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观看录像带

  森繁新一得到录像带就乐得跟开了花似的,急急忙忙的就把它插入自己的录像机里,还从旁边的柜子里找了一张没有刻录过的光盘,把光盘举着向众人展示了一下,笑着道:“这么宝贵的资源,一定要做个备份。”

  嚯嚯,这老家伙是知道自己老得没人要了,想要和贞子小姐姐度过愉快的一生了吗?

  这只能说,这世上没有该死的人,只有作死的人。

  森繁新一就是这么一个作死小能手,为了亲眼见见自己一生所挚爱的人……额不,恶灵,连自己的命都毫不在意的玩进去了,简直是新一代‘情圣’啊!

  这个社会能有这么长情的人已经不多了,贞子,你要好好珍惜啊!(诚挚脸)

  “有里~~~”看见森繁新一把录像带放到里面,手里拿着遥控器快要按下按键的时候,夏美却是害怕的拉了拉仓桥有里的衣袖。

  作为多年的好姐们,仓桥有里也看出了夏美的意思,转头对众人抱歉道,“那个,我们能不能到外面去等?”

  陈修点点头,明白对方的心情,“也是,那你们就都到外面吧,我一个人呆在这就好。”

  “陈君——”高木铃花胆颤的看着陈修,一双眸子里闪烁着泪光,真是我见犹怜,可怜的孩子,已经把陈修当做了依靠。

  陈修见状,温柔的用大手摸了摸她的头,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带着自信的笑容安慰道:“铃花,你先外去,我不会有事的!”

  见陈修一脸自信,高木铃花也只能怯生生的点点头,现在自己父母都不在身边,唯一能够相信的人就只有被他父母渲染成高人的陈修了,而且和他待在一起,真的感觉好安全哦。

  呵呵,能不安全吗,陈大官人可是炎龙帝国的守卫者,历任史上最年轻的少将职位,被无数人拥戴信任的人,虽然平时喜欢冷着脸,但是更能让人感受到如山岳般的沉稳。

  这可是被上亿人类信任的巅峰强者,你说,长期以来,陈修给人的影响岂不就是安全吗!

  一个没见过世面的高中生,陈大官人岂不就是摆摆手,洒洒水吗?

  而作死小能手森繁新一大叔却是发挥了一贯作死的本能,坚定的摇摇头,真挚的望着陈修,眼中流露一种名为‘信念’的东西,说道:“陈君,能够亲眼看一看这被诅咒的录像带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我想亲眼看看贞子,我不会出去的。”

  陈修一下子像是看智障一样看了眼森繁新一,心道:喂喂,大叔,我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么想找死的人,就算是为了信仰,你特么也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小命啊!命没了,那可真的什么都没了啊!

  不过看他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陈修又是想了一下,却是拍了下对方的肩膀,对森繁新一郑重的说道,“森繁先生,你是不是真的确定要看?即使是背上诅咒死去?”

  森繁新一对陈修的劝告毫无所动,肯定的点头,“没错!即使是死,我也要看!”

  “那你还是等我看完再说吧。”陈修不客气的把森繁新一拉了出去。

  “为什么?!”陈修的劲大的惊人,森繁新一挣脱不了,大声的质问道。

  明明不是答应我可以看贞子小姐姐的录像带了吗,怎么一瞬间又出尔反尔了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我连抽纸都准备好了,你现在和我说让我出去。

  还有王法吗?

  还有天理吗?

  别误会,抽纸只是听说看完录像带后可能流鼻血,擦血用的,你们想什么呢?

  这时,陈修在他耳边说道:“你书里不是写着了嘛,诅咒转移的方法虽然无法真的解除诅咒,但是也能延迟一段时间。既然你这么英勇无畏,那么这两个姑娘正好我们一人一个,我刚刚是从仓桥有里小姐手里接过的录像带,你待会从夏美那里接过录像带,先让贞子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吧!”

  “对对对,大师说得对!”

  夏美听见陈修这么说,立刻头点的跟拨浪鼓一样,陈修没说她还没注意,贞子的诅咒可是能够转移的,虽然可能最后还是要死,但是多活一天是一天啊。

  而且刚才没注意,是啊,录像带是从有里这接过的,要是最后有里活了,她却是死了,这有多么不甘心啊,凭什么有里能好好的活下去,我明天就要死了,凭什么啊!!!

  嫉妒令人疯狂,陈修不说,今夜有里未死也能让她产生这个情绪,提前说了,最起码让这货能够安腾一点。

  陈修是要切身感受贞子的力量,录像带他必须得看,至于森繁新一,他非要和‘爱人’见面,陈修也阻止不了啊,还不如将利益最大化呢。

  最起码把诅咒转接到他们身上,更方便陈修下手。

  “夏美?!”仓桥有里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似乎想不到她会这么说,这太自私了,简直不像自己平日里认识的闺蜜。

  森繁新一听到陈修的解释,一脸惊讶,一张坑坑洼洼饱经风霜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抹‘正气’,还颇为赞同的说道:“对对对,陈君的确思虑周全,这么做的确很好,我答应了!”

  咦,神他么答应了。

  果然,你他妈就是自己作死才会死的啊!

  这不是正气了吧,这分明就是傻气啊!!!

  三个小姑娘也像是看见类人猿一样看着森繁新一,脑洞如此清新脱俗的傻老帽,简直前所未见啊!

  好人啊!!!

  感谢啊!!!

  “好了,那你们就先都出去吧,等我看完了,再去叫你们!”陈修一手拿着遥控器,一手对他们几个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出去吧。

  不多会,四人都走出门外,陈修也才按下播放键!

  不一会儿,电视突然响起“滋滋”的声音,屏幕上出现大片雪花。

  陈修静静地一个人坐在电视前,在闻到一股大龄宅男的脚丫子的臭味立即嫌弃的站了起来,坑爹啊,神他么进门要赤脚,要是美丽的小姐姐就算了,赤脚大汉还是免了吧。

  陈修站了起来,看着还飘着雪花的电视也没什么不适应,但是,当闪烁着雪花的画面一动,他本能的感受到从电视上散发出来一阵令人不适的黑色鬼气向着他涌来。

  接着,电视里的雪花闪了不到一秒,画面突然变黑,开始出现了东西。

  黑,很黑,电视中雪花闪过之后,呈现在陈修眼前的无止境的黑暗。

  不,不是纯粹的黑,黑暗的画面中有一个炫光的圆圈,接着从这个圆内不断划过流动的云、闪烁的星、最后是逐渐闭合的弦月。

  凝视着电视中的画面,陈修突然间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突然跌落入水中,噗通一下,溅起一阵水花,抬头一看,自己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深井之中,井底之上更是被人用大石彻底封绝了自己的出路。

  黑暗,痛苦,无助,一瞬间前所未有的负面情绪充斥心底,令他的心中产生了繁杂和不安,紧接着他又感受到一种盘留在心底的无限憎恨。

  求生而不得的愤怒、怨恨以及——死一般的寂静!

  正在这时,画面一转。

  是一间房间,这所昏暗的房间内,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摆设,只能看到墙面上挂着的一面椭圆镜子,也看不到人,却能看到镜中有一个女人正在梳头。

  黑长的头发自发根垂落,画面中的女人面无表情,但却给人一种浓烈的不适感。

  这时,镜子突然抖了一下,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闪过。

  画面再一转。

  凌乱的文字,错综杂乱的如蝌蚪般占据着屏幕,陈修只能隐约的从画面上看出这是一篇关于火山爆发的报纸内容,可还没等他继续看下去。

  画面又变了。

  这回是在地上匍匐、打滚、挣扎的人们,画面中的人群在低劣的像素中看起来就像是蠕动的蛆虫,无比的恶心。

  画面再变,一片寂静的树林里一口深井孤零零的在那里,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色身影毫无预料的出现,眨眼,接近,再眨眼,那白色的身影已经出现了镜头中,披头散发,令人胆寒。

  接着,砰,画面闪灭,之后一张披散着头发的女人的头出现在画面中,紧接着,披散的黑发散落,一只阴森无比的人眼突兀的出现在屏幕上,这只眼睛仿佛隔着电视屏幕在窥视着自己,一个隐隐的“贞”字,清晰的浮现在这颗眼球上……

  “嗞嗞……”

  电视的画面又出现一片雪花,而陈修却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脸上露出了凝重而不安的神色。

  “叮铃铃……”

  森繁新一房间中的座机突然响起,陈修转身走了过去,接听下了这个电话。

  “滋滋滋,刺啦啦~~~~~”

  一道难听到爆的声音传到陈修的脑中,直刺的他耳膜疼。

  而就在此时一股残忍而阴冷的黑暗力量毫无准备的侵入到他的体内,让陈修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大脑居然出现短暂的晃神,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摇晃了两下。

  “这,就是贞子的力量吗?”

  陈修一手撑在桌上,稳定自己的身体,凭借着自身的感受,他才能感觉到……

  这个名为贞子的恶灵比之前在幽灵古宅外感受到的伽椰子和佐伯俊雄加在一起还要可怕。

  这一身的黑暗深邃而浓郁,骇人无比。

  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因为贞子和伽椰子虽然都是闻名日本的恶灵,但是两者的能力大小还是有着显著区别的。

  伽椰子很强大,这点毋庸置疑,但她生前终归只是一个普通人,她的死亡怨念虽然很大,继而造成了闻名当地的幽灵古宅事件,可在本质上却只是普通人所化的恶灵。

  而贞子却不同,首先贞子的死亡怨念不比伽椰子少,这也是两者都如此凶悍的根本原因,其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贞子身前因为继承了母亲的血脉,可是一个拥有特异功能的人。

  两者叠加在一起,所产生的效果绝非是普通的一加一等于二这种层次,而可能更加的可怕。

第十一章:观看录像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