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意外

  “你怎么样?”听见房间里大叫一声,陈修和三女一起冲了进去,一开门就看见了瘫在地上神神叨叨念着“贞子”的森繁新一。

  陈修上前把他拉起来,急切的问道:“你怎么了,遇上贞子了吗?”

  森繁新一搀扶着身旁的书柜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有点虚脱的他却是摇了摇头,失望道:“没有,没有,我没有看见贞子。不过,现在我无比确定这就是那诅咒的录像带,刚刚那种感觉,啧啧……”

  他的嘴角居然还上扬起一丝不可捉摸的弧度,整个人好像彻底升华了一般。

  看他那样似乎还意犹未尽呢!

  这年代有人喜欢吸猫,有人喜欢吸狗,现在还有人喜欢上吸鬼,啧啧,这心还真大!

  看来这是位希望与前辈许仙和宁采臣看齐的传奇人物啊。

  现在看也看完了,众人倒是又将目光集中在了陈修身上,谁让他自称“驱魔人”呢。

  如今除了傻老冒森繁新一沉迷贞子小姐姐之外,仓桥有里,夏美都想摆脱贞子,而高木铃花则是想要摆脱伽椰子和佐伯俊雄。

  这令陈修头大了,这名头只是说出去唬唬人而已,他哪会正儿八经的驱魔手段啊……

  陈修立即意识到这点,又想起了森繁口中的法柳大师,心下一动,装模作样的干咳两声,脸上浮现出深沉无比的神色。

  “咳咳,此恶灵以无数生灵生机为食,历经多年,魔性深厚,吾一人之力实难以对抗,森繁先生,不知你口中的法柳大师身在何处,也许集我二人之力尚有一战之力!”

  胆小怕事的夏美听陈修这么一说,也连忙说道:“是啊,是啊,我可不想死……”

  森繁新一是铁了心想要亲眼见一见贞子小姐姐,但看见三位如花似玉的女生,心里也不愿意让她们这大好年华就这样平白断了性命。

  嗯,在森繁新一这个万年老光棍眼里,夏美也是如花似玉了。

  于是,他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点点头,道:“好,我带你们去找法柳大师,不过她的庙宇离我家的距离有点远,因为是在郊外,开车的话,需要一两个小时路程!”

  “那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

  “好,那就乘我的车去吧,五个人正好。”森繁新一取过架子上的大衣穿上,从抽屉里拿了一串车钥匙出来。

  ……

  法柳的庙宇的确有点远,半途吃了顿中饭后,在森繁新一加快速度的情况下,傍晚时分右他们便到达了目的地,不过还要走十几分钟的山路。

  届时,天色也渐渐暗沉下来,黑夜之中一轮明月高挂苍穹,洒下点点星光,可在郊外的树林之中却略显冷清惨白。

  这座庙宇虽然靠近城市,但也已经处在荒郊了,一路上除了信徒修缮的水泥路外,四周大多还是泥地,周围的树木林立,非但没有让人感觉增添安全感,反而随风摇摆的枯树倒垂的影子宛若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幽灵,直令三个女人哆哆嗦嗦。

  高木铃花紧紧的抱着陈修的胳膊,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仓桥有里和夏美则没那个福气,两个人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走着,至于森繁新一,连贞子都不怕的人就彻底忽视他吧。

  众人在森繁新一的带领下,终于接近了大堂,一路上森繁新一不**叨的断讲述着他之前采访法柳大师时正好遇见的驱魔事件,在他绘声绘色的描述之中,令三女的心中本能的认为这个法柳大师是一个真正有本事的大师。

  甚至连恐惧也缓解了不少。

  “等等!”距离庙宇大殿只有不到五十米,可正在这时,陈修却是一把拦下众人,脸色十分阴沉。

  “陈君,什么事?”森繁新一见陈修脸色极其难看,担忧的问道。

  陈修的鼻子不经意的嗅动了两下,似乎闻到什么不好的东西,沉声道:“这里有危险!”

  “危险?”四人不解。

  已经接近大师的庙宇,哪有什么危险可言?

  甚至当中最为害怕的夏美还一把推开陈修阻挡的胳膊,大步径直向着大殿走去,一边还不屑的说道:“危险?这可是神庙啊,法柳大师可不想某人只是一个半吊子的家伙!”

  是的,陈修面对贞子的‘无能’表现,已经让这个自私的女人产生了极其的不信任,更何况,听陈修的名字就知道,他不是日本人。

  比起外来的人,夏美这种深受民族思想影响的女人更信任本国的神社,而且一路上听森繁新一讲述法柳大师的事迹,更让她感觉陈修没什么本事。

  除了口头上说保护她们,但是一点实质性的行动都没有,简直就是个空口说白话的骗子。

  她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寄托在一个陌生的外来人身上,这一刻,她似乎已经忘了之前正是因为陈修的提醒才让她延缓了被贞子诅咒的时间。

  “夏美——!”夏美的好闺蜜仓桥有里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在背后喊道,想要把她叫回来,可是夏美头也不回的径直走着。

  仓桥有里的眼中再一次产生了对这个一直陪伴自己的好友的一种陌生。

  陈修看着夏美越来越接近大殿,没有再阻止她,他话已经撂下来了,听不听就是别人的事了,尤其对方鄙视侮辱自己,自己不动手为社会扫除一切害人精已经是仁慈了。

  陈修就这么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妄动,身旁的几人倒是比那个夏美听话,也没有走动,安安静静地和他站在一起。

  其实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比起都是普通人的几人来说,身为武者的他却是异常的敏锐。

  当他跟着森繁新一进入这座神庙范围的时候就已经发觉情况不太对,他固然不通降魔诛妖的本领,但是一些公认的东西他还是懂的。

  按理说,类似于神庙道观之类的地方,应该是庄严肃穆,大日堂皇的地方,即便有妖邪藏身,也会抑制身上的妖气隐匿在暗处。

  可是,这座神庙却大相径庭,黑夜之中,陈修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死寂的黑暗在压迫他的神经,每近一步,阴冷的感觉便越重一分。

  走到这里,那刺骨的寒气甚至令他脊梁骨倒寒,寒毛战栗,更不必说那熟悉的味道……

  无尽的黑暗正在吞噬着这里!

  “啊啊啊啊~~~~~~~~!”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那是夏美的声音。

  几人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夏美失了神的瘫坐在地上,陈修没有管她,一手推开大殿的大门,里面一副森罗惨景立刻展现在他们眼前。

  庄严的神庙大堂内,殷红,不,是已经开始红的发黑的血液浸满了整个房间。

  地板、墙壁、天花板以及神像上到处都喷溅着鲜血,十几具惨死的女性尸体七零八落的散落在房间各处。

  一个长发侍女的头颅高高悬在顶部的一个吊灯之上,自鼻梁下方整颗头颅被整齐的切割成两份,滴答滴答的鲜血仍旧不停的顺着切口和饼成一团的头发上滴落。

  怒目金刚神像的降魔杵上,一具四肢和头颅全数切断,只剩下躯干的身体倒插在尖锐的锋尖上。

  大厅内,无数块大小不一但切口整齐光滑的尸块零落的散在大堂各处,而身为主持的法柳大师死状更是凄惨无比。

  她的整个身体像是扭麻花一般高度的扭曲,森白的骨头刺破血肉沾染着血沫,头颅像是被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给深深握捏,瘪了下去,已经看不出形状,迸溅的脑浆和血液沾染了整颗头颅,只留下一只垂挂的眼睛森然的凝视着大殿门口。

  如此种种,大殿里随处可见……

  “呕~~~”从未见过如此惨状的几女和森繁新一立即跑出了房间呕吐起来,陈修见此心中也稍感不适。

  高木铃花吐得脸色发白,陈修在她背后轻轻拍了几下,帮她缓解一下,甚至间接的输入点真气到她的体内。

  不要误会,陈修并不是对小姑娘有意思,只是作为一个暂代监护人的职责,小姑娘爸妈把她交到自己手中,自己自然要多关心一点,你看,要不他怎么不去安慰也吐得稀里哗啦的仓桥有里美女呢。

  高木铃花渐渐适应了不少,陈修也放心了,重新走回房间中。

  武道突破少不了战斗,战斗亦少不了杀戮,可如此惨景,陈修却是见所未见。

  “这,就是这个世界里恶灵的恐怖吗?”

  陈修从未见识过恶灵杀人的手段,但眼见如斯场景,亦是对这恶灵高度重视起来。

  湿哒哒,黏稠稠的血浆沾满了脚底,陈修漫步在大殿之内,仔细的观察着这些尸体,甚至弯身下去用手拨弄着尸块……

  “从尸体的痕迹上来看,尸块的切断面整齐光滑,应该是被利器切割导致,而不论是贞子还是伽椰子杀人都不是这种手段。那么,这位法柳大师事前应该是在为另一人驱魔,并且因为其凶性难驯,已然超越了她的驱魔手段,这才造成了她们尽数死亡。”

  不错,贞子和伽椰子杀人更多的是依靠死者对其流露出的恐惧,继而影响对方的思维,让这些人的死亡方式看似意外或是自杀。

  而真正被她们下死手杀害的人,也很少会出现这般人间炼狱的惨景,最多也就是出现面部极度扭曲的惊恐之状,这也是陈修在森繁新一的书中所看见的照片。

  真正像这般凄惨的场面绝没有过。

  能够使用如此残忍的方法虐杀一群法师,其凶恶程度绝不在贞子和伽椰子之下,不,从危害性来看,对方甚至更大。

  “这是……”陈修在众多尸块中穿行,只见墙角处有两件不同于寺庙中的服饰,他走上前,接着月色看了看。

  “这是一套儿童服装以及一个妇人的服装,看来这两位就是今天来找法柳驱魔的人。”

  “哟哟哟,这里是怎么回事啊?”一个轻浮的声音从陈修的背后响起,陈修站起身寻声望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一身黑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漆黑的风衣,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卷发,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整个人每个正经样,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穿着红衣,戴着墨镜,手里拿着根导盲棍的小萝莉。

  不过,陈修却能感受到对方身上并没有恶意,这个油腻的家伙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四处望着,嘴里面啧啧发声道:“啧啧,法柳还真是倒霉啊,明知道自己有几分斤两还敢揽这活,胆子也太大了吧!”

  身旁的小萝莉拉着中年人的手,整个人不断的打颤,“经藏,黑暗,浓郁无比的黑暗,黑暗已经包围了这里,快走,快走……”说完她似乎精力耗尽,一下昏沉了过去,还好她身边的男人手快,一把将她拉入了怀里。

  这个男人无奈的对昏倒的小萝莉笑了声,“唉唉唉,珠绪啊,别老是这样好伐,知不知道你越来越重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背不动你了。”

  男人嘴里虽是这么说,可手上的动作却很熟练,一把将小萝莉的背起,还趁机调皮的拍了拍她的屁股,之后一边背着她,一边熟练的从神像下的一个盒子里抓出一把钞票放入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直到现在他似乎才注意到一边的陈修,扭头对陈修道:“喂,兄弟,听我一句,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现在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的家伙可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第十二章: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