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给自己放放假。

  三辆车停在‘江海资产管理公司’楼下,苏宰喻缓缓将车窗降下看着上前迎来的金英达说道:“上车吧。”

  金英达颔首坐进副驾驶。

  一条由十来辆黑色车组成的车队缓缓行驶在道路上,道路上其他车辆纷纷避忌,唯恐有个意外刮蹭。

  车里,金英达沉吟片刻轻声问道:“老板,如果您要这样做的话...没必要如此声张吧?”

  “我倒要看看规矩对于他们而言多重要。”

  苏宰喻一脸淡漠,摇了摇头。

  金英达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按下口中劝语。

  车队在偏僻郊外的一处土黄色建筑群停下,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在大门等候。

  “金社长。”

  一个头戴警帽的中年男子上前微微垂首。

  金英达先是替苏宰喻打开车门后转而朝中年人淡淡问道:“嗯,都安排好了?”

  “内。”

  中年男子轻声应允,转而看了一眼苏宰喻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看背景深厚的金英达都如此作态立即朝他躬了躬身。

  “走吧。”

  金英达看到苏宰喻点头以后朝中年男子示意。

  “内,请跟我来。”

  中年男子带着两人走入铁栏门,经过各种小道以后在一间铁门房间处止步。

  “他就在里面。”

  房间里余炳彦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身穿囚服双手被锁在桌上并且脚还带着镣铐一副危险重犯的样子。

  他在等候今日来看望的人,心里有些好奇,因为该来的人都已经来过,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来看望自己。

  “噔...”

  沉重的铁门打开声音在封闭房间内回荡,余炳彦睁开眼看向来人,这一眼心惊胆寒。

  苏宰喻面无表情看着失容的余炳彦,走进房间坐在椅子上。

  “两位慢谈。”

  中年男子朝两人躬了躬身,转身离去关上了铁门。

  “余老有些落魄啊。”

  苏宰喻看了看他越加苍白的头发。

  “还不是拜苏会长所赐。”余炳彦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金英达,随即咬着牙根瞪着他嗤笑道:“苏会长是特意来嘲笑余某的?”

  “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苏宰喻挑了挑眉,把双手放在桌面身子微微前仰看着他说道:“余老藏的可真深啊。”

  苏宰喻饶有兴趣的说道:“救援派创立人、教徒涉及商界、政界,竟然还有杀人的罪行。”

  若只是经济纠案余炳彦可没那么快就定案,而是调查时发现了他这一幕后身份,至于怎么发现的苏宰喻心有定夺。

  余炳彦恢复了冷静,冷冷道:“哪又如何?”

  “奇怪的是余老身份如此高却只有些微不足道的人出来指控。”

  余炳彦呵呵一笑:“什么原因我想苏会长早有腹稿何必明知故问。”

  “那些人是对你有所失望但又不打算放弃你啊。”苏宰喻了然点了点头,随即笑吟吟道:“想来是因为名宿吧,他们想插足名宿而你却想拿在自己手里。”

  “至于为什么留个回转余地,我想他们不想因为这点内部小事失去你这个在外经营许久的挡箭牌,这次借着我的手给你再加了一副镣铐,毕竟有根有据的替罪羊不好找。”

  “倘若以后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你这次的镣铐更能坐定罪案。”

  余炳彦微垂着眼帘,没回话。

  “没有任何筹码的你只能任人摆布,好算计。”苏宰喻啧啧声称赞。

  “我该夸你心思敏捷?”余炳彦不屑一笑,要说他最恨的人便是苏宰喻,倘若按照原先计划行事自己又怎会落到这个地步。

  苏宰喻拿起手拍了拍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淡淡说道:“这次我来是要告诉那些人。”

  “既然借我的手,那么要知道我的手向来干净。”

  “嗡...”

  闻言,余炳彦如同遭受重击,失声道:“你这是坏了规矩!”

  “规矩?”苏宰喻作出思考的样子随即恍然道:“你说的是利益?”

  余炳彦猛地站起身子,枯瘦的手腕拉扯着手铐与桌面碰撞发出‘锵锵’作响,嘶声喊道:“他们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你以为掌控了名宿就能为所欲为吗!你得罪不起的人多了去!”

  苏宰喻恍若未闻,起身离去。

  厚重的铁门再次开启,在走廊尽头等候的几人看到两人出来快步上前迎接,原先的中年男子恭声道:“我送二位出去。”

  “苏宰喻你不能这么做!给我电话!给我电话!”

  中年男子听到房间里的喊声微微蹙眉,朝身旁的人说道:“带回去,关在禁闭室。”随即看了眼金英达放低音量,“晚上再带回原本的房间。”

  几人小跑进入房间,喊声嘎然而止。

  车子缓缓行驶在道路上,金英达有些紧张,关于余炳彦的罪案普通人只知道一部分,他知道更深层次的东西尤其关于那个救援派几乎涉及到大半个南韩上层人士,而苏宰喻此次行为相当于撕破了脸皮。

  “关于那个娱乐公司的证据复制一份寄给那些人,抛出一些小人物给明九报道。”

  金英达一愣,随即恍然点头,从后视镜处看了一眼泰然自若的苏宰喻暗暗拜服。

  这一来一回让那些人投鼠忌器,即使对两件事只参了一件的人也要考虑另外一件涉及的人什么反应。

  车队到达清凉里,苏宰喻看了眼手表朝金英达说道:“去喝两杯?”

  “内。”金英达欣然应允,转而说道:“叫上明九吧?我顺便把资料给他。”

  苏宰喻微微颔首,说道:“坐我的车去就行了,其他人散了吧。”

  去监狱的时候车队只是为了更加显眼给那些人演一场戏。

  “明白。”

  金英达下车后挥散属下快步进入公司。

  ...

  弘大‘Lori.J’酒吧,由于才四点多此时店内没有一个客人,只有几个服务员在吧台交谈发出阵阵笑声。

  打门声传来,吧台内的服务员停下交谈立马换了一张脸孔看向门口。

  “仁静,是你的朋友诶。”

  “你帅气多金的朋友又来了。”

  “快去吧...提成又来了哦。”

  对于来了两三次的苏宰喻几个服务员都不陌生,毕竟每次来都点名贵的酒还有随行的豪车保镖配上清秀的脸庞让人印象深刻。

  朴仁静没好气白了一眼打趣自己的几人,随即走出吧台朝三人迎去。

  “那么早来喝酒?”

  苏宰喻看着身穿蓝色制服的朴仁静一笑,说道:“内,顺便吃点东西。”

  由于金泰妍时间的推延到现在他还没吃午饭。

  “随便坐,我给你拿菜单。”朴仁静点点头,转身往吧台走去。

  三人挑了个卡座,金英达从上衣内袋拿出一个U盘放到李明九前说道:“这是一些资料,注意保管好,挑几个不重要的人物报道。”

  李明九看了眼U盘,疑惑地问道:“这是?”

  “你看了就知道了。”金英达摇了摇头,再次叮嘱道:“一定要保密,最好报道完以后销毁掉。”

  “内。”

  李明九郑重点了点头收起U盘。

  “好了,不谈这些。”

  苏宰喻揉了揉太阳穴,最近烦心事太多让他脑袋有些昏沉。

  “老板是酒瘾犯了?”金英达识趣的挑起话题笑着说道:“之前滴酒不沾,现在主动邀约。”

  “上次喝的我到现在还没缓过来。”李明九带着后怕说道:“那天早上从英达家里醒来我还以为是谁贪图我的美貌。”

  苏宰喻诧异看了他一眼,平淡无奇的长相配上土里土气的穿着,谁给他的自信。

  “就你这样子倒贴钱都没人要。”金英达嗤笑,随即带着些感慨道:“话说你老婆是怎么看上你的,你们两人相差太远了吧。”

  苏宰喻笑着问道:“你见过?”

  “内,那天早上明九的老婆来接他。”金英达点了点头,称奇道:“身材样貌、气质谈吐都是顶级,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闺秀。”

  苏宰喻心里倒是真的惊讶了,金英达一看就是穿山甲钻洞无数的人,让他这么夸赞一个女人可不多。

  “外表只是一层皮囊,内在才重要。”李明九得意的昂着头说道:“我和爱人都是脱离了低俗趣味的人。”

  金英达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我带某人回家的时候,某人嘴里喊着包夜是什么意思?”

  李明九表情一僵,讷讷无语。

  “好好维持家庭。”苏宰喻轻笑一声,“搞东搞西没什么意思。”

  金英达哼声道:“我要是有这么一个老婆肯定每天按时回家。”

  “哎,说得轻松男人在外难免会遇到些......”

  李明九没说完,看到朴仁静拿着菜单过来及时止住了话语。

  “这是菜单。”朴仁静将手中的菜单放下,随后问道:“酒是拿上次你没喝完的吗?”

  苏宰喻随意看了一眼菜单说道:“七成熟的菲力。”顿了顿,“随便开瓶干红吧,免得某个人醉了又喊包夜。”随即把菜单递给两人。

  金英达大笑,而李明九则尴尬的低了低头。

  朴仁静一头雾水的点了点头,待两人点完餐后拿着菜单离去。

  “老板,这岁数像你这么过日子的人也只有你一个吧。”李明九悄悄瞥了眼朴仁静的背影不动声色的地说道:“清心寡欲,还有这酒喝的......”

  “瞎想什么。”苏宰喻斜眼看着他,知道他话中的意思,淡淡说道:“最近事情太多,喝点酒放松一下,这家店环境不错顺带帮衬一下朋友而已。”

  他或许不知道,但金英达可是知道最近苏宰喻手中的麻烦事不少,附和道:“老板最近是伤神了。”

  李明九没多问知道有些事他掺合不适宜,了然点点头。

  “我也该给自己放个假了。”苏宰喻挑着眉尖。

  闻言,金英达看着他清秀的脸庞心中有些感慨,自己十来岁的时候估计还在想怎么凑钱去钻洞,虽然不可否认苏宰喻出身起点就高,但现在处事算计却比厮混多年的自己高不止一筹。

  “事情交给我们处理。”李明九笑嘻嘻道:“您就做一颗大树就好了。”

  苏宰喻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随即用力伸着懒腰舒服的重重出了一口气,转头看着窗外街道上潮气蓬勃的年轻人,嘴角微微翘起。

  -----------------------------------------------------------------------------------------------------------------------------

   PS:接下来情节进入轻松,祝大家端午节快乐,不管喜不喜欢吃粽子也要吃一口哦,我奶奶说这是带着无数前人美好的愿景。

第七十四章给自己放放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