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解开

  “啊呜——”威廉伸了个懒腰,开始整理起了乱糟糟的衣服。做好了护符,威廉总算是睡了一个安稳觉。

  现在是训练的第三天了,也是出征前的最后一天。天气不太好,下起了小雨。估计今天是做不了训练了,而且等一会威廉还要去帮拉美凯尔迪修钟来着。

  威廉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吃完早饭,拿起了装着各种工具的手提箱,接着准备跟早就迫不及待的等着的拉美凯尔迪离开……

  —分割线—

  珂朵莉用冷水洗了一下脸,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她对自己的恋爱有自觉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有了进步,但是若是因为如此,让身边的人感到困扰却是不太合适的。想想这两天做的事,珂朵莉觉得脸上又有些发烫。

  至于威廉会不会被其它岛上的商人买走(?)这件事——直接去问他不就行了!没错,珂朵莉终于有了把它说出口的勇气。

  “珂珑!快点把脸洗干净!”提亚特追着珂珑和潘丽宝跑了过去。

  “不要,水太冷了!”

  “哦!没错!”

  “请不要在走廊上奔跑!”还有追在后面的拉琪修。

  “你们几个等下!”珂朵莉恢复了气势,双手插腰。

  骚动的来源——提亚特四人停下了脚步。珂朵莉正要出口训斥,突然,她看到了威廉。

  通用的男式军装,外面套上了一件外出时穿的大衣,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提箱。

  ‘好帅!’珂朵莉想着,然后害羞的拍了拍脸,恋爱还真是恐怖啊。

  脑海中有什么闪过,‘等等?手提箱!难道说……’

  刚刚压下去的不安又弹了回来,甚至更为严重。

  身体不知不觉的涌出了魔力,刷的一下,珂朵莉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张开双手,死死地拦在拉美凯尔迪和威廉之间。

  —分割线—

  “你要去哪里?”珂朵莉问道。

  威廉有些蒙逼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珂朵莉,‘发生了什么?’

  “有点私事啦,这就出门。”威廉笑着说到。

  “不……”

  “诶?”威廉更蒙逼了。

  “不行!不能去!”

  “为什么?”威廉感觉珂朵莉的状态不对劲。

  “不要走啊!你不是约定好了要等我们的吗!我会努力的!努力好好回来的!所以!”眼泪不知不觉的从珂朵莉的眼眶滑落,她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鼻音。

  “我一个人是不行的!要是你不在的话,我肯定什么都做不到!无法战斗!无法胜利!连回来都做不到!你要是不再的话肯定不行的!不要走!”珂朵莉用尽自己心中的感情,绞出了支离破碎的话语。

  乖乖洗漱的妖精们,追逐打闹的妖精们,吃着早饭的妖精们,以及抱着东西路过的某个食人鬼,大家都注视着门口的方向。这一刻,珂朵莉成了仓库里最受瞩目的一人。

  威廉彻底蒙逼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脸上有火在烧。

  愣了一会儿以后,还是伸出了手,轻轻擦去了珂朵莉的眼泪,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脸撇向一边,“那个……我只是简单的出个门啊,等下就回来了,为什么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

  —分割线—

  “那边站着的利枚申卡先生原先是这里的居民,差不多二十年前去往十三号浮空岛做烟草生意,上个月听说母亲过世的消息,便将一直培养到现在的商会交给年轻人管理,急急忙忙回到了这里。然后呢,在家里发现了一个坏掉的发条座钟。这对他来说是具有家族回忆的东西,是很贵重的物品。”威廉一边打开发条钟的后盖,一边给珂朵莉解释道。

  “但是因为动力源用的不是晶石,而是纯粹依靠机械动力的旧时代种类,想找到修钟的人可没那么容易,……”

  “嗯……”珂朵莉应了一声,经过刚刚那么一闹,她还没缓过来,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太羞耻了!

  “但是呢,即便如此,利枚申卡先生还是想听听这个钟的声音,于是就在镇上发布了悬赏。”一边说着,威廉一边熟练的将发条钟里的零件取出,生锈的齿轮,弯曲的转轴,还有老化脱落的橡胶,“正好有点缺钱,让妮戈兰帮忙找找兼职,然后她就帮我接下了。”

  “嗯……”

  “……而且,这些我昨天都跟艾瑟雅他们说过了吧……”

  “诶?”珂朵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昨天你跑掉的时候,她们要我进行坦白……你不知道吗?”威廉似乎明白了早上那一幕是什么情况了。

  “蛤?”珂朵莉转眼瞪着艾瑟雅。

  艾瑟雅眼神闪躲,发出了“喵哈哈”的干笑声。

  “为什么?”珂朵莉眯起了眼睛。

  “哎呀,本来是想着要是不告诉你,没准会有什么有趣的发展嘛……”艾瑟雅赔笑道。

  “我说你啊!”珂朵莉的脸黑了下来。

  “你看,多亏了你不知道,现在才变得这么直率不是吗?”艾瑟雅辩解到,投降一般的举起了双手,“刚才那个告白就很不错哦。我还期待着你能再积极一点,直接抱上去推到就好了,这实在难得一见嘛。而且珂朵莉你的心情也很好的传达给了技官,作为结果来说不是很好嘛……”

  “哪里好了!”珂朵莉的脸越发黑了起来,隐隐有黑气从她的背后冒出,“即使你不做多余的事情,我也很直率的!心情什么的还是可以传达的!”

  艾瑟雅冷汗直冒,收回了手,做出了“不”的手势,“喵哈哈,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你看,笑起来的珂朵莉才更有魅力嘛。”

  “你觉得……我是在笑吗?”

  “哇呀!”艾瑟雅大叫一声,跑开了。

  珂朵莉追了上去。

  “我说你们,不要在别人的家里闹啊。”威廉发出了完全没有气势的训斥。

  “抱歉,利枚申卡先生,我们这么吵……”在一旁看戏的奈芙莲叹了口气,对着一边的猫人说到。

  “没事没事,这个家安静了这么久,要是热闹一点的话,它也会高兴的吧。”这么说着,猫人温和的眯起了他琥珀色的眼睛。

  “这些姑娘是你的女儿吗?”猫人看向威廉。

  “这个啊……”威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大家都是家人呢。”自豪的声音,“而且我也没那么老吧。”

  在养育院里的时候,一次威廉在照顾发烧做噩梦的爱尔梅里亚时,装了一回她的父亲,然后就一直被爱尔梅里亚称为‘爸爸’,后面小不点们也跟着叫了起来,再加上除了‘混蛋师父’以外最年长的原因,才坐实了‘爸爸’的名头。但是,如今应该没有这种关系了才对吧。

  “这样啊……”猫人笑着点点头,没有了下文。

  威廉见状,又埋头修起了发条钟。

  奈芙莲直直的盯着威廉的侧脸。

  艾瑟雅依旧在逃跑……

  珂朵莉依旧追在她的后面……

  

咸鱼珂学家说
休更倒计时 2

解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