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失意之中

  翌日,郑秀晶家楼下。

  “有点远啊...”

  苏宰喻看着导航,微微蹙眉。

  “反正还早嘛。”郑秀晶穿着网球鞋的脚不断晃动,愉悦的心情没有半点遮掩。

  苏宰喻看了眼手表提醒道:“系好安全带。”

  “内。”郑秀晶迅速系好安全带喊道:“出发!”

  “春游不带点东西?”苏宰喻看到她身上就带了一个迷你包还是当时自己送的。

  郑秀晶疑惑的问道:“带什么?”

  “吃喝之类的。”

  “带那些干嘛?”郑秀晶摆了摆手说道:“去到什么都有啊。”

  苏宰喻挑了挑眉说道:“我小时候去春游恨不得多长几只手提东西,现在都包了?”

  “你哪个年代的人啊。”郑秀晶嗤笑一声。

  “资产阶级的腐败。”

  “你自己开的什么车还有前面和后面谁在跟着。”郑秀晶翻了白眼说道:“而且你自己不是在美利坚上的学吗。”

  苏宰喻微微摇头,他这世还真没有去过春游也只是前世的回忆了,转而说道:“这样有什么乐趣?”

  以前那种自己带着东西野餐的形式出游给他留下深刻记忆。

  “有啊,不过你不懂。”郑秀晶歪着脑袋嬉笑一声。

  苏宰喻瞥了她一眼,没回话。

  一个多小时,车子到达柏峰山附近的乡村俱乐部。

  郑秀晶打开车门,眯着笑眼说道:“谢谢啦,下午来接我哦。”

  “看情况如果我忙起来了,你就跟同学一起走吧。”苏宰喻摇了摇头。

  郑秀晶眉间蹙起:“来接我嘛...”

  苏宰喻有些无奈问道:“几点?”

  “下午四点!”郑秀晶顿时眉飞色舞。

  “如果我有急事,你就稍微等等。”

  “内。”

  郑秀晶喜笑颜开点点头一下子蹦出车里,招了招手:“拜拜!”

  ...

  车子停下,朴齐培连忙上前迎接。

  “会长。”

  苏宰喻微微颔首,问道:“崔会长呢?”

  “崔会长在里面已经看过文件了。”朴齐培应道,旋即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他说道:“会长,这是另一份文件。”

  苏宰喻接过文件扣起西装外套往前方别墅走去。

  “苏会长。”崔泰源从沙发上起身打着招呼。

  苏宰喻打量着别墅内部普普通通的装修,笑着说道:“没想到崔会长生活上还是一个简单的人。”

  “说笑了。”崔泰源微微摇头指指沙发示意:“坐。”

  苏宰喻刚坐定便开门见山地道:“崔会长看了文件后觉得怎么样?”

  “一头雾水。”崔泰源挑着眉毛说道:“恕我直言这个方案令人摸不着头脑,看不出来这样对名宿有任何益处。”

  “这是名宿内部的事情不劳烦崔会长费心。”苏宰喻微笑着说道:“不过这能让SK获利就足够了不是吗?”

  崔泰源深深凝视他,沉吟道:“这个方案只是一部分吧,天上可不会掉下馅饼。”

  “是,只有一部分。”苏宰喻点头,随即莞尓道:“名宿跟SK的交涉只有这部分,剩下的是商业机密。”

  “是我唐突了。”崔泰源也随之一笑凝视他的目光始终不曾转移片刻,转而说道:“最近名宿打算进入演艺圈的声浪很大,是为了这事吧?”

  “李会长也这么问过我。”

  崔泰源眉梢微动:“希杰?”

  苏宰喻“嗯”了一声,淡淡说道:“我的答案是否认。”

  “不过崔会长的话,我的回答是肯定。”

  “为什么?”崔泰源蹙起了眉头。

  苏宰喻坦然说道:“因为崔会长信得过而且我们之间能够合作。”

  “苏会长,还请直说。”崔泰源脸色逐渐沉重。

  “S.M。”

  “金氏?”崔泰源眼皮一跳,沉吟半响说道:“苏会长还请回吧,这个方案不至于让我们和金氏走到对立面,而且现在是特殊时期。”

  苏宰喻没理会他的话,继而说道:“卢氏目前不好受吧。”

  “最近那位的动作频频,零三年事件的余毒还在,难道崔会长一点都不担心?”

  “不劳苏会长费心,倘若名宿有意进入演艺圈SK可以提供帮助,作为这份方案的交换我们可以给名宿一家新成立的娱乐公司,CUBE。”

  “但让我们跟金氏对立,苏会长还是请回吧。”

  崔泰源当然知道一波波风雨即将向自己袭来,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的他也不过是那些人推出来当替罪羔羊罢了,想到自己一路走来战战兢兢的处境,看着苏宰喻眼底闪过一丝羡艳。

  苏宰喻对于这个听都没听过的公司没有一丝兴趣,笑着说道:“LOEN我倒是蛮感兴趣的。”

  “哈哈...”崔泰源朗声笑道:“苏会长眼光不是一般的高。”

  “但也有相之匹配的利益。”

  苏宰喻轻笑摇了摇头,将手中文件递过:“崔会长再看看这个。”

  崔泰源接过文件,良久,定定看着他沉声说道:“苏会长,你确定?”

  “难道崔会长认为我在说笑?”苏宰喻神色自若淡淡说道:“这是名宿能给SK最大的让步。”

  “哦,也是给崔会长最大的退路。”

  崔泰源动容,这份方案清楚写出了名宿对新民的计划还有对当前执政那位策略,如果这份方案实行,那些人将无力追究他在零三年被起诉的罪名和SK被割韭菜的风险,毕竟有人替己方喂饱了他们。

  “我无法做主。”崔泰源眼神闪烁。

  “静候崔会长的答复。”苏宰喻看出他的心动,晒然笑道:“那我先告辞了。”

  “会长。”

  苏宰喻刚出门,朴齐培便上前沉声道:“朴女士助理刚才来电,约您共进午餐。”

  “朴女士?”

  苏宰喻一怔,锁起眉头。

  ...

  黔丹山,‘长生肆’会所。

  清风掠过,苏宰喻一人在榻榻米枯坐,望着栏杆外的树林心中感到不耐烦。

  从中午延迟到下午三点,而且自己又枯坐了接近一个小时,迟迟未见来人。

  “咔擦...”

  日式拉门声响起,一个中年短发女子笑容可掬走进包间。

  “不好意思苏会长,事务缠身来迟了。”

  苏宰喻微不可查的吐了口气,看着女子嘴角挂起笑意说道:“看得出来,朴女士的劳累可都写在脸上了。”

  说完,他抬手指了指眼角。

  朴女士一愣,随即笑意更甚:“苏会长果然是年轻人,幽默感十足。”

  苏宰喻不想多费口舌,淡淡说道:“朴女士有事请直说。”

  “尝尝这里的茶。”朴女士坐定眯着笑眼。

  “再喝就得上厕所了。”苏宰喻摇了摇头再而道:“请直说。”

  朴女士失笑说道:“属下告诉我苏会长难以相处,起初我是不信,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

  “余炳彦?”苏宰喻眉尖轻挑说道:“对于不安好心的人,我向来直接。”

  眼前的这个女人苏宰喻没有一丝好感,她作为媚倭派的代表可谓是一父相传,更不用说余炳彦的事。

  “不是。”朴女士对于他毫不客气的话语表情没有一丝波动,笑吟吟说道:“他去你店里跟你谈品牌合作,被直接赶出去了。”

  苏宰喻想起来了,之前那个说自己上面有人的愣头青。

  苏宰喻嗤笑道:“我店里商品不过是一个系列,真正的牌子在美利坚,如果要谈也应该找美利坚公司,冒冒失失跑过来说合作,自己上面有人。”

  “朴女士手下能力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面对他多次讥语,朴女士依然笑容不减甚至哈哈一笑:“让苏会长见笑了。”

  她这份养气功夫让苏宰喻暗自称奇。

  “名宿最近动作可不少啊。”朴女士稍稍收敛笑容,轻声道:“昨晚,景老先生跟李先生会面了。”

  苏宰喻心里一震他不知道这事,表面不动声色说道:“名宿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李先生有些公务需要询问,这很正常。”

  朴女士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据说是景老先生主动约见,而且是私下会面。”

  苏宰喻挑着眉淡淡说道:“这是名宿内部的事情,朴女士是以什么立场来询问?”

  “苏会长...”朴女士意味深长的说道:“房氏的事情和余炳彦的事情并无两样,我们这点气度还是有的,你和我之间也可以成为朋友。”

  苏宰喻内心不屑,一个是自己打上门去,一个是被人打上门来,两者所代表的意义天差地别。

  “朴女士,名宿的宗旨是向来不站队,你应该知道的。”

  “所以,最近名宿的举动是想自己建队了?”

  苏宰喻眯起眼睛,笑着说道:“多虑了,不过是名宿发展新方向罢了,政界只求有自保之力。”

  “领会苏会长意思。”朴女士了然点点头,转而道:“只是语言向来没有份量,只有动作才是直观的。”

  “既然话语没有份量又何必约见。”苏宰喻蹙起眉头,这种交谈方式让他感到十分不耐烦。

  “李先生能做的,我也能做。”朴女士察觉到了他的不耐,直接说道:“在那个位置未必能证明什么,底蕴根基我们胜过其他人。”

  “名宿,不可能站队。”苏宰喻加重语气说道:“如果朴女士认为是可控在手里的,那么名宿一路走来的事迹已经给出答案。”

  “不可控不代表可以肆无忌惮。”朴女士微垂眼帘,语气变冷:“过去的事不计较这是我们的善意,但如果名宿不接受而继续助力李先生,那么我们之间将有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

  “这是朴女士派系的意思吗?”苏宰喻肃容,心里凛然。

  “还请苏会长考虑考虑。”朴女士没回话,淡淡说道:“既然是中立,就好好保持自己的立场,不要多生枝节。”

  说完,朴女士起身离去。

  ...

  “利益是人类行动的一切动力。”

  古风木雕的书房,一个老者放下手中文件笑着朝崔泰源问道:“泰源,你觉得这句话对吗?”

  “......”

  半响,崔泰源微微颔首回道:“对。”

  老者轻‘嗯’了一声,闭上眼淡淡说道:“告诉名宿条件我们答应了。”

  “是。”

  崔泰源起身弯腰,眉宇间掠过一丝喜色,这声应允代表自己也逃过一劫。

  ...

  苏宰喻一人静坐许久,直到被电话铃声打醒。

  “会长,崔泰源会长约您见面,说是答复您的方案。”

  “知道了。”

  挂断电话,苏宰喻深深叹了口气。

  ...

  “怎么在占线啊。”

  郑秀晶听到手机里的提示音后看着陆续登上大巴车的同学,咕哝一声。

  ...

  苏宰喻揉着太阳穴从车里下来步入SK集团。

  “苏会长。”

  崔泰源比起今天早上要显得热情许多,从座椅上起身笑容洋溢。

  虽然看到他这副作态以后苏宰喻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依然问道:“不知道崔会长的答复是?”

  “我们同意了。”崔泰源大笑,亲自引领他到会客沙发处。

  “那预祝我们合作愉快。”苏宰喻晒然一笑。

  “合作愉快。”崔泰源心情大好,微微眯眼笑着说道:“不过有些细节还需要商榷。”

  “可以。”苏宰喻点点头,说道:“那就尽快磋商,我让公司的人来一趟。”

  “好,苏会长果然爽快。”

  ...

  黑沉沉的天空压在头顶,郑秀晶蹲在偏僻的小路,眼眶带着些泪花,从占线到无人接听最后的关机,她的心随着提示音渐渐沉到谷底。

  “不接就不接,干嘛骗我。”

  “嫌我烦关机了是吧。”

  郑秀晶吸着鼻子,强忍着不让眼泪滑下。

第八十四章失意之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