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开战

  在纳格尔斯曼出生的那年,四十五岁的弗格森刚在曼联的帅位上刚呆了八个月,同年的温格也才刚刚接手摩纳哥正式登陆欧洲,古利特从埃因霍温以创世纪的六百万磅的价格来到了AC米兰,宠物店男孩的单曲《罪恶》在当时的德国单曲榜上排名第一。

  纳格尔斯曼在签下第一份职业球员合同的时候对他的母亲说这是他人生中最为美好的礼物,但是伤病就想一个盗贼,偷走了球员们最为渴望的东西。

  由于膝盖的伤势,纳格尔斯曼的职业生涯就想坠入了地狱般痛苦,别忘了那时的纳格尔斯曼还不到十九岁,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显然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就这样,纳格尔斯曼的梦想结束了,他在U19青年队结束了他的球员生涯,但是这次伤病并不是一件坏事,相反在某种程度上带给了纳格尔斯曼一些运气,他开始了学术型的路线。

  四个学期的学习,为期两年,纳格尔斯曼花了两年的时间攻读体育科学,这名德国的年轻后卫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回到了足球世界。

  足球有时就像人生,总能够在绝望或是鼓励中找到一条新的出路,这取决于你自己,此时的纳格尔斯曼还是一个霍芬海姆的U19青年队主帅,当然,他的目标也是拿下这场德国U19青年联赛的决赛。

  纳格尔斯曼对于对面的埃尔伯特来说显得更加年轻,两个人在决赛相遇也有了一丝足球理念的碰撞,纳格尔斯曼是全新的战术革新派,而埃尔伯特就相对来说要保守一些了,相比于纳格尔斯曼,埃尔伯特的战术风格明显要有些固执,万年不变的4231成为了埃尔伯特的标签。

  纳格尔斯曼在这场比赛中选择了一套全新的阵型,在U19这个年龄段的比赛,很少有人会列出343的阵型,343阵型需要场上的球员对位置有着更多的理解,而且还要求后防线上的出球能力必须要一步到位。

  一旦343玩不好,那就是玩火自焚,首先两个边路的边翼卫需要更多的跑动,如果一旦上去回不来,那两个边路就是沙尔克04随便走的走廊,而且如果后场出球失误,那也是一场惨案。

  相对于纳格尔斯曼,埃尔伯特依旧选择了传统的4231阵型,前场球员分别是莫尼亚,右边是勒鲁瓦萨内,而马克思迈尔则出现在了左边。

  相对于霍芬海姆的纸面实力,沙尔克04的纸面实力要稍弱一些,毕竟这两年好苗子都被提升到了一线队,例如戈列茨卡、科拉西纳茨都没有参加这次比赛。

  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万众瞩目的德国青年联赛U19决赛正式开始,率先开球的是霍芬海姆,霍芬海姆前场三人的组合分别是土耳其的小将克拉曼,巴西小将布鲁诺和图摩尔,克拉曼居中,图摩尔和布鲁诺分别在左右边路。

  虽然霍芬海姆的前场三个人都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可别小看了这三个人的作用,图摩尔和布鲁诺在前场来回穿插不断的搅和着沙尔克04的后防线。

  而偏偏沙尔克04的后防线还不是太稳定,在霍芬海姆的狂轰滥炸下摇摇欲坠。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图摩尔和布鲁诺不断的在沙尔克04的肋部骚扰着沙尔克04的防守,而克拉曼则在中路吸引火力,偶尔抢个点什么的。

  被对方狂轰滥炸的沙尔克04被迫只能全员回收,所以在开场十五分钟左右霍芬海姆的后防线基本没什么压力。

  但是埃尔伯特可不甘心全场就被这么一直压着打,他大手一挥,沙尔克04的两个后腰迅速收在球队的肋部,保护两个边路以及在后防线前形成一道新的屏障,而马克思迈尔则收回中路,负责中场组织,勒鲁瓦萨内则移动到影子前锋的位置。

  这样的话沙尔克04主动放弃了两个边路的进攻,相反集中火力全力进攻霍芬海姆的中路。

  放弃边路进攻的沙尔克04等于作茧自缚,毕竟343的两个边翼卫的防守就有些吃力,这样一来更加的缓解了霍芬海姆的边路防守压力。

  可是如果不放弃边路集中中路的话,沙尔克04根本在中路无法形成有效的组织,同时对方的前场三人会形成一个三叉戟集中在中路,不断的穿插进攻始终是沙尔克04的一个心头大患。

  好在有马克思迈尔在中场的频频组织,才让沙尔克04在对方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中能有一丝喘息,偶尔能打出一次让霍芬海姆心惊胆战的进攻。

  不过萨内却十分的郁闷,他在中路面对对方三个中卫的防守显得十分的吃力,毕竟中路根本不是萨内的根据地,而对方三中卫完美的限制了萨内的进攻。

  最让萨内郁闷的是对面的中卫尼可拉斯聚勒,一米九五的身高让萨内在和聚勒的对抗中吃了不小的亏。

  但是萨内可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相反,聚勒在防守中越干扰阻挡萨内,萨内就越想带球找聚勒,这两个人还在球场上抬起杠了。

第八十一章 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