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失落之前

  名宿会长办公室,李津会大步走进。

  “给。”

  苏宰喻接过李津会递来的文件,翻开文件后越看眼睛越亮。

  “津会叔,厉害!”苏宰喻由衷夸赞。

  李津会坐在椅子挑着眉说道:“这两天的加班费集团会给吧。”

  “给,给十倍。”苏宰喻含笑点头。

  “别。”李津会连忙说道:“算了,董事会那群人这两天已经把我办公室门栏踩破了。”

  “一样。”苏宰喻苦笑摇头,对着会客沙发处抬了抬下巴说道:“那位老先生刚走不久。”

  李津会一脸感同身受的样子,随即抱怨道:“承言哥在干嘛。”

  “承言叔说先让他们跑一段时间再说。”苏宰喻无奈叹了口气,他刚才被那位老先生训的狗血淋头。

  “滑头。”李津会没好气的说道:“拿我们给他们消气自己再出来安抚。”

  “津会叔麻烦你了。”苏宰喻听到他充满抱怨的语气,脸上带着歉意。

  毕竟这次决定有些任性了,可以说是拿名宿的利益来达到自己目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李津会无所谓说道:“你是我侄子,而且这次名宿又不是完全失利,商场上博弈有失有得很正常,是他们太过守旧了。”

  “谢谢。”苏宰喻郑重的道谢。

  “其实吧,他们也只是唠叨了点害怕你走弯路没恶意,别往心里去。”李津会摆摆手从椅子上起来,转而却步回身说道:“你小子生日快到了吧?”

  “这么多年没送过一份礼物,这次算补上了。”

  说完,李津会哈哈一笑离去。

  苏宰喻一愣,随后看着手中的文件心里升起暖意。

  ...

  郊外旷野,一辆车停下。

  李津会下车后用手挡着刺眼的阳光朝湖边走去。

  “够悠闲的啊。”

  树木遮阴处,李津会眯眼看着前方的湖面。

  “方案完成了?”景承言戴着帽子手持鱼竿轻声说道:“这几天陪我钓钓鱼吧。”

  李津会蹲下身子,拿起一块石头丢在湖面上问道:“就让那小子自己一个人面对那几个老顽固?”

  景承言轻笑一声,淡淡说道:“要学会承担自己做出的决策。”

  “这个年纪太过轻易就得到想要的,不好。”

  “你说是就是咯。”李津会耸了耸肩,转而问道:“那些人也让他自己出面?”

  景承言没回话抬手看了眼时间收起钓杆,指了指水箱里巴掌大的鱼说道:“只有五条,可惜没时间了。”

  李津会瞥了一眼鱼钩上空空如也,没说话。

  “午饭时间到了,一起吧。”景承言收拾着工具,没等李津会回话继而说道:“几个老家伙应该很久没吃过真正的野生鱼了。”

  说完,拿着工具背着水箱径直朝车走去。

  “哈...”

  李津会看着他的背影失笑一声,摇了摇头起身跟上他。

  两辆车子停在塔状建筑物前。

  “景先生,您的客人已经到了。”

  两人走进,一服务生作着手礼上前躬身问候。

  “嗯,把这鱼处理了端上来,要整条。”

  景承言递过水箱,领着李津会前往电梯。

  塔状建筑物的顶层只有一个包间,一览梨花洞繁景。

  “各位久等了,不好意思。”景承言笑呵呵的打门走进包间。

  包间内坐着六名老者,其中一人哈哈笑道:“没有,我们也不过刚到。”

  “嗯,今天难得津会也一起来了。”景承言笑着指了指李津会。

  “噢,平时李先生深居简出难得见一面。”另外一个老者笑眯眯点点头。

  李津会扯出椅子坐下,摆摆手:“说笑了。”

  “不知道今天约我们出来是有什么事情?”

  两人一坐下,有人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急,先吃完饭再说。”景承言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我们也很久没聚聚了。”

  几人相视一眼,旋即点点头。

  景承言恍然一笑,问道:“对了,你们看我这身打扮猜猜我去干嘛了?”

  “这......”

  其中一名老者沉吟片刻说道:“莫非是钓鱼?”

  “哈哈。”景承言长笑,随后说道:“对,钓了几条鱼特意带给你们尝尝,是真正野生的。”

  “那感情好。”

  “哈哈...很久没吃过真正野生鱼了。”

  “何况是景先生亲手钓的。”

  包间内气氛瞬间变的融洽起来,李津会看着这一幕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

  “咚...”

  “说了就来。”

  景承言让服务员进来。

  一道、两道、三道...五道菜,五种做法不一的鱼。

  “请。”景承言伸手示意六人动筷。

  几人拿起筷子,却发现景承言和李津会纹丝不动只是看着己方。

  一名老者放下筷子疑惑问道:“景先生和李先生,你们?”

  “钓艺不精。”景承言带着惭愧之色说道:“只有这五条鱼就让给六位先生了。”

  “无事。”老者失笑道:“再加几道菜便是了。”

  “鱼的肉质嫩滑且不腻。”景承言摇了摇头说道:“哪怕有尖刺也让人趋之若鹜。”

  “那就再点鱼。”

  “这是野生的。”景承言淡淡说道:“还是我亲手钓的。”

  “那.....”

  老者话没说完,其中一人插话道:“景先生有事直说,何必费心拐弯抹角。”

  此时,六人蹙眉肃容看着景承言。

  “名宿...”

  景承言眯起眼睛沉吟片刻缓缓说道:“要开始...贪心了。”

  “什么意思。”

  “我需要你们对新民除了金氏的人,进行打压。”

  “不可能。”一名老者脱口而出,随即沉声道:“名宿什么时候也开始站队了?这跟我们以往合作的初衷相违背,我们不可能答应。”

  “站队?”景承言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了,名宿要开始变贪心了,那位上任,新民的人出于无奈归队,倘若有更好的去处呢?”

  “风险太大,不值当。”

  景承言嗤笑毫不客气说道:“看来你们已经习惯在夹缝中喘息了。”

  “激将法毫无用处,我们不会冒那么大的风险。”

  “两倍的献金...”景承言微垂眼帘,淡淡说道:“这是底线。”

  几人一怔,面面相觑。

  “我们需要考虑考虑。”

  “新民现状没带上金氏,用不上几位先生同时出力。”景承言笑吟吟指了指桌面。

  五条鱼...六个人,几人心头一震。

  一旁的李津会笑着插了句话:”又不是一人一条。“

  “五倍。”

  “可。”

  筷子未动,人先离去,此时包间只剩下两人。

  李津会拿起筷子夹起一条鱼,笑着说道:“这些人...”

  “钓了一上午鱼还真有些饿了。”景承言慢慢悠悠的喝了口鱼汤,说道:“怎么把这些鱼让别人只能看而是自己吃进肚子,就看你的了。”

  “麻烦...”

  “是啊,动一环扣一环。”景承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晚上又要和那位吃鱼了。”

  “SK那边让小喻去吧,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只能跟老家伙们聊聊了。”

  ...

  “喂,你在干嘛?”

  苏宰喻看着在办公室内东摸西看的郑秀晶,放下手中工作无奈的问道。

  郑秀晶没回话,背着手绕过办公桌从满面落地窗处俯瞰楼下车水马龙和人来人往,点了点头笃定道:“果然是腐败的资产阶级。”

  “啪。”

  苏宰喻转过办公椅,一巴掌拍在她头上没好气的说道:“哪学来的。”

  “宋茜教我的。”郑秀晶捂着脑袋,忿然怒道:“别再打我头,不然我跟你就撕了衣服各走各路。”

  “撕了衣服各走各路?”苏宰喻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是什么说法?”

  “不懂吧?”郑秀晶昂首一哼,得意道:“这是古文词语,多读读书。”

  苏宰喻蹙着眉思索,片刻恍然道:“那叫割袍断义。”

  说完,又是一巴掌拍在她头上。

  “学一半你得瑟什么?”

  “呀!”

  郑秀晶发毛了,气呼呼攥着拳头。

  “要来打一架?”苏宰喻挑眉在她眼前晃了晃拳头。

  “啊!”郑秀晶两步作三步扑到沙发上,闷声喊道:“就不能让让我吗!”

  苏宰喻重新拿起文件心不在焉的问道:“你过来有什么事?”

  郑秀晶撑起身子,将下巴垫在沙发椅背上眸色发亮,俏声说道:“明天我学校春游,你可不可以送我去?”

  “你学校组织春游,然后我送你去?”苏宰喻一脸诧异看着她说道:“你们学校没车?”

  “哎一古...大巴车。”郑秀晶耸拉着眉毛叹了口气说道:“每次坐大巴车我都会晕车。”

  “扯淡。”苏宰喻白了她一眼说道:“谁坐我车喊着加速来着。”

  “不一样好吗!”

  “晕车坐前面,要不吃点药。”苏宰喻继续埋头在文件里。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晕车...我才不想跟别人争。”郑秀晶扁着嘴巴嘟噜道:“送一程都不愿意。”

  “送你过去还得接你回来吧。”苏宰喻摇了摇头说道:“我最近有点忙,没时间。”

  “不送就不送,算了!”

  郑秀晶猛地瘫倒在沙发看着天花板,心里感到一阵阵不满果然跟自己姐姐分手以后跟以前完全两个样。

  良久,一只手出现在郑秀晶的视线。

  苏宰喻伸手抚平她的眉头,问道:“几点?”

  郑秀晶看着突然过来的苏宰喻愣住了,随即拍开他的手。

  “生气了?”苏宰喻看到她这副赌气的样子笑了笑,再次问道:“几点?”

  郑秀晶撇过头,轻咬唇瓣。

  “八点...”

  “好。”苏宰喻揉揉她的头,说道:“起来,吃午饭了。”

  “内。”

  郑秀晶一挺腰起来。

  苏宰喻急忙闪躲差点撞到下巴,看着她笑嘻嘻的脸无奈摇了摇头,终究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子。

第八十三章失落之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