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7:我们不一样

  苏哥回到杂货铺,周涛已经睡死过去。

  黑头在一旁来回走着,显得有些焦急。

  “苏哥,宝贝儿还没给我灵气呢。”如嗑药般,睡前不来上一口,黑头显得焦灼无比。

  苏哥懒得搭理这头鬼精的鹦鹉,见周涛睡下,他也准备回房睡觉。只是看着满地横生的枯枝,他的脑门就一阵疼痛,别睡着了房子塌了,没被怪打死,反而被砸死了。

  最后只能将收银桌收拾出来,与周涛一同挤在没受啥损伤的杂货铺内。

  “苏哥……那是我睡的地方。”

  黑头越说越委屈,这日子没法过了。

  ……

  清晨,周涛幽幽醒来。

  尝试着说话,却依旧未能发出声音。

  “看来只能等人迎、廉泉、天突、哑门等穴道全部贯通才能说话了。”

  周涛如是想着,昨晚突然睡意来袭,并不是他想睡,而是疲软,仿佛身体被掏空了般。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再次见到摘牌时的那个画面,只是类似却不是完全一样。那块脑袋里印象深刻的铜牌已经不知所踪,但只要他每每想到,脑海里便会出现昨天的那个画面。

  而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人体的微妙,五百多个穴位密密麻麻。

  “将灵气引导**位,点亮穴位,这就是我的修行?”

  “那这得到什么时候!”

  周涛无语,昨天一整晚,连对身体危害最小的一个穴位都要四五天才能点亮,想要走路、奔跑甚至战斗,这得多少年?

  但他总算搞清楚了身体的原因,自己不是瘫痪了,而是身体绝大部分的穴位都被灵气堵住了。想到曾经恢复过的右手,周涛不由苦笑。

  “宝贝儿,你醒了,饿了吗?我去给你拿早餐。”

  黑头钻入蚊帐内,语调谄媚。

  “尝尝浓度!”

  周涛呼出一口气,有些变化他也描述不出,但能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

  黑头双眼一亮,下一秒面露出了极度沉迷的神情,一道夹杂着幽幽蓝光的气体翻滚而出。

  ——是灵气!

  周涛也懂了,经过一番运转,呼出来的是纯粹的灵气。

  就好是一罐蜂蜜,之前正常呼吸,出来的是蜂蜜的香味,这是树桩所吸收的灵气;憋气吐出的只是灌口不小心溢出的残余,而此刻,更像是用勺子舀出来,是正宗的灵气。

  更浓厚的灵气,也迎来了新的问题,黑头只是将脑袋凑近,便如喝醉了般直接倒在周涛胸口上,怎么呼喊也没有一丁点儿反应。

  “苏哥,你要不要来吸一点……我的口气?”

  电子音徐徐传出,周涛强忍着不去想gay佬之间的某种画面,眼神尽量严肃的看着包子都吓掉了的苏哥。

  苏哥咽了口口水,思量许久,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算了,这他娘的太丧心病狂了。”

  “苏哥,我……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接收灵气的方式。”

  隐约间,周涛更加怀疑自己内心的那个猜测,灵气自溢,不是天地生出,而是他这类人吐出去的。

  “不知道啊,没回来之前,空气里都是灵气。”

  “不过,在你身边感觉灵气会更充足一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苏哥纳闷道,今天的小涛子怎么感觉怪怪的。

  周涛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么多修炼者,总不可能是自己的口气跑那么远了,那么说灵气自溢的说法是成立的,而自己的只是比较精纯而已!

  “嗝……宝贝儿,嘿嘿嘿~”

  黑头幽幽转醒,眯着眼睛摇晃着身躯迈着步子,如一位醉汉。

  “天上飞鸟三千万,遇本鸟……嗝……也要尽低头~”

  “苏哥儿,来点音药,我们high起来~”

  黑头摇摇晃晃的摔出了蚊帐,满嘴胡话的出了杂货铺,这种东西得喊狗子来感受下。

  “小涛子,你喝酒了?”

  周涛哭笑不得,“可能是灵气太浓了,你说黑头不会变成傻子吧,它现在已经够笨的了。”

  没一会,浑身是伤的狗子蹦蹦跳跳的跑来,两只爪子搭在床沿,尾巴晃得跟雨刷一样,可怜巴巴的望着周涛。

  苏哥一拍脑门,索性拿了几个包子去外头,只是走路的时候,总感觉自己蛋蛋疼!

  眨眼间,他们家又多了一个醉汉,只是狗子并没有黑头那么糟糕,更像是吃了兴奋剂,很high、但脚步很稳。

  黑头骑在狗子脑袋上,“狗子,跟大哥说,谁打你了,我给你报仇去!”

  一鸟一狗出门浪去了。

  至此,周涛彻底懂了。黑头喊他肉鼎,其实也不算太过分。

  “感情自己就是一个自产自销的饲养员~”

  “那我能不能养出几个大宝贝?”

  周涛忽然想到自己坐着轮椅,身后跟着一大票兄弟,那还不是说干谁就干谁!

  “贱笑啥呢!那群人又凑在一起八卦了!”

  苏哥一把抱起周涛,将其放在轮椅上,随即将撕了一瓣包子塞入周涛的嘴中。

  杂货店外,十余名镇民远远的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

  作为离周涛家最近的邻居雷叔,对于昨晚的事情,最有话语权。

  “霍喝,你们是没听到啊,那声音……要不是当时用枕头捂着,非得聋了不可。”

  雷叔的老婆翻了个白眼,随即又舒服了些,好在自家男人没有因为会了点鬼把式而转变性格,还是跟普通人一样喜欢凑在一起吹牛逼。

  “哎哟,我家那听的声音也差不了多少。”

  “我家那猫,叫唤了一晚上,跟发春似的。”

  ……

  稍远一点,黑头不屑道,“看见没,你家主子也是个傻子!狗子,你昨天咋个都不来帮忙啊。”

  “汪!”

  “汪汪!”

  “你个傻子,咋还不会说话。”

  黑头翻了翻眼珠,继续听那群人吹牛逼。

  “狗子,走,上山玩去!”

  它昨晚看到的才叫恐怖呢,这群人吹的都是啥啊……

  更远一些,三颗脑袋,一前两后成品字站立。

  男人眼眶发黑,双腿总觉着没力,一脸疲态。女孩红光满面,亲昵的挽着男人,只是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不敢瞎说。

  “你们回去吧,事情保密,一切等我的汇报为准。”

  黑衣女人没有回头,声音不大,但威严更甚。

  “好,恩,知道了。”

  男人急忙应下,拉着女孩就往远处跑。

  黑衣女人舔了舔嘴唇,向着黑头跑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027:我们不一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