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4:不过是杀人

  周涛疾步前行,朝着离他最近的红点奔去。

  以他此刻的战力,只要是一对一,仙逆的任何成员都有把握在一分钟内解决,而这也是代价最小的方法,逐一击破,才能最大程度上的节约灵气。

  他也不清楚自己以后还有没有可能像这样走路,消耗便枯竭的穴位能不能重新打通,这些都需要用大量的时间去考验。

  这二十六人必须杀掉,永绝后患。

  在离红点约莫三里路的地方,周涛停下脚步,检查自己身上自溢的灵气。

  因为灵气自溢,他的所有计谋都无处使,只能用最简单直接的办法,那就是速战速决,一路淌过去。

  “会是谁呢?”

  换了一口气,周涛身形再次闪动。

  三里外,男人骑着一辆机车缓缓靠边。他穿着一件花色T恤,脑袋随着音乐节奏抖动。

  他一手按在耳麦上,“what’s up man!”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瞬间有四位成员失去了联系,剩下的三位则四处逃窜?

  看着U逃离的位置离他越来越近,他的神经就越发的紧绷。

  只可惜,耳朵上虽戴着耳麦的U却听不到一句声音。同时,只拿了腕表的周涛,压根不知道他们在用这个设备聊着什么内容。

  “快点回答我,再不说话,别想上我的车!”

  “come on!回答我!”

  骨子里透着一股嘻哈范的编号V嘴里碎碎念着,身体举措不安,哪怕点燃了一根他最爱的雪茄也不能缓解。

  忽地,他发现越来越近的红点不动了!

  离他仅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

  思索再三,他还是从机车上下来,双手往兜里一插,再掏出来时手指上已经多了一对精钢的虎指。

  由不得他不谨慎,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转机。

  他缓步前行,越走越慢,最后连嘴上的雪茄也觉得碍事一并吐掉。

  “U,man!don’t吓me!”

  “我是Vei啊,快出来!”

  他轻声呼唤,眼角一滴汗水缓缓滑落,心中发毛,不由谩骂,他只是一个抓动物的啊,为什么也要来做这些狗屎任务。

  转过身,他来到大树的背后,一只腕表挂在树杈上,哪里有人!

  一看到这幕,他的心就更慌了。

  当即双目张望,双腿不停的打着转,身怕一不小心就要被人从背后偷袭。

  “嘿,man。我在你上面,look me!”

  周涛吹了个口哨,在他看向自己的瞬间,双手将黑铁扶正,剑尖朝下,从树顶跳下,剑尖直刺他的天庭。

  “是你!”

  编号V就地一滚,看着周涛身上浓厚的灵气咽了咽口水。

  他看到周涛的瞬间便明白了,只是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跟死人一样?

  第一次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去听每半小时一次的没有营养的通报。

  周涛冷哼一声,没有使用灵气果然不行,接下来就不能浪费时间了。

  这一路上他想好了,天亮之前,回到牛栏镇。那里才是他的大本营,这个注定是黑色的夜晚,能杀多少是多少。

  “问你个事,知道我家黑头在哪吗?”

  周涛将剑抬起,剑尖指向编号V,见他疑惑的模样,补充道,“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可以饶你一命。”

  编号V下意识摇摇头,重心微微下沉,双手成拳护在了两瓣腮帮附近。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师父的他一直记着,打黑拳出身的他确实怕了,这种思想很奇怪,在没有灵气时,他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对一永远都能有无限的自信。在灵气复苏后,看多了变态,反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此刻,他有点儿找到了刚开始打拳的那种状态。

  出拳!

  收拳!

  闪躲!

  假动作,再进攻!

  他为自己打气,内心里不停的重复着,以此坚定自己的信念!

  “抱歉!”

  周涛低声呢喃,没有绅士的弃剑用拳头搏杀,更没有看出些许后的转身离开,而是以能够承受损失的最大力度去解决眼前的小喽啰。

  从遇上那七人起,他便知道,编号A-Z并不是每人都如神仙下凡般惊为天人。又或许只是他现在太强了,那些原本还算明亮的星星就变得暗淡无光了。

  黝黑的长剑,刺透他的胸口。

  周涛抹去脸上的血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他一手抵在编号V的脑门,一手缓缓抽出剑身有一米三左右的黑铁。

  “算你倒霉,遇上开挂的我!”

  ……

  虐杀过的树林里,凌乱的躺着六具尸体。

  忽地,一个尸体的手指动了动,过了几分钟,他猛地坐起。

  他剧烈的咳嗽着,双手往口中拼命的抠着,心道“还好这个小伙子社会经验低,不然这次真的死翘翘了。”

  就在这时,另外一具尸体也猛地坐起。

  不一样的是,他的伤口是真实存在的,此刻虚弱不已。

  “Z,你怎么样!”

  编号U是唯一没有受伤的成员,他急忙跑向编号Z,毕竟编号B没有死,他这个名义上的小舅子还是需要给点面子的。

  “靠,你也没死啊!”

  编号Z捂着伤口,艰难坐起。心中腹诽,那个模样的周涛太他娘可怕了,完全就是被碾压着打。

  他扫视了一圈,问道,“我的妹夫呢。”

  “重伤,一只手臂加上胸口全被炸烂了,估计需要不少时间才能恢复过来。”编号U帮着处理伤口,他坚信编号B还能回来,只是具体是今晚还是明天,这个他就说不清楚了。

  短短三分钟抛去编号B,两人借着组织的秘药躲过一劫。另外四人死得比较冤,吃药后假死本想着躲过周涛,却不料还是失血过多而死。

  “快汇报,目标丢了,头儿怪罪下来,别说我们扛不住,就是我妹夫都扛不住!”编号Z懊恼的骂道,他的腕表已经报废了,除了每秒闪烁一次就么有任何作用了。

  “我的腕表被拿走了!”

  “等等,我去找他们的!”

  编号U手脚并用,从一具尸体上取下腕表,随即从她的耳朵里小心的扯出一粒比花生米还要小上一些的肉色耳麦,急忙塞入耳中,“编号U汇报,目标已经逃离,目标已经逃离!”

  “护送队重伤,编号B重伤失踪。编号Z重伤失去战斗力需要休养,编号L、M、N、X全部战死。”

  “编号U无事,可以……照顾Z!”

  编号U一咬牙,将“可以参战”换成了照顾Z。

  谁他妈也别想要他去送死!

104:不过是杀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