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显得重要的事

  即将被赶走的冬天发起最后的抵抗,早上九点大雾遮阳。

  清潭洞名品街,苏宰喻在工作间内看着店里上个月的收支,似乎自己开店以来每个月都是亏损只是数额不一,看完以后不在乎的把纸张丢进垃圾桶伸了个懒腰。

  “最近很累吗?”

  苏宰喻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李知恩脸上掩不住倦色,开口问道。

  李知恩手掩嘴巴打了个哈欠,眼上挂着滴滴泪水默默点了点头。

  “奇怪。”

  苏宰喻托着下巴看着她好奇的问道:“那么忙也不见你瘦一点。”

  李知恩脸瞬时变得阴沉,眼神不满地瞪着他说道:“要你管。”

  苏宰喻轻轻摇了摇头,饶有兴趣看着她肉嘟嘟的脸说道:“我只是好奇怎么才可以这样,像我怎么也变不胖。”

  李知恩脸上出现薄怒之色,羞愤道:“瘦有什么了不起,一个男人那么瘦很丢脸的好吗。”

  “对啊。”苏宰喻赞同应允,转而说道:“所以我想知道怎么才能变得跟你一样胖啊。”

  李知恩狠狠咬着牙瞪着他,片刻转过头戴起耳塞不再理会他,紧紧闭着的眼显示她内心不平静。

  苏宰喻拿起办公桌下的一个琴盒往沙发走去,伸手取下她的耳塞,笑着说道:“拿着吧。”

  “这是?”李知恩看着眼前吉他形状的琴盒有些疑惑的问道。

  苏宰喻把沉重地琴盒放在沙发上,朝她说道:“之前跟你说过我家里有把吉他没用。”

  李知恩恍然了悟,连忙摆摆手说道:“不用了...”

  “拿着吧。”苏宰喻不在意笑了笑说道:“一把Santa cruz而已,不是什么贵重的吉他。”

  “我有事要出去,你自己待着吧。”

  说完,苏宰喻从办公桌上拿起车钥匙和钱包离去。

  李知恩怔怔看着他的背影消失门外,转头小心翼翼地打开琴盒。

  一把原色木吉他静静地待在槽里,细致的熊爪纹漫布在面板、显眼的褐色护板。

  李知恩怯怯地伸出手指轻轻拨了一下弦,吉他低音弦良好共鸣带起浑厚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匆忙缩手捂着胸口。

  ...

  苏宰喻缓缓将车子停下后快步上楼,轻车熟路地走入金英达的办公室。

  “您来了。”

  金英达从办公桌起身拿起一份资料走到沙发处。

  苏宰喻从沙发坐下微微颔首,伸手拿过他手中的资料查看。

  ‘李成秀,八二年生人,就职富荣集团理事,父亲李重根富荣集团会长’,后面便是一堆关于富荣集团内部的资料。

  苏宰喻放下手中平淡无奇的资料,淡淡说道:“这个李成秀和房平章认识多久?关系怎么样?”

  “不清楚。”金英达摇了摇头,沉吟片刻说道:“不过有一个消息,不知道准不准确。”

  “李重根跟朴女士党内落选有一定关系。”

  “哦?”

  苏宰喻再次拿起资料饶有兴趣的查看,资料上并无不妥反而很励志,一个白手起家的人能在南韩地产界立足并有睥睨之意。

  “据说李重根是李氏的代言人也是朴女士政治献金的重要来源,所以......”

  “李氏王族?”

  苏宰喻微微眯眼问道。

  “内。”

  “呵,那落选就不奇怪了。”苏宰喻轻笑一声丢下资料,心底有些好奇朴女士是什么打算,以她的身份不可能不知道对方是李氏的人,不过这不关及自己随即抛开疑惑,转而说道:“去打听清楚李成秀具体跟那些人交往。”

  既然房平章说他是受到挑拨,那么李成秀肯定清楚自己的身份,至于消息哪里来的就值得令人深思了。

  “明白。”金英达应允,随即开口说道:“您让我约那个女人有结果了,下午一点后在附近市场。”

  苏宰喻微微颔首,拿出一根烟说道:“事情牵扯太大注意保密。”

  “内,约好的地方是我们的一个赌场,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金英达一边说一边微微起身给他点上火。

  “自贤哥最近有什么消息吗?”苏宰喻轻轻吐出一口烟雾问道。

  “没有,我们很久没联系了。”金英达微微摇头,眼神复杂他不知道现在如何面对景自贤。

  苏宰喻嘴角微弯语气莫名说道:“你找个时间约他,探探口风。”

  “好。”

  ...

  吃过午饭,苏宰喻和金英达两人跟着西服男子走进清凉里水产市场,男子在一个摊位前驻足打过通报后领着两人走进里面地下室。

  门一打开跟外面的市场环境大异,里面是一个豪华装饰赌场,性感女郎穿梭在场内,一个个脸露狂热的赌徒嘶声呐喊,两人跟着男子上了二楼的一个包间。

  看着服务员端来的茶水和水果,苏宰喻朝金英达调侃道:“地方选的不错。”

  金英达自然听出了他调侃意味,苦笑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只能开在这种地方。”

  “月盈多少?”苏宰喻吃了个圣女果,漫不经心的问道。

  “上个月四亿左右。”

  “那么少?”苏宰喻诧异一声,这个场子不小人数也不少怎么也不像是只有这点盈利的样子,随即了然说道:“拿去打点了?”

  金英达默默点头,神色有些郁郁然。

  苏宰喻没说话,有得必有失这是定理,在闹市开一个那么大的场子任谁也需要打点一下牛鬼蛇神哪怕你身份再高。

  “咚咚...”

  苏宰喻示意敲门者进来,门打开一个西装男子身后跟着一个帽子、墨镜、口罩齐带的女子。

  “两位好,我叫张紫妍。”

  女子走进包间取下伪装,恭声朝苏宰喻和金英达打了声招呼。

  苏宰喻微微颔首,指了指赌桌旁的椅子说道:“坐吧。”

  “谢谢。”张紫妍微微躬身随后坐下。

  “先感谢你给我们提供的资料。”苏宰喻打量一眼这个面容妖媚的女子轻声说道:“至于资料上的人,你的处理意见是?”

  “没有意见。”张紫妍斩金截铁说出随即沉声道:“怎么处理你们决定,我唯一要求就是保护我家里人的安全还有生活不受到影响。”

  苏宰喻略微松了口气,他就怕女子要跟名单上所有的人鱼死网破,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不过我不能保证绝对的事情。”有些人狗急跳墙后癫狂的样子可不是装作看看的。

  张紫妍蹙眉,摇头说道:“那我不可能跟你们合作,不可能站出来替你们指证。”

  金英达微微眯眼盯着她,表情森然,张紫妍一脸坦然说道:“不用威胁我,我死也不怕。”

  “他们能威胁你的事情未必我不可以。”金英达咧嘴一笑,意有所指。

  张紫妍心里一颤,怒声说道:“你们就是这样寻求合作的吗?”

  “看看周围是什么地方,你怕得罪他们不怕得罪我们?”金英达不屑一哼,冷然道。

  苏宰喻低垂眼帘,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没说话。

  “呵...”

  张紫妍看着坐在主位默不出声的苏宰喻惨然一笑,眼神尽是哀求哽咽道:“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求求你们,你们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两个选择,一个是按照你所说的但不能保证绝对。”苏宰喻一脸漠然丝毫不为她的哀求有所触动,淡淡道:“第二个是给你三十亿安家费,你家里人可以选择出国我们可以帮你家里人办理手续。”

  张紫妍眸光黯然,擦拭了一下眼泪,低声道:“我要考虑清楚。”

  “十分钟。”

  苏宰喻看了一眼手机传来提示音,拿出一看随后点起一根烟,淡淡吐出一个让张紫妍感到绝望的时间。

  一分一秒过去,张紫妍看着烟蒂星火在烟灰缸里被杵灭,她知道时间到了,深吸一口气,回道:“我要三十亿,帮我们家里办理去加大的手续。”

  苏宰喻略微颔首,淡淡说道:“放心,我会派人一路护送你的家人。”

  一路护送?张紫妍脸露讥讽,起身说道:“我先走了,太久会引起怀疑。”

  等张紫妍离去,苏宰喻对着金英达吩咐道:“着手处理吧,注意保密。”

  “明白。”

  得到应允后苏宰喻起身离去,刚才郑秀妍发来信息让他参加金泰妍的生日聚会。

  ...

  云顶翠峰,沉沉的迷雾遮住了在高峰上的两人视线。

  “景社长,我需要一个解释。”

  李在贤看着神情悠然的景承言,蹙眉肃言道。

  景承言乐呵一笑,转而问道:“李会长,这迷雾几时会散?”

  “景社长,不要顾左而言他。”李在贤气急,咬牙道:“我只想知道希杰和名宿的合作还能不能进行下去。”这对他来说是头等大事,双方合作是对突破封锁链的一大关键。

  “为何不能?”景承言一脸诧异看着他,问道:“名宿有说过终止合作吗?”

  “景社长,玩弄词藻只会让我们之间原本亲密的战略关系蒙上阴霾!”李在贤听到他漫不经心的答语再也无法忍住心中怒气,厉声道。

  景承言收敛笑容,眼神漠然看着他,笃定说道:“我说了,名宿从未发表过任何声明。”

  李在贤一怔,随即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希望如此,我们之间的合作对彼此都有好处。”顿了顿,“我不希望有谁搅局,李某对景社长必定力挺到底。”

  “多谢。”景承言再次挂起笑容,随即转而看着远方迷雾霾霾的景象喃喃自语:“散还是不散?”

第五十三章显得重要的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