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96:谁道不可惧

  牛栏镇外,一条普通公路边,两辆吉普车疾驰而来。

  一个甩尾,侧停在了路边,车内探出一个脑袋,“B,上车。”

  编号B认清开车的人,这才换了口气,一气跑五里路,已经是他的极限,更何况身上还扛着一个白多斤的人。

  他脑袋微点,将周涛丢与后座的位置上,而后自己再坐于身旁。

  开车的人见此,打趣道,“B,你还是这么小心。”

  编号B点了支烟,沉闷抽着,许久才道,“到手的鸭子飞了,比从未到手过更难受。而且看他身上汹涌澎湃的灵气,3S当得起。”

  “我的耳麦跑掉了,P那边怎么说?”

  开车男人看了眼后视镜,随意道,“还能怎么样,利益最大化呗,云联山的那群人估摸着要带回去几个。”

  突然,路边冲出一个身影,一颗石子精准的砸向挡风玻璃。

  砰的一声,挡风玻璃布满了蛛网,那人并不停歇,借着短暂的减速,扑向疾驰的吉普车。

  哐当一声,他闷哼一声,吊在了车上,随即双手一撑,稳当的落在吉普车顶。

  “别停,直接开。”编号B叮嘱道。

  男人冷哼一声,提起腿将碎裂的挡风玻璃踢掉,降了档位,油门却是踩到了底。他双手把着方向盘,毫无规律的摇摇晃晃,希望能够将车顶的跟屁虫给甩掉。

  ——砰!

  棚顶深陷下去,一个拳头的轮廓隐隐浮现。

  一拳才落,便又是一拳。

  就在这时,路边树林里再次飞出一人,只是他更加霸道。双手握着匕首,匕首死死插入吉普车,整个人轻易的半跪在车顶。唯一的区别,只是他在后一辆车上。

  “侯家的遗孤,我说了,你是我的,别想跑。”

  编号A冷哼一声,声音阴沉。随即他锤了一下车顶棚叮嘱道,“追上去。”

  后车猛地加速,可再怎么加,终究是相差了一些。

  就在这时,前车默契的将速度减了下来,眨眼间,两辆车并排在一起。

  编号A冷笑一声,匕首挥出横切向老头。

  老头被逼只能松开抓着行李架的手,身形一个酿跄堪堪躲过,怎料吉普车又是一个急刹车,差点直接被率下车。

  哐当一声,老头摔倒在车顶,才回过神便往外侧滚去,一把匕首擦着他的衣服直接扎穿了铁皮。

  吉普猛地右打方向,老头失去重心直接滚出了车床。摔下去的瞬间,一只手抓在了行李架上,整个人吊在了车侧。

  一把刀从窗户内伸出,直插他的小腹。

  许是早就料到,才找到支撑点的他猛地一脚踢在车门上,身形激退。

  “你们先走,我会赶过来的。”

  编号A纵身扑向空中的老头,右手的匕首瞬间锋芒骤涨半丈,直插老头的胸口。

  老头一咬牙,双手护在脑侧,身躯蜷缩在一起,随即双腿猛地一瞪,踢在编号A的小腹。力的反作用力下,他下落的速度斗增,后背撞在一棵灌木上,瞬间划出了五六道口子。他的身躯如皮球,在地上打了十余个滚才找到了支点,双腿拖在地面拉出一条两米多的滑痕。

  编号A在空中打了几个转,稳稳的半跪落在地面,下一秒急冲而上,水泥路上剐蹭下不少鞋底的熟料。

  老头顾不上后背的口子,就像不久前被划伤的一道道伤口一样。名叫冯清灵的编号A,无疑是他这辈子遇上最难应付的敌人,要不是有灵气支撑,他这个老骨头早就死透了。

  他右腿猛瞪,选择的同样的方式。

  两人的速度相当,每一拳每一脚能看到的都只是幻影,冯清灵的那对匕首更是夸张,快到更像是一把以各种姿势切入的扇子。

  骤然,老头的脸颊上多了一条划痕,换来的是一腿踢在了冯清灵的小腹上。

  两人同时拉开身形,相隔两米的距离站立。

  老头用手背擦了擦脸颊的血迹,第一次开口道,“匕首玩得不错,但是想杀我,还嫩了点。”

  冯清灵呵呵笑道,“硬挨一条口子,只是为了换口气,现在跟我说这个,唬谁呢!”

  “我倒是很好奇,是你强一点,还是那个掳走周小子的那人强一点。打了这么久都是皮毛切磋,耽搁老子的时间。”蛇皮袋老头缓缓说着,砰砰跳的心脏慢慢平静下来,三个呼吸,他的身体机能再次恢复到了巅峰。

  乔百尺让人折了剑,这让他很是意外。最信得过的人打乱了他的计划,这才出现眼前的被动局面,这次,真如与乔枳所说的,扳指到手,就要拼命一搏了。

  他转了转戴在左手拇指上的扳指,双手再次成拳,“今天,便杀你。”

  冯清灵眼眸一冷,似乎是感受到了老头身上横生的灵气,要拼命了么?他冷哼着换了一口气,气息延绵修长。

  眨眼间,两人的身体同时被灵气覆盖,这会竟与周涛一模一样。

  下一刻两道残影扑向对方。

  冯清灵纵身跃起,才二十厘米的匕首此刻犹如那把太刀,接近一米的剑气已然超越了匕首本身的四五倍,两把匕首被白光包裹,拖在身后宛如一队翅膀,更像是一只飞在天空的螳螂。

  老头身形骤止,双腿马步一扎,仰头望着如光般射来的两道锋芒。他伸出手,徒手去接,任由白芒刺头的他的掌心,继而刺头他的肩膀。

  五指猛然发力,扣死冯清灵的双手。

  白芒消退,缩至十余厘米,老头腰用力一扭,将即将落地的冯清灵再次甩至高空,双手却是扣着死死不放。

  “以命换命,你换不过我。”

  “蚍蜉撼大树,谁道不可惧?”

  老头纵身狂笑,双眼猛然冷冽,嘶吼到道,“老子姓侯名苛,八两六钱的命,怎么可能死在这。”

  ——砰!

  一串血雾四处飞溅。

  连带着匕首,冯清灵的两只手直接被掐成了肉泥。

  两把断了柄的匕首激射而出,老头双手徒抓,下手如幻影,刀刀皆刺入冯清灵的胸膛,连下二十刀,双掌猛然一推,两把匕首直入冯清灵的身躯,紧接着整个人倒飞出去。

  老头身影如风,高高跃起,一记鹰踏将其踩入地面。

  咔擦一声,直接踩断了冯清灵的一条腿。

  他半蹲在地面,满是鲜血的手,掐着他的喉咙阴沉问道,“他-们-要-去-哪?”

江西炒米粉说
感谢诸位推荐票,明天可能会晚更,有点事。

096:谁道不可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