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于星空之下许下的诺言

  妖精仓库。

  刚刚将艾瑟雅打发走的妮戈兰看着穿着整齐的威廉,突然反应了过来,“等等,你这是在干嘛?不是叫你要好好静养的吗?”

  “这个啊,”威廉不在意的笑了笑,“身体已经没问题了,早晨受的伤已经恢复了,剩下的问题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妮戈兰看了威廉一会儿,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不管你要做什么,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哦。这里可还有这一仓库爱慕你的妖精等着你呢。”

  “呃——”威廉语塞,“爱慕什么的,这话说的有点夸张了吧。”

  “是有点夸张,不过话说回来,你还蛮受她们喜欢的呢。不仅仅是珂朵莉对你有好感,其它孩子也是呢。”妮戈兰似笑非笑的话语让威廉浑身不自在。

  “我可不晓得你在说的是怎样的好感。还有,为什么会扯到珂朵莉身上啊。”

  “啊嘞?明明在梦里喊的那么亲切,什么‘珂朵莉,不要啊’什么的……”惟妙惟肖的表情和话语,威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打住打住!我可也不记得我说过这种话。”威廉慌忙打断了妮戈兰的话。

  “欸?不愿承认吗?还是说你没有被喜欢的自觉,又或者是……害羞了?”妮戈兰调笑道。

  “我才不会害羞,”威廉说着脑海里浮现了珂朵莉的话。

  「假如……假如我要你吻我呢?」

  “被喜欢的自觉什么的也不是没有,我还不至于否认自己似乎得她们好感这一点。”威廉说着,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欸?是这样吗?”妮戈兰露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

  “当然是这样,”威廉肯定道,“话说回来,所谓的好感说穿了不就是一大群女孩同时有恋父情结的症状罢了,虽然被喜欢固然值得高兴,不过我不会有进一步发展了。”

  “欸~听到你这样讲,珂朵莉可是会伤心的呦。”妮戈兰再次发出了调戏般的声音。

  “别提珂朵莉了,请放过我吧,妮戈兰小姐。”威廉恳求到。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不过你这么晚是要到哪去?”妮戈兰收起了笑脸,有些疑惑。

  “这个啊,我想去看看星星,”威廉说着,晃了晃手上的一大串钥匙,“这个我借走了哟。”

  “诶,等下,你什么时候摸走的?”背后传来了妮戈兰的大声呼喊。

  —分割线—

  几分钟后,威廉拿着瑟尼欧里斯,坐在了森林边的草原上。

  风势平稳,空气澄净,星光柔和,是个修理圣剑的好地方。

  “这里简直跟那个梦一模一样啊。”看了看四周,坐在地上拆着包装白布的威廉感叹到。

  威廉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会做那样的梦,而且总感觉那个梦会成真。

  但是啊,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他——威廉•卡梅修不想让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就这么死去。

  所以,本应该如同死尸一般的他,才会再次振作起来,为了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愿望而开始奋斗。

  “虽然没办法阻止梦里的事,但是啊,这可是现实,在那一切发生前,什么都有可能!”威廉小声的感叹,“事已至此,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至少想让你活下来啊,珂朵莉。”

  威廉叹了一口气,回忆起了与珂朵莉在市场街的相遇,然后莫名其妙的当了管理员,再然后按摩……

  威廉看着自己的双手,感觉脸上有点发烫,之前是因为把她当小孩,但是做了那个梦之后似乎有什么不同了,现在想想当初的按摩……

  “啪”的一下,威廉把手甩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都在想什么啊!真是的,在之前明明想着的是‘还完钱就去死’来着,现在却……”威廉突然大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是萝莉控啊!”

  一顿发泄之后,威廉平静了下来,开始调整起了瑟尼欧里斯,“要做的事情已经清楚了,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啊。”

  抛开杂念,微微的催发魔力,用一定的频率从剑柄输出,“嗡”的一声轻响,瑟尼欧里斯上的咒力线显现,缝隙间里透出了蓝光,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要炸裂开来一般。

  威廉苦笑,瑟尼欧里斯的状况有些惨不忍睹。大概是强行从剑柄灌注魔力来使用它的关系,各处的机能都失衡了,剑脊上有大规模的魔力堵塞,左右还有五个大小不一的魔力瘤,周边的咒力线大约有三条断裂,剩下的线也完全疲乏,平均功率大约下降了百分之三十。

  圣剑这种东西,它的力量会受战场倾向和用剑着的习惯调整,简单来说,就是砍同样的怪砍多了或者被同种怪砍多了(?)会获得BUFF,对同种怪具有伤害加成和自身伤害减免。

  眼前的瑟尼欧里斯抗毒抗诅咒的效果变高了,其他的差不多都失去了效果,还有针对亚人的敌意似乎特别高涨。——这是常年累月可不调整的结果。

  “辛苦你了,瑟尼欧里斯。”威廉低语道。

  远处有流光向这里靠近,然后落在了威廉的背后。

  “呦,欢迎回来,离家出走的丫头。”威廉头也没回的打招呼。

  “什么啊?我只是出去散步而已,”珂朵莉嘴硬道,“你又在干什么?”

  “给你的搭档做保养啊。”

  珂朵莉靠近过来,“没有得到适用者的同意就自作主张……”

  “我可是你们的管理员哦,是我的话,自然不用你同意吧。”威廉说着,点了一下瑟尼欧里斯最中间的护符,然后刷的一下,组成瑟尼欧里斯的四十一块护符散开,在两人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大约五米的半球,有微微的荧光在球内移动。

  威廉的手里拿着剩下的剑柄,用手轻轻滑动,一道魔力让之前看不到的咒力线发出光芒,被其中的一块金属片吸收,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威廉又向另一块金属片输出了魔力,响起了和刚才音阶略有差别的清脆声。

  接着再一片,然后再一片,光芒飞舞,音乐四起。

  “很动听的演奏。”珂朵莉抱着腿在威廉身边坐了下来。

  “演奏吗?”威廉笑道。

  一阵沉默。

  “呐,这个是什么光?”珂朵莉开口打断了沉默。

  “这是护符的光辉。”威廉解释道,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所谓的圣剑,是封入了各种护符并将其固定为刀剑外形的一种东西。”

  “那它就是某个人的心愿所释放出的光辉吧”珂朵莉说着,稍稍动用魔力,弹了一下漂浮到面前的金属片,接二连三的清脆声音响起。

  “这么说也没错吧,对了,你刚刚弹出去的那块,是「喝热饮的时候不会烫到舌头」的护符。”威廉淡定的开口。

  “欸?”

  “旁边的是「在初次到访的地方也能分辨出北边在哪」”威廉说着,再次输出一道魔力,清脆的金属音还在继续,“然后上面的是「感冒卧床时不会做噩梦」”

  “那个……”

  “再过去是「能把猫叫学的惟妙惟肖」”

  “这是瑟尼欧里斯吧?是传说中的神兵对吧?怎么感觉像是东拼西凑出来的?”珂朵莉有些惊讶的问道。

  “圣剑这种东西,是收集了各式各样的护符,用咒力线‘绑定’成刀剑外形的一种小小世界,护符的功用各不相同,但是一旦用咒力线把它们缠在一起,就会产生复杂的互相干涉作用,最后发挥出完全截然不同的功效。”威廉解释道,“瑟尼欧里斯是最古老的圣剑之一,听说它是在战场上靠着奇迹似的巧合才诞生的一把剑,你会觉得当中大多数是东拼西凑出来的护符,也是因为如此。”

  “欸~这样啊。”珂朵莉抬起头看向漂浮在空中的护符,“因为都说它是传说中的圣剑嘛,我还以为会是更加厉害的东西呢。”

  “让你失望了呢。”威廉用着毫无抱歉的语气说到。

  又是一阵沉默。

  珂朵莉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吐出来一口气,缓缓开口,“刚才,我找一等武官谈了谈,他说到了战斗当天,如果我真的打算放手一搏,就算不开门也可以,十五号岛的沉降与否将赌在我的觉悟和潜力上!”

  “是吗。”

  “我真的……能变强吗?”珂朵莉的语气有些不自信。

  “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会逼你变强的。”威廉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样啊,那么承蒙你的好意,我就直说了吧。”珂朵莉露出使坏般的笑容。

  “怎么了?”

  “这个嘛。……”珂朵莉将双手举高向后倒去,躺在了松软的草地上,“我才不想变强呢!”

  “等等,这种时候你应该体会到我对你的关爱,流着眼泪坦诚倾诉才对吧。”威廉有些无语。

  “我已经非常坦诚了啊!”珂朵莉说着,又小声的补了一句,“这一点你好歹该察觉到啊……笨蛋。”

  威廉听到了她的嘀咕,也听出了珂朵莉的话中话,然后他决定无视,虽然他的确有被喜欢的自觉,不过……他可从来没有喜欢过某人的经验啊!

  在之前当勇者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对他告白过(虽然大多动机不纯),但是他愣是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再加上对于家人无比关爱的原因,才会被人说有偏好幼童之嫌,而且就在刚刚,这个说法甚至跟到了这个末日……

  “不如这样吧,”威廉停止了胡思乱想,转移话题道,“只要你从战场上回来,我就答应你一件事,什么都可以!”

  “诶,”珂朵莉大叫,从地上坐了起来,脸颊变得通红,“真的吗?如果我要你和我结……”

  “结婚什么的免谈!”然而她说到一半半就被威廉回绝了。

  “欸~你说什么都可以的……”

  ‘为什么你在这个时候可以这么坦诚啊……’威廉在心里偷偷的吐槽,然后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我的意思是叫你找一个更实际一点的要求啦。”

  “唔~”珂朵莉嘟起了嘴,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

  威廉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

  突然,珂朵莉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点心……”

  “嗯?”

  “你之前在食堂做过点心对吧,”珂朵莉的眼睛里充满了憧憬,“那么,黄油蛋糕你会做吗?”

  「等你回来,我会做超多的黄油蛋糕,让你吃到吐哦,做好觉悟吧!」脑海里又浮现了‘女儿’的话,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女儿’。

  “为什么偏偏选这个啊……”叹了一口气,威廉苦笑道。

  “欸?”

  “没,没什么。”威廉回过神来,“做法我会,不过手艺不太精就是了。”

  “会烤就行了,”珂朵莉说着说着,眼神渐渐飘远,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我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前辈当中,有一个人,她每次回来都会一脸享受的品尝黄油蛋糕。但是啊,等我拿起剑的时候,黄油蛋糕就从食堂的菜单里消失了,导致我都没办法学她,所以啊,拜托你喽。”

  威廉站了起来,操控着剑柄,发出了最后一道响声,紧接着,漂浮在空中的护符一块一块聚拢拼接,形成了剑的模样。

  至此,瑟尼欧里斯调试完成,保留了高水准的抗诅咒和抗毒,并将其余的咒力线全部分配到了稳定基础功能上,这样可以让瑟尼欧里斯在最大功率下用的更久。

  学着记忆中某人的样子,威廉转过身,“那说好了,等你回来,我会做超多的黄油蛋糕,让你吃到吐哦,做好觉悟吧!”威廉将手中的剑递到了珂朵莉面前。

  “啊~交给我吧!”珂朵莉说着,接下了瑟尼欧里斯。

咸鱼珂学家说
突然加一更。。。收藏突破100/4纪念   笑

于星空之下许下的诺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