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5:木桩也能修

  蔚蓝的光点,一点点铺满了祖宅的地面。

  那是一根根如触手一样的藤蔓,哪怕只是一只鸟,也不敢相信这样的画面。

  黑头所看幻化成所想,徐徐传入周涛的脑海。

  上了二楼依旧是死路一条,只要这个大家伙想折腾,他们似乎没有一丁点儿办法。

  ——啪!

  如皮鞭抽下的声响在两人脚下响起。

  “黑头,去找人帮忙。”

  给黑头下达了一个命令,周涛用脑袋撞了一下苏哥。没了轮椅他们无法沟通,只能靠相互间的默契。

  ——啪!

  一声声从未间断!

  “妈的!”苏哥骂了一声,将周涛放下,气喘吁吁询问道,“小涛子,这怪物是不是咱们下午看到的?”

  周涛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脑袋不时左点、右点,双眼焦急的望着苏哥。

  “什么意思?”

  苏哥疑惑,后背被疼痛难忍,又打了一场憋屈到极点的战斗,此刻也烦不胜烦。

  周涛如此重复了一次,继而点点头,双眼不停望向地面。

  “你是说它来了?”

  苏哥一惊,急忙半跪,想要抱起周涛,一同逃命。

  周涛往左撇了撇脑袋,眼神焦急的看着苏哥。

  “往左?”

  周涛急忙点头,继而右往右边撇了撇脑袋。

  “往右?到底往哪啊!”

  苏哥吼了一嗓子,心急不已。不用周涛提醒,他都已经能感到上地面的声响了。

  周涛再次重新左右的动作……

  “你是说你往左撇,就往左跑?往右撇……”

  周涛急忙点头,继而望向上来的楼道口!

  “又下去?”

  “这不是找死吗?”

  “它好像钻不穿……”

  苏哥话未说完,一块地板便应声儿破,溅起一堆石屑。

  “好吧,咱这房子算是废了。”

  抱起周涛,苏哥嘴里喃喃重复“顶我手臂是右边,朝外是左边!”

  他深呼吸一口,冲向楼梯。

  才下楼道,便傻了。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自家大堂就像变得跟一百年没住人一样,望眼过去,全部藤蔓,角落里更是破了一个大窟窿,足有锅口那般大的枝丫还在快速生长。

  周涛双眼里全是惊恐,他虽然看不到,但脑海里却真切感受到无数个蔚蓝星点正在快速向自己这里靠来,自家楼房下,更是早就被掏空了!

  他撞了撞发愣的苏哥,眼下只有跑出去,才有生还的可能。

  苏哥回过神,咽了咽口水,望着地面无数条藤蔓,头皮发麻!

  眼下,就是下腿的地方也没有了啊!

  咚咚咚!

  周涛撞得更厉害了!

  他一咬牙,全速往外冲去。

  藤蔓抽在墙壁上啪啪作响,已然发现了两人的动向,十余根藤蔓停止攻击天花板,转而抽向两人。

  “左边!”

  苏哥轻声念叨了一声,身形猛的一闪,身后便传来一串脆响。他敢发誓,要是被这玩意抽到一下,这辈子就结束了。

  “右边!”

  “点头是啥意思,前进还是后?”

  ……

  苏哥将周涛甩了出去,一手抓住实在躲不掉的藤蔓。

  ——嘶!

  他倒吸一口凉气,藤蔓抽在他的手上,没有任何停顿,直接落在他的肩膀上,一道三指宽的红痕瞬间浮现。

  他咬着牙,飞身向外扑去,想要活着就不能停下!

  周涛浑身摔在地面,后脑吃疼,好在残废有残废的好处,屁股蛋估计碎了都没能感受到一丝疼痛。

  他翻滚着,好几圈终于停下,脸朝下,屁股朝上,呼吸都有些困难。

  一个身影堆叠在他的身上,是苏哥。

  才落地,苏哥便被一根藤蔓缠住了脚,紧接着整个人被倒提了起来。

  苏哥晕晕乎乎,视线逐渐清晰,他挣扎着却没有一点希望。

  他惨笑道,“小涛子,咱们这是点背啊!干他妈的!”

  周涛的双眼撇向边角,却还是看不到苏哥的身影,听着声音眼眶瞬间红透,直到这会才真切后悔起来,要是不动那块牌子,自己顶多就是残废,这下好了把苏哥也坑了!

  苏哥被吊起来,不用想他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遐想间,一串古怪的声音响起。

  像是睡觉时的磨牙声,又像是铁锹插入搅拌好的水泥里的声响,刺得耳膜生疼。

  大堂里,浮现两点蔚蓝的星光,就像一双眼睛。

  一块如木桩般的轮廓缓缓挪动,十余秒后显现在月光下。

  周涛彻底傻了,这他娘的不是一块被砍掉脑袋的木桩吗?

  那圆桌大的光滑顶部张着一枝拇指般粗细的枝丫,半米来长,上头张着几片透着绿光的嫩叶子。

  “怎么还能生出这么多的根须!”

  周涛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按科学道理、神话故事,这种木头早就该化成碳或者成为养分这才正常啊。

  “我真傻,木头都能修炼了,科学又怎么解释得了!”

  又是一串吱吱声,巨大的树桩子已经来到了周涛的面前。

  一根中心空洞的藤蔓从无数根藤蔓中脱颖而出,徐徐伸向周涛。

  ——唰!

  剧烈的疼痛刺痛着周涛的神经,直接插入他的眉心!

  “要死了吗?”

  “这货是靠吸食大脑维生吗?”

  “我还没娶媳妇呢!”

  ……

  “小涛子!”

  “小涛子!”

  被倒挂着脑袋已经充满血的苏哥脖颈胀红,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盯着连眼睛都不动了的周涛。

  ——吱!

  光滑如镜的木桩顶部出现一道道裂纹,木桩仿佛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疯狂的嚎叫着,声音彻响整个小镇。

  忽地,只有三四片绿色的幼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而此刻,周涛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

  咔擦一声,巨大的原木裂成了两瓣,那一根根藤蔓也快速的僵硬枯萎,中空的根须却是愈发亮眼。

  如烧柴一样的噼啪声络绎不绝,五分钟后声音彻底没了。

  苏哥重重跌在地面,他手脚并用扑向周涛,泪眼婆娑。

  “小涛子!”

  苏哥摇晃着周涛,而此刻,周涛就像是一个超大号的毛绒娃娃,苏哥怎么摇,他的身体便跟着甩动,没有一丝生机。

  苏哥一手摸在周涛脖颈的脉搏处,一手用力压在心脏上,继而将耳朵贴在手背,寻找那丝他感受到过的微弱脉搏。

  ——嘶!

  ——痛!

江西炒米粉说
今天有事耽搁了,下一章会更晚。   求推荐票,求收藏。

025:木桩也能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