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所谓特殊兵器

  “妮戈兰,告诉我吧。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些孩子究竟是什么?”昏暗的医务室内,威廉向妮戈兰质问着。

  妮戈兰收起了平时不务正行的样子,背对着威廉,似乎在思索着如何开口,房间里一片沉默。

  为什么会这样呢?让我们稍稍把时间向前推一推。

  —分割线—

  距离布丁大作战已经过去差不多两天了,消除了小不点们戒心的威廉也渐渐的跟孩子们打成一片。不过很奇怪的是,自从那天之后,威廉就再也没见过珂朵莉和艾瑟雅,两人不知道跑哪去了。就算问奈芙莲,她也只是说出去了,再问下去,就会被她以机密的理由蒙混过去。而且直到今天,她们也没有回来。

  “啊,这两个人到底跑哪去了啊?真是的,也不通知一声,害人担心。”威廉感叹到。顺带一提,此时的他正坐在仓库前的草地上,有些出神的看着前方的小不点们玩球。

  看着那颗有些破旧的球被抛起,被击打,飞过来,飞过去,不得不说有些无聊,但也让人感到安详。

  ‘噗嗤’球到了圈外,还向着远处滚去。

  “阿尔米塔来捡!”一个栗色头发的幼女喊着,朝着球追了过去,活力满满啊。

  球滚着滚着掉到了一处小山崖下,追着球的阿尔米塔一时不察,跟着从小山崖栽了下去。

  “阿尔米塔!!”威廉愣了一下,大喊着,冲了过去。那是一处大约四米高的小山崖,虽然平时孩子们把它当做滑滑梯玩的不亦乐乎,但是就这么栽下去的话,难免……不,一定会有危险吧!

  威廉迅速下到山崖底下,发现阿尔米塔正趴在地上,威廉靠近,问道,“没事吧。”

  “疼疼疼疼……”阿尔米塔说着,站了起来,看起来什么事也没有,威廉有些放下了心。但当阿尔米塔转过来时,威廉吓了一跳,阿尔米塔的头上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说着脸颊流下,染红了一大片衣物,这怎么看也不像没事的样子吧!

  “哎呀呀,掉下去了。”阿尔米塔像没事人一样笑着说道。

  “别动,你的伤口很深……”威廉有些担心,打算将她带到妮戈兰那里包扎一下,不得不说,阿尔米塔还真是坚强啊,要是平常的小孩子,现在一定会大哭不止吧。然而当威廉说到一半半时,上方珂珑的声音响起,“阿尔米塔,球!”

  “在哪里哦!”提亚特指着球的方向喊到。

  “蛤?”威廉感到有些不可思意,似乎这些孩子对于伙伴的伤势一点也不担心,有些奇怪啊。

  “快点啊!”上面的孩子催促到。

  “哦。”阿尔米塔应了一声,颤颤巍巍的向着球走去。

  “你们……?”威廉震惊了,她突然发现,这些孩子,就像完全不顾生命一般,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威廉不顾阿尔米塔的反对,强行抱起了她,将她送到了仓库的医务室抢救。万幸的是,经过威廉和妮戈兰的救援,阿尔米塔的命总算是保了下来,不过估计要休息好一阵了。

  而在之后便是开头的那段光景了。

  —分割线—

  “我今天才发现,这些孩子对于自己的性命一点也不在乎,对吧。”威廉看着窗外,出声打断了沉默。

  “的确,她们有这样的倾向。”妮戈兰没有否认。

  “这很不正常!根本来说,那些孩子们到底是什么?”威廉质问道。

  “老实说,我不太想告诉你,听完以后,我想你对那些孩子们的态度就会改变,以往那样的关系,估计就无法再维持下去了。”妮戈兰沉默了一会儿,“你这几天摆出一副好好青年的面孔,一开始让我觉得有点恶心,不过说来说去,我还是蛮感谢你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像之前那样保持一阵子。”

  “请你告诉我!”威廉转过身来,对着妮戈兰说到,语气严肃。

  妮戈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了钥匙,带着威廉离开了医务室。

  —分割线—

  吱——

  妮戈兰带着威廉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地下通道口,推开了门。

  “你对〈十七兽〉了解多少呢?”妮戈兰边走边问。

  “你是说五百年前,被愚蠢人类弄出来然后导致世界毁灭的东西吧。”

  “这还真是自虐的说法啊,”妮戈兰笑着,但接着她又恢复了严肃脸,“的确,地表在五百年前就毁灭了,那么我们是靠什么与〈十七兽〉战斗到现在的呢?”地下室的尽头到了,妮戈兰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这扇门后!”

  这是一扇大而坚固的门,整扇门用厚实的金属打造,门板周围上了柳丁,门锁加起来有五道,相当于门把的部分有着显得相当沉重的握把。

  在这所充满生活气息的仓库里,只有这扇门格外强调出这里是个军事设施。

  吱呀——

  妮戈兰熟练的开了锁,然后推开了门,有些陈旧的气息传来。

  借着微弱的灯光,威廉渐渐的看清了面前所展示的一切。

  “圣剑啊……”威廉的声音颤抖,胸口有一丝绞痛。只见房间里挂着许多满布「裂痕」的剑,地下也摆着一些,这正是曾经勇者们所用的圣剑。在其中,他对许多的剑有映像,量产型的帕西瓦尔,进阶型的汀德蓝系列,能让人不起眼的伊格那雷奥,能增强臂力的荒凉之境,还有不太熟的黄金蜜酒,以及印萨尼亚。

  强忍着剧痛,威廉稍稍激发了魔力,赋予双眼咒脉视之力。外表看来这些圣剑只是有些陈旧,但此时映在威廉眼里的却又是另一副景象。每把剑都破烂不堪了,咒力线有的脱落,有的断成好几节,有的凌乱无序,总之惨的不像话。

  “现在我们称它们为「遗迹兵器」,这是如今我们唯一能与〈十七兽〉抗衡的武器了。”妮戈兰的声音响起。

  “妮戈兰,我记得圣剑是人族创造出来的人间奇迹,只有同族,还要具备勇者资格的人才能使用吧,现在它们应该是毫无力量的老古董才对。那么,在人类早已灭绝的现在,又是谁在用着它们战斗?”威廉的声音有些低沉。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妮戈兰有些推脱。

  “请告诉我!”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妮戈兰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诡辩和牵强附会是咒术的基础,没有人类的话,找到替代品就可以了,不是吗。

  那些孩子是「黄金妖精族」,这是一个自古以来模仿人类的种族,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代替人类使用人类道具的种族。”妮戈兰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从严格上来说那些孩子并没有‘活着’,因为并没有活着,那些孩子的身体就不会畏惧死亡,尽管内心不尽然如此,但她们在年幼阶段还是容易受到身体影响而变得满不在乎。更何况,那些孩子的身体本就是当做消耗品使用的,所以她们并不会在乎自己的生命……”妮戈兰的神色有些悲伤,“这些就是你刚刚所问的,关于‘那些孩子究竟是什么’的答案。”

  一阵沉默过后,威廉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什么,“这样啊,那么现在,那几个孩子就是你们的伙伴吗。”语气微妙,有些落寞,有些自豪,还有些怀念。

  

咸鱼珂学家说
哇哇哇哇哇哇,今天好激动啊!!居然有人给我投推荐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谓特殊兵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