他能信得过吗?”

  苏宰喻拿起桌上的名片随手丢到垃圾桶,嘲弄地冷笑道:“一把没有刀柄的刀谁会用力去握。”

  金英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起身给他递烟点火。

  缓缓吐出烟雾,苏宰喻微微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帮他挡下麻烦,遇到解决不了的告诉我。”

  “明白。”

  金英达点头应允,此时桌上的手机震动,他看了一眼来电人眉间掠过一丝讶异,随即接起。

  简短两句交谈,金英达放下手机肃容对苏宰喻沉声说道:“老板,你朋友那边出现一点小状况。”

  “我朋友?”苏宰喻眉头轻挑,反而问道。

  “少女时代。”金英达快速说出,继而道:“我们的人发现有一个面生的人上了她们保姆车,并且和原来行程路线有所出入,本来去KBS的现在往兴国寺方向去了。”

  之前苏宰喻就让金英达派人跟着少女时代对此他没感到意外,金英达现在的话让他心里一跳,连忙拿出手机播出郑秀妍的电话,片刻一脸冰冷。

  “关机!”苏宰喻咬牙吐出两个字,用力把烟头一甩转身走去,留下一句话,“让你的人跟我联系。”

  金英达一愣,随后立马跟着起身跑出茶水间招呼手下,手机按出号码,顿时整个江海帮戎马倥偬。

  苏宰喻刚坐上车,手机铃声响起,不是心理期待的郑秀妍而是一连串数字,接起电话。

  “您好,少女时代的车刚过鹰岩站往延新川站前行,目测路线是北汉山旁的兴国寺。”

  “保持联系。”

  苏宰喻冷冷说出一句话,调出导航,这里离兴国寺接近三十公里,将手机换成扩音甩在副驾驶,引擎轰鸣!

  ...

  “十分钟。”

  房明勋朝说话的人点了点头,转而打开一道门走进。

  “哥。”

  坐在椅子上的房成勋一脸颓唐看到来人露出笑容。

  房明勋点头坐到另一张椅子上,看到他这副模样心里微微一叹,说道:“成勋,我们尽力了。”

  房成勋呆滞片刻,用干涩的声音回道:“我明白。”

  “里美和临西我已经安排好了。”房明勋看着眼前萎靡不振的弟弟轻声说道:“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照顾好他们的。”

  房成勋重重点了点头,惨然一笑:“谢谢哥。”

  “成勋振作一点!”房明勋紧锁眉头沉声道:“这只是暂时,以后日子还长还有机会。”

  闻言,房成勋抬眼怔怔看着他,目光紧紧凝住,失声道:“哪还有什么机会?李先生的态度还不明显吗!”干涩的喉咙嘶吼,“好大的身份!好纨绔的子弟!好一个苏宰喻!”

  泪水从赤红的眼中滑下。

  房明勋看到他这副癫狂的模样,嘴唇微微颤抖哑然无言。

  房成勋长笑一声,脸上一片狰狞盯着他低声道:“我不会就这么简单就算了。”

  “你想干嘛!”房明勋心里一凛,神情慌张,连忙道:“苏宰喻不能动,你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

  房成勋摇了摇头,眉间展露狠毒之色,沙哑说道:“平章是因为什么跟他产生争执的?”森然一笑,“苏宰喻我们扛不住,S*M的艺人我们可不怕。”

  房明勋心里稍微松了一口,定了定心神,蹙眉说道:“这件事就这样吧,我先走了。”说完起身匆匆离去准备事后处理,毕竟S*M也不简单。

  房成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神情怔怔发出笑声:“你要知道!你要知道!我没资格碰你,但我可以丢掉你的玩具!哈哈哈。”

阿月生说
看到每天的推荐票身心疲惫,还是再次感谢每天给票的朋友,哪怕一张。

第三十九章这不是玩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