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即将到来的苏醒,威廉的梦?

  “又没什么收货啊!”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猪头。不不不,我没有在骂人,这是一个真的猪头,「豚头族」的猪头人亚人种。

  “然也,若依旧如此,恐怕入不敷出。”一边长着蜥蜴头的家伙说着,这是一个「爬虫族」的蜥蜴人青年,“但若是有幸寻得一把「遗迹兵器」,则有乐而享之!”爬虫族的声带构造与人族有些不同,因此说话十分有特点。

  “说的轻巧,要是能那么容易找到,「遗迹兵器」也不会卖那么贵吧!”猪头,不,豚头族中年说到。

  “然也,如今之计,只寄于葛力克能有所得。”

  这两人是打捞者团体的人。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次他们找了两个「人族遗迹」,为此他们还向奥尔兰多商会要了外援,可惜的是,这次的探险似乎依旧没什么收获。

  突然间,“咔嚓”的一声,地面崩碎了。遗迹之所以被称为遗迹,就是因为时间久远,里面的许多构造早已老化。就连一些看上去坚固的地面,也因为地下暗河的侵蚀,变得十分的脆弱,在遗迹的周围形成了天然的陷阱。像他们这样到地面上探险的人,很多时候不是死在〈兽〉的手上,而是死在这样的陷阱手里。很不幸的是,两人正好遇到了这种事。

  “危险!”中年的豚头族大喊,推开了年轻的爬虫族,幸好这块遗迹被侵蚀的还不算厉害,只有一小片崩塌,爬虫族青年被推到了一边,堪堪停在了坑洞的边缘。而豚头族中年就没这么幸运了,他直挺挺的掉了下去。

  “哎呦!”很快,中年豚头族的声音从坑洞下传来,看来他很幸运,这次的坑洞并不是很深。

  “汝可安好?”年轻的爬虫族趴在坑洞旁边大喊。

  “死不了,下面没有〈兽〉,看起来蛮安全的,就是有点难爬上去,你去葛力克那边拿条绳梯过来吧!我先在下面看看,我有种预感,说不定能找到好东西。”中年豚头族的声音传了上来,爬虫族青年听到后应了声好,离开了这里。

  豚头族中年,站了起来,借助方坑洞照下来的光,打量着这里。

  这是冰的世界,四周林立着许多的冰柱,在微弱光芒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而在他的脚下则是一片巨大的冰湖,这是很纯净的冰,很清楚的就能看到里面的一切。

  “虽然没有圣剑,不过这次的收货似乎也能不错了吧!”中年看到了许多被冰在湖里的护符。然后……

  “这是?”豚头族中年发出了惊叹,他看见了,在冰湖的中央,有一个栩栩如生的「无征种」青年雕像。

  ——

  ‘咔擦’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记忆封印解除」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讲话?

  威廉被这段声音吵醒了,他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有些茫然,他记得他好像死了,一次性用了七个禁咒的他不可能活下来。然而,还未等到他仔细思索,他便被周围的景象震惊了。

  “这里是?”威廉发现他来到了一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脚下是一片种着小麦的土地,而远处则是那座让威廉朝思梦想的,那座由学校改建而来的小小的弗礼纳纪念养育院,一切都如同威廉记忆中的样子一般,如果只看到这里的话,威廉还以为他回到了哥马可市。然而,侧右方的远处,倒悬着的赞光教会教堂却告诉他并非如此。那个教堂的规模十分宏伟,不是任何的分教堂能比的,而且无比熟悉的景色让威廉确定,这是主教堂无疑。但是,主教堂本应该在相隔万里的帝都之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以这种奇怪的方式出现?

  威廉尝试着从四周找到线索,却发现,事情更麻烦了,自己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哪?四周有着各种熟悉的景物,扭曲的围绕着他,以各种意想不到的角度悬浮在他的周围。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说?这是死后的世界吗?”

  “唉,”威廉叹了口气,“我还是死了啊!”强行让自己振作起来。

  虽然他为了成为正规勇者经过了很多锻炼,作为准勇者的时候也经历过了各种突发情况,但他也是第一次经历‘死’这种情况。

  “这是?养育院?”

  他起身向前走到养育院,轻轻的推开了养育院的门,走了进去,一切都没变,都是他离开时的模样。只是存在于此的,对威廉最重要的人们似乎都不在的样子。

  “有人吗?我回来了。”威廉大喊,但却没有得到回应。威廉试着寻找他们。他推开了一扇门,这是爱尔梅里亚的房间,“爱尔酱?”然而里面没有人,接着推开下一间,依旧没有人,威廉找遍了所有房间,却没有发现一个人,但他没有放弃。厨房,没有,餐厅,没有,厕所,也没有。威廉又尝试着去往教堂,也依旧没人。

  不知过了多久,威廉回到了养育院,有些落魄的躺在餐厅的地上。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他花了很多的时间,几乎找遍了所有可能看见人的地方,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果然,没有人啊!”威廉坐了起来,他不打算放弃,说不定这些人都藏起来了,他这么安慰自己。不过在再次出发寻找之前,他决定要找点吃的,虽然不饿,但可以缓解一下悲伤的心情。

  正在这时,威廉的鼻子动了动,“这是?黄油蛋糕?”,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空无一物的桌子上,一个冒着热气的黄油蛋糕正静静的摆在那里,似乎正等待着被享用。威廉挑了挑眉,“难道说?”威廉试着想象蛋糕旁有一些饼干。接着,一袋饼干出现在了在黄油蛋糕的旁边。

  “恶魔的诱惑吗?”威廉做出了这样的推测。虽然这么说,但恶魔怎么会对一具尸体施加诱惑,更何况,以他和黑炷公的破坏力,当时方圆几里内应该都不可能有生物才对,区区恶魔怎么可能到这里,这一点威廉是明白的。

  而且就算是恶魔,也应该是造出让人不想离开的美好假象,让人永远沉浸在梦境中,这和现在的状况有一些区别,基本可以排除。

  因此,威廉坐下,拿起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蛋糕旁的餐叉,叉了一口蛋糕到嘴里。“这是!”威廉有一些惊讶,不是别的正是这蛋糕,蛋糕出奇的软,但这不足以让他感到惊讶。他在帝都吃过更好的黄油蛋糕,更软,更香甜,然而对威廉来说,那些都比不上他面前的这盘,因为缺少了家的味道。

  记忆不知从那里涌了出来,初到养育院的时候,拜那个人为师的时候,初遇莉莉娅的时候,初遇爱尔梅里亚的时候,一点一滴,全部都浮现在了眼前。

  下雨了吗?有水滴在桌子上,这个世界是没有云的,自然没有雨,水滴的来源正大口大口吃着蛋糕。

即将到来的苏醒,威廉的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