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这样就好

  “西卡最近心情不太好,好像是因为一条短信,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发件人:金泰妍。

  车子缓缓行驶在道路上,苏宰喻重复翻看手机上的这条短信脑海思绪万千。

  他生长在这种家庭,路过灯红酒绿看多了洒脱的人却没见过任何一对痴男怨女,前世虽然是懵懂无知少年但对于同龄朋友完整的家庭也会暗自伤神,任何感情对他而言是一件异常神圣的事情,他不认同走马观花的感情。

  他不想就这么结束这段感情。

  “到达您说的位置了。”

  司机话语打断了苏宰喻的思绪,看向车窗外咖啡厅的招牌竟然有些胆怯。

  “不用跟我进去。”

  苏宰喻深吸了一口气从车里出来推开司机的伞,冒着小雨径直步入咖啡厅。

  咖啡厅内,郑秀妍怔怔发神,咖啡勺无意识在杯中搅动,在答应会面的一秒后她就后悔了,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苏宰喻。

  不过也许从此两人以后再也没机会碰面了吧,就当最后一次见面吧,想到这郑秀妍顿觉苦意泛起。

  “叮铃...”

  店门,迎客铃响起清脆的声音。

  郑秀妍抬头望去,眼光未及心里就有预感等待的那个人。

  眼看他一身得体的西装、干净利落的圆寸头,有些日子不见身上少了些慵懒多了丝锋芒。

  苏宰喻步入咖啡厅后第一时间便找到了郑秀妍的位置,她略施粉黛的小脸依旧明媚动人。

  视线交汇之际,霎时两人都有些闪躲。

  入座后,苏宰喻来时心里有无数的话语但此刻都化为乌有,定了定心神轻声说道:“今天很漂亮。”

  “谢谢...”

  以前郑秀妍听到这句话或许会窃喜,但现在却感到有些窘迫。

  “最近忙吗?”

  “还好...你头发剪了?”

  郑秀妍看了眼店外几辆高档轿车,旋即抿了抿红唇垂头看着桌上的咖啡。

  苏宰喻一愣,随即笑着温道:“这个发型比较方便,而且让我换发型的人…要走了。”

  听到他语调轻松的话语,郑秀妍抬眼看他带着笑意的脸,心稍稍一紧。

  两人缄默。

  “西卡。”苏宰喻打破了沉默,眼神闪躲有些迟疑道:“这段感情发展太快了,我们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懵懵懂懂就在一起了。”

  郑秀妍眸色黯然,随即振作精神微微笑着回道:“是太快了。”

  “我们在红石峡谷认识到现在九年了,在洛杉矶最后一次见面以后你回了南韩,五年多的通信,后面因为意外,我们中断了联系。”

  “一年多以后突然相遇,这段感情更多是以往回忆加上突然重逢的情感爆发。”

  随着他的话语郑秀妍把双手放在桌下紧紧互握着,白皙手臂上的青筋显眼。

  “可是...我觉得这只是原因之一。”

  苏宰喻眸光从平静逐渐变得灼热似火,毋庸置疑道:“这段时间我想清楚了,当有一个人你始终没办法在她身上找到缺点的时候,那就是想要在一起的人。”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郑秀妍身体一僵屏住了呼吸,看着他一脸希翼的神情张了张口说不出来话。

  苏宰喻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凝目看着郑秀妍,这时候每一秒是过得那么的慢,等待的是这么煎熬。

  “对不起…”郑秀妍屏住了呼吸,一字一字说道:“我们不适合。”

  苏宰喻瞳孔猛地一缩,他没想到郑秀妍拒绝的那么直接,失声道:“为什么!”

  “我不想...”郑秀妍机械性地摇了摇头,桌下的手再次死死紧握。

  “为什么?”

  苏宰喻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是我做错了什么?”

  “你很好。”郑秀妍有些害怕听到问句,闪躲道:“只是我们不适合。”

  “哪里不适合?”苏宰喻急忙开口说道:“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谈恋爱,你给我点时间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走的。”

  “我给你足够的安全感,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一定会在,相信我。”

  郑秀妍眼神霎那间有些迷离,随即坚定起来,淡淡说道:“不是这个问题。”

  “经过这段时间的冷静,正如你说的只是回忆作祟,我对你没有恋人之间的感觉。”

  苏宰喻怔怔看着她云淡风轻的脸,喃喃道:“不可能。”

  “事实如此。”郑秀妍垂眼低眉轻语。

  苏宰喻深深呼吸,按捺情绪:“给我一个机会,也许相处一段时间后感觉就不同了。”

  “不了,你忙我也忙。”郑秀妍暗暗咬了咬牙,不耐烦道:“如果只是说这些的话,不用再说了。”

  “西卡…”苏宰喻词穷,他不知道为什么郑秀妍那么决绝,往日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上一秒。

  “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郑秀妍绷着整张脸,把话说完后迅速戴起墨镜和口罩抱着手起身。

  在她转身时,苏宰喻伸手抓住她的臂膀。

  郑秀妍头也不回抖落他的手。

  “叮铃...”

  身影飒然离去,店门的迎客铃再次响起而这次却是送客。

  郑秀妍没打伞任由雨水滴落,阔步走在街道上,墨镜遮住了她通红的眼正如刚刚放下的手,掌心掌背一道道红痕异常显眼。

  “对不起...”

  房门一关,空荡的房子此时是郑秀妍最佳的发泄场所,再也锁不住眼眶中的液体,捂着湿透了的长发,气息不稳颤声哭泣。

  “那么骄傲的你为什么作出挽留。”

  “平淡的分开这样多好…”

  ...

  天色渐晚,下了一天的雨像是残灯复明越下越大,咖啡厅内客人来来往往,只有一人始终枯坐。

  苏宰喻缓缓回过神来嘴角带一丝讥讽,这种低头挽回被拒绝的滋味他发誓这辈子不会尝试第二遍,拿起手机看了一遍这段时间的来电和短信,随即给金泰妍回了三个字‘不清楚’。

  “郑秀妍…”

  出了咖啡厅苏宰喻抬头看了眼黑到让人窒息的天空,漠然呢喃一声,随后走进司机撑好的伞。

  ...

  “铛铛铛...”

  少女时代宿舍内,在桌上勾勒着图案的金泰妍听到短信提示音后放下笔拿起手机。

  这...

  金泰妍蹙眉咬着嘴唇,大概清楚郑秀妍短信内容的她自然知道今天两人的会面,可是下午拨打郑秀妍的电话却无人接听,让她心里有些担心,此时苏宰喻的短信无疑宣告了结果。

  “这样也好......”

  …

  琥珀色液体在杯中晃动散发出迷离的色彩。

  苏宰喻怔怔出神的转动着杯子,他现在心里堵的慌想要用酒发泄却发现越喝越难受。

  这种奇怪又心慌的感觉让他异常难受。

  “这就是失恋的感觉?”

  苏宰喻心里暗暗自嘲,一口喝光杯中酒。

  朴仁静在吧台里拿起酒瓶给他续上,眼神带担忧小声说道:“喝慢点吧。”

  苏宰喻没回话,再次昂首一口喝光。

  朴仁静无奈轻轻叹了口气,只能再次给他添酒。

  看来有钱人还是一样会失恋,朴仁静看了眼店铺外的几辆车和店里一些无时无刻朝这里打量的男子,心里暗自嘀咕。

  “你觉得,我怎么样?”

  朴仁静收回目光看着双眉紧锁的苏宰喻,想了想后回道:“很好啊,性格好…长的帅气。”

  “呵…”苏宰喻讥讽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感觉不适合,真玄学。”说完又是一口喝光杯中酒。

  这时朴仁静给他倒完酒后思索片刻安慰道:“一万个门有一万把钥匙,只是还没等到适合的那把钥匙而已。”

  苏宰喻挑了挑眉抬眼看向朴仁静,直到她有些不自然后才收回目光,轻声说道:“对啊,不适合怎么可能打得开。”

  朴仁静眉宇间有些小得意,最近补剧还是有用的,尤其苏宰喻这副明显被甩的样子,看来自己不用再补了。

  “挽留被拒绝会不会很丢脸?”

  “丢脸死了,分手就分手挽留个屁。”朴仁静心里嘀咕着却一脸认真看着苏宰喻说道:“不会啊,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

  给自己一个交代?苏宰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脑海想起郑秀妍决绝的模样心里还是泛起酸楚。

  “其实吧,分手是正常的。”朴仁静注意到他神情的变化,抿了抿唇说道:“如果说这个年纪就从一而终才神奇。”

  “是吗?”

  苏宰喻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倘若有机会他会选择从一而终。

  “失恋喝酒没用。”朴仁静微微蹙眉想想一些情节说道:“让自己忙起来,时间过了就好了。”

  “忙起来…”苏宰喻自语,旋即对她说道:“谢谢,跟你聊一会后舒服很多。”

  “不用。”朴仁静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还没正式跟你道谢呢。”

  苏宰喻深深叹了口气:“但还是堵的慌。”

  朴仁静看到他这副难受的模样心里一跳,之前苏宰喻提过女朋友跟外在接触很多,该不会是……帽子?

  “倒酒。”

  苏宰喻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打醒了发呆的朴仁静。

  “内!”朴仁静连忙应允,甩掉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我先走了。”苏宰喻看了眼手表,穿上外套准备离去,“剩下的酒就储存在这吧。”

  “好,你慢点哦。”朴仁静收起酒瓶点了点小脑袋。

  店里因为苏宰喻离去而变得稀稀拉拉的客人,朴仁静感慨一声:“再来几次我应该能竞选店长了。”

  “就这样吧。”

  两人同时在通讯录里删掉彼此的电话。

阿月生说
关于虐,只能说不会为了虐而虐,这样没意义,我是想随着感情线走,后面“波折”不会少。

第七十二章这样就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