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局中局

  工作间内,两人隔着办公桌大眼瞪小眼。

  苏宰喻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桌上一杯年糕,愤慨喊道:“这就是你给我买的午饭?”

  郑秀晶眼神飘忽,红着脸说道:“我忘了,就在门口给你买了一份这个。”

  “厉害!”苏宰喻气极反笑,转而拿起外套起身。

  “你干嘛!”郑秀晶下意识往后躲了几步,一把抓住身后的李知恩挡在前面。

  苏宰喻没好气地说道:“去吃饭。”

  郑秀晶小心翼翼的从李知恩肩膀处伸出小脑袋说道:“带上我们啊。”

  苏宰喻没理会厚脸皮的郑秀晶转而朝李知恩问道:“没吃饭吗?”

  一直憋着笑意的李知恩猛地一震,连忙点点头回道:“吃过了。”

  苏宰喻迈起步子往外走去,看着他背影郑秀晶拉起李知恩的手就要跟上去,身后人却丝毫不动。

  “水晶,这样不太好吧。”李知恩面露难色。

  “哎呀!他不吃外卖肯定是去吃好东西,快点啦。”郑秀晶用力拽着她急忙忙往外走。

  “水晶轻点!手很痛!”

  一家店内,苏宰喻错愕看着桌子对面干脆利落坐下的两人,说道:“你们不是吃过饭了?”

  郑秀晶没回话直接从桌上抽盒里拿出一次性手套带上,径自拿起一个蟹壳美滋滋舔着蟹黄。

  李知恩则是微垂着头不好意思讷讷道:“内,吃过了。”

  “什么吃相。”苏宰喻抽出一张纸伸手替郑秀晶擦了擦沾满酱料的嘴角。

  郑秀晶哼唧哼唧吮着蟹壳嘟噜道:“太坏了,自己偷偷来吃海鲜。”

  “你现在没吃吗?”苏宰喻白了她一眼,随即抽出手套递给李知恩说道:“你也吃点吧。”

  “谢谢。”

  李知恩微微颔首,两人相处的方式让她有些羡艳。

  “去再点些菜。”苏宰喻轻拍郑秀晶再次朝菜盘伸的手,三个人吃他点的套餐明显不够。

  “哼!”

  郑秀晶皱了皱鼻子,取下手套朝收银台走去。

  苏宰喻看了一眼怯怯挖蟹钳肉的李知恩轻笑道:“不用那么拘谨。”

  李知恩动作顿了顿,轻声应允。

  饭后三人走回店里,苏宰喻在车旁驻足朝两人开口道:“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们玩。”

  “拜拜。”郑秀晶摆了摆手拉起李知恩往店里走。

  李知恩急忙忙躬了躬身子道别:“慢走。”随后被郑秀晶拉走。

  ...

  苏宰喻回家后换了套衣服,直奔汝矣岛,今天名宿正式召开集团会议基本所有室长级别以上职员都要到场。

  临近下午三点,苏宰喻到达名宿大厦楼下,门口等候的朴齐培上前迎接,胸口的员工牌职位上写着‘秘书室室长’。

  “会长,这是会议流程。”

  朴齐培从文件夹中抽出几张文件纸递给他。

  今天早上苏宰喻已看过他发来的邮件随便查看几眼后递回给他,说道:“走吧。”

  “内,请跟我来。”朴齐培伸手引领。

  名宿内部气氛一片肃然,从实习生到管理层无一没有不紧张的,唯恐做点什么小动作就被未谋面的会长看到。

  “嗡...”

  下午三点整,集团总会议室中厚重的红木门被推开。

  会议室里坐得满满,所有人看向门口处,目光带有好奇、质疑、不安等等...

  “哗...”

  即使所有人心里有所准备,但看到缓步从走向主席台那张清秀脸庞却无法沉住气。

  “太年轻了吧。”

  “天,还真是二十岁都没到吧。”

  “小声点。”

  “看起来倒是有点气度。”

  “景社长,哦不,景副会长他们肯定是有所考量轮不到我们操心。”

  “......”

  苏宰喻面对几百人不同的目光和低语议论坦然自诺,缓步迈向主席台上最中心位置。

  良好的员工素质下议论声很快消失渐无,所以人目光聚焦坐在会长位置上的苏宰喻。

  坐下后苏宰喻朝景承言几人打声招呼,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朴齐培低声附耳道:“会长,除了在外公干的职员其他都到场了。”

  苏宰喻微微颔首,淡淡说道:“开始吧。”

  朴齐培朝主席台上几人躬身后走到台前,拿起麦克风:“时日二零零八年......”

  “各位同僚,名宿集团新增会长、副会长职位与人事任职变动......”

  在朴齐培宣读的时候,坐在苏宰喻身边的景承言笑眯眯朝他说道:“这两次衣服穿的很有精神。”

  苏宰喻用苦笑报以回应。

  另一边的李津会懒洋洋道:“会长气质形象佳穿什么都显得有精神。”

  这句话苏宰喻可不能不回了,无奈说道:“李叔别打趣我了。”

  他对于较为陌生的李津会不管是支持自己的决策还是说随意的性子都比较有好感。

  “社长一职由李津会xi担任。”

  听到朴齐培的话,李津会没来得及回话便起身微微点头示意。

  “副会长一职由景承言xi担任。”

  “会长一职由苏宰喻xi担任。”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苏宰喻起身扫视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微微颔首。

  “下面请副社长崔以太xi发表目前集团人事变更目的与展望。”

  朴齐培说完朝主席台几人一躬身后关掉麦克风迈步走下主席台坐在台下第一排的一个位置。

  崔以太最近可谓感到惊喜交集,他自知功劳比不上景承言也认能力比不上李津会。

  没多大野心的他坐在专务理事位置上已经很满意了,但谁不想更上一层,没想到苏宰喻不计前嫌提名他担任副社长一职。

  “咳咳...”

  崔以太按着桌上按钮漱了漱喉咙,看着桌上的稿件开口道:“本人新任副社长一职,首先感谢各位同僚的信任与董事会的支持......”

  苏宰喻听着他三句离不开奉承词语的没营养发言挑了挑眉。

  为什么他要选择崔以太担任副社长主要目的是让他维护人事变更后集团内部稳定,目前看来这合稀泥算是选对了。

  主席台上一个个轮流发言完毕后,终于等到众人期待的苏宰喻。

  苏宰喻看着台下一双双饱含意味不一的目光后嘴角带有一丝笑意。

  发言稿都是秘书室写好的你们有什么好期待,不过既然你们期待不一样的东西那就给你们,没看桌上稿件径直按下按钮。

  “各位好,大家一定对于我感到很陌生。”

  “同时也会质疑我年纪携带的能力是否配得上这个职位。”

  “我自问答案是不能。”

  话一出,场中再次响起议论声,这发言对员工信心的竖立极其不利。

  “我不历练不足、为人处世不够圆滑。”

  苏宰喻面对场中的议论声面不改色,话锋一转:“三星、LG、CJ,不断的向其他行业扩展获得显著的成就。”

  “而名宿向其他行业扩展却反响平平,我们跟他们比起来缺什么?”

  场中议论声消失,在场的都是集团管理层级自然知道名宿目前的困窘,尤其这几年来越来越多人不卖名宿面子。

  因为什么?因为你有钱又怎么样我们行业我们行业的规则,你钱多有我们整个行业钱多?用权钱压人我们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寡不敌众。

  “我认为以往董事会的决策负主要责任。”

  话一出主席台上几人眼观鼻、鼻观口,面无表情。

  “坐观南韩集团里除了三星还有谁比名宿根基深?最主要一点名宿没有上市!”

  “在此,我与各位同僚直言名宿是我们的名宿,我决定名宿将在济州岛进行投资至于具体项目会在年中会议上提出。”

  “最后,我允诺此次项目表现杰出的人我私人赠予百分之三的股权分红,正如我所说名宿是我们的名宿。”

  最后一句话点燃了在场管理层级的激情,眼中泛着绿光。

  名宿百分之三的股权分红有多少?相当于身家一跃成为一家市值过亿上市公司老板。

  主席台上几人对苏宰喻提出的济州岛项目不感意外,这也是他们建议的。

  名宿在济州岛部署多年是时候宣告了,也是恰好逢苏宰喻新上任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会议结束,苏宰喻与各个集团高层和分公司负责人交谈人人都多少透露着对济州岛项目感兴趣的意思。

  会长办公室,这还是苏宰喻第一次进。

  整间办公室由名贵木材、大理石构建,位于大厦顶层一览汝矣岛景象。

  “会长你可把我们奚落的不留一点颜面。”

  沙发上董事会几人围坐,李津会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可不是。”新任副社长满脸红光的崔以太附和。

  “不过这几年我们进取的效果确实不尽人意,会长并没有说错。”

  说话的人正是董事会上年纪最大,脸上带着许多寿斑的老人。

  “各位叔伯私下就别称呼我为会长了,受之有愧。”苏宰喻有些汗颜连连摆手说道:“就跟承言叔一样称呼我为小喻吧,显得亲切。”

  几人微微颔首,让他们都年过半百的人称呼一个二十岁不到的人为会长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

  “小喻,我从你话里感觉到你所指的业务不是济州岛项目吧。”景承言顺势开口。

  其他几人并不是酒囊饭袋之人自然也都听出他话中含义,包括崔以太自认自己没能力也是看跟谁比。

  “还是各位叔伯老道。”苏宰喻晒然一笑,随后娓娓阐述了李秀满与S*M目前的情况。

  听完他说完事情的缘由后,几人微微蹙眉思索。

  “小喻,关于娱乐这方面之前我们集团的智囊团也提议过涉足。”李津会沉吟片刻说道:“但是基本被几大公司把持而且幕后关系十分复杂,我们经过考量后续的收益和带来的麻烦不划算。”

  几人微微颔首附和。

  苏宰喻总算知道这几年名宿的困境就是他们这种思维所带来的,不能说他们错也不能说不好,只是缺少了一种进取的锐气,名宿站在高处太久了又是一家非上市集团,几人思维难免僵化。

  “名宿不怕麻烦。”苏宰喻微眯眼睛淡淡说道:“我们太久没有发出声音了,别人谈起名宿第一时间想到,哦,就是那个很大的集团啊。”

  “而谈到三星,他们会说是南韩的骄傲、谈到LG他们会说是南韩的科技心脏、谈到希杰会说娱乐和民生大拿。”

  带着寿斑的老人微微蹙眉说道:“其实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上市少了新闻和股市的烘托自然在民众心里缺少记忆点。”

  “不对。”景承言心里一凛,想起集团里智囊团的告警说道:“我们在被边缘化。”

  “呵,之前如果不是奕勤在外的援手,名宿不可能到今天这个位置。”李津会冷笑一声说道:“一个没上市没法插手的庞大经济体,谁不眼红?”

  “我们不是跟希杰达成战略合作了吗?”苏宰喻咧嘴一笑说道:“既然希杰需要援手,那么多加个条款让我们名正言顺插足演艺圈,至于谁找麻烦。”

  “各位叔伯,名宿一路走来不缺少战争吧?”

  “而且,演艺圈只是初步,相信李健熙递过来的文件各位叔伯都看了吧。”

  “三星和希杰之间的事正是我们突破各个封锁的契子。”

  “哎,我老了至于怎么决定你们知会我一声就行。”满脸寿斑的老人叹了口气,起身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后离去。

  接下来几人纷纷告别离去,此时办公室就剩下苏宰喻、景承言和李津会三人。

  “小喻,这个局很漂亮。”景承言用充满赞赏的目光看向苏宰喻。

  苏宰喻苦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局明显是承言叔你布的。”

  三星和希杰的事他只是看到了机会,布局显然是个心思缜密的人而与希杰签署协议的人正是景承言,这由不得让他感叹景承言的恐怖之处。

  “不是我。”景承言轻笑一声指了指懒洋洋瘫坐在沙发上的李津会。

  “三年了。”李津会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说道:“真是够麻烦的。”

  苏宰喻顿时感到悚然,一个看似随性的人竟然有这种耐心和手段。

  李津会略微有些感叹地说道:“其实我们早就察觉到了名宿需要走出去,但是你也知道他们看似支持我们其实还是求稳,所以很多决策都没通过,有时候还需要你父亲开个远程股东大会。”

  “而你到来让我们看到了突破口。”

  “所以承言叔以力借力把我丢进圈套里直到今天坐在这个位置。”苏宰喻无奈的说道,对景承言他内心真没怨言。

  李津会长笑一声说道:“对于人性,他比我懂。”

  苏宰喻感慨也许就因为这两人的手段才让名宿这几年即使在困境也没有出现颓势吧。

  “我先回去处理事务了。”景承言微微一笑,起身拍了拍他肩膀说道:“集团给你配了车和房子让朴秘书替你去人事部领了吧。”

  “我也走了。”

  苏宰喻起身亲自送二人到门口,随后取下领带瘫坐在沙发上深深出了口气,拿着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西卡...有空吗?”

阿月生说
尽量删减了一些情节。

第六十二章局中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