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总有人复杂化

  PS:这章算是收尾概述,接下来感情戏和日常为主导。

  ------------------------------------------------------------------------------------------------------------------------------------

  鲜朝王朝也称李氏王朝,长达五百多年的统治历经二十七代君王,虽然比起旁边天朝大国的历史而言微不足道甚至需要第三方介入才被承认,但这个王朝在南韩人心里有很重要的地位,李氏王朝最后覆灭于倭国。

  首尔曾名汉城也是往日李氏王朝的首都汉阳,北岳山旁,三辆车随着前方车辆兜兜转转完全迷失了方向只感觉到在不断往上。

  车子缓缓停在一处府邸,门前石像,台阶上去朱红大门雕龙刻凤,门檐点缀琉璃瓦,一名老者正领着几人笑意盎然站立等候。

  苏宰喻打量一眼四周静谧的环境,从车里下来缓缓走上台阶进入大门。

  “苏会长,晚上好。”

  须发雪白的老人微笑点头示意,低眉圆脸的样貌给人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慈眉善目老人。

  苏宰喻瞥了眼老者身后老少结合的几人,“晚上好,不知道老先生怎么称呼?”

  “李嘉,目前在一家小公司兼任独董。”老人呵呵一笑,随即用手掌朝身后几人虚抬,“这几个是我儿孙,今晚特意让他们来见见苏会长的风采。”

  老人说完身后几人比起他来要恭敬许多,齐齐对苏宰喻鞠了一躬,哪怕有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苏宰喻朝几人点点头,淡淡说道:“老先生过誉了。”

  “怎会...苏会长的谋算可是让我叹为观止。”李嘉微微摇了摇头面露感慨,没等回话,继而说道:“苏会长,请,已备好宴。”

  一行人步入府邸,由于外面林深叶茂苏宰喻看不清这座宅子有多大,但此刻走进前院才看到围墙下的庭院假山、池水应有尽有更别说整个府邸面积。

  “这里我们已经很少回来住,大部分时间在京畿道,想到苏会长在首尔这里比较方便,只能匆促整理,还请海涵。”

  李嘉看到苏宰喻打量着四周,带着歉意在旁轻声道。

  苏宰喻没在意他的客套话这种宅子肯定有专人看护,看了看走廊下的流水笑着回道:“没想到在光化门附近还有一处那么别致的宅子。”

  “内,光化门。”李嘉微微颔首,年老浑浊的瞳孔此时掠过一次亮光,“宅子下面便是景福宫。”

  景福宫,李氏王族的宫殿,也曾经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

  一条走廊足足走了七八分钟,到达宴厅众人脱鞋席地而坐,长桌横放,老人和苏宰喻一前一后,无分主次。

  待众人坐定,李嘉笑吟吟的指了指两个中年人,“这两个小子岁数不小也算有点事业,但跟苏会长比起来差太多了。”

  “过奖。”苏宰喻神情淡若。

  “一环扣一环的谋划让名宿进取大胜,令人咋舌。”李嘉没有停下夸赞,甚至多了份概叹。

  “孑然一身回到南韩,在一旁观察名宿内部情况,更是凭房氏的事来小题大做试探是否有人起了异心,待了解完后强力介入树立威信,稳妥的将话语权握在手中。”

  “这些步骤看似简单,但最容易和最直接了解所有情形。”

  李嘉神情凝重继而说道:“尤其在这次选举的谋划,苏会长让我大开眼界。”

  “借着S.M社长李秀满的求助和与希杰战略合作关系名正言顺介入演艺圈,其实暗地却有了个和金氏开战的由头。”

  “目前名宿看似亏本买卖但政治资源却提了一个台阶,打压朴系帮助李系的成功,更是得到议会、行政双层资源。”

  “并且李先生派系向来亲美,掌控名宿的寰宇正是美利坚公司,现在抛出去的东西轻松便能赚回来,未来四年...名宿所向披靡!”

  “苏会长掌权名宿后的第一个动作,让人惊叹!”

  “......”

  苏宰喻看着李嘉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像看智障,这几句话秀的他头皮发麻,其实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给郑秀妍护航...说大了就是让名宿涉足新的行业。

  李嘉把他那一刹的目光理解为傲然,称赞道:“虎父无犬子。”

  苏宰喻微垂眼帘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句话可不能回‘过奖’。

  李嘉以为是他的算计被自己全盘看出所以这副作态,眸底带着一抹得意,呵呵笑道:“说起来当时我们帮了苏会长一把。”

  苏宰喻抬眼,挑了挑眉等待他后续话语。

  “这是我的孙子李成秀。”

  挑拨自己和房氏的那人?苏宰喻微咪着眼看向那个年轻人。

  李成秀猛地一低头几乎要磕到桌上,沉声道:“十分抱歉。”

  “还请谅解,想必苏会长也知道景先生的儿子是朴系人,你们之间走的太近实在无法让人心安。”李嘉出口打了个圆场,伸手在桌面上轻叩。

  “当时我们还没有合适的机会和你接触,只能出此下策,不过也算是助了一臂之力不是吗?“

  苏宰喻转眼凝眉看着他,“选房氏是因为李先生吧?”

  “不错。”

  “当时选举最有希望的便是李先生和朴女士,我们肯定是支持李先生,而名宿也选择了李先生,为了能得到更多资源我们之间自然存在竞争关系。”李嘉直言不讳。

  “计划不错。”苏宰喻嘴角微弯有了淡淡的笑意。

  “不过在苏会长的谋划下一切成了泡影。”李嘉轻轻叹了口气,在这次议员选举后名宿在李先生心中的份量已经是其他利益团体无法比拟,李氏终究还是魄力不足。

  这时一个个仆人端着菜盘走进宴厅,两人止住了话头,公菜和私菜加起来将长桌摆的满满。

  席间维持沉默,直到用餐过后仆人端上茶水。

  李嘉喝了口茶笑眯眯说道:“每当想起苏会长的年纪都不由感慨。”

  感慨够多了,苏宰喻不想再多费口舌,单刀直入,“请讲讲你说的立场。”

  李嘉跟对着其他几人摆了摆手,几人了然起身走出宴厅,不一会只剩下苏宰喻和李嘉两人。

  “苏会长想必也知道鲜朝王朝覆灭的原因,罪恶的倭国不但颠覆了王朝还残暴施压人民犯下诸多恶行。”李嘉神情变得严肃。

  “有些人不但不把这些罪恶铭记于心甚至甘为走狗,何等的卑鄙丑陋!”

  苏宰喻丝毫不为之所动,事前他早已了解现在的李氏早已分不出谁是正统。

  不过是王朝后裔组成的利益体更恰当的词是李氏联盟,要说其中所有人都谨记以往仇恨肯定是不可能,不少人追逐利益至上。

  李嘉越说越心潮澎湃,音量也随之提高,“朴系!这个让人作呕的团体,事到如今依然和倭国保持亲密联系,其中暗地的交易更是令人发指!”

  “你想和我一起对付朴系?”

  苏宰喻寻隙打断,他可没兴趣听老人的激情演讲。

  “苏会长眼明心亮。”

  李嘉奉承一句,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缓缓气息说道:“之前说了,李先生那边我们已经输了,既然这样我们已经失去了竞争立场,有了合作的立场。”

  苏宰喻蹙了蹙眉。

  “名宿和朴系已经撕破脸皮了吧。”李嘉一副看穿事情的样子,悠悠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苏会长想必懂这个简单的道理。”

  苏宰喻大脑急速运转,名宿和朴系撕破脸皮是没错,但这不代表双方结下深仇大恨,毕竟就像李嘉说的立场随时会变。

  况且名宿也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不会一直死咬不放,倘若介入两个世仇团体之间就等于告诉一方,彼此缠战不止。

  “我需要时间考虑。”

  闻言,李嘉一怔,旋即笑着点点头:“没问题,随时等候苏会长的答复。”

  要事谈完,苏宰喻没心思再待下去,打算好好衡量其中的利与弊,提出离意,“那我先告辞了。”

  李嘉连忙出口阻拦,”苏会长,稍等。“

  苏宰喻看了眼手表,“还有其他事情吗?”

  李嘉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朝门口处一笑,苏宰喻撇过头看向门口。

  一个身穿韩服的芳龄少女,细致梳扮的圆鬓没有一根杂乱,脸上稍施粉黛明艳动人,诱人的朱唇点缀在鹅蛋脸,微垂的柳眉和带着灵动的眼睛透露出成熟恬静还带着一丝少女俏皮。

  少女朝两人躬了躬身坐在桌子中间位置,微垂着头。

  “她来自源远流长的清州韩氏,年纪与苏会长一样。”李嘉脸上带着笑容,时不时看一眼苏宰喻时不时看一眼少女。

  “清州韩氏曾经出过五位王妃,乃各个望族之首。”

  苏宰喻连清州都不知道在哪别说什么韩氏了,但听到他这么介绍心里还是加了份慎重。

  “女子,小美为貌体、中美为修寂、大美为心净。”

  “苏会长,你怎么看?”

  李嘉手掌虚抬指向少女,目光熠熠盯着苏宰喻。

  “......”

  苏宰喻好像懂了他想表达什么,心里不由得一乐,拉皮条?

  他表面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其他事先告辞了。”

  少女霎时抬头看向他,眸中蕴涵复杂的情绪,隐约透露出一股屈辱。

  不可否认少女艳丽动人,但苏宰喻提不起一丝兴趣,况且还是这种形式的交易。

  李嘉愣了愣,缓缓收回手轻笑道:“好,期待下次见面。”

  待苏宰喻离去,李嘉挥退了少女,闭起眼睛思索两人从开始到结束的交谈。

  “这种身份的女子你都不为心动,十八岁就有如此定力...果然虎父无犬子。”

  …

  “这是哪跟哪...望族韩氏?”

  苏宰喻坐在车里想到李嘉的举动就想笑,美人计都用出来了,亏自己以为那少女是个重要人物。

  前世受到天朝壮阔历史的洗礼使得他对南韩这些所谓的名门望族根本没有什么概念。

  你的祖宗现在跳出来又能怎么样,给你博物馆的分成?或者研究机构的租借费。

第九十九总有人复杂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